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上次写的账号卡的文章的续集,不对应该是前传。有沐雨橙风之前,秋木苏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故事。前文这里http://lilithlilin.lofter.com/post/38b14a_164d9fa 后文这里http://lilithlilin.lofter.com/post/38b14a_18f8ed3

CP一叶之秋&秋木苏无差,两个爸爸带一个儿子的故事【并不是




对所有男性生物来说,小孩子,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秋木苏半夜被小孩子的哭声吵醒,呆了片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叫一声“卧槽”,起身穿衣服,顺便把同一张床上的一叶之秋踹醒。

一叶之秋其实也早就醒了,不过他决定装睡,但是被秋木苏踹了之后,就不好再装睡了,于是他也骂了一句“卧槽”,跟着秋木苏一块冲出房门。

两个大男人对着小床上哇哇大哭的小孩一筹莫展。

不过干站着实在是很傻,于是一叶之秋开始没话找话:“神烦啊,你说这小子怎么老哭?”

秋木苏给他一个白眼:“小孩子不都这样吗?”,然而自己也开始不确定起来,“是的……吧?我觉得小孩子都是会哭的,这是常识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拿猪比自己弟弟你是多大仇……”一叶之秋看着床上瘪着嘴哭哭啼啼的小孩,肉肉的一团,小脸白白胖胖,还真蛮像小猪。然后他瞥了一眼身边的神枪手,唔,有这样的哥哥,就算小时候是小猪,长大了估计也是妥妥迷晕万千少女。

不过真能哭!他哥哥小时候可没这么能哭啊!

一叶之秋脑补了一下秋木苏缩小缩小再缩小,然后那一小团秋木苏咬着手指,大眼睛眨着,开始扑哧扑哧掉眼泪……

妈呀……!!!!

这太惊悚了!!!!等等不过怎么好像有点萌!不不不还是很惊悚啊!虽然……的确有点萌啦……

一叶之秋望着秋木苏,陷入又惊悚又萌的脑内剧场……

而秋木苏还在烦恼,小孩一直哭,怎么让他停止哭?秋木苏大大很心烦。一般来说,让秋木苏大大心烦的人,在被秋木苏暴打一顿之后,都没有办法再让他心烦了。但是这个方法明显不适用于弟弟,总不能因为弟弟在哭,就把弟弟打到哭不出来为止……

“饿了吧这是……?”秋木苏询问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总算从脑内剧场里走出来,皱眉:“鬼知道,这小子牙都没有,吃什么?他抽烟吗,我这里有。”

“你不添乱能死吗混帐!”

“靠,说我添乱?你不是见过猪跑吗,那你难为我干嘛,你说他吃什么?”

见过很多猪跑的秋木苏仔细思考了一下,说:“大概应该冲点奶粉给他喝。”

“呃……”一叶之秋有点犹豫,“你会冲奶粉吗?我没冲过,用开水还是用温水?”

秋木苏也有点不确定:“温水吧?开水肯定会很烫吧……”

两个大男人再次沉默,大眼瞪小眼。

“啧要不我们去问问冬虫夏草吧那货不是很懂奶吗。”

“请问你是认真的吗一叶之秋大大!”

在两个男人的互相争(tu)吵(cao)声中,床上的小孩哭的更加大声了……


君莫笑就是在如此魔性的环境下艰难成长着。

当到了能走能跑的年纪的时候,君莫笑也能明白一些事了,知道自己跟别人不同,别家的小孩有被好好照顾,可他只有两个不靠谱的哥哥,别家的小孩被长辈带着练级,他那两个死蠢的哥哥总是时不时遗忘他,看见敌人兴奋地冲上去打打打杀杀杀灭灭灭,君莫笑一个人孤零零被扔下,边哭边在战场上逃命……

这天,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再次大获全胜把对手杀的片甲不留,两个人习惯性击掌之后,紧接着就习惯性地想起来,哎呀不好,我们好像又把君莫笑给扔了……

四下一看,就看见在角落里哭的君莫笑。

两个人头顿时又大了,就跟过去的这几年一样,无论他们睡着醒着,只要一听到哭声就条件反射般地开始头疼,然后两个人到君莫笑的房间,挤作一团胡乱讨论着怎么哄小孩。

被君莫笑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用谴责的眼神望着,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差点直接跪了。

“是是……是我们不好啦……我们真的有在好好反省,别哭了好不好。”

“呜你们每次,呜呜,你们每次都这么说……”

信用已经破产的一叶之秋,今天也在被君莫笑狠狠嫌弃着。

他摸摸鼻子,有点尴尬,对秋木苏笑了笑,说:“孩子越大越不好哄哈。”

秋木苏也叹气:“也许再大一点就不会这么喜欢哭了吧。”

“啧啧你弟弟这个爱哭鬼……谁叫你当初给他取名君莫笑,这下好了,是不笑,天天哭。”

“怪我咯?”秋木苏怒,“所以不是不让你叫他大名吗,叫笑笑啊!每天多叫几遍他说不定会被洗脑呢!”

“那好吧,”一叶之秋转头,对着君莫笑,“那好吧,笑笑,咱们不哭了好吗,有什么值得哭的,跟一叶哥学本事好不好?现在他们打你你没有办法,等你长大,变的和他们一样强,甚至更强,就该他们哭了。”

秋木苏有些吃惊:“你要教他技能?”

“我上战场的时候比他年纪还小,而且笑笑是个好苗子。”

秋木苏当然知道一叶之秋的意思,可是他实在是放心不下这个爱哭鬼弟弟,他只有这一个弟弟,平日里虽然不说,但他很爱很爱他。

秋木苏说:“我秋木苏还活着一天,没人能伤害君莫笑。”

一叶之秋摇摇头:“你在的时候能护住他,我也能,但如果,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呢?如果有一天我也不在了呢?他总有自己面对风雨的一天。”

一叶之秋对君莫笑说:“笑笑,以后不许总是哭了,你是男孩子,要勇敢一些。而且你比他们都优秀,所以要哭也是他们哭,不是你哭,所以,你要做的只是努力变强,然后笑着打败他们。”

君莫笑就真的不哭了,他眨着眼睛,疑惑:“优秀?我会打败他们?”

一叶之秋嘴角勾起,一个骄傲的微笑:“你是秋木苏的弟弟,也是一叶之秋的弟弟,理应站在我们身边,站在最高的地方,就算有一天我们不在身边,你还是应该站在最高的地方。”

毫无理由,蛮不讲理,但是一叶之秋这样认真说出的话让这句话变的是那么自然,仿佛理应如此。

君莫笑本来还在迟疑,听到这句话后眼睛突然亮了。

“我会像哥哥们一样强?”

一叶之秋说:“只要你想,只要你努力。”


对于教君莫笑打架的事,两位哥哥都是兴致勃勃,甚至兴奋地过头了。这两人为弟弟到底应该主修法师系还是枪系争论不休,话不投机还曾大打出手过,那场架打的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把整个第一区都轰动了,事后还有脑残觉得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内讧了是好机会前来约架当然结果自然是被两个人默契无间的合作打的落花流水下场惨不容睹。

“都说了枪系打近战很吃力的,秋木苏你放弃挣扎吧还是让笑笑来战法。”

“滚蛋吧你,感情被枪系打的满头血的不是你?你看笑笑上次那套枪术!完美!很有我当年的风范,几年后妥妥又是一位枪神你不服吗?”

“呵你没看他昨天用的战法连招吗那才叫完美好吗,跟哥混以后就是新一代斗神有什么不好!”

两个人吵的热火朝天差点又开始撸袖子干一架,此时君莫笑却伸伸小腿,跳起来,凌空一个漂亮的鹰踏。

一下子就安静了。

两个人瞪着君莫笑,君莫笑无辜地看他们。

“拳法家鹰踏?唔刚刚他的姿势……”

“姿势……不错嘛……靠等等!你弟弟妖孽啊,莫非在格斗系也很有天赋?”

“笑笑,你跟谁学的鹰踏?”秋木苏问。

君莫笑眨着大眼睛看他:“上次一叶哥跟大漠孤烟打架,我在旁边看着来着。”

等等等等,这样也行?

秋木苏无语:“天才啊。”

一叶之秋叹息:“妖孽啊。”

秋木苏:“他是不是还喜欢玩陷阱来着?上个周他闲着没事在你房间门口摆了一圈陷阱还被你打了一顿……”

一叶之秋:“这么说起来,有一次也见他在战场上关键时刻给你加了个小回复术……”

两个人对视一眼。

卧槽这还争个什么劲啊这不是朝哪方向都能发展而且发展出来都是神吗……

一叶之秋问秋木苏:“你看这怎么办,是随便选一个系吗?不过总觉得这样有些浪费啊……”

秋木苏揪了揪头发,低头问君莫笑:“笑笑你喜欢哪个职业?”

“呃……”君莫笑有些为难,“非要选吗?”

秋木苏瞪他:“啥?”

“我是说,”君莫笑仰起头看秋木苏,“哥哥,这些职业,我都喜欢。”

秋木苏大惊。

天哪,弟弟这是在撒娇么!!他在撒娇吗!!

说出这句话的君莫笑,语气就像在庙会上指着摊位甜甜对家人说,哥哥,这些糖果,我都喜欢,然后秋木苏呢,身为兄长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豪迈地对弟弟说好好好买买买都是你的,这样才正常?

所以……好好好喜欢就都选,24个职业都选……?

秋木苏看着君莫笑,沉默。许久,他摸摸君莫笑的头,说:“好,都选。”


一叶之秋一开始觉得秋木苏没吃药,紧接着他就想起的确是有一种叫做散人的存在,但是他还是觉得秋木苏没吃药。

“平时学着还成,真打架的时候他怎么切换状态?根本不现实啊,等他换好武器,人早被乱刀砍死了。”

“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设计一种武器,可以在战斗中随时变形的那样?然后就可以用24种职业的能力。”

一叶之秋还没说话,秋木苏就那支笔刷刷画了好几张草图,然后问一叶之秋:“你觉得这样怎么样?做成伞的形状好不好?然后它可以这样,这样,这样……”

看此时秋木苏的表情,一叶之秋就知道,他根本没在问自己意见,此时此刻就算自己阻止他他也不会停下来了,秋木苏的武器控之魂已经爆发……

他还能做什么呢?他拍拍秋木苏的肩膀,说:“听你的,放手去做吧,需要什么材料,我抢也给你抢来!”


霸道总裁一叶之秋豪气万状说完这句话的一个月之后,独自站在悬崖前泪流满面。

尼玛秋木苏你那设计了个什么东西那么费材料哥辛辛苦苦抢到的稀有材料都被你炖汤喝了吗……

然后就接到苏沐秋的信息:“你那成了没?”

“成了,你就要这一样对吧?我马上回去,等我。”

一叶之秋回到家,果然看到秋木苏还蹲在地上各种折腾那把伞,他把手里的材料扔给秋木苏,秋木苏伸手,稳稳接住。

“辛苦你了。”秋木苏说。其实真的很辛苦,虽然一叶之秋说他自己一个也能搞定,但是少一个人,总归是多了一份风险,一叶之秋能顺利把材料弄到手,不知道在山上经历过什么样的恶斗。

一叶之秋靠着墙,说:“你比我还辛苦。说吧,你多长时间没睡觉休息了?”

秋木苏笑了笑:“这不是到了关键的地方了嘛,不处理好我哪有心情睡觉。”

一叶之秋拉着脸,不开心,说话语气有点酸酸的:“你对那小鬼比对我还好……”

秋木苏抬头,有点诧异:“不是吧一叶大大,你跟小孩比什么比……你是在吃醋吗?”

一叶之秋语塞,有点尴尬,又有点恼羞成怒:“是啦,就是吃醋!怎么样!”

秋木苏摇摇头,指着一叶之秋旁边的武器,问:“你看这是什么。”

“却邪。”

“却邪是你自己做的吗?”

“不是,是你送的……”

秋木苏摊手:“你看,你也有……那你傲娇个什么劲啊!”

一叶之秋抬头看天花板。半天之后,说:“嗯,反正,还是不开心。”

秋木苏哭笑不得:“那你想怎样啊,要我哄哄你吗?”

一叶之秋点头:“要哄。”

秋木苏问:“那要怎么哄一叶大大才会开心呢?”

一叶之秋歪着头想了想,说:“要抱抱。”

秋木苏张开双臂,笑:“抱。”

……

君莫笑在角落里啃苹果。

你们两个差不多就行了啊,不知道屋里还有个大活人站在一边看很久了吗,小孩子也是有尊严的!


小孩子长到大人腰这样高的时候,哥哥送给他一件礼物。

虽然级数不高,但各种形态都已经具备。君莫笑拿着千机伞,瞪大眼睛,抬头看哥哥的时候,眼睛里的欣喜仿若星辰。


但事实问题是,秋木苏是一个特别喜欢创新的人,他给君莫笑设计的这种武器这种打法闻所未闻,所以真的在实践的过程中,果然发生了各种状况。

“不流畅啊。”

“嗯,不流畅。”

“切换形态也不是没有冷却的,真要做到自由切换,还是考验手速。”

“没错,反应也要够快,还要积累很多战斗经验。”

君莫笑停下动作,呆愣愣地看着手中的千机伞。

他抿抿唇,收起千机伞,沉默地走出竞技场。

一叶之秋微微张嘴,指着君莫笑的背影:“这小子受打击了?”

“是吧……”秋木苏说。

不是因为他们两个的评价,但是,这种对千机伞的期待带来的失望突然转化为现实中的绝望,小孩子还有些承受不了。

“需要哄吗?”秋木苏觉得一叶之秋心情不好需要人哄,君莫笑说不定也需要哄。

“怎么哄?你以为抱抱就能哄好吗?”

秋木苏想象了一下,啧,的确,君莫笑比一叶之秋难哄多了……

然后他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大怒:“你看我干嘛,难道我会哄?我又不是妹子。”

秋木苏只好叹气:“切,一叶之秋竟然不是妹子,真是悲伤。”


晚上,君莫笑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发呆,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看见秋木苏微笑着看着他。他往旁边一坐,给秋木苏让了个地方。

秋木苏坐在君莫笑身边,说:“别太放在心上,你年纪还小,慢慢练会练出来的。”

君莫笑脚尖提石子,闷声说:“我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

“咳,这怎么说……应该是我和一叶的失误吧,只想着我们自己,忘记考虑你的实际情况。”秋木苏说,“其实我们一直应该说句对不起,我们两个都不是细心的人,这么多年,没有照顾好你。”

君莫笑怔住,然后摇摇头:“你们对我很好,其实,也没什么,也有很多人只有爸爸没有妈妈。”

“咳咳咳,笑笑,我是你哥哥……”不是你爸爸啊!

君莫笑很抱歉:“哦对,是哥哥。咦,哥哥的老婆叫什么?”

秋木苏说:“叫嫂子。”

“嗯。”君莫笑问又问,“我有嫂子吗?”

什么进展这是……秋木苏嘴角一抽:“没有!”

君莫笑的表情就很失望,他望着哥哥,很像是在说,我为什么没有嫂子……

卧槽这进展我要看不懂了救命啊一叶!

嗯?一叶……?

秋木苏不是很肯定地说:“嫂子的话,那就……一叶吧?”

“一叶哥啊……”君莫笑沉吟。

秋木苏莫名有些紧张,像是带女朋友回家见家长的高中男生,生怕君莫笑说出半个“不”字来。

事实上君莫笑只想了一会,就认可了这个哥哥给他临时安排的嫂子,点点头:“一叶哥很好。”

秋木苏长舒一口气,太好了过关了……

……

靠靠不对!我本来是来干嘛的!

秋木苏教训君莫笑:“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不用太介意现在,你会有一天变强的,所以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知道啦,根本不用担心啊……”

君莫笑笑了,对秋木苏说:“因为,我可是你的弟弟啊!”


秋木苏走后,君莫笑又在台阶上坐了很久,发呆,然后他又听到脚步声,这下不用他回头了,来人直接一巴掌拍他头顶说,然后他就听到一叶之秋说:“哭了没?”

君莫笑觉得一叶之秋人是很好但简直嘴贱心想等我长的和你一般高很你一样强的时候看我不把你揍地上然后温柔地问你一句:哭了没?

现实中的君莫笑,瞪了一叶之秋一眼,不理他。

一叶之秋仔细观察了一下君莫笑的表情,说:“看起来没事啊?”

君莫笑说:“你是和他商量好错开来的吗?”

一叶之秋就听明白了,顿时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当然不是和秋木苏商量好错开来的,事实上正好相反,应该是背着对方偷偷来的,就是没想到原来秋木苏也……

既然如此我还跟个傻子一样跑出来给小孩当心灵导师干嘛啊!

最后,一叶之秋揉揉君莫笑的头发,说:“他真的是很关心你,笑笑,别让他失望。你不需要很强,但是,做个坚强的人——像你哥哥一样。”


从那一天开始,君莫笑每天都到竞技场里,开一个房间自己默默训练和千机伞的磨合。有的时候哥哥们准备好材料要去提升千机伞,他就去PK场看别人PK,有看不懂的打法,也会发信息问秋木苏。

有的时候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会来竞技场看他,看他一点一点练着——哦,那个时候,君莫笑已经是小小少年了。

突然有一天,君莫笑在把千机伞拆成矛形态使出战斗法师的技能之后,紧接着来了一个剑客技能,一瞬间一叶之秋以为自己看错了,然后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千机伞中已经抽出了剑来,然后是枪手技能,一个接一个,流畅地连接着。

“君莫笑成了!”一叶之秋激动地站起来,“很快,这才是散人该有的速度啊!这小鬼,做的好!”

他转头想跟秋木苏分享此刻的心情,才发现,秋木苏静静地看着君莫笑,唇边是一个微笑,然后伸出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后来就都是很开心的回忆了,千机伞在有条不紊地逐步提升,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也成为著名的一区悍匪,抢材料抢的丧心病狂,至于君莫笑,千机伞珍贵暂时还不能拿去用于实战中,但他也很喜欢跟着哥哥们上战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吓到他的了。

再后来,嗯,就是荣耀等级上限提升。

得到消息的前几天,秋木苏刚搞坏了一次千机伞。45级提升50级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千机伞再一次散了架,当时两个人想死的心情都有了,好在经过这次失败,最终的方案终于有定数了,两个人还是强打起精神,准备再接再厉重新来过。

然后就听到了荣耀等级提升至55级,散人无法继续升级的消息。

秋木苏听到之后愣了很久,然后,他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再无动静。

这下麻烦大了啊,一叶之秋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千机伞凝聚了秋木苏多少心血,更重要的,千机伞对秋木苏有多重大的意义。

可这没有办法劝,一切都得靠他自己想开,而且他也不知道要对秋木苏说点什么。

然后他想到,啧,还有一个麻烦的小鬼。

他回头看君莫笑,君莫笑的脸色有些苍白,对上一叶之秋略带询问的眼神,君莫笑摇摇头,说:“我没事,比起我来,哥哥应该更伤心吧。”

两个人的目光都望向那扇门,门紧紧闭着,里面的人是哭是笑,便也什么都传不出来了。


半夜,秋木苏听到敲门声,声音跟一叶之秋的敲门声不一样,很轻的“咚咚”声。秋木苏拍了拍自己的脸,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伤心。

他起身开门,君莫笑站在门口,两个人对视,秋木苏突然很难过。

“对不起。”他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君莫笑轻声说:“很久以前,一叶哥对我说,让我以后不要再哭了,男孩子应该坚强一点,然后我就再也没有哭过,一叶哥说的对,只要我想,只要我努力,我就比任何人都优秀。因为……我是秋木苏和一叶之秋的弟弟。”

他说:“千机伞不能用就不能用吧,总会有别的出路,我也一定会再次努力,总有一天有能力站在你们身边,总会有那么一天。”

秋木苏蹲下身子,轻轻抱住君莫笑。

他并非不知道这些道理,可为什么还是会难过呢?

君莫笑趴在哥哥肩膀,说:“哥,从头再来吧。”

秋木苏微笑:“好。”

他的眼里不再有伤感,他伸出手,像以前无数次对一叶之秋一样,对君莫笑击掌。

“……我们从头再来。”


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FIN

我最开始只是想写一个俩爸爸带小孩的故事,后来不知怎么就写到了千机伞。

君莫笑后来和人打架总是很嘲讽的笑,还喜欢问别人哭了没,这都是一叶之秋把他引导成这个样子的。我在认真考虑如果我再写账号卡写到十年后的兄弟战争,兴欣夺冠的时候让君莫笑问一叶之秋一句“哭了没”,会不会很带感。

一叶要教君莫笑技能的时候说的那段话,当时他一点都不会想到,真的会有那么一天,秋木苏不在了,而他也站在了别的阵营,留君莫笑一个人在第十区打拼。


评论(8)
热度(115)
  1. 炎舟_总之我就不更x一叶溯游千峰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啊……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