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是想今晚结束蓝雨篇的,看来只能等下次了,蓝雨篇这个开荒一代联手打boss的节奏根本停不下来

以及,为了扮猪吃老虎,伞哥已经很柔弱了,还有,他被叶修抱下去的时候,的确是公主抱……



10

深夜,有人于岸上私语。

“你说让我再等等,怎么现在这么着急要提前动手?”

“妈的,我怎么知道那个小鬼这么难缠,看起来他们是不会轻易下船了,既然如此,不如提早下手。”

“……我说,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靠靠你什么眼神这是,老夫的实力还用怀疑吗!……好吧好吧,虽然,那个小鬼是挺厉害的,不过这可是在水上,还用怕他?何况他还带着他家小娘子,不足为惧。明天夜里,准时动手。”


魏琛目送来人远去,心想自己不在这段日子,这人一直自己忙阁里的事务,也确实是辛苦了,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啧啧,娘子,你说,那穿灰衣服的是不是他的相好?”

“……”

“哦忘记了你不方便开口说话,那就点头摇头表示意见?”

魏琛是真的吓了一大跳。

他转身,黑衣的叶秋揽着他的夫人蹲坐在高高的桅杆之上,笑眯眯地对他招招手。

一瞬间魏琛想伸手拿出武器,既然被知道了,那么,该抢先动手吧?

然后他看到叶秋左手捏出一个姿势,夜色中看能看到点点寒光,知道对方早有准备,伸出去的手又放回来,笑着对叶秋说:“下来说话如何?”

叶秋想了想,对着沐沐的耳边说了句什么话,惹得她对他怒目而视。叶秋哈哈大笑,双手抱起沐沐,轻轻从高处跃下。


三个人在岸上寻了块空地,面对面坐着谈判。

“既然被看到了,也没有什么好瞒的,我是‘蓝雨’的首领,登上这船当然也是有目的的。”魏琛眼神望向不远前的主船。

“蓝雨?”叶修疑惑地望了苏沐秋一眼,苏沐秋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魏琛笑了笑:“一个小组织而已,在南方讨生活,叶少侠没听说过很正常。”还有后半句没说出来:现在还小,不过用不了几年,哪怕你在天涯海角,也让你听到我蓝雨的大名!

叶修说:“不知道魏首领是看重那里的那样宝物了?”

魏琛顿了顿,说:“咳,哪有什么宝贝啊,不过是看中了那条船上的金银珠宝,蓝雨里的大伙也都是要吃饭的。”

“哦……”叶修笑了,“既然如此,我也愿意帮个忙,咱们联手成功的可能性也大一些,我也不要别的,攒点回家的路费就是了,到时候发财了魏首领看着给我们夫妻点就好。”

魏琛斜着眼看了叶修好几眼,似乎在评判他值不值得合作。

叶修微微一笑,又说:“既然被我们夫妻看见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要么和我合作,要么你就趁早下船,还等着我通报船主来赶你走吗?”

闻言魏琛一噎,恨恨地瞪了叶修一眼,这小子……真他妈损。

魏琛点头:“承情。”


目送魏琛上了船,苏沐秋才开口:“你觉得他说的话有几分真?”

叶修摇摇头:“满口谎言,一句话也不能相信。不过不管他想要的是什么,我们只管抢我们的,难道还跟他客气客气?”

苏沐秋觉得叶修说的很有道理,就算魏琛想要的恰好也是冰涧水,那也是魏琛的损失,难道还能是他俩的损失吗?反正他和叶修肯定是抢完东西就走的。

苏沐秋又说:“你要小心一点,我看他也是想利用你,小心他背后捅刀子。”

“论阴险狡诈,哦不,我是说,论智谋他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叶修说,“况且,不是还有你在吗,娘子?”

叶修伸手掐掐苏沐秋粉嫩的脸,苏沐秋无语望天,这厮真把我当女孩子调戏了,我真想把他按地上痛揍一顿。


第二天晚饭时魏琛扔给叶修两枚药丸,叶修问:“这是什么?”

“解药。”魏琛说,“晚上我们会放迷药迷晕船上的人,别把你们俩误伤了。”

叶修看了手里的药丸几眼,很真诚地问魏琛:“这药不会有毒吧?”

魏琛怒目而视。

叶修微微一笑,取过水杯,自己吞了一颗,递给苏沐秋一颗。

既然都决定互相利用了,魏琛怎么说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和苏沐秋下毒的。

夜间的时候,叶修果然闻到淡淡的迷药香味,他闻了闻,有些惊奇:“咦,百日摄魂香?这药可挺厉害,看来蓝雨这个小组织也挺有点底子的。”

苏沐秋说:“看你平日像个公子哥似的,知道的东西倒不少。”

魏琛已经来到他们面前,说:“这条船上的人已经被放倒了,叶秋随我去主船,叶夫人就是留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叶修早已牵起苏沐秋的手,笑嘻嘻地说:“抱歉抱歉,我们夫妻情深,我走哪都习惯把她带哪,还是让她和我一块去吧。”

魏琛怔了怔,有些无奈:“随你。”


船上果然静悄悄的,三个人由小船登上大船没有受到一点阻碍,抹黑进了大船货舱,刚一进门叶修就注意到角落里有轻微的呼吸声,徐缓悠长,半点不像中了迷药的样子,不禁心里一沉,一扬手,一把暗器撒了过去。

黑暗中有火光燃起,只听货舱里传来大笑声,一排火把点燃,有人大喝:“蓝雨的小贼也太大胆,竟把主意打到咱们船队的头上,今日教你们有来无回!”

叶修此刻才想明白,蓝雨埋在主船的奸细恐怕早就被察觉,为了不打草惊蛇,人家恐怖是任由他迷晕了客舱里的游客,而护卫船队的功夫人早就埋伏在了客舱等他们上钩。

不禁斜了魏琛一样,还能不能办好件事了,啊?

魏琛反而很沉着,眼睛看着对方的人,却在对叶修说话:“我右你左,一人一半,如何?”

叶修看了一眼对方的人手,轻声说:“可。”

话音未落,剑已出鞘。



TBC

苏哥表示他也想上去打架……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