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的时间久了,前段日子去Q市玩了几天w

把蓝雨篇给完结了,下次更新就是别的副本了

顺便打个广告,明天帝都o要收本子了,所以明天中午南山战队会下架,想走通贩的姑娘们尽快下手,否则就都要交接到帝都o上了

帝都o在罗辑摊位。



苏沐秋百无聊赖地站在原地看叶修和魏琛厮杀。

我也想上去打架啊喂……

算了,现在是个女孩子……(好心塞

然后苏沐秋开始专心致志地盯着叶修看,唔,叶修战斗的时候真好看,动作潇洒又帅气,杀的一群对手东倒西歪,叶修剑招行云流水,气势如虹。

这才过去几个月,这小子比上次交手的时候还要厉害许多啊,简直是碾压嘛,当然,要是手里拿的是战矛就更帅了……苏沐秋自顾自地陷入幻想中,蓦然间感觉脖颈一凉,一柄长剑已经贴上他的喉咙,苏沐秋微微一挣,双手已经被人拧在身后,接着就听见耳边一声怒吼:“都给老子住手!!”

嘎,这是什么状况……

叶修听到动静回头,正对上苏沐秋的目光。苏沐秋无辜地回望他,眨眨眼睛,语气有些委屈:“相公,我好像是,被挟持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凝滞。叶修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

挟持苏沐秋的大汉单手反拧着苏沐秋的胳膊,另一只手横剑抵在苏沐秋的咽喉上,眼睛却盯着叶修:“要是想要这女子活命,就别轻举妄动。”

叶修收起手中的剑,看着苏沐秋的方向,若有所思。

许久,叶修说:“所以?”

叶修的举动无疑是让对方吃了一颗定心丸,那人冷笑两声,对叶修命令道:“所以,你过去,把蓝雨家那小子的脑袋给割下来!”

于是叶修的目光,就这样缓缓落到了魏琛身上。

魏琛不禁倒退几步:“靠,叶秋,你冷静,别冲动……”

心里不住惨叫,坏了坏了,叶秋这人一看就是很不地道,现在他家相好的被人劫持了,我看他要是反水我的话简直毫无心理障碍啊!绝对是真的会过来把我的脑袋割下来啊!他奶奶的……

叶修又看了魏琛几眼,迈步朝他走过去,持剑的手腕轻轻转动,慢慢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魏琛的小心脏都颤抖了。

正当魏琛全身戒备叶修时,却见叶修眼眸一暗,脚步一点,直冲过去,一剑飚过,鲜血四溅,所有人都愣住了——叶修这一剑,刺的是围绕在魏琛身边的船队护卫四人。

剑还在滴血,叶修摇头叹气道:“竟然在打斗的过程中走神看热闹,这些人是怎么混上护卫这种工作的,真是死了都不冤。”他顿了顿,冲魏琛扬声道,“还有你啊,发什么呆,现在不是占着上风吗——打啊!”

魏琛如梦初醒,反手一挥,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兵器,身旁的敌人竟被这一招放倒下一半,叶修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银弧,再次加入战局,对手措手不及,护卫队的队形就这样被叶修两人杀散。

乱了,一切都乱了,甚至比一开始都乱,挟持苏沐秋的人愣了好久,大吼:“住手!”手下用力,剑微微划破苏沐秋的喉咙,有血渗出来,“再不停手,我就杀了她!”

叶修回过头来看了苏沐秋一眼,目光冷冷的,眼中满满的不赞同。你可以胡闹,但你竟然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被别人拿剑割破喉咙很好玩吗,苏沐秋?

糟,玩过了,叶修生气了……

那人见叶修不在意,正准备下重手,突然觉得手上的力道有些怪异,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左手剧痛,苏沐秋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他的控制,手上用力,浑厚的内力直接捏碎了他的手腕,接着被苏沐秋一脚踹出去老远,狠狠摔到船舱上。

紧接着腹部被狠狠踩到,艰难地睁开眼,只见眼前的姑娘笑靥如花,声音清脆,男女莫辩:“本来还想再跟你玩会呢,不过我家叶修生气了呢,所以——”

一拳头砸到他的脸上,力道大的让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那个声音说:“所以,你还是乖乖躺在这里吧!”

苏沐秋一阵风一样欢脱地向叶修那里跑过去:“我来帮你!”

苏沐秋奔跑的速度很快,叶修冷淡地瞥了他一眼,看苏沐秋的裙裾飘起,咳了一声:“我说……你走光了。”

苏沐秋一惊,当场来了个急刹车,伸手捂住飘起的衣裙,大窘。

靠,走光……


等三个人把一群对手都撂倒之后,魏琛才指着苏沐秋的鼻子骂:“我靠,你是男的?真是欺骗老夫感情。”

苏沐秋拎着裙子转了个圈,笑:“夸我漂亮吗?谢谢。”

魏琛一口血吐出来,妈的,真不要脸……

不过……说真的,真是漂亮啊……

那边叶修已经跑过去翻战利品了,魏琛连忙凑过去,看着眼前一堆东西,说:“好东西不少,你看,这次你们俩也出了不少力,我一个大人也不跟你们小孩计较了,这样,这些东西归你们,我只要这几个就好了。”

叶修看着魏琛把两三件东西扒拉到跟前,然后把一堆金银珠宝推给自己,了然地笑了笑:“魏首领真是爽快。”

“那是,我们蓝雨,最讲究江湖义气了,拿着拿着,别客气。”

“既然如此,”叶修伸手把魏琛身前的陶罐拿过来,说,“那么不如再大方一点,把这个也送我们如何?”

魏琛的脸色一瞬间有些难看,他勉强笑了笑:“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钱,你要去干嘛?”

“我就喜欢不值钱的东西,”叶修微微一笑,“还有,你的手最好规矩一点,我知道你的兵器有古怪,所以,别做会让我误会的举动,否则我会做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魏琛将手从他的兵器上挪开,脸色终于变了:“你还要别的,我都可以给你,但这个不行。”

“罐子里是冰涧水吗?”叶修说,“不巧,我们需要的也是这个,既然谈不拢,那么就手底下见真章?”

魏琛大怒:“你别欺人太甚,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吗?我告诉你,我们一对一打起来,还不一定……”

话没说完,苏沐秋插嘴:“咦,你竟然说一对一?哪来的一对一?”

仍旧穿着女孩子的衣裙,仍旧是温柔甜美的笑容,苏沐秋把胳膊搭在叶修肩上,对魏琛说:“要打吗?”

……

失策了!

这个人竟然也是位高手,而且看起来和那个叶秋一样不要脸,丝毫不在乎两打一。一对一尚且胜算不高,一对二的结果可真是想都不用想。

魏琛只得大叫:“你们以多欺少!要不要点脸面!”

“脸面是什么,能当饭吃吗?”叶修揉揉手腕,笑容可掬。

“黑吃黑嘛,我觉得我们做的很正义。”苏沐秋也揉揉手腕,笑容慈祥。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出手。


魏琛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他挣扎地睁开眼睛,想坐起身来,四肢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又跌回原地。

方世镜蹲下身子,和他平视:“说吧,怎么回事?”

魏琛一声长叹:“彻底中招了……老夫一世英名,败在这对狗男女身上。”

哦不,不是狗男女,是狗男男。

四肢无力,头脑昏沉,冷水浇头都唤不清醒意识,这种状况魏琛最熟悉了,因为这是他放置在他的兵器“灭神的诅咒”里的蓝雨独门迷药。

这两个王八羔子竟然用他自己的迷药来放倒他!真是……太贱了!

方世镜站起身来,说:“你昏迷了很长时间,我们没接到你的信号,一直没敢动,看起来,东西是被人劫走了?”

魏琛四处看看,哪还有冰涧水的身影?摸摸自己身上,摸出一堆金银珠宝和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

“谢谢你的帮忙,这里这些是辛苦费。你看,我们也是很讲道理的人。 ——叶秋。”

……

摔!

不要再让我碰到你,叶秋!

方世镜看着暴怒的魏琛,叹了口气:“好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要炼剑的话也不急于一时,下次再去取就是了。”

魏琛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对方世镜挥挥手:“好了,你先带人回阁吧,我一个人静静。”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看来自己真的昏睡了很长时间。魏琛走在江边,哪里还能看出叶修苏沐秋的行迹?也就是让自己清醒一下就是了。

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仔细回忆了一下这场交锋,还是觉得那两个人的无耻实在是平生所罕见,连自己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走过江边树林时,耳边听闻风声,大脑却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暗地里一把长剑袭来,气势凌厉非常,还没看清剑影,却先听见一阵喊叫:“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

剑刺来的角度很是刁钻,有人自上而下冲出,剑光夺目,气势逼人。来人的剑术不错,不过对付魏琛这样的高手却还是勉强了点,魏琛脚步一动,正要反击,脚底突然一软,被这把剑刺个正着。

糟了,迷药的药劲还没过去……

那把剑刺破了魏琛的衣服,却没往下深入,剑尖一挑,挑出魏琛的钱袋,落入来人的怀里。那人一声欢呼:“哟呵呵!到手了到手了!呀还蛮厚实的真没想到还是个有钱人呀,我说大叔你也真是的不会武功就不要身上带这么多宝物嘛你看被人打劫了多不好以后要小心哦小爷就不奉陪了先走一步!”

抢钱的人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拖着和他身形不相符的长剑,有些得意地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便逃,七拐八拐就蹿入树林,不见身影。

魏琛呆愣愣地站在那里,还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事?我被打劫了?我被一个小鬼头打劫了?

真是,叉叉叉叉叉叉叉!

魏琛在肚子里骂了一遍又一遍,深吸一口气,运起功来,提步朝那个少年远去的方向追过去。

丫丫的,老夫收拾不了叶秋,还收拾不了你这个小鬼?别跑,给老夫等着!


魏琛手拎灭神的诅咒,肩上还扛着一个人,走进蓝雨的大门。

方世镜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我就一会不见你,你搞出个什么东西?

魏琛说:“这,是人吧?”

方世镜翻个白眼:“废话,我知道是人啊!哪来的人!”

魏琛望天:“捡来的。”

……方世镜看魏琛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变态。

魏琛想了想,还是解释道:“路上遇见的,我瞧着武功底子不错……”

方世镜了然,看了看魏琛肩上的孩子,那孩子还昏迷着,手里却还紧紧攥着他的剑。

“现在怎么处理?”

魏琛有些不耐烦地说:“扔哪个柴房去吧,省的这小子醒过来又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吵的人脑袋都疼……我现在要想怎么报仇的事。”

方世镜失笑:“还在想?算啦,省下的精力做点什么不好,再说,江湖那么大,人生又这么短,未必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呢。”

魏琛若有所思:“不,他们那样的人物……”

除非归隐山林,再不来人世间,否则,他们这些年轻一代中的豪杰,必有再见面的一天。

到那时候——哼!

魏琛冷笑着:“你们俩给我等着!叶秋!还有……呃,还有……”

沐沐?这显然是那人女扮男装的时的假名,真名是啥来着……好像不知道诶……

管他呢!

你们给老夫等着!叶秋!还有叶秋他媳妇儿!



蓝雨篇完


 @梦辰影夕 

评论(2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