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没写完我先还一部分债(纯乱入啊!

不知道这货@喻冥 为什么要点喻黄喻简直欠抽,我对喻黄真是各种苦手OOC到不忍直视

都怪喻黄这个CP太甜!

少年喻文州与黄少天的故事(其实是意识流),蓝雨的剑与基石。



最好的礼物

十七岁的少年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的青年在重复做着一个实验,神情很专注,手有些发抖。

队长以前是这个样子的吗?好像不是呢,以前魏老大在的时候,他就只是忙碌着做着一些小事,在魏老大过于没下限的时候假装生气地训斥几句,或者在魏老大带领大家打了胜仗之后轻轻微笑。

啊……他现在已经是队长了。而魏老大也早已经不在了。

黄少天忍不住开口:“老妈,你说老爸他到底去哪了去哪了去哪了,都过去这么久了,不会真的不打算再回蓝雨了吧,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啊!”

方世镜停下动作,咬牙切齿地说:“第一,魏琛不是你爸;第二,就算那家伙是你爸,我也不是你妈;第三,鬼知道他死哪去了,爱死哪死哪,不要让我再看见他,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打死为止!”

黄少天眨眨眼,呃,好深的怨念……

“就算模拟战输给文州三次也不用跑啊,真是想不通。”

“因为他玻璃心。”方世镜铁青着脸说。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说:“队长你知道吗魏老大走了我真的很难过可是他已经走了我又不知道去跟谁说,我又不敢去跟文州说我觉得他虽然很镇静但是心里也不好受吧,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可我自己也很乱啊啊啊啊烦死了!”

方世镜伸出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叹了口气。越是聪明的孩子,越会感觉到难过吧,黄少天是这样,喻文州也是这样。

最后他感叹道:“术士都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心啊……”

黄少天抬头:“咦老妈你也是这样吗!”

“靠我不是啊!我明明在说老魏和文州。”方世镜说,“还有都说了别叫我妈!”

黄少天笑了。少年挺起胸膛:“好吧,谁叫我在意的人都是术士呢,我可是一个很强的剑客。我来保护你们啊。”

这样的话,大家都会高兴起来吧。

“队长。”

“嗯?”

“魏老大,总有一天会回来吧,是不是?”

“……嗯。只要他在意的人都还在,总有一天会再相见。”


在方世镜说出这句话的一年以后,他在蓝雨的一次任务中为了掩护全队使用了并不完善的术士招数,就这样被吞噬掉,再也回不来了。黄少天站在他的墓前,想,“只要他在意的人都还在,总有一天会再相见”,这下,再也没有办法了吧。

在意的人,都不在了。

站在他身边的喻文州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个无声的安慰。

黄少天揉揉眼睛,努力笑着说:“队长实在是太蠢了,文州你可别学他。”

喻文州点点头:“不会,我不会离开,我还要在蓝雨待很多年。”

“文州文州,跟我来个组合怎么样?剑客和术士,一定会成为很厉害的组合!”

喻文州顿了一下,反问:“跟我?不怕我的手速拖累你?”

“我靠你跟我能不能不装啊你什么本事我还不知道吗,你就说敢不敢来敢不敢!”

“敢。”这次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微笑看着黄少天,“我很想,和少天一起成为创造一个未来。”

两个人前行,远比一个人要温暖很多。

黄少天抚摸着方世镜的墓碑,你一直在努力吧,你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我和文州替你做到,好不好?

“文州我们去拿个荣耀大赛的冠军怎么样!这样那些反对你当队长的人就会闭嘴了。”

“噗,那我倒是不在意啦,不过你说的对,那么就去拿冠军吧。”

黄少天侧头看喻文州,术士都是纤细敏感的?这个人真的也是这样的吗?

“我会保护你的。”他重复着过去的誓言。

喻文州怔了一下,然后微笑:“我也会保护少天的。”


喻文州当初答应黄少天组组合倒真不是被感动了或者是怎么样的,完全是他也觉得他完全配的上跟黄少天组组合。嗯,虽然,他是个手残,不过他完全有自信他也能达到跟其他人一样的高度。

就像他当初说的,他也会保护黄少天的。

黄少天实在是太强太耀眼了,小小年纪就能和联盟里的前辈们并称,他们的好友郑轩就曾打趣喻文州:“怎么样,队长,有没有感觉亚历山大?”

呃,压力是有的,不过,更多的是动力吧。

对啊,他现在已经是队长了。真正的聪明人,在看到黄少天的强的时候,自然也就能想到一直与他搭档配合完美的喻文州有多强。

黄少天自己就对自家的喻文州非常满意,总是很得意地说:“我的搭档可是蓝雨战队的队长,怎么样厉害吧厉害吧厉害吧!”

叶修掐着烟扬起嘴角:“厉害厉害,可惜是个手残。”

黄少天拔出剑就想上去跟这个家伙PKPKPKPKPKPK,喻文州拦下他,微笑着对叶修说:“谢谢前辈指教。”

叶修饶有兴致地重新打量起喻文州,最后点点头,指指黄少天:“交给你了,护好他。”

喻文州欠身:“自然。”

黄少天很不满:“你们对什么暗号呢说什么说什么呢为什么不让我跟叶修PKPKPKPKPK他明明那么欠还损你!”

喻文州语气淡淡地:“没有啊,叶修不是在夸我吗?”

可惜是个手残。是个手残都能让你困扰,不是手残岂不是更让你头疼。

无论如何,能得到嘲讽力max的叶修这样的评价,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相当不容易的事了。况且喻文州在意的是,叶修最后那句话,也是认可了他与黄少天的搭档吧。

“没什么。少天还记得你以前说的吗,拿个冠军,就能让他闭嘴了。”喻文州说。

黄少天猛点头:“对对对,下个赛季打爆他!”


喻文州过生日的时候,黄少天一脸尴尬地递给他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喻文州好奇地看着,“礼物?”

“是啊是啊,去年我生日的时候文州也送礼物了啊,当然要回礼。”

喻文州才想起去年黄少天出任务的时候冰雨受到了损害,黄少天抱着他的剑心疼了很久,他便四处寻找稀有材料,在黄少天生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坐在地上修补冰雨,最后累的就直接倒地睡着了。

喻文州嘴角勾起一个笑容,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啊。

是啊,正好半年。半年之后的现在,黄少天红着脸送给他生日礼物。他拆开一看,惊讶:“巧克力?”

“我不知道送什么啦!所以我去问了好多人啊他们都说送喜欢的人的话当然送巧克力我又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巧克力比较好所以就自己做了,”黄少天一脸紧张,“是不是很寒碜?你有没有不喜欢啊?”

喻文州睁大眼睛看着这一盒子巧克力,然后,紧紧地抱在怀里:“……我很喜欢,非常非常喜欢。”

这是,我的。

黄少天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你不嫌弃,不嫌弃就好。”

怎么会嫌弃啊,这么棒的礼物,简直珍贵到让他怎么也克制不住唇边的笑容。

半年之后,又是少天的生日,喻文州想,这次,再拿不到冠军,他自己都要对自己无话可说了。


第六赛季的时候蓝雨拿了冠军,整个队伍都沸腾了,大家把冠军奖杯传来传去,又哭又笑狂喜乱舞。

喻文州把自己的冠军戒指递给黄少天,黄少天瞪大眼睛:“给我干嘛,我也有啊。”

喻文州笑着说:“生日礼物啊,虽然你也有,不过你这么喜欢冠军,两个都送你。”

黄少天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干嘛留两个啊,不过文州给我生日礼物我当然要收下,超级开心。”

然后,他把自己的冠军戒指塞到喻文州手里:“明明文州也很喜欢冠军,那么这个戒指给你,我们就都有戒指了。”

旁边的蓝雨其他队员:“……”我们好像见证了什么了不得的时刻……

这样送礼物的方式,根本get不能……


“哈哈哈哈怎么样叶修我们厉害吗厉害吗厉害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嗯嗯厉害,尤其是剑圣大大最后那一招,简直神来之笔,不得不服。”叶修懒洋洋地说。

黄少天得意地说:“当然,我会好好保护我们家文州的。”

叶修来了兴致:“为什么是你保护他?怎么想都是他比你成熟。”

黄少天连考虑都没考虑就说:“必须啊,术士都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心,要好好呵护的,我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

(南山的方世镜:不……我绝对没有这样教育过你……你一定是误会了。

叶修笑的捶桌:“纤细敏感?喻文州?”

笑了好长一阵子,叶修终于忍住了笑,对面的黄少天的眼神已经刀子一样飞向他了,叶修叹了口气,说:“你没必要保护他,他自己懂得保护自己,事实上从某个角度看,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人了。”

自己的缺陷没能打倒他,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没能影响到他,既谦逊又自信,温和又强大。

看黄少天还是呆呆的,叶修又想笑了:“听不懂?奇怪,那你为什么会喜欢那么个手残啊?想不通。”

这句话黄少天听懂了,他很是气愤地指着叶修说:“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啊!”

喜欢就是喜欢,想保护他就是想保护他,我干嘛想那么多,我只知道我喜欢就够了。

叶修微笑,不再说话。

是啊,喜欢就是喜欢。他自己不也是吗,完全不知道自己当年为什么会喜欢上那样一个看起来全是嘈点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死去的时候会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坍塌崩离了。

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办法。

喻文州和黄少天,确实是幸运的人。

他人的幸福啊……

叶修笑笑,那么,祝福就好了。


黄少天把属于自己的冠军奖牌摆在方世镜墓前,说:“看到了吗,我们是冠军。”

魏老大也能看见吗?我们很厉害吧,都在为蓝雨战队努力奋斗呢,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到你们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过,这么多年都一样。

不过,虽然会难过,但我并不孤单。

他回头,站在远处的喻文州对他招招手。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两个人的对话一样。

“我会保护你。”

“我也会保护少天的。”

不是誓言,却比誓言更牢固。

黄少天站起身来,最后对方世镜敬了一个礼,然后转身,朝喻文州走过去。


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蓝雨也是。

两人同行,从不孤单。


评论(19)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