24号了,我可以放致郁了【喂

本期扫墓,就是俗称的伞修“没有如果”桥段,其实叶神当初在墓前也只是在心里想根本没人知道他的想法嘛,但是大丈夫,谁叫这是同人,我完全可以假装苏沐秋能听到【咦

我觉得我最近写的一直很虐这是为啥……虽然我本意是在励志。

希望我下章文风能回归_(:з」∠)_


20

常规赛打到第二十九轮的时候,郭明宇也乖乖坐在系统前看比赛了。苏沐秋倒还不至于觉得他是想上去打比赛,大概还是放不下吧。

虽然天天说着自己是南山唯一一个无党派人士,但对于自己的战队,即使已经离开多年,那种羁绊也是永远也都剪不断的。

“田森打叶修吗?”苏沐秋看着走上场的驱魔师,一时也有些感慨。

吴雪峰对这个账号卡的回忆就更多了:“当年可是跟霸图韩文清和小队长并称的神级人物啊,老郭你确实有两下子。”

郭明宇哼了一声:“当年?我现在也很厉害好不好。”

韩文清和叶修已经老了,而他呢,还是当年的样子。

可是……就算我还是当年的我,就算我还是那么厉害,和你们一起站在荣耀最顶端的日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屁大神,还欠着我钱呢就人间蒸发了,什么素质!”叶修骂道。

郭明宇怔了怔,也跟着笑骂了一句:“滚蛋,不就欠了那么点钱吗至于记这么多年吗,这些年给苏沐秋打工陪你们玩也早还上了!”

只是叶修的那个表情实在是有些寂寞,郭明宇想,是不是叶修对于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也会觉得有不舍有难过呢?

无论是并肩作战的人,还是多年宿敌,如果有一天突然从生命中消失,大概都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吧。

“没办法,死了呢。”郭明宇轻声说。

然后他又看向田森。那孩子打的很认真,啊,现在已经是很强壮的大人了,但在郭明宇记忆中他还是那个单纯笑着的孩子。这么多年守着皇风,很辛苦吧。

当然很辛苦。郭明宇不是不心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死了呢。

如果能不死,谁都不想死。

死了就什么都做不到了,除了传达不到的道歉,什么都做不到。

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无比清晰地记起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触碰不到自己爱的人的时候。


如果能不死,谁都不想死。

可惜不能。

每年清明节苏沐秋都很沉默。他一点都不想去自己的墓前,并非接受不了自己死亡的事实,只是不敢看到来探望他的人的表情。虽然他和她一直都是微笑着的,但苏沐秋不敢看,难受,即使自己也一样是一个微笑,但心底永远是止不住的难过。

被留下的人固然会对亲友的逝去痛苦,但如果死去的人有意识,也会是一样的痛苦吧。

每次他都要一遍遍鼓励自己,来,叶修都能来,你为什么不能去,勇敢一点。

他坐在自己的墓碑旁,叶修蹲在他的墓前,苏沐橙把手中的花放在了他的身旁。

苏沐秋撑着下巴听这两个对他最重要的人的交谈,习惯性地插话,自言自语一样。

“我最厉害的创新你们都不知道呢,要是能看到南山战队会不会更崇拜我啊?”

“都说了你也别太嚣张,我这几年也有好好地表现,赢的次数未必就比你少,啊,虽然,你都不会知道了,在你心中我还是当年落后你的战绩吧。”

“在你心中,我一直停留在十年前吧……”

“嘛,虽然我一直赢,当然还是最想和你一起赢一次。哪怕一次都好。”

苏沐秋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轻,然后顿住。

是啊,想和你一起赢。我一直等待的,不是赢,是和你一起赢。

他摇摇头:“什么时候我才能碰触到你呢,叶修,其实我……我爱……”

他突然噤声。

然后笑笑:“果然还是说不出啊,现在的我都没资格对你说这句话了吧。”

“28。”叶修突然说,“我会让这个记录继续保持下去的,然后,等我走到最后一步……”

叶修右手两指夹住账号卡君莫笑,轻轻在唇边吻了一下。

“等到了那个时候,苏沐秋,我有话对你说。”


TBC

十年荣耀,最后和他一起走到最后的还剩几个呢。

朋友和对手一个个离开,他大概也是会觉得寂寞的吧

评论(26)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