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有点长,一半伞修一半林方,大家谨慎食用

前文:妖孽4     后文:妖孽6

喻黄联动:双向网骗5

叶修:我叫叶修,一叶之秋的叶,伞修的修。

苏沐秋:我叫苏沐秋,老子人设很苏的苏,沐浴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5

两个人走在路上,苏沐秋心情不错,叶修无精打采。

“说起来,你知道我叫苏沐秋,我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我的名字?”叶修眼睛转了转,“我的名字嘛——”

苏沐秋蓦然转身,“事先说好,我想知道的是你真正的名字,不是什么外号也不是假名,不要试图骗我哦,要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切。”叶修对苏沐秋的威胁表示不屑,不过到底还是失去了骗他的兴致,翻着白眼说,“我叫叶修,一叶之秋的叶,修——”

叶修伸手一指路边,破落的小屋子,上面写着“雨伞修理处”几个字:“就是那个修咯。”

叶修的动作,带的苏沐秋的手也跟着伸了出去,手铐叮当响,叶修赶忙又把手收回去,对苏沐秋抱怨:“要是这里有人的话,准把我们俩当神经病。”

苏沐秋低头看着两个人铐在一起的手,手指一勾,缠住叶修的手指,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苏沐秋将衣袖往下放了放,说:“这样是不是就不那么显眼了?”

两个人交握的手都有些僵硬,手指触到对方的手指,温暖的触感让叶修感觉有些陌生,不过……

这种感觉并不坏。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手,有些发怔:“你的手指很漂亮。”

叶修吓得差点甩开苏沐秋的手。

怀疑地看着苏沐秋:“我很早就想问,你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性取向吧?”

苏沐秋笑眯眯地说:“唔,你猜。”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脸说:“我也觉得吧,毕竟你长这么好看,咦,这我就不明白了,蓝雨一天到晚嚷嚷学校里没妹子是什么心态啊,明明有你这么个大美人在,对吧,苏·警·花~?”

面对叶修的挑衅,苏沐秋只是含笑看着叶修,轻声警告:“你再说话这么气人,我就吻你了啊!”

……

基佬!这个人绝对是个基佬!


在街的尽头,两个人循着房屋广告上的地址找到房屋出租的地方,房东是个年轻的姑娘,一脸呆滞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呃,你们……”

苏沐秋晃晃两人手上的手铐,暧昧不明地笑了笑:“爱好,情趣而已。”

叶修差点吐他一脸血。

这人真是不能好了,我和他住一块不会出什么事吧……

房东姑娘瞪大眼睛,有些吃惊地捂住嘴,过了好久,才有些慌乱地说:“哦,好,好。这么说,两位是租一个房间了?”

苏沐秋看叶修,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只要有电脑就好了。”

苏沐秋补充道:“两台。”

“房间里是有电脑没错,不过一个房间只有一台电脑。”房东说,“如果你们要求,也是可以从别的房间给你们搬来的,当然,要加钱。”

“啧,”苏沐秋摸了摸口袋,钱包里的钱零零散散,好不容易一百五十二十十块凑了凑,凑出三百来块钱,苏沐秋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一脸希冀地望着房东。

房东姑娘血条直线下滑。

不,不要这样看着我啦小哥,虽虽虽然你很帅,但是脸帅又不能当卡嘤嘤嘤。

叶修在一旁看着,十分幸灾乐祸。

房东姑娘挣扎了半天,说:“要是你们不嫌弃,这层楼的尽头有一个房间,破是破了点,但是也是能住人的,你们看看要是觉得行就搬进来住,我去隔壁房间给你们加台电脑。”

“对了,还有一件事,”房东回头对苏沐秋和叶修说,“因为是单人间所以那个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而且,那一张床两个人睡会有些挤。”

“当然啦,你们两个关系,肯定是没问题的,对吧对吧!”

房东姑娘一脸“我懂得”的笑容中,苏沐秋和叶修默默对视,苏沐秋一脸饶有兴致,叶修一脸生无可恋。


房间果然很小,但是两个人还是住下了,钱就这么多,总不能两个人真的露宿街头。

叶修在床上坐下,透过小窗望向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秋有些好奇:“在想什么?”

叶修瞥了他一眼:“在想怎么逃出你的魔爪。”

苏沐秋也不生气:“那你想出什么办法了没?”

“我又不傻,干嘛告诉你。”叶修伸出手,“借我手机用一下。”

苏沐秋摸出手机扔给他:“你自己没手机啊?”

“我不用手机,手机最容易暴露自己的信息了,”叶修对着苏沐秋挥了挥手里的手机,“比如现在,要是我想,我就可以通过你的手机把你挂在警校官网首页的资料改成性别女求交往。”

苏沐秋无语,这人真是,都被抓住了还这么欠扁,一张嘴只要说话就是气死人的节奏。

叶修播出一个号码,一点都没有避讳苏沐秋,就这样当着苏沐秋的面等待对方接通。

“您好,这里是嘉世点心店,我们店里出售各种手工制作蛋糕点心,请问您想点些什么?”

“请给我来一沓废物点心,谢谢。”

“……靠靠是叶修啊!不早说,害的我念半天台词!你不是说出去看游戏发布会吗怎么现在都没回来,也不给我做饭,我都要饿死了。”

叶修一脸惆怅,语气落寞:“我估计你还要再饿一段时间……短时间之内我是回不去。”

“咦,为啥?”

在一旁听着的苏沐秋忍不住笑了:“因为他被绑架了,想让他活着回去,就来交赎金吧。”

“……”

电话那头是冗长的沉默,然后少年的声音响起:“真对不起啊绑匪先生,我们家很穷的,两个人只能吃两个菜,还没有汤,我看你还是把你身边那个宅男撕票吧,如果可以的话请给他留个全尸,怪可怜的。”

……苏沐秋不禁看叶修:“是亲生的?”

叶修没好气地说:“不是亲生的,垃圾箱里捡来的。”

叶修对着手机说:“听好点心,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任何任务都不要接,如果有人来找你,一律让他们来联系我,如果有什么麻烦就打这个手机,明白吗?”

话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方锐也有些担心起来:“你没事吧?你真的被绑架了?谁干的?”

“苏沐秋,没错,就是上次你看到的那个蓝雨苏沐秋。”

方锐大惊失色:“什么!那个警校第一名?叶修你还有可能活着回来吗?用不用现在就给你准备监狱里的盒饭?”

叶修冷哼一声:“你还有精神给我准备盒饭,你先想想这段时间自己怎么不被饿死吧。”

“……卧槽!”

对啊!叶修不在我吃什么啊,要饿死了啊喂_(:з」∠)_

方锐原地转了两圈,突然觉得不对:“可恶,差点被你吓到,难道我不会自己出门去买吗,家里的钱都在保险柜里,你不在了我随便拿嘛。”

电话那头叶修哈哈大笑,果然欺负点心有助于身心健康。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照顾好自己,再见。”

叶修挂断了电话,方锐还握着话筒,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叶修……不会有事吧?

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还要给他送盒饭,可是,可是……

他一点、一点都不希望叶修出事,一点都不希望。

“即使如此,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呢。”

方锐拍拍自己的脸,好吧,打起精神来,叶修不在的时候也要守好一叶之秋工作室——当然,首先要解决的事是不能让自己就这样饿死。

保险柜的钥匙应该在叶修那里,不过对方锐来说即使不用钥匙也没有什么锁能难的倒他,不过……

不过!这保险柜安的好高啊!

工作室的保险柜是安在墙上的,因为桌子上总是推满乱七八糟的杂物,问题是,保险柜是按照叶修的身高安装的,方锐踮着脚够了半天也够不到保险柜的锁孔。

……真是不能好了!方锐大哭。

翻遍了整个工作室也没找到可以垫脚的东西,连椅子都是固定在地上的,方锐咬着指尖,自暴自弃。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还要形象干什么,我还是出去到街上去搬两块砖回来吧……


方锐在找可以搬动的石头。

大街上人不少,店铺更不少,一阵风吹过来,风中夹杂着各种美食的香味,方锐顿时觉得肚子更饿了。

现在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呢,方锐摸摸自己的肚子,在心里感叹自己的悲惨人生。

“所以说,就跟我一起来蓝雨啊!”

蓝雨?方锐的耳朵一动,刚刚有人在说蓝雨?

环视四周,拐角处走来一对年轻人,一个男孩子正在喋喋不休。

“来蓝雨来蓝雨!这可是国内最顶级的警校,你知道的我从小的梦想就是长大了要当警察,现在能去蓝雨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哎你的成绩也很高啊既然考上了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来,快快快,快去报考蓝雨,和我一起去一起去!”

他说了半天,他身边的女孩子只是叹了口气:“吵死了你,说了一路了,就不能休息会。”

男孩子不服,还在噼里啪啦说着什么,方锐却已经听不见进去了。

哇这个人……就这样把钱包插在口袋里,简直,简直——简直是诱人犯罪!

方锐此时的目光牢牢地盯住来人的钱包上,哪还有心思去找什么砖头。看看,这钱包鼓的,应该有不少钱,这么多钱,吃啥买不到啊,敞开了吃都没问题!

嗯, 不对……方锐痛苦地想,不对,叶修捡我回来,我答应过他了不再去偷别人东西,我不能趁着他不在就去干坏事,他会不高兴的。

方锐迷茫地站在路口,直到一男一女从他面前走过去,到底还是没有动,只是,看着他们背影的眼神无限饥渴。

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还是……

方锐的脚不自觉地向前迈了一步,身子刚刚前倾,突然被人从身后按住。

方锐身子一僵,眼睛睁大,转过身去,有些做贼心虚的小忐忑。

从背后拍他肩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那个男人很和气地对他笑笑:“小朋友,你刚刚想做什么?偷人东西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啊。”

“没没没,”方锐猛摇头,“你别瞎说,我就随便看看。”

“想偷东西的眼神跟随便看看的眼神可是完全不一样的,这点我还是能分辨的。”那个男人笑着说。

“切,你说能分辨就能分辨啊,你谁啊你!”方锐跳脚。

“我?”男人说,“我叫林敬言,是蓝雨警校的毕业生导师。”

……

方锐一脸幻灭:“大叔你刚刚说什么,风声太大我听不清——”

心底泪流满面,卧槽,我这是遇上条子中的条子了,叶修救命……

林敬言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你没动手行窃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你小小年纪就误入歧途简直可惜,我看,还是把你带回去教育教育的好。”

妈呀——!这要是被带回去了我还能被放出来吗,我要跟叶修一块蹲局子去了呜呜……

“警官饶命!”方锐当机立断跪地,抱住林敬言大腿,大哭,“我再也不敢了,放过我!”

林敬言被抱了个措手不及,看着眼前大哭的孩子,脸色有些缓和:“好了,没事,你家长呢,我去跟他们谈谈。”

“家长?”方锐有些错愕,接着就抹起眼泪,“警官我跟你说,我家长可不像话了,天天不回家,还不给我东西吃,我都饿的不行了,已经好几顿没吃东西了呜呜呜。”

林敬言微微吃惊,接着就有些动气:“怎么会有这么混帐的家长!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方锐抹着眼泪,心里想,家长?那是什么,我又不认识,不过要说叶修的话他是挺混帐的……

林敬言温和地对方锐说:“好了别哭了,你很久没吃东西了吗,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咦?

方锐抬头,眨眨眼睛,眼睛里还有泪光,他看着林敬言:“你要请我吃东西吗?你付钱?”

“嗯,我付钱,”林敬言有些好笑,“想吃什么都行,吃多少都可以。”

一瞬间方锐好像看到了天使。

什么蓝雨,什么警察,眼前就是一个肯请他吃东西的大好人啊!天使!

方锐跳起来,扑到林敬言怀里:“呜呜你真是一个好人!”

林敬言被这个蹿到他怀里的人撞的向后倒退了几步,有些苦笑:“下来吧,咱们吃饭去。”

他牵起方锐的手,问:“想吃什么?”

和别人牵手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以前没人人愿意和他牵手,跟着叶修之后,叶修好像也没牵过他的手,有时候看见人家手牵手从他面前走过,他也会想,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呢?

——是很温暖的感觉。

现在他知道了。


“以后别偷东西了,你挺聪明的,做点别的事也好。”

“知道了,林敬言你真啰嗦,快张嘴我喂你吃点心!”



TBC

解释一下设定是叶修19岁,方锐15岁,还是个小孩,孤儿,以前是个小偷(就是盗贼啦),有天偷到叶修这里被叶修揍了一顿之后就被收留了,给叶修当帮手。虽然有在认真学叶修的无耻无赖没下限,但是明显是没学到家

【不过前途无量啊……

方锐终于找到了他理想中的温柔可靠善良的人,叶修的反义词。

叶修回来之后就会发现女儿被人用吃的拐走了,心累


评论(22)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