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没写过这么复杂的番外因为我本身对孙翔同学就感情复杂,这篇简直是我的自我辩论会

对一叶之秋没能回来的一些个人看法,继续孙哲平和苏沐秋的奇怪友谊,爷孙相处的日常(别信),最后仍旧怒刷伞修

前辈们有前辈们的豁达。


继任者

孙哲平陪苏沐秋去兴欣战队看苏沐橙,回来的途中不过去商店买了瓶水,出了门就看不见苏沐秋的鬼影了。

孙哲平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望了几眼,然后了然,直接抬头往上看,果然看见苏沐秋蹲在墙头上,若有所思。

孙哲平:“你蹲上面干嘛?”

苏沐秋:“看人。”

孙哲平:“谁啊?”

苏沐秋:“你孙子。”

……

孙哲平要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苏沐秋在说什么,这不是去年兴欣对嘉世挑战赛上的梗吗……他眼皮一跳:“孙翔?”

苏沐秋伸出手往一个方向一指,一个小伙子正对着路牌仔细研究着,可不就是孙翔。

苏沐秋:“轮回战队的怎么跑H市来了?”

孙哲平:“关你毛事啊,人家故地重游回忆往昔不成啊?”

“哦——”苏沐秋这个字的发音百转千回,至少拐了八个弯。

孙哲平看着苏沐秋的脸上露出笑容,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猥琐怎么不怀好意,他嘴角一抽:“怎么,你连孙翔都有兴趣?”

苏沐秋点头:“对啊对啊,很有兴趣——大孙你帮我个忙呗。”

孙哲平:“干嘛?”

苏沐秋帅气地手一挥:“去,上去给我把这小子揍一顿。”

孙哲平:“……”

孙哲平:“你是认真的?”

苏沐秋:“我超级认真的。要不是我干涉不到他,我就自己上了,我想揍这小子已经很久了。”

苏沐秋的表情如此诚恳,让孙哲平有一种队长在下达很严肃的命令的错觉。可惜这命令在孙哲平看来实在太幼稚。

“苏沐秋你要点脸好吗,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你还想以大欺小啊?”

“怎么说话呢,”苏沐秋看孙哲平,一脸谴责,“什么叫以大欺小,他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我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啊。”

……孙哲平此刻只想吐血给他看。不要脸啊真是不要脸。

苏沐秋见孙哲平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摆摆手:“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再不喜欢他也犯不着让你去揍他啊,不过,我是真的挺想跟他谈谈的,要不你去帮我约他一下?”

孙哲平瞪他:“什么?让我去约他?你不知道这小子讲不清楚道理吗?”

“说的好像你讲过道理似的,本来也没指望你跟他讲道理啊,”苏沐秋说,“你不是他爷爷吗,爷爷怎么哄孙子的,照着来一套就成。”

孙哲平,男,享年22岁,鬼龄5岁,一辈子只成功搭讪过一次,对手张佳乐,是一个很天真很可爱的蠢小孩(什么)。这并不能说明孙哲平很擅长搭讪,此刻面对孙翔,他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孙翔还在一脸苦恼研究路线,突然感觉有人挡住光线,一转头,看见一个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孙哲平。

孙翔对孙哲平实在是有些阴影,面无表情这种表情放在孙哲平脸上在他看来就是凶神恶煞。孙翔吓了一跳是真的,不过倒是不怕,他慢慢倒退三步,手中夹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皱眉道:“干嘛?想打架?”

他当然不害怕。手里有一叶之秋,即使对手是孙哲平,他也绝对有自信能赢。

孙哲平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孙翔。因为苏沐秋给的任务的搭讪诱拐,所以孙哲平是很想尽量表情温和一点语气和蔼一点把气氛搞得友好一点,无奈面部表情不配合他的心情——等等谁说他不会笑?不会笑的是老韩好吗,他会笑的好吗,不过那是只有张佳乐才能享受的特权。

对着孙翔笑不出来的孙哲平,语气干巴巴的:“孙翔。”

孙翔戒备地看着他:“干嘛?”

孙哲平:“……我请你吃冰淇淋吧。”

孙翔:“……哈?”


甜品店里,孙哲平孙翔面对面坐着,苏沐秋坐旁边。

孙翔安安静静地咬着脆皮巨无霸。他倒不至于真被一个冰淇淋诱拐,还是那句话,他对他的实力有信心,管孙哲平有什么目的,他都不怕。

孙哲平因为刚刚的表现被苏沐秋笑了半天,要不是当着孙翔的面他真想来个下克上把苏沐秋揍一顿。心里十分郁闷,我也不知道爷爷和孙子怎么相处啊,爷爷给孙子买了冰淇淋,然后呢?然后说点什么?

好在也不需要他拿主意,苏沐秋不还坐在那儿吗,那家伙一直饶有兴致地盯着孙翔看,苏沐秋露出这种表情一般都说明有人要倒霉了,孙哲平在心里默默为孙翔点了根蜡烛。

“来H市做什么?”这是苏沐秋的问题。

咬着巨无霸的孙翔抬起头来,倒是一点都不掩饰:“找叶修。”

孙哲平笑了:“你?找叶修?打架吗?”

“不是打架是比赛!”孙翔非常不满地纠正孙哲平,“模拟赛。”

孙哲平:“叶修已经退出荣耀大赛了,虽然,还会继续做任务,但不会再参加模拟赛了,你不该打扰他。”

孙翔郁闷地说:“说退就退啊他也太不负责任了,我还等着有一天在赛场上堂堂正正地打败他,这个愿望岂不是再也没办法实现了?”

苏沐秋哼了一声:“叶修有义务站在比赛场上等你们实现愿望?谁的人生都有遗憾的让他节哀吧。”

孙哲平小声对苏沐秋说:“你还真是相当不喜欢这小子啊?”

苏沐秋:“我当然必须不喜欢他啊,两年多前他来嘉世拿走一叶之秋的时候我就站在叶修身边啊。靠,我就站在叶修身边!我就看着!妈蛋。”

触碰不到,却还看着,当初的心情真是一点都不想再去回忆了。饱含两个人回忆的账号卡被夺走,那份痛苦是属于两个人的,叶修心疼一叶之秋,而苏沐秋心疼叶修。

“啊——!真是的!干嘛一直想啊,都变的不像我了!”苏沐秋烦恼地揪揪头发,“算了我什么也没说,叶修都不介意了我还纠结这些干嘛啊!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啊不……你的表情你的语气明明就是很小气……孙哲平想。

不过,他能理解苏沐秋,要是张佳乐为他精心准备了什么东西然后被人抢走,他大概比苏沐秋还要暴躁。

“你在跟谁说话?”孙翔突然问。

孙哲平毫不犹豫地就把苏沐秋卖了:“一个叶修的脑残粉,刚刚正在对我抒发他对你的强烈不满。”

孙翔:“……”

孙哲平:“顺便说一句,他是你手中拿着的一叶之秋的账号卡的设计者。”

孙翔:“……”槽,哭给你看哦……


孙翔以前并没有觉得他从叶修手里接手一叶之秋有什么不对,拿到了就是自己的本事,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他在嘉世那段日子没少受苏沐橙的白眼,渐渐也知道了一叶之秋是对叶修很重要的东西,虽然仍然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但此刻面对着这个“一叶之秋设计者叶修脑残粉”,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苏沐秋一脸阴沉地看着孙翔。他的确厚着脸皮说过要揍孙翔的话,不过看着孙翔有些局促的表情,他又觉得太不好玩了,欺负上去就跟殴打小学生一样没意思。

孙哲平问他:“你很介意他拿了一叶之秋这件事?”

苏沐秋很认真地想了想,说:“以前是,现在也不是那么介意了。因为叶修赢了啊。”

失去了一叶之秋,叶修还是赢了,赢了,叶修就很高兴了,叶修高兴了,苏沐秋也就高兴了。

至于那份不舍的痛苦,那一路走来的艰难……苏沐秋叹了口气,谁不是这样呢,哪个人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虽然心疼,但看着叶修走过来,他为叶修自豪。

“叶修可是很强大的,心灵方面也是。”苏沐秋点头,对对,怎么会被一个小鬼影响心情嘛,什么,当初交出一叶之秋账号卡的时候手都抖了?呃,这个,不要在意细节,当初情绪有点不稳来着,毕竟定情信物……

幸好我留下的定情信物不只一个……(喂

孙哲平摇摇头:“就因为这个?”

苏沐秋笑了:“不,事实上,是因为孙翔很强。”

孙翔的确很强,在年轻一代里鲜有对手,不过苏沐秋是BUG级别。他刚出道的时候在模拟赛里苏沐秋很是认真地轰杀过他几次,不过一叶之秋到手后孙翔的实力又上升一个台阶,苏沐秋反而没再跟他交手过,理由是不想用秋木苏去跟一叶之秋交手。

“秋木苏就算不站在一叶之秋身边,也绝不会站在对立面。”当初苏沐秋这么说着。后来大家才意识到,自从一叶之秋离开了叶修,苏沐秋也就再也没有在荣耀大赛里用过秋木苏的账号了。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并肩作战的时光,到底是再也回不来了,只有过去,没有现在,也不会再有将来了。

很多事不能挽回,就不要再去想了,就像十年前放弃君莫笑一样,一叶之秋离开了,好在,他有一个很强的新主人。

“你还记得叶修教育你的话吗?”苏沐秋说。

果然孙翔很愤愤不平地说:“不可能不记得吧!那混蛋让我回家去玩超级玛丽啊!不过,不过……”

不过,当然,叶修对他说的话不只这一句,叶修对他的批评与对别人不一样,甚至都不能说是嘲讽,只能说是刺激。当年的孙翔是绝对听不进任何意见的,肖时钦好言好语地劝他他都听不进去,何况他的对头叶修。于是叶修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用暴力把他碾压,直接用行动告诉他,你的路还长的很,所以,你需要成长。

从被叶修随手收拾,到第九赛季挑战赛,再到第十赛季上与叶修的再次交锋,所有人都能看见孙翔的成长,即使是不喜欢他的苏沐秋,也觉得当初那个暴躁易怒的年轻人能成长成这个样子,恐怕私底下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

孙翔到底是听进去叶修的话了。

想到这样,孙翔有些茫然……什么什么,搞了半天,叶修只是在教育我吗?

苏沐秋说:“听着,小子,虽然你既嚣张又暴躁还没什么脑子,不过,你很有斗志,也有上进心,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一叶之秋是我的心血,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他在我心中就是最强,既然现在他的主人换做了你,那么你就给我打起精神来,别堕了斗神的名声,然后,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得带着一叶之秋走下去,总有一天,让他再次站在最强。”

孙翔呆呆地听着孙哲平的复述,突然有些委屈,这个时候他终于像一个真正的晚辈在前辈面前,站起:“可是,我一直觉得他瞧不起我,我就算是再努力,在他眼里、在所有人眼里,也永远代替不了过去的斗神吧,我永远也无法超越他,是吗?”

孙哲平一挥手把孙翔拍回座位:“坐下。激动什么,谁说让你超越他了?你就不能少胡思乱想好好比赛吗。”

气啊,靠,这真是我孙子吗,怎么一点都不像我,我哪有这么脆弱的心灵啊,我砍人的时候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就砍就算对象是叶修也砍,哪来那么多多愁善感……这真的是我孙子吗!(他不是你孙子啊……

苏沐秋想笑,叶修叶修……嗯,叶修一辈子的文采都用在教育孙翔上了吧,瞧瞧那话说的,当做荣耀不是炫耀啊,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超级玛丽啊……哦不,抱歉,最后一个乱入……

“其实真要说的话,叶修对你还蛮好的啊,要是真觉得你不成器,他才懒得说那么多。”还边打边说,寓教于乐(用词不对),啧啧。苏沐秋想了想,又说,“我大概可以理解叶修对你的心情了,虽然不见得喜欢你,不过确实是个好苗子,看见长歪了,就要一巴掌拍回来。”

本质上,当然还是希望你能长的好一点。

韩文清是这样,孙哲平是这样,叶修也是这样。

他们这群老家伙,对荣耀很是有一份别人理解不了的责任,比起把孙翔打残,更多的,还是想看这些年轻人能在荣耀的路上走的更远吧,所谓传承,大抵如此。

继任者也在慢慢成长啊。你开心吗,叶修?

苏沐秋站起身来,拍拍手:“走了大孙,该回去了。”

孙哲平:“啊?”

苏沐秋:“怎么,你还想继续哄孙子啊?”

孙哲平郁闷,靠,当然不是啊。不是你要找孙翔聊吗聊了这么几句就完了啊?

他也站起身来,拍拍孙翔的肩膀,只说了三个字:“加油吧。”

年轻人,加油吧。


回到南山之后苏沐秋的还在想这件事,想着想着,不禁问自己,我最初的目的不是要教训他一顿吗,怎么变成去鼓励他了呢?

不爽啊。

叶修奇怪地看着他:“苏沐秋你脸抽筋了?表情怎么这么古怪。”

苏沐秋:“我今天看见孙翔了,他说来挑战你的。”

叶修:“……哦,那我怎么没看见他人影?”

苏沐秋一脸无辜:“不知道啊,大概迷路了吧……”他和孙哲平就这么把人扔甜品店里了,估计那小子也找不到南山公墓来。

苏沐秋:“叶修我问你啊,当初把一叶之秋交给孙翔你是不是特难受啊?”

叶修顿了顿,轻轻嗯了一声。

苏沐秋:“……”果然吧果然!我就应该把那小子拐到南山来揍一顿啊!

叶修又说:“不过,也没什么。孙翔用一叶之秋用的不错,一叶之秋跟着他也挺好。”

苏沐秋轻声说:“那你呢?”

一叶之秋有了归宿,那你呢?你失去的东西,你的失落,这些怎么算?

叶修笑了:“不是你说的吗——不过从头再来。”

一叶之秋带着两个人的回忆,带着过去的那段时光,不过呢,现在叶修和苏沐秋已经在一起了,他们还有大把的世界重新创造回忆,所有的未来,都会是美好的时光。

苏沐秋窜过去抱住叶修,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超级得意:“没错,我爱人就是这么豁达这么棒。”

失去了,重新创造就是了。

未来还有无数个三年,而他们呢,永远在一起。


番外:继任者(完)

评论(26)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