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线就看到小银画新图了,新图!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就是最土的打法那一章的图!果断扑过去抱【幸好没被推开

据说她是昨晚一鸡血就把图补完了,于是我也一鸡血就写了这样一篇账号卡的文。

一叶之秋&秋木苏无差(本来想写秋木苏X一叶之秋来着但写完了看起来像是逆着的?),带沐雨和君莫笑

秋木苏留下的东西,远远比看起来的要多的多。

写了后文,这系列一共三篇,2走这里:久远2 3走这里:久远3




一切一切的根源,不过是一句童言无忌。


那时的沐雨橙风才刚刚出生不久,小小的一团,整天跟着三个哥哥四处晃,看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或平平淡淡地三两招打倒对手,或轰轰烈烈地千军万马之中杀进杀出。

小姑娘长的可爱,哥哥们闲着没事就都喜欢来逗逗她,这天又是干净利落地打败对手,失败者的神情当然是不用去看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击掌,然后一个转身去取赌注的材料,一个去看妹妹。

秋木苏捏捏沐雨橙风的小脸:“哥哥厉害吗?”

“厉害厉害!”沐雨橙风拍手,妹妹崇拜的眼神让秋木苏那个得意哟,但是紧接着妹妹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哥哥和一叶哥都厉害,不过谁更厉害一点?”

哗——

小姑娘随口一句话把秋木苏给难住了,这要怎么说,大多数时候,不,是任何时候,任何时候他和一叶之秋都是在并肩作战,就算是比大混战中谁拿的人头更多或者是副本中谁击杀的小怪和boss多,那也不过是因为两人很有默契的配合而已,也都算不得数。

谁更厉害……?这还真不好说。

秋木苏认真想了三秒钟之后就把这问题抛脑后了,有啥可想的,必须这么回答:“当然是我比较厉害。”

然后他就被一矛捅到了地上。

“瞎说什么呢你,不脸红吗?”

秋木苏大骂一声,回过头就看见一叶之秋一只手抱着材料,另一手拎着战矛却邪,又往他身上戳了两下,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笑眯眯地对沐雨橙风说:“看,沐雨,这就是结果,果断是我比较厉害。”

这简直是不能忍了……

秋木苏怒:“靠一叶你不要脸,当着沐雨的面你也真好意思说!”

一叶之秋也怒:“秋木苏你才不要脸,你都敢说我怎么就不敢说!”

秋木苏:“有本事来单挑啊来啊来啊!”

一叶之秋:“来就来啊哥还会怕你!”

于是……现成的房间现成的场地,两个人就这么进行了一场说打就打的PK。


沐雨橙风紧张地盯着比赛场地,突然感觉到有人碰了她一下,回头,看到君莫笑不知道从拿弄来俩苹果,正把一个塞到她手里。

“别老盯着看了,他俩估计还要打好久,咱们边吃边看戏吧。”←这孩子把第一区最顶级的两大高手的对决比喻成看戏了。

沐雨橙风往君莫笑身边凑了凑,问:“小哥哥觉得谁会赢?”

“不知道呀,他俩实力差不多,谁赢都有可能,”君莫笑咬了一口苹果,“再等等,再打掉一些血看的就清楚了。”

正如君莫笑说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场战斗持续了很久很久,而且一直维持着很高水平的对打,两个小孩的眼睛越等越大,渐渐都不说话了,不知道是因为秋木苏华丽的枪术,还是因为一叶之秋的斗者精神。

又看了一会,君莫笑突然下评论:“唔,看起来,占上风的是一叶之秋啊。”

咦是吗……沐雨橙风有些怀疑,现在的场面看起来明明是秋木苏大出风头啊。

“唉,”君莫笑不再关心战况,又咔嚓嚓地啃起了苹果,嘴里还嘟囔着,“一叶这家伙还真是狡猾呢……”

战斗的结果呢?就如君莫笑评论的,“狡猾”的一叶之秋将秋木苏打趴在地,却邪猛然挥下,贴着秋木苏的脸,狠狠地扎在地上。他的额头上,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脸上还有未干的血污,却到底是胜利者的姿态,喘着气,大笑:“你服不服?”

秋木苏还保持着一个茫然的表情,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呆呆地看着身上的一叶之秋,过了许久,才能说出话来。

“妈蛋啊!——”气急败坏的吼叫声响彻整个竞技场。

围观的君莫笑都笑到了凳子底下。


秋木苏不是不能释怀输赢,不过还是要过好久才能消化掉自己华丽的技术就这样被一叶之秋这家伙用这么朴实的克制住的事实,偏偏一叶之秋还很得意,“你服不服,服不服?不服你来咬我呀~”

这简直太气人了,于是苏沐秋想也没想,虽然还倒在地上,一侧头就朝一叶之秋撑在他脑袋旁边的胳膊上咬了过去。

这下惨叫的变成了一叶之秋:“卧槽秋木苏你属狗的吗!说咬就咬!幼稚啊你!”

爽!

咬完人的秋木苏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眯着眼睛看一叶之秋,“不过是赢了一次,下次分分钟灭掉你。”

“秋木苏巨巨找到打败我的方法了?”

“打败你还需要方法?你不过是,不过是……”秋木苏脑筋急转,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形容,“你这不过是最土的打法!”

一叶之秋同情地看着秋木苏:“是啊,最土的打法,不过刚好能压制你那最华丽的打法,怎样?”

那边的君莫笑适时地给沐雨橙风扩大词汇量:“这就是什么锅配什么盖的意思。”

“哦。”沐雨橙风似懂非懂地点头。

“靠!那边的小孩别乱说话,懂这词什么意思吗就随便乱用!”秋木苏头都大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啊啊啊啊!

“呵呵。”一叶之秋笑笑不说话。

“沐雨要是学坏了怎么办?”秋木苏忧心忡忡。

“学坏了就学坏了呗,坏一点好,省的以后被人欺负。”

“瞧你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劲,感情不是你妹妹。”

“怎么不是我妹妹了,你妹妹不就是我妹妹,还分什么分。”

“啧啧我妹妹这么漂亮真是便宜你了。”

“好说好说,不过你不觉得你这话有歧义?书读的少真可怕。”

“说谁呢你,混帐!”

两个人边吵边走远,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跟在后面。

“哥哥和一叶哥的感情真好啊。”沐雨橙风感慨。

“谁说不是呢。”君莫笑牵起沐雨橙风的手,笑着说。


今天又有约战。

“你说怎么直到现在都还有人敢向咱俩约战呢,都是抖M吗?”秋木苏叹息道。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就是第一区的混世魔王,每天横着走都不算过分,单打独斗倒也不能说是百分百的胜率,但但凡是2VS2,两个人的组合还从未尝过败绩。

“不知道,不过这样最好,要不到哪里去赢材料呢。”在一叶之秋的眼里,面前的一个个对手都跟一堆堆的材料划上了等号。

至于问什么总有人约战……

唔。

一般像处理赌约这种事,一叶之秋都是打发秋木苏去处理,他本人比较懒嘛。秋木苏,嗯,秋木苏……神枪手一个,帅气是帅气,但可没有战斗法师这样的霸气,更别说跟那些浑身肌肉的格斗系比了。小身板往那一戳,那跟女孩子一样一样的小脸,看着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对……他那张脸……

是属于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女孩子偷偷看边看边脸红的那种。

“其实不止是女孩子,”一叶之秋望天,“某种程度上来看,连某些男人也——”

呃,沐雨还跟着呢,可不能乱说话。一叶之秋于是咽下后半句话。

君莫笑就在此时恰到好处地接上了:“嗯,比如基佬。”

“咳咳咳”不止秋木苏,连一叶之秋都被呛到了,两个人顿时咳成一片。

“你这小鬼都哪学来的这些词,啊?”身为正牌哥哥的秋木苏行使教育权,揪着君莫笑的耳朵,“能不能学点好。”

“不都跟你们学来的吗!”君莫笑护着耳朵,大声抗议,“你!还有一叶哥!”

秋木苏本来还要说点什么,一看旁边沐雨橙风若有所思地看看他,再看看一叶之秋,登时心都凉了半截。

乖乖,宝贝妹妹你那想啥呢……快打住!

孩子们已经教育不能了,秋木苏只好暴打一叶之秋出气:“都塔麻是你教坏的!”

一叶之秋不服:“怎么就是我教坏的!那不是你弟弟吗?赖我啊?”

“我弟弟是我弟弟,一点我的正直都没学到,看起来反倒是跟你一样一样的,又嘲讽又无耻,真是好的不学坏的学。”

“和我一样吗?”一叶之秋摸着下巴感叹道,大乐,“那这孩子还真是前途无量啊!”

“呸,不要脸吧你就!”


秋木苏搞了小本子记录他跟一叶之秋的PK记录,还瞒着一叶之秋不给看。

耳边突然想起一个声音:“咦,差距又变大了啊?”

秋木苏吓了一大跳,然后才看见君莫笑搬了个椅子站在他身后,看着本子上的胜负记录。

秋木苏合上本子,有些无奈,说:“是呀。”

“哥,你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在意啊。”

秋木苏挑了挑眉:“在意?我当然在意,不过,我却不介意。我们两个啊,谁比谁强都无所谓,我们一辈子都不会是敌人的,我们一辈子,都只会站在彼此的身边,打倒站在我们对面的人。”

“最强的不是一个人,是我们两个人,没有人能战胜我们的,我们是——最好的搭档。”

秋木苏说这话时,眉眼间都是笑意。君莫笑望着这样的秋木苏,突然觉得他的哥哥,帅气无比。

比任何时候都帅。

小家伙眨眨眼睛,突然说:“哥,一叶哥就在你身后。”

“哇啊!”这下秋木苏是真被吓到了,惊慌失措,慌忙转身,耳尖有点红。

“咦?”身后空无一人。

君莫笑看着秋木苏的表现,捶桌大笑。

“你——这——混蛋!”秋木苏茫然过后,明白自己被耍了,大怒,捏捏手指,拔出腰间的手枪。

君莫笑撒腿就跑。

“小混蛋你别跑!”秋木苏的手枪砰砰地响,二话不说就追着君莫笑满屋子跑。

妈蛋这小鬼打架不行,跑起来倒挺快,秋木苏边追边想,然后就看见君莫笑突然蹿的老高,大喊:“一叶哥救命!”

他面前走过来的人,可不就是一叶之秋。一叶之秋茫然地看着眼前这“兄弟反目大打出手”的好戏,只得顺手拦住秋木苏,好让君莫笑跑快点,总不能真让他被秋木苏打死。

君莫笑看到有人帮,立刻就不跑了,躲到沐雨橙风身后,很认真地说:“沐雨你要保护好我。”

小姑娘明显没弄清楚状况,听到君莫笑这么说,很认真地点点头,虽然还不知道要打谁,但还是很是英勇地端起了手炮,英姿飒爽威武的不行。

秋木苏哭笑不得:“卧槽……”

这绝壁不是我弟弟,绝壁是隔壁一叶家抱错了的孩子……

“你冷静一点嘛。”一叶之秋劝道。

“你是不知道那小子做的好事。”秋木苏还在怒。

一叶之秋满脸疑惑:“不是吧?你叫君莫笑欺负了?那小鬼连个武器都没有,你还能被他欺负?”

“他……”秋木苏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这要怎么说……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追着君莫笑打来着?

哦,那不是因为这样嘛,因为……

呃,因为……

他看了一眼一叶之秋。

因为,有些事,我不想让你知道。

至少,不是现在,反正,来日方长嘛。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再后来——

就是签约嘉世了。

小沐雨倒是还不清楚这件事背后到底代表的什么,不过三个男孩子可都是很清楚的。

“不行,一叶,我得出去跑个圈。”秋木苏沉声道。

“镇静,秋木苏巨巨,不过是签了个约,辉煌还在以后呢。”一叶之秋这么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和秋木苏一块跑圈去了。

……

“哥哥们好像很开心?”沐雨橙风问君莫笑(身边就剩个君莫笑没出去跑圈了

“当然开心,”君莫笑解释着,“签约之后就有好日子了,能吃好吃的,以后你天天嗑瓜子都成。”

沐雨橙风喜欢嗑瓜子。因为哥哥给她买的第一份零食就是瓜子,第一次吃嗓子还被瓜子壳卡住过,吓得君莫笑猛拍她的背,最后都笑了,“傻丫头,要去掉壳才能吃呀。”

三个哥哥一起给他剥瓜子,把所有的瓜子仁都摆在她的面前,然后看着她吃。

“是吗,那真的是很开心呢。”沐雨橙风微笑。

她要的不多,不过是以后三个哥哥还能一起给她剥瓜子吃。

她要的,只是四个人在一起,好好的,就这样永远不分开,这样比什么都好。

跑圈二人组这会又跑回来了,而且不知道跑圈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又是吵吵闹闹地回来了。

“尼玛,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收拾你。”

“秋木苏巨巨你吓唬谁呢,谁收拾谁还不一定。”

“今天哥就教你如何做人,看哥不收了你这个妖孽!”

“等你什么时候胜率胜过我再说吧,乖。”

“……你那打法!你还敢不敢再土一点,敢不敢!”

“土不土的,够收拾你就够了,呵。”

“决斗!决斗!”

“两个哥哥感情还是这么好。”沐雨橙风发出跟当年一模一样的感慨。

“是啊。”君莫笑的回答也一样。

然后他笑了:“这样的场景,说不定要看一辈子呢。”


一辈子,也没有那么长啊……

君莫笑惊觉自己竟然在战斗中走神,这简直是致命的,虽然,只有片刻,也让他一度被一枪穿云压制到差点找不到节奏。

如此华丽,如此强大。

是啊,早在十年前,就已经领教过了。

那个年代,回想起来,能记住的也不过是这些点点滴滴,当时以为会看一辈子的场景,也已经十年没出现过在他的生命中了。

当时笑着走过的日子,现在无论怎么追的,都无法再追回来了。

沐雨在场下看着自己吗?这一幕,不知道她有没有一样熟悉。还有,那个人呢?他也一样吗?

最土的打法。

君莫笑此刻就是这样做的。

被打退,再冲上去;受到伤害,就让对手也付出代价;枪林弹雨,义无反顾。

你也在看着吗,一叶之秋。

这一场,我会赢。


总决赛第二轮,擂台赛首战结束。

一枪穿云对战君莫笑。

胜者,君莫笑。


FIN


莫名其妙啊虽然在写双秋怎么看起来灵魂人物是君莫笑……?再写下去估计就是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宿命之战了【什么东西

和秋木苏相似的脸,受一叶之秋影响的性格,这孩子果然像一叶当初说的一样,前途无量。

一叶之秋私底下是管秋木苏叫“阿苏”的,比朋友更亲密一点,而,秋木苏对他称呼“一叶”,十年之内也没有人再叫过了。

比赛打了这么多场,所以人都惊叹他的技艺,却再也没人能朝着他耳朵怒吼:

你还能不能再土一点!



评论(1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