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篇在十区放过几段,后来我就忘记它了【喂

还是觉得古风对我来说太难了,尽量想写的大家能看懂不装逼,但是还是蛮意识流的,于是来用简介的语言说一下,叶同学离家出走把钱花光了,比较受打击,突然下雨也找不到避雨的地方,干脆就自暴自弃了。路过的某人觉得这孩子很有意思,于是就捡回去看看(大概),后来是觉得叶同学是一个很好的聊天的对象有点知己的意味,所以想留下,不过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幸好有女神在。

没错本文灵魂人物就是苏沐橙。

文风不对到处BUG,如果能接受——先前三章吧……【跑


这一场雨,连绵不绝。

少年坐在小巷的尽头,背靠着墙,身下是雨水汇聚成的水湾,他有些徒劳地抱紧双臂,仍然难以抑制地感觉到寒冷,一场秋雨一场寒,夏天毕竟要过去了。

破败的墙檐无法挡住多少风雨,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滑落,早已打湿全身。一辈子最狼狈的时刻就是此刻了,他想,嘴角反而上弯起来,意识有点不清楚了,好多事情走马观花一样在脑海中闪现。

——从那个时候一路走到现在,有挫败有遗憾,但他从未后悔过当初的决定。

他要过好久才反应过来有人在靠近,视线有些模糊,他努力睁大眼睛,只能看到那个撑着伞的人歪着头也在看他,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好奇的表情,眼底是笑意。

四目相对。清冷的黑眸对上暖色的琥珀色眼眸。

那个人,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啊。他想。

然后意识再次模糊起来。

帝历473年9月,夏天的最后一场雨。

秋天来了。

 

 

叶修从睡梦中惊醒,猛然坐起身来,大口喘着气,头痛欲裂。

一片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手指的触感软软的,他摸索了一下,呆了呆,自己这是在一张床上吗?

微微有些恍然,漂泊在外,有多久没有这样安稳地睡过了,柔软的被窝让他有一瞬间的软弱,醒来之后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他向后仰倒,再次躺下。什么都不想管了,他贪恋这份温暖。

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之后,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尚算干净整洁的屋子,只是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柜子,东西少的有些可怜。窗外透过一丝月光,他只知道是晚上,但不知道是第几个晚上了。他最后的记忆,不过是冰冷的雨中一把白色的伞,还有持伞之人探向他额头的手。

——被人捡回来了?

仔细回忆关于那个人的一切,头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他抬头望着天花板,突然很想再见一见那个人。

过了许久,门外传来脚步声,虽然来人的步伐轻盈,但叶修听的到,还能知道来人是个高手。他身子没动,只是侧过头望向门外。

门被轻轻拉开,屋子一下子亮堂了起来,进门而入的少年往床上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叶修的眼睛,他眨眨眼,露出了笑容:“咦,你比想象中清醒的要快嘛。”

他径直走到桌子边,放下手里拿着的盘子,点起了油灯,然后端起盘子里的一个瓷碗,走到叶修床前,递给他:“今晚的份,我猜你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叶修眯着眼睛适应了突然的光明,视线移到少年的脸上便再也移不开。

这个人何止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十五六岁的年纪,乌黑的长发束在身后,面容与其说是俊美不如说是精致,年纪虽小举止却不妨碍举止的优雅,含笑看着叶修的样子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叶修慢慢地爬起来,乖乖地伸手接过碗,喝了一口,这药苦的过分,他皱皱眉,还是闭起眼睛全部灌到了嘴里。

少年接过碗,走到桌子前,坐下,支着下巴看叶修:“感觉好点了吗?应该是不再发热了吧。哦对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要问什么?都很明白了吧,他被一场大雨淋的狼狈万分,还不幸感染风寒失去意识,然后,应该是这个人救自己回来的吧。叶修顿了顿,慢慢开口:“其实也不需要再问了啊。”

刚开口就发现自己声音沙哑地厉害,他咳了几下,重新开口:“过了几天了?”

“两天半,”少年从盘子里的另一个碟子里拿起一片糕点,随口应道,“你怎么这么乱来啊,那么大的雨都不知道避一避,幸好你体质很好又年轻,要不还不知道要多麻烦呢。”

叶修刚想说什么,神色又黯下去,撇撇嘴:“……没有能安身的地方了。”

少年有些吃惊地看着他,咬了一口糕点:“嗯,让我想想,虽然我刚见到你时你像一个捡破烂的小孩,不过你的衣服可不差,而且,你练过功夫。什么叫没有能安身的地方?你是家道中落,还是离家出走啊?”

叶修瞪着他,什么你连离家出走都能推测出来?少年无辜地回视。

少年咽下最后一口糕点,才说:“好啦我又没有要打探什么,只是随口一问,不想说就不说,你好好休息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叶修想了想,最后还是轻声说出了陪伴自己十几年的名字:“叶修。”

“叶修,叶修……”少年念了几遍,笑了,“叶修,我的名字是苏沐秋。”

苏沐秋把碟子递给叶修,说:“你病刚好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尝尝糕点?然后再好好睡一觉吧,我不打扰你了。”拍拍他的肩膀,“我睡在隔壁的屋子,如果有什么事,直接大喊我名字就好,我能听到。”

叶修沉默地接过碟子。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看似平等的对话,但他能怎么样呢,他如此倒霉地,被人家救了、又被人家好心收留了这么久,不能张狂,道谢的话又不知如何开口,他还能说点什么呢。

苏沐秋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叶修终于问出来了:“你……为什么要救我回来?”

苏沐秋回过头,好像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后无奈地笑了笑,说:“就算你这么问,让我怎么回答……大概是因为你的眼睛很好看吧。”

叶修目瞪口呆,咦咦什么什么?等等这不对吧,这不是我对你的评价吗!

苏沐秋回想着,微笑:“嗯,虽然被雨淋成那样,但你的那个眼神可真漂亮啊……”

“那种眼神……很坚定,看起来你不是一个会被这种挫折打倒的人,能帮一把,我何妨帮你一把。”

苏沐秋这样说着,对叶修挥了挥手,轻轻带上了房门。

苏沐秋离开很久了,叶修还保持着那个姿势,许久,叹了口气。

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对他作出这样的评价。

叶修不是一个在乎别人评价的人,不过有人肯理解他,他仍然会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他嘴角挂着笑容,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甜的。

 

 

第二天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伸个懒腰,这一觉睡的很踏实,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也已经是正常温度了。床边放着一身衣服,衣角都已经洗的发白,但是很干净,这大概是苏沐秋的衣服吧,叶修想,他今早还过来过吗,看不出是一个很体贴的人。

叶修穿上衣服,跳下床,满意地发现身手恢复的不错,充足的睡眠果然很利于休养。

苏沐秋无疑是过来过的,桌上还放着一碗粥和一碟小菜,虽然已经凉透了,叶修看到之后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他慢慢喝起粥来,心下已经有了计较。

苏沐秋……是在隔壁的屋子吧。叶修轻轻拉开门,正埋头在桌前不知道写些什么的苏沐秋头也不抬,伸出空着的左手对他招招手:“睡到现在才醒不知道说你什么好,粥喝了吗,还饿不饿?”

叶修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他正在写的东西,仔细看了半天,吃了一惊:“不对,这是火炮?可是怎么会有这样的火炮,这种构造……”

苏沐秋揉揉眼睛,抬起头来:“你能看懂啊?我只知道你会武功,不知道你连火炮都能说出一二三。其实我也知道不太对,我已经研究很久了,还有好多问题没有解决,不过……”他耸耸肩,“我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就是了。”

叶修久久没有说话,苏沐秋又低下头:“啊啊,你当我胡言乱语好了。”

“不,”叶修轻声说,“我知道有适合单人携带的火炮,但是那种火力不大而且不能连续射击。的确,火炮这种武器,如果能克服这两点,像你想的这样,能够加大火力和连击,那么,那么……”他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最后只能喟叹道,“那还真是厉害啊。”

苏沐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脱口而出:“你也这样觉得吗!”

叶修已经忘记自己本来来找苏沐秋是要做什么,他凑到苏沐秋身边,盯着苏沐秋的图纸看:“不过虽然有这种可能性,真要做出理想中的样子就太困难了吧。”天赋、学识、毅力、坚持……这样的人会存在吗?

苏沐秋蹭地跳起来,一把拉住叶修的手臂,拖他到屋子角落,叶修这才发现苏沐秋房间有一个四层的木架,上面——

上面摆放着各种兵器。

震惊中,还没来得及挨个看清楚,就见苏沐秋就在最底下的架子上拖出一个巨大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一尺多长的重铁武器,苏沐秋拍拍这个东西,说:“这是半成品,应该还能做的再精致点。”

叶修看着这个小型火炮,许久,目光移到苏沐秋身上,苏沐秋看它的神情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充满自信,充满自豪,那认真的神情一瞬间似乎有吸引人移不开视线的光芒。

他遇到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叶修再仔细看木架上的各种武器,刀、剑、枪、棍、长鞭……什么都有,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它们,随口问:“你怎么知道我会武?我从没在你面前表现过吧。”

苏沐秋笑了笑:“这个啊,你那双手明显是练武的人才会有的手啊,摸一摸就知道了。”

叶修的动作一顿。什么,这家伙什么时候摸过他的手……?

他还是决定不要问的好。心念一动,他转头看苏沐秋:“那你呢,你设计这么多武器,你也会武?”

苏沐秋笑,露出一口白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无比张狂:“当然。”

叶修挑眉,哇哦。

好久没遇到在他面前张狂的人了,当然,他能感受到苏沐秋的强大,不过少年人本来就是谁都不服谁。正因为如此才精彩,他微微一笑,可惜这里没有他惯用的战矛,他从木架上取下一柄长剑,居高临下地问蹲在地上的苏沐秋:“你用什么武器?”

苏沐秋站起身来。怎么,这个小孩是在向他挑战吗?

他望着叶修,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人——

这个人,跟上次的见面不同,他的眼神变了啊。

不像大雨中那么无助,褪去了在陌生环境中的不安,今天站在他面前的叶修,手中握着剑对他挑眉微笑的叶修,自己就像是一柄无鞘之剑,锋芒毕露。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

苏沐秋的表情终于认真起来,伸手从木架上取下一杆长枪,又瞧了瞧叶修手里的剑,说:“你那把是普通的剑,我的兵器比你好,打赢你你会不会不服气啊?”

叶修第一次见到比他还不要脸的人,当下反嘲讽道:“呵呵,等你待会被我打哭了,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苏沐秋接道:“这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音未落,手中的长枪直刺叶修面门。

叶修手一扬,长枪长剑在空中相撞,竟然撞出激烈的火花。

只一招就能看出对手的水平。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同样的惊诧,两个人竟然都是第一次遇见旗鼓相当的对手,叶修兴奋起来,长剑一挥,对苏沐秋发起了强攻。

两个人身形动的很快,顷刻间就交换了几十招,叶修的攻招快,苏沐秋的防守竟也滴水不漏,只是叶修的攻势并没有一直持续,苏沐秋很是耐心地寻找他剑招里的破绽,伺机反攻。

“当。”终究还是叶修大病初愈体力不支,被打的发狠的苏沐秋一枪挑过来,手一麻却再也握不住剑,长剑落地,这一场试探性的交手,持续的时间倒也不长。

苏沐秋长枪横在叶修胸前,喘了口气,笑:“你服气没?”

叶修还在对着掉落的长剑发呆,表情非常郁闷,摇了摇头,不,如果重新来过,如果我不是现在这样的状态……

终归还是没好意思说出那些理由,听起来像借口一样。他沉默了一会,歪着头,切了一声,开口承认:“这次是你赢了,不过你不会总是赢的,虽然你很厉害,不过我下次一定打败你。”

一字一句,认真无比。

苏沐秋收起枪,微笑,唔,这小子当然不是死要面子才这么说的,他是对自己有强大的自信才这么说的,当然,交手的两人都知道叶修不是在说大话,这个人很强,有资格对苏沐秋撂狠话的强。

这是苏沐秋能给出的最高评价了,何况,对方不过是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在苏沐秋原本的观点里,即使比他年长很多的人,他也一样有自信绝不会输呢。

叶修捡起掉落在地的剑,放回原位。看着这许许多多的兵器,突然叹了口气:“我本来,是要来跟你辞行的。”

苏沐秋收起笑容:“你……有要必须去做的事?”

叶修怔了怔:“没有,不过,总不能一直留下来。”

苏沐秋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他大概明白叶修的想法了,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叶修又说:“虽然你救了我,现在的我也没有能力报答你,至少不应该再麻烦你了。”

苏沐秋呆了呆:“其实并没有……”

然后他不再说话了。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的人,帮了人家的忙,难道就能决定别人的去留吗,况且自己并没有什么能留下人家的资本。

是啊,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人,奇怪的是他内心竟然会这样不舍。

苏沐秋点点头,又问:“有地方去吗?”

叶修哈哈大笑,斜倚到木架上,眉目间都是张扬:“天下之大,哪里不能为家。”

这样说着的叶修,有些耀眼。

 

最后苏沐秋是没话说了,叶修对他说:“有机会的话,江湖再见吧。”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眼睛,啊,这孩子知道自己的眼中也有不舍么。即便这样,他也说不出挽留的话。

叶修站在那里,想了想,觉得也实在没有什么再需要说的了,他吸了口气,正准备推开房门,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小女孩拉开门冲进来,嚷着:“哥哥哥哥,你捡回来的小孩醒了啊,他房间里没有人呢……咦?”

那个小女孩看见叶修,眨眨眼睛,打量着他,慢慢的,疑惑的表情转成一个笑容,她笑着开口:“你身体好点了吗?我叫苏沐橙,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小姑娘长的可真漂亮……叶修想,他从小到大见过不少美人,但还没有一个能及得上这个还未张开的小女孩,他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苏沐秋,兄妹就是兄妹,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叶修蹲下,平视她,微笑说:“我叫叶修。这些日子多谢你们的照顾了。”

苏沐橙也笑了:“那没什么,家里本来就很冷清,多一个人热闹多了,我看哥哥最近也精神很多。”

苏沐秋咳了一声:“沐橙……”怎么让你说的我像奇怪的人一样啊!

苏沐橙又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哥哥你怎么把火炮都拖出来了?”

苏沐秋尴尬地把东西收拾好:“呃,难得有个人能一起讨论,有点激动过头了。”

苏沐橙咦了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仰起小脸看着叶修:“真难得,一直以来哥哥都没有能一起聊天的朋友呢,叶修你能来我家真是太好了,哥哥也不会再寂寞了吧。你们继续聊吧,那么今晚晚饭我来做,想吃什么?”

苏沐橙转头看苏沐秋,又看看叶修,说:“哦其实我们家也没多好的东西能拿来吃,叶修不嫌弃吧?”

叶修条件反射地回答:“不嫌弃,吃什么都好。”

然后被自己吓到了。

等等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顺着她的话就接下来了……

“那就好,”苏沐橙拍拍胸脯,“我很会做饭的,虽然第一次做三人份的还是有些紧张,你们等我哦,吃饭的时候再叫你们。”

小姑娘踢踢踏踏地走出房门还回头招招手:“你们两个好好玩。”

被嘱咐“好好玩”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相对无言。

然后突然一起笑了,终究还是苏沐秋先迈出一步,他走过去,朝叶修伸出手:“呐,别走了,家里不在乎多一个人,如果没地方去,何不留下来。”

叶修笑了一会,沉默。苏沐秋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看叶修的表情有点紧张,叶修想,是啊,何必纠结呢,既然自己也觉得留下来很好,何不留下来,想多了的反而是他自己。

他终于伸出手,和苏沐秋握在一起,轻声说:

“好。”

 

夕阳斜照进屋里,两个少年脑袋挤到一起,围在桌前不知在讨论什么。

门外传来女孩子的声音:“哥哥!叶修!吃饭啦——!”

叶修恍惚了一下,这样的感觉,恍如隔世。好像还在家里的时光一样。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种生活会持续很久很久,并深深刻入他的骨血中,直至一生。

 

TBC

好吧就这样!我不会打架!也不会文艺的语言_(:з」∠)_

关于叶修和苏沐秋:等他俩熟起来,分分钟本性暴露,然后他俩回想起初遇时装逼的岁月,会捂着脸去跳楼……


评论(40)
热度(97)
  1. 一叶溯游千峰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