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一个本子都出完了的文章会有新番外……嗯……这是一个问题【别打

没办法收录到本子里了,本子里有 @喻冥 太太给写的方王G,这篇,就当做是七夕贺礼吧,虽然我知道七夕过了【别打

方王好歹是南山战队的第二大CP呢……



“我想知道,以前的微草是什么样子的。”

“嘛,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咯。”

“……”

“呃,好了好了,你别这样看着我啦,我好好回答。以前的微草跟现在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很弱。”方士谦平静地说,“我的能力有限,凭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撑起微草的。”

他揉了揉王杰希的脑袋:“当然,你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

王杰希眨眨眼睛,轻声:“不一样?”

“嗯,就好像……”方士谦抬头仰望夜空,唇边露出微笑,“就好像漫漫长夜之中,划过一颗明亮的星。”


方士谦非常喜欢逗王杰希,从第一次见面时就这样,倚在沙发上的治疗之神看着被队长领进来的那孩子,年纪不大却很沉稳,单薄的身体看着有些清冷。

这孩子,笑一笑的话,会好看许多吧。

“杰希杰希!”

“都说过了别这样叫我,方士谦前辈。”

“咦,那要怎样叫你?”

“王杰希。”

“……杰希。”

王杰希无语,瞪了他两眼,摔门而去。

方士谦摸摸鼻子,有些尴尬。看,一定是用的方式不对,王杰希从没被他逗笑过,反而总是被他气个半死。

微草战队成立的第三年,战争期开始之前,王杰希被任命为微草战队新的队长,这也是联盟里年纪最小的队长了,王杰希接过微草的象征“灭绝星辰”时,下意识地回头看他。

方士谦斜倚在墙边,目光很温柔:“恭喜你了,杰希,为你骄傲。”

王杰希终于笑了,扬扬眉:“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叫我王队长。”

方士谦想了想,叫他:“杰希……”

……

王杰希转身就走。

王杰希其实也不是真的生气,不过就是见到方士谦就想打,方士谦厚着脸皮站在那让他打,王杰希又下不去手了。方士谦嬉皮笑脸地:“以后我叫你小魔术师吧?”

“也行。”王杰希有些疑惑,“不过,魔术师就魔术师,为什么非要叫‘小魔术师’?”

“因为我不喜欢和别人一样叫你。”方士谦靠进王杰希,笑,在他耳边轻声说,“这是爱称。”

方士谦说出“爱”这个字的时候,眼神清澈,神情坦荡,玩世不恭的表情收起来,眼底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王杰希的心突然就不规则地跳动了一下。


“不好了不好了方神!队长上天台了!”

正在喝牛奶的方士谦差点吐他一脸奶。

急冲冲地冲上微草的天台,方士谦大吼:“杰希!”

靠在栏杆上的王杰希诧异地回头,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方士谦。

方士谦下一秒就要大喊“杰希不要离开我想想我还有孩子们!”,接到王杰希鄙视的眼神,终于来得及闭上了嘴。仔细打量了一下王杰希,是有点忧郁,但怎么也不像是要从天台上跳下去的样子。

方士谦走过去,懒洋洋地趴在栏杆上,跟王杰希聊天:“来天台吹风?心情不好?”

“嗯……”王杰希应了一声。

他的战斗风格与战队格格不入,团队战时对战队的贡献有限,这件事已经困扰他很久了。

“其实,这种事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见。”方士谦说,“那么你心底是怎么想的呢?”

“我的心底啊……”王杰希喃喃自语,我的心底,当然,我还是喜欢做自由自在的魔术师,只是……

“喂,方士谦,以前的你,是如何选择的呢?”

“我?我没有什么选择。”方士谦回忆了一下,“你没来之前,微草只有我一个大神,唔,我是不是要谦虚一点?”

王杰希笑:“不用谦虚,治疗之神,你名副其实。”

“是吧。”方士谦得意地笑笑,“当时只有我一个大神,当然就是我一个人带队,身为治疗按理说不应该冲到最前线,不过……有些事是必须做的。”

王杰希有些吃惊:“治疗攻坚你全包?你还会肉搏?”

方士谦左手一晃,一把战斧握在手中:“守护天使身份,哎我跟你说拿斧头砍人很爽的。”右手一晃,一本厚厚的圣经出现在手中:“牧师身份,这个是加厚版的,用来砸人刚刚好,无坚不摧,比砖头还好使。”

王杰希:“……”卧槽!

“简直又当爹又当妈,唉。”方士谦痛苦地回忆。

王杰希很敷衍地说:“哦,同情你。”

方士谦又笑嘻嘻地凑过来说:“所以嘛,我来当爸爸,杰希来当妈妈,这不就刚……”

话音未落,被王杰希一扫帚抽到地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灭绝星辰的王杰希笑的很和蔼:“嗯?你刚刚说什么?”

“……啥也没说。”方士谦捂着腹部,哼哼唧唧从地上爬起来。他收起战斧和圣经,说:“当然啦,有人说过,治疗可以杀人,但总想着如何杀人的治疗不会是一个好治疗,这些事,能不做,当然还是不做的要好,所以,幸好你来了,你的到来这件事本事就是微草的幸运,你明白吗?”

他微笑着对王杰希说:“是微草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你让我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风景。”

王杰希沉默,许久:“嗯。”

王杰希说:“我会改变,不过我的转变需要时间,我不确定在我调整的这段时间会有什么变故,所以,你要帮我。”

方士谦大笑:“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小魔术师。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保护好你。”

“我才是队长,我才是主攻,应该是我保护你。”王杰希忍不住想笑,但是——

这种被人宠着的感觉,好像也很不错。

“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方士谦这样对王杰希说,但是,王杰希却知道,他跟方士谦当初一样,有选择,但是也没选择。

方士谦说的对,有些事是他想做的,有些事是他必须要做的,而这些必须要做的事,比想做的事,要重要的多。


微草战队成立第五年,也是荣耀大赛举办的第五年。

方士谦无限感慨:“小魔术师就是我生命的福音,自从他来到了我身边,人生变得如此美好。”

微草众人:“……”艹,居然看到了牧师的自带圣光……

方士谦:“来吧,要上比赛场了,亲爱的让我们去告诉蓝雨那对不要脸的,就算是秀恩爱,我们微草也绝不会输给他们的!”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踹他一脚:“神经病。”

他转身,看着身后的队员们,缓慢却清晰地说:“要比赛了,今年的冠军,属于微草。”

简短朴实的话,却在瞬间点燃了微草战队的斗志。

“嗯!!冠军属于微草!!”他们齐声呐喊。

王杰希握紧了拳头:“走。”

队员们入场,方士谦跟在王杰希身后,挤眉弄眼:“小魔术师,待会比赛的时候你把我安排在队形前面真的好吗,好危险的。”

王杰希忍住笑:“唔,非常时期,有什么手段就都使出来吧,你拿十字架往黄少天脸上砸我都不反对。”

“作死啊这是!”方士谦大吃一惊,瞪大眼睛,“黄少天那么凶残,要是他拿剑砍我怎么办?”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他停下脚步,半转身,认真地对方士谦说:“那就大喊救命,然后,我会来救你。”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的眼睛说:“无论你在哪里,我会出现在你身边。”

方士谦有些吃惊,许久,他也笑了:“好。”

他牵起王杰希的手,两个人就这样,带着整个微草战队,走向赛场。


“谢谢你的款待,可我得回去了。”

“哎,郑轩前辈才来一会啊,这就要走?”袁柏清挽留他。

郑轩嘴角一抽:“我就想着夏休期来你们这避个暑,要知道来你们这还要继续被闪瞎眼,我还不如直接待蓝雨看那对呢,反正都有抗体了,唉,亚历山大。”

郑轩哆哆嗦嗦地带上墨镜,对着方士谦和王杰希一鞠躬:“感谢前辈的招待,下次再见。”

等蓝雨的后辈走出微草大门,方士谦终于舍弃形象,捶桌大笑。

王杰希:“……变态啊你。”

真是受不了这个人了……

王杰希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放在桌子上:“非让我带着冠军戒指,就是为了欺负蓝雨的后辈啊?”

方士谦举起无名指,对着上面一款的冠军戒指,说:“我要让全世界知道,微草队长被我承包了!”

袁柏清捂着眼睛说:“那啥,方神,你跟队长先聊着,我先走了。”

……

王杰希扭头怒道:“方士谦,你是小孩啊!”

“是杰希你太不像小孩了,”方士谦说,“这种事,当然应该拿出来炫耀炫耀。”

“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王杰希淡淡地说。

“因为——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经历,所以你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方士谦说,“一直在渴望的事,终于有一天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无比珍惜。”

王杰希看着他,垂下眼睛,从桌子上重新拿起戒指,再次戴在了左手上,他抬头,对方士谦说:“虽然,我的确不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以后会一直戴着的。”

那一瞬间,方士谦的笑容,像阳光一样耀眼。


很久之后,方士谦在他身边死去的那一刻,他才终于明白了当初方士谦的心情。

“不能再陪着你了,小魔术师。”

不——!

“我说过,不管你做什么,我会保护好你,我没有食言。”

不!不——!

“微草就交给你了,答应我,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走下去。”

不!不!不——!

方士谦说王杰希是星辰划过他的生命,可他不知道他是王杰希的阳光,他离开,王杰希整个世界都暗了下去。

一个人走下去是什么滋味呢?你明明说过要和我一起走下去啊!你怎么忍心让我经历你经历过的那些呢?

你不在了,我戴着这个戒指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要……我要炫耀去给谁看呢?

心里太多的呐喊,脸上去没能流露出任何表情,没有眼泪,也没有悲伤。

还有很多要做的事,微草还需要他来扛。

可是心底还在一遍一遍问:

你怎么忍心呢?

你怎么,忍心呢!


“微草帝国终将崛起,而我们归隐山林。”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了。


“因为哪会有什么森林让人归隐啊,那不成野人了吗,来和一起归隐墓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多年过去了,王杰希对方士谦还是一个字:“滚。”

他终究是不忍心的。他回来了。

“你还生气啊,杰希?”

“没。”

“绝对是生气了吧……我也很心塞啊,以后的这些年,都是你一个人在带领微草前进。”方士谦说,“我很抱歉,没能帮上忙。”

“不是一个人。”王杰希认真地说,“你有和我在一起。”

他呢,不需要他为他做什么,他自己一个人也能扛起这一切,虽然有些辛苦,但是绝不孤单。

“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跟他带着一样的戒指,跟他一起肩负着未来。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深爱着他。

这已经很幸福了。

帝国终将崛起,而我们归隐山林。


番外:微草帝国,完




妈蛋大家能理解我本来想虐又在最后关头不忍心活生生掰成甜的的心情吗!

苏沐秋弄这么个国度,到底是造福了多少情侣!

 @盆子 盆子太太你要的方王……写的不好请多包涵

然后给我写伞修呀【划掉

评论(8)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