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把3修了修,既然都做成小册子当特典,当然要一视同仁放出来,短了点。仍旧账号卡系列,出场一叶之秋君莫笑沐雨橙风(秋木苏回忆杀中出现),CP向一叶之秋&秋木苏无差。

决战的故事。

前文走这:久远的记忆1  久远的记忆2



君莫笑蹲在哥哥的墓前与他说话,讲的话没什么条理,就这样絮絮叨叨地说了小半天。

“我们现在很好,你呢?也是像以前一样一直笑着注视着我们吧。”

“现在的日子过的挺热闹,身边一群小鬼们吵吵闹闹感觉也不错,虽然,当然,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样是天才,但是在赛场上他们都是我最可靠的伙伴。”

“沐雨……哎,小时候那小小的一团现在都出落成漂亮的大姑娘了,不管是家里还是外面都有一群臭小子对她流口水,啧啧,总有一天我要让那些敢打沐雨主意的小混蛋们知道厉害。”

“嗯,现在是搭档哦,散人和枪炮师。”

“对,绝不会比你们当年差,你要相信。”

“因为我是你的弟弟,她是你的妹妹。”

沐雨橙风把花束放在秋木苏的墓前,轻声对君莫笑说:“来了。”

君莫笑一愣,下意识地回头,四下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想来那个人也在避着他们吧,毕竟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见面了也只是尴尬。

“走吧。”君莫笑对沐雨橙风说。说的够多了,也应该给那个人留一些时间。

走了几步,君莫笑又转身,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伞,撑开又合上,然后,他对着秋木苏的墓碑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你的千机伞,哥哥,说再多的谢谢也不够。你以前不是常说最想看到我和沐雨有一天能独当一面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吗?”

君莫笑牵起沐雨橙风的手:“这一次,一定让你看到。”


沐雨橙风在测试她的银武,君莫笑在一旁边啃苹果边看着。

“真是的,小哥哥你一点都不着急呢,不去给外面的孩子们训个话什么的?”

“训什么话,都被迎风带出去玩了,我看他们比我还不着急。”君莫笑把苹果当成迎风布阵的脑袋啃的咔嚓响,然后又含糊不清地说,“再说了,冠军就在那里,还能跑了吗,时候到了,自然就是我的。”

沐雨橙风终于忍不住“扑哧”笑了:“你这样子可真像……真像……”

“真像一叶之秋,是吧?”君莫笑说,“唔,跟着他长大的,像他也正常。”

小时候君莫笑总爱跟着一叶之秋跑,四处惹祸,秋木苏会生气,而一叶之秋只会哈哈大笑,说男孩子哪有不淘气的,最后秋木苏拿这哥俩实在是没辙,只好咬牙放弃了对君莫笑的教育,把力气都放在了把沐雨橙风教导成一个淑女上。

君莫笑敲了一下沐雨橙风的脑袋,终归是有些在意:“我跟他真的很像?”

沐雨橙风揉着脑袋,说:“以前也没有那么像啦,不过一叶哥离开之后,你和他就越来越像了。”

孤立无援,没有帮手,要独自一人撑起一个未来……当年一叶之秋对嘉世就是这样付出的,如今君莫笑对兴欣也是一样,然而即使困难重重,却依然微笑着,执着地走下去。

真是一样的人啊……君莫笑沉默了一会,又问沐雨橙风:“马上要跟一叶之秋比赛了,你慌不慌?”

沐雨橙风很奇怪地看他一样:“我干嘛慌啊?”

“因为对手是一叶之秋啊!”

沐雨橙风说:“一叶哥是很厉害,可是咱们这边不是有你在吗?”

君莫笑无语。瞪了沐雨橙风一会,说出一模一样的话:“可是对手是一叶之秋啊!”

沐雨橙风说:“我知道要跟一叶哥打,以前哥哥不也总是跟一叶哥打吗,从小看到大的风景,不值得大惊小怪。”

她放下手中的吞日,笑着走到君莫笑身前,伸手捏捏君莫笑的脸:“不过是和一叶哥打一架,打完了,他还是一叶哥,并不会有什么不同,小哥哥你明白吗?”

是啊,一叶之秋就是一叶之秋,并不是成为对手了,他就变成了别的什么人。

君莫笑呆了呆,半晌:“嗯,明白。是我糊涂了,竟然还需要你这个小丫头来提醒我。”

沐雨橙风笑着转移话题:“小哥哥你瘦了不少,刚刚捏你脸,都没有肉感了。”

“是吗?”君莫笑过去照镜子,“唔,是瘦了。”

小时候的婴儿肥早已退去,少年已经长大,修长的身形,俊俏的眉眼,越发像极了记忆中那个人。沐雨橙风站在他的身后,镜子中映照出的两人无限美好,年轻,美丽,充满活力。

沐雨橙风突然问:“哥哥以前真的说过想看我们俩独当一面?”

“嗯。”

“那你是怎么回应的?”

君莫笑回忆了一下,说:“我当时就很认真地说,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时候你就跟一叶哥在后面看热闹就好了,等我和沐雨揍扁敌人,你们就过去很拽地来一句: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可是我的弟弟妹妹,你们服不服?”

沐雨橙风想象了一下那种画面,忍不住又笑了。笑着笑着,突然笑不下去了,脑海里的画面再美好,现实中也只剩一座冰冷的坟墓。

沐雨橙风声音很轻:“哥哥会看到的吧,对吗?”

君莫笑重重地点头:“会,一定会看到。所以,我们赢给他看。”


到最后的最后,发生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了。耗尽精力的布置,高强度高负荷的对战,6.5秒的爆发,等一切结束时,君莫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累。只有这一个字,累的不行,没有丝毫多余的力气了,已经到极限了,但是,不肯倒下。

一片喧嚣中,他就这样站在那里,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欢呼,掌声,还有沐雨橙风的笑脸。

“赢了?”他问。

“赢了!”沐雨橙风点头,笑,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小丫头悄悄背过身去,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君莫笑的唇边终于露出微笑,他试着动了一下腿,一步一步朝一叶之秋走过去,然后停下。千机伞收成矛形态,贴着一叶之秋的脸,插入地下,君莫笑大笑:“一叶之秋,哭了没?”

真熟悉啊……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言,这感觉真奇妙。一叶之秋躺在地上,抬头望天,什么时候我好像也对这小子说过这句话,人老了,记性有些不好。

可不是老了,都过去十年了。

一叶之秋歪着头,看了君莫笑一眼:“小子,你很开心?”

君莫笑还在笑:“当然开心,因为赢的是你呀,荣耀最强。”

“最强?”一叶之秋弯起嘴角,“小时候你不是总叫嚣着不服吗。”

君莫笑笑嘻嘻地说:“那时我年少无知……事实上,我一直都很敬佩你,因为哥哥就是这样跟我说的,说你是荣耀最强。”

一叶之秋的微笑突然静止,眼里涌起一层惊讶,然后瞬息就被一股忧伤掩埋。

“真的?他……这么说过吗?我不知道。”

君莫笑轻声说:“他以为他以后会有机会对你说的。”

他以为以后会有机会的。秋木苏想,等再过几年,大家都不再是少年了,都成了沉稳的大人了,就可以咬着牙承认,是是是,你一叶之秋巨巨最厉害了,能打败我的也就只有你这个家伙了,姑且承认你才是荣耀最强吧。

他以为会有机会的,连同那些更加隐晦的,更加小心翼翼没有说出口的话。

他以为会有机会的。然而命运不会再给他那个机会,时光无情,那些没说出口的话和那些年少时光,都已经随着那个逝去的少年厚土长埋。

光线好像有些刺眼。一叶之秋抬起手臂,挡住双眼。


许久,一叶之秋放下手臂,皱着眉头看君莫笑:“你还站着干什么,这样跟你说话真累。”

君莫笑一呆:“那你站起来啊!”

“不要,好累。”一叶之秋懒懒地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疲倦。“你也躺下不就好了。”

君莫笑瞪大眼睛:“靠,我堂堂冠军……!”

一叶之秋拿却邪扔他:“闭嘴,在我面前还装。”难道我会不知道你小子也累的够呛吗。

君莫笑眨着眼看着一叶之秋,许久:“唔。”

然后他双腿一软,就这样倒在一叶之秋身边。嘴边不可抑止的一个微笑,沐雨说的对,只是打了一架,一叶之秋还是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平静地说:“从今天开始,荣耀最强就不是一叶之秋了,是君莫笑。”

“呃……你这么坦白,我都不好意思了。”

“逗,你小子还会不好意思?”

“团队里好多人呢,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至少我承认打败我的是你。”

“我是说真真正正的打败,不是什么意外。”一叶之秋说,“我和阿苏曾经约定过,要一起成为荣耀最强,除了彼此,不要再输给别的人。”

【只有我才有资格打败你】

【而我,也绝不会输给除你之外的其他人。】

少年时拳碰拳的约定,到底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年少无畏的大勇气?一叶之秋喃喃自语:“真是久远的记忆啊。”

为什么会输给君莫笑?

因为……君莫笑是他的弟弟啊。

君莫笑突然沉默了好久。他赢得了冠军,但是此刻他像所有小孩子一样,只关心家长的意见。

“我和沐雨成为了冠军,是打败一叶哥才成为冠军的,哥哥要是看到了,会笑,还是会难过呢?”

一叶之秋顿住。

许久,他说:“会笑。”

会笑吧,那家伙。一定会笑着搂住自己的脖子,说,看,一叶,我们的弟弟妹妹真是出息了,高不高兴?

他这一生,再也没有机会和秋木苏一起举起冠军的奖杯了。但是,秋木苏如果看到那两个小家伙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一定会开开心心地笑起来。

所以他也笑了,高高兴兴,发自内心。

“恭喜冠军,君莫笑,沐雨橙风。”

君莫笑听着,想,这真是一件高兴的事啊,我和沐雨终于成为了冠军啊,我们也是哥哥的骄傲呢。他这样想着,眼泪却不知怎么掉了出来。

眼泪一直在流,君莫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哽咽地说:“谢谢,哥哥,你也是冠军。”

一叶之秋要愣了一下,才明白君莫笑的这声“哥哥”是在叫自己。

那孩子哭着,翻滚,搂住自己的脖子,明明是冠军,却像小时候一样在他怀里哭:“你别伤心,他一定在看着呢,看到我们都很好,他一定也是笑着的。”

沐雨橙风也走了过来,小姑娘还抹着眼泪,也哭着叫他:“哥哥。”

两个小孩在他面前哭成一团,一叶之秋怔怔地,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

是啊,这两个孩子,是秋木苏的弟弟妹妹,也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啊。

“好了别哭了,赢了还哭,搞的好像我把你打的很惨一样,从小就喜欢哭,有你这样的弟弟真头疼。”一叶之秋嫌弃地把君莫笑推开,然后,微笑,“去吧,去和你的队友们分享胜利的喜悦吧,小冠军。”

君莫笑爬起来,听着一叶之秋的话,擦擦眼泪,对着一叶之秋笑了笑。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一叶之秋还躺在地上,望着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远去的身影,想起过去的事。

“两个小家伙以后绝对会成为荣耀新的传奇的!”

“噗,秋木苏大大对自己的弟弟妹妹可真有信心。”

“那当然,因为是咱们教出来的孩子嘛。”

“啧啧,长江后浪推前浪,那我们俩呢?”

“我们俩?嗯……先拿他个十年冠军,然后就看着笑笑和沐雨拿冠军,祝福他们,很骄傲地四处跟人说,这是我们的弟弟妹妹。”

好了,好了,你事可真多啊,秋木苏,哥替你做了吧。

一叶之秋对这远去的背景,说:“祝福你们啊,小家伙们。”

这是我们的弟弟妹妹。


评论(23)
热度(99)
  1. 炎舟_总之我就不更x一叶溯游千峰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啊……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