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哥这种人,揍他一顿他就老实了,不给他来点狠的,他不知道要磨磨唧唧到哪一年。


26

我一定是在做梦。

苏沐秋深沉地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我最近叶修不足已经影响到我的睡眠了。

不过……

死人也会做梦吗?

这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命题,最起码苏沐秋死了十年多了还没做过梦。不过现在明显不是研究这个命题的时候。

“苏沐秋?”叶修有些疑惑的开口,声音和表情都充满了不真实感,他有些勉强地扯扯嘴角,喃喃自语,“我这是太累了还没缓过来吗,竟然出现这样的幻觉。”

一个人出现幻觉可以认为这是在做梦,两个人出现同样的幻觉怎么解释呢?苏沐秋哆哆嗦嗦地开口:“叶修?你……你能看见我?”

卧槽你居然能看见我!你移植了王杰希的眼睛吗!

叶修呆呆地看着他,轻声说:“啊,就算是幻觉,这个幻觉也太真实了啊……”

只看着眼前这个人,简直好像时光倒流,又回到了那段年少的时光。

天哪不管是做梦还是什么,这么好的机会!我等了十年才等到这一刻!苏沐秋突然一把把叶修拽过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他。一瞬间触碰到对方的那种柔软的感觉让他觉得恍如隔世。

是啊,恍如隔世。已经十年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他贪恋着这样熟悉的温度,一遍遍说:“我不是幻觉,我就在这里,叶修,我就在这里,我一直在你身边。”

迟了十年的话语,终于在这一天传达到了所爱的人的心中。


所以说,为什么叶修突然能看见苏沐秋了呢?

这也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命题,而且正适合现在研究。

“大概是因为我对你表白了吧。”苏沐秋说。

“滚,是我对你表白了,”叶修瞥了他一眼,“这根本毫无逻辑。”

本来这里就是不讲逻辑的。苏沐秋在心里说,一切以我的意志为转移,不过,这次竟然连最高法则都修改了,所以这叫什么?爱的奇迹?

听到叶修说“我爱你”,他对叶修说“我爱你”,这一瞬间压抑着的感情的直接爆发甚至改写了最高法则。

一起战斗,一生不弃,与你相爱,缠绵至死。

那时候的苏沐秋,想要触碰到叶修、和他在一起的愿望的确已经达到了顶峰。苏沐秋看着叶修,突然说:“叶修,你,当时是不是也有着强烈的、想见我的愿望?”

“当时?”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样,意味深长地说,“不,不是当时,是一直。苏沐秋,我一直都想要见你,但你甚至都不肯出现在我的梦中。我当然知道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但我没办法阻止我一直这么期望着。”

啊?苏沐秋愣了愣,是这样吗?

好像是的吧。因为他能看到叶修,所以他竟没有想过叶修到底有多想见他;他给自己找了那么多理由,却没想过叶修想要的也许只是见他一面而已。

叶修的笑容有点冷:“那么你呢,苏沐秋?你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不来跟我打声招呼?哦,别说你没办法做到,我是不会相信的,你甚至都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存在?”

苏沐秋被叶修的表情吓到,不禁退后了几步:“我,我……”

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而且根本也没有解释……

直到这一刻,苏沐秋终于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孙哲平说的对,他确实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因为他的胆怯,和叶修一错过就是十年。

说到底,是因为对自己没信心呢,还是对他在叶修心中的地位没信心呢?

苏沐秋轻声说:“我以为……”

我以为你经历了这么多,遇见过那么多人,当初的种种都已经不重要了,而我也不过是你生命里的过客,你有你自己的人生。可是,叶修,你一直没有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表情,十分无语,想说他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他好,他最后只能点点头:“很好,苏沐秋,你很好……我明白了。”

苏沐秋小心翼翼地问:“你明白什么了?呃,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叶修看着他,缓缓地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苏沐秋跪地:“请说。”

叶修问:“苏沐秋你——听说过散人快打吗?”

……

咦?

咦咦咦?

这剧本是什么!

苏沐秋还没等反应过来,叶修已经微笑着取出君莫笑的账号卡,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收起了笑容。

苏沐秋吞了吞口水。救——

救命啊!!!!


那一天晚上,南山的蜡烛彻夜点亮,为他们的王照亮了前往天堂的道路。



TBC

打一顿再给甜枣,下一章会很甜很甜。

南山的规则改变了,由战队风变成了恋爱风,队员们请自备墨镜。

评论(28)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