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 @喻冥 伞修本《哥哥把我男朋友的学长给潜了,我该怎么面对他》的G文【太好了终于有题目比我还逗比的伞修本了

原文走http://hxl0603.lofter.com/post/2d3869_12b4e9e

我第一次写韩张你们不要打我嘤嘤,能表达出韩张这一对的一点点默契和亲密我就很满足了(

第一人称是路人,里面有部分夸张的地方因为这文本来就走搞笑风w

韩张这对老夫老妻,比起喻黄来说真是另一种角度的闪瞎眼……


距离最小值

我第一次见到张新杰,是在大一新生迎新会之后的小茶会上。在去之前院长很是感慨地对我说这个人是个天才,以后肯定会成为我们数学院的顶梁柱。

……

有没有这么玄乎啊?

于是在茶会上我很注意观察了张新杰这个人,很有礼貌、很沉稳的一个人,虽然年轻但看着很可靠。闲聊环节时,我问:“张新杰同学你有什么特长啊?”

张新杰很认真地想了想,问:“特长具体指什么范畴?”

我汗。其实我只是想闲聊套套近乎……

我说:“大概,就是指一些别人都没有的能力?”

张新杰又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才开口:“扫一眼就能看出一堆钱包的数目,这个能力算特长吗?”

……我继续汗。这句话让我怎么吐槽!

那时候的张新杰,还没有展露出类似于一眼就能把白菜块的尺寸精确到0.01这样的特殊天赋,所以对于他的回答我只能干笑着不知道怎么搭话。

张新杰对我说:“老师如果感兴趣,下次我叫着老师一块来看就是了。”

然后他又自言自语:“唔,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是钱包体质了……一年不见,应该不会变多少才对。”

我继续茫然着。不,张新杰同学,我已经完全听不懂你的话了……


事实上不久之后,我就知道张新杰到底想让我看什么了。

张新杰站在数学楼的门口,对着手表说:“比约好的时间晚了8分29秒。”

他对面站着一堆钱包……

啊不,其实仔细看,应该是一个人抱着一堆钱包,钱包实在太多甚至遮住了那人的脸,然后我听到钱包后传来一个男生低沉的声音:“抱歉,今天遇到的人有点多,所以耽误的时间也有点多。”那人说着,手一松,怀抱里的钱包哗啦哗啦全部扔到地上。而我也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

妈呀!!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手已经伸进了挎包里,掏出了我的钱包,递向了对面的年轻人。

那人的表情很无语。

张新杰的表情也很无语。

“老师……”张新杰很无奈地喊了我一句,说,“这是咱们学校大二的学生,你不要怕。”

他推了那人一把,那个男生咳了一声,表情变的稍微温和了一点,对我行了个礼:“老师好。”

我心有余悸。这人竟然是R大的学生而不是R市的黑道老大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张新杰扫了一眼地上的钱包,说:“97个。怎么这么多?”

那人说:“从金融院到数学院路很长,所以钱包比较多。”

一听这话我的小心脏又开始咚咚狂跳了,啥意思这是!啥意思!这人是从金融院一路收钱包收到了数学院门口吗!

太可怕了!

这简直是犯罪分子啊!

张新杰叹了口气:“没办法,都送到失物招领处那里吧。”

然后他开始蹲在地上捡钱包,那人沉默地站在那里,然后也蹲下,和他一起捡钱包。

“又给你添麻烦了。”他说。

张新杰语气很平淡:“你的事怎么能算麻烦。”

……这气氛不对啊,我怎么感觉我好像在闪闪发亮。

接着我才反应过来,张新杰刚刚的确露了一手一秒数钱包的绝活。

他是怎么做到的!

面对我的疑问,张新杰只回答了一句话:“都是习惯了。”

……不得了,你们俩难道真的是职业抢钱包组合?

我目送这两人肩并肩走向失物招领处,太阳的余晖下,两个人的身影渐渐融合在了一起,那样自然,又有一些温馨。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那个一脸凶相的大二男生叫韩文清,是金融系的大二高材生,晚上来数学院是为了接张新杰一起回公寓。

“啊?你跟韩文清是情侣?”

“是的。”张新杰说,“我们高中时在同一所高中,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情侣,只不过他比我大一届,所以早一年考上R大。”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震惊,张新杰问:“我们看起来不像情侣吗?”

完全不像……我本来想这么说,一个凶神恶煞看着就像不良少年,一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这样的两个人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接着我就想到那天晚上最后看到的场景,那两人并肩走在一起的样子,实在是美好地如同画卷。

从高中开始的感情……他们两个应该陪伴彼此很久了吧。


韩文清每晚都和张新杰一起回公寓,所以我经常看到傍晚时张新杰掐着手表等一个抱着一堆钱包人的到来,然后两个人一人分一半,再一起走向失物招领处。有的时候钱包太多了,我也会去搭个手帮个忙,反正也顺路。

“话说韩文清同学你也真是的,虽然我很理解大家都想把钱包递给你的冲动……咳,但是,也不要给你你就接着啊。”

韩文清声音有点沉闷:“我不是很擅长解释。”

我瞠目结舌。因为不擅长解释所以给了就拿着然后再送去失物招领处吗?你太牛了!

“因为文清很难改变他的习惯了,要是勉强他去对别人温柔一点,反而更容易吓到人吧?”张新杰难得打趣别人,韩文清的表情一下子变的更加郁闷了。

这一对牛逼的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感叹:“我简直不敢想象你们在霸图中学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其实也没什么,”张新杰说,“他一个人走的时候气场比较可怕而已,事实上,只要有我跟着,大家也不会不由自主地对他递钱包。”

说着,张新杰做完最后一笔登记,礼貌地对我鞠躬告别,和韩文清一起走向了回公寓的路。

我呆呆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突然觉得张新杰的话很有道理。

韩文清一个人气场,和他与张新杰两个人在一起的气场是完全不同的。

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晴雪消融,连冷冰冰的空气,都会变得温暖起来。


我看着同样的场景看了将近一个学期,学期末的时候,张新杰来到我的办公室。

“老师,我想请问,如果要在大一上学期自由转院的话,对学生有什么要求?”

我有点诧异张新杰会问这样的问题,他本人在数学方面有很高的天赋,实在想不通他有什么需要想要转院。

“理论上来说没有什么特殊要求,只要无违反校规校纪记录,那么只要期考和末考的成绩能排进年纪前3%,就可以自由转院。”

“3%……”张新杰在沉思。

“咱们院来看,应该是8个名额。”我说。

张新杰很认真地反驳我:“准确说是7.6个名额,不能算是8个吧?”

我晕,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谨。

事实上到底应该是进位为8个名额还是去尾为7个名额我还真不清楚,但张新杰似乎也并不太在意这个问题,他向我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末考成绩出来之后,我去登记院年级排名,张新杰的成绩稳居榜首。

……嘛,这样的话,的确不用再去纠结到底是七个名额还是八个名额的问题。

张新杰来我这里办转院手续时我才知道他想转入的是医学院。

“当年报数学院只是家里觉得这个专业比较好,事实上我一直对医学很感兴趣。”张新杰推推眼镜,这样对我解释。

我压低声音:“得了吧你,跟老师说实话吧,是不是因为韩文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认为,也许该称之为女人的直觉。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点点头,算是承认了我的猜想。

“因为医学院离金融院很近。”

啊?就这样?然后呢?

看我还不懂,张新杰又补充了一句:“这样放学后就能直接一起走了。”

于是我完全懂了。

卧槽我应该说点什么?感天动地的爱情?啊?!

……不过,当然,我是真的,有些感动。


院长对于张新杰弃理从医这件事非常不理解,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对他说张新杰这是为爱牺牲。嗯?也不对,为爱是对的,但也不算牺牲,毕竟我觉得他无论在哪个院都会过的很好很好,何况身边还有韩文清。

新学期我去医学院办事的时候再一次见到他们两个,还是傍晚时分,还是熟悉的两个身影。

我看着韩文清空空如也的双手,说:“韩文清同学不再收到钱包了啊?”

张新杰接过我的话,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要给我的人送东西,首先应该问过我的意见吧?”

嘶……我的人……

韩文清听到张新杰的话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没错。”

我以前还觉得韩文清这个人肯定是很不擅长甜言蜜语的类型,但今天这句“没错”竟然是我二十几年人生里听过的最苏的情话之一了。

“不耽误你们时间了,”我犹豫了一下,笑着说,“祝你们百年幸福。”

转身走了几步,我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他们两个人。如同过去的那半年一样,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并排走着,虽然没有像别的情侣一样手牵手,但相互偎依的身影显得是那么亲密。张新杰说的对,当初他的决定很简单,只是想着能离韩文清再近一点而已,如同此刻两个人站在一起,距离近的仿佛再容不下其他。

这两个人,十年,一百年,都会这样一如既往地并肩走下去吧。

他们一定会一辈子幸福。


fin

年轻的女辅导员已经是完完全全的韩张厨了

另外!原文真的很萌啊各位伞修党们真的不来一发吗wwww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