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太太赶作业赶的已经丧心病狂了,于是最近更记忆之城等她,妖孽暂停。

两边同时开我都要精分了,也想过要不就专心完结一边好啦

这章过度,下一章就要进记忆之城的主线了,然后一路到结局。一叶之秋都有了,纵横江湖还会远吗【好中二



苏沐秋将手里的东西甩给叶修时,叶修下意识接住,表情还有些茫然,等看清苏沐秋扔过来的东西的时候,也不禁“哇”地叫了一声。

一杆乌黑的长矛握在手中,叶修望向苏沐秋,苏沐秋催促他道:“快快快,试试看趁不趁手!”

叶修还是有些恍惚:“制成了?”

“是啊,”苏沐秋笑的眉眼弯弯,“哎这可是我这一辈子最用心做的一把兵器了,不客气地说,我觉得天底下不会有比这更棒的战矛了。”

叶修手持战矛,轻轻舞动起来。重量,长度,矛身划过空气时的那种感觉,都是如此美妙。叶修收势时矛尾扫过,地上的积雪被这气势扫起,又纷纷扬扬从空中散落。

苏沐秋赞叹道:“果然,你还是使战矛时最帅……高兴吗,叶修?”

“马马虎虎吧。”叶修说着,然后自己也笑了起来,“好吧好吧,的确是很高兴,非常非常高兴。”

他突然对着苏沐秋躬身行了一礼,苏沐秋吓了一跳:“你干嘛!”

“谢谢你,苏沐秋,”叶修说,“真的非常感谢,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了。”

几个月前,两人初识,对面这个人仿佛漫不经心,长矛是吗,做一把送你就是了。然后这个人历经艰险,东奔西跑,耗尽心血,然后在今天把这把战矛送到他手中,只是问他高不高兴,丝毫不提自己的辛苦。

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人,闭关打造武器的这段时间,他似乎又瘦了一圈,只有那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明亮。

“除了家里人,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叶修说。

苏沐秋微笑,沉默不语,心底却突然有些触动。啊,你看,他都明白,我什么都不说,但是他的都明白,单凭这个我付出的一切就远远值得,不是吗?

叶修的指尖划过矛身,问:“这样的神兵利器,你取名字了没有?”

“就叫‘却邪’如何?”苏沐秋有些紧张,说,“——有妖魅者见之则伏。我懂的也不是很多,取这个名字也只是我的一个愿望,叶修,我愿你一辈子都平平安安的。”

“一辈子都平平安安的吗……”叶修低声重复,“那么我永远也不要换兵器了,我就用这杆战矛一辈子。”

苏沐秋忍不住哈哈大笑:“真的吗真的吗?哇,以后叶修叶大侠手持却邪扬名立万的时候,我是不是也跟着沾光?”

“那当然,我可是超级讲义气的,”叶修傲然地说着,“以后哥成了武林第一人,就去告诉全天下的人我的兵器是苏沐秋做给我的,让他们羡慕死去吧!”

苏沐秋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

——如果真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那该多好啊。


大年三十的清晨,苏沐秋是在苏沐橙的吵闹声中苏醒的。

“哥哥哥哥你看啊!下雪了!”

苏沐秋起身,推开窗户,外面果然开始下雪,苏沐橙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叶修站在一旁,对苏沐橙说:“这雪有什么了不起,什么时候跟我去京城,那里的雪才叫好看呢。”

“你家在京城?”苏沐秋问。

“也不是,只是每年都会回京城的家里过年就是了。”叶修说,“今年没我在家闹腾老头一定超级高兴,他可算能过一个清静的年了。”

“你今年不回家过年?”

叶修奇怪地看了苏沐秋一眼:“回什么回,都什么时候了,你让我飞回去啊?苏大侠赏我口年夜饭吃呗。”

“咳,也成吧。”苏沐秋故意语气很勉强,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掩藏不住。


“今年叶修哥跟我和哥哥一起守岁,是不是要庆祝一下?”

苏沐橙枕在叶修的腿上,咯咯地笑着。一家三口都不会喝酒,但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苏沐秋和叶修还是装模作样地去镇上打来一坛好酒,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此时都有些醉了。

叶修随口说道,“有什么可庆祝的,以后都这样啊,每年都庆祝会不会烦啊?”

“年年都这样?”苏沐秋状似很随意地问道。

“靠!苏沐秋你别套我的话!”叶修嚷道,“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了,除非你赶我走,要不我才不离开,我要蹭你一辈子的饭。”

外面传来鞭炮的声音,夜空中绽放出好看的焰火,苏沐橙坐起身来,欢呼:“跨年了!新年快乐,哥哥,叶修,红包拿来!”

苏沐秋笑笑,从身后拿出红包:“幸好我早有准备,要不今晚就要听这丫头念叨了。”然后对叶修挤眉弄眼,你呢?

叶修的手腕转了两下,不知何时,修长的手指间也夹住一张红包,塞到苏沐橙手里:“我当然也有准备,什么都能忘,给妹妹的红包不能忘。”

苏沐橙把两张红包放在一边,似乎根本不在意里面到底有多少压岁钱,重新躺下,笑:“我还是第一次收到两张红包,就好像我有了两个哥哥一样呢,真好。”

“也不能算是两个哥哥吧?”苏沐秋一本正经,“你可以管他叫嫂子。”

然后他就被叶修一脚踢开:“滚,沐橙别听他的,你可以叫我姐夫的没关系!”

两个人嘻嘻哈哈互相拆了几招,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坏了,我们刚刚当着沐橙的面说了什么?

对视一眼,虽然表明心迹很久了,也很习惯这样的相处,但此时两人还是有些尴尬,然后一齐望向苏沐橙。

苏沐橙脑袋在枕头上拱了拱,明显有些困了,说:“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只要我们三个人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安稳地进入了梦乡。

叶修长吁一口气,给苏沐橙盖好被子,望向苏沐秋,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喂,我这是得到你家人的认可了?”

“沐橙本来就很喜欢你,”苏沐秋的眉宇间却隐隐有些忧虑,“我恐怕你的家人不会这样好说话吧?”

叶修是什么来历?不知道。叶修来到了他的世界,苏沐秋便一厢情愿地把叶修认作和他一样的人,但实际上他也明白叶修的身份绝不简单,有的时候他也害怕哪一天叶修就这样离开了,回到他自己的世界,从此再不能相见。

叶修躺倒,望着天花板:“别瞎想,虽然我在家时我老爹每天都对我吼不行不能你休想,但事实上我要做什么事他从来没有真正阻拦过,所以——只要我喜欢你就好。”

其他的事都不重要,只要我喜欢你就好。

“是吗……那我果然还是要许愿,让你一辈子都喜欢我。”

叶修又踹了苏沐秋一脚:“你今晚废话真多哦,睡觉睡觉,我好困。”

苏沐秋瞠目结舌:“喂,你醒醒,这是我的床啊!你不回自家屋里睡?”

叶修打了个哈欠,嘟囔着:“哪那么多毛病,三个人挤挤就好了嘛,我都不嫌弃你啊,来来我给你让个地方,乖,别闹。”

苏沐秋哭笑不得地看着叶修身子挪了挪,给自己留出的那点地方,试着挤过去,差点掉到地上,被叶修伸手抱住。

“抱抱就不怕掉下去了。”叶修搂着苏沐秋,往他怀里蹭了蹭,“而且这样很暖和。”

苏沐秋温柔地回抱住叶修,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两个人拥在一起,度过新的一年的第一个夜晚。


鞭炮声声,灯光闪烁,火树银花。镇里的街市在这一天显得尤为热闹,道路的两旁挂满明灯,街道上尽是人流,路旁的小摊一个挨着一个,商贩们在热情地招呼客人,即便是如此小的一个城镇,也在用尽一切热量来庆祝这一年一度的佳节。

“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热闹的景象了。”叶修感叹道,“不愧是上元佳节。”

苏沐秋和叶修并肩走着,随口应道:“你知道上元节在我们这里又被叫做什么节吗?”

“什么?”叶修好奇地问。

“红莲节。”

顺着苏沐秋的目光望过去,一群小孩子手持彩灯跑着,彩灯都是红莲形状,在火焰的映照下,明亮又温暖。那群孩子吵吵闹闹地跑着,看到行人注目,就说些讨喜的话,惹得大人们哈哈大笑,顺手封给这些孩子们一些红包。

这小小的红莲灯队来到叶修他们身边,一个梳着包包头的小女孩看着苏沐橙,笑嘻嘻地说:“这位小姐姐长的好漂亮。”

“谢谢,你也是,”苏沐橙温和地说,从兜里摸出几枚钱币,放在小女孩的手心里,“姐姐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这些拿着去买糖吃吧。”

“谢谢姐姐!”小女孩笑着,又看向苏沐秋,说,“这个哥哥长的好看。”

叶修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什么,他们两个长得都好看,就我不好看?”

小女孩上下打量着叶修,咬咬嘴唇,客观评价着:“你长的也好看,虽然不如那个哥哥好看,但是,你的眼睛很漂亮。”

这个人的眼睛,像星辰一样明亮呢……

她身后的小伙伴们拥过来,打趣她:“阿锦你真是啰嗦呢,看到漂亮的哥哥就说个不停。”

“真吵呢你们!”她回头凶巴巴地对他们吼道,回头看苏沐秋时,声音突然又变得娇滴滴,“我喜欢你啊小哥哥,我长大以后给你做媳妇好不好?”

苏沐秋就愣在那里,咦,什么情况,我被表白了?这么小的小丫头?

还没等他回答,叶修的声音就响起:“真是抱歉呢,他恐怕不会答应了,这个人是我一个人的。”

“叶修……”苏沐秋哭笑不得。

小女孩眨眨眼睛,看看苏沐秋,又看看叶修,疑惑地说:“是你的?你要给这个哥哥当媳妇吗?”

“咳咳……”即使厚脸皮如叶修,听到这么纯洁的问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含糊地说着,“唔,大概,嗯。”

小女孩将手里的红莲灯塞到叶修手里,说:“我说错话啦,对不起,这个就当做赔礼吧,好好拿着,红莲节的红莲灯会给人带来好运的,保佑你来年什么事都顺顺利利的。”

这群穿红衣的小孩子们再次起程,走出很远,那个小女孩还转身对叶修和苏沐秋招手:“再见,两位哥哥要幸福啊。”


“真是没想到,叶少侠居然会吃小女孩的醋,我简直要笑一年好不好,哈哈哈。”

“我靠你烦不烦啊,”叶修恼羞成怒,“都说了一道了,还没说够?”

“说一年都说不够啊,”苏沐秋揉着肚子,“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叶修是要嫁给苏沐秋做媳妇的。”

妈蛋不和你玩了……

叶修放下手中的弓箭,转身就走。

这个摊位的游戏规则是射箭射中靶心上不同的位置,可以获得不同的奖品,苏沐橙想要老板摆出来的糖果,所以叶修撸着袖子就上,直把摊位上所有口味的糖果都赢走了才肯收手。

苏沐秋抱着一堆糖提着灯紧跟着叶修:“喂别生气啊,真生气了啊?我错了我错了,你快收起你这张晚娘脸,你看看沐橙都笑话你了。”

还在偷笑的苏沐橙立刻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嗯?我刚刚有在笑吗?

叶修盯向苏沐橙,苏沐橙转移话题:“前面的摊子很多人围着哎我们去看看吧。”

“刻字的摊子,”苏沐橙挤过去,转头对身后的两人说,“可以刻名字的,要刻吗?”

两人走过去一块,摊子上排着放着很多雕刻好的小木牌,上方钻孔,有红绳穿过,每一块上都刻着人的名字,有两个人的也有三个人的,旁边写的是一些吉祥话,摊主看到叶修在翻看,连忙热情地喊:“这位小哥不来刻一块吗?没有喜欢的人,和家人刻在一起也很好。”

“也好,留个纪念吧?”苏沐秋接过话来,对摆摊的商贩说,“来一块,刻三个名字,‘叶修’。‘苏沐秋’,‘苏沐橙’。”

“好嘞,除了名字,还要刻点什么话?”

苏沐秋想了很久才开口:“写‘一世平安’和‘永不分离’就好。”

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名字很快刻好,苏沐秋蹲下,给苏沐橙系在腰间,叶修在一旁评价:“刻的不错嘛,字挺好看的,比我的字好看多了,那啥……要不咱俩也刻一块?”

苏沐秋望向叶修,叶修有些不自然:“当我没说吧,也是,大男人戴这种东西干嘛……”

“不是,”苏沐秋打断他的话,诚恳地说,“其实我也挺想要的。”

叶修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笑了。

苏沐秋转身问道:“老板,不知道能不能在兵器上刻字?”伸手从叶修腰间取出却邪。

摊主伸手摸了摸却邪的矛身,然后肯定地说:“能。”

叶修一脸惊吓:“你要干什么,你要在却邪上刻叶修和苏沐秋吗?”

“简化一下,刻苏沐秋和他媳妇就好了。”

“滚吧,这明显字更多了好吗!”

苏沐橙突然来了一句:“刻个‘一叶知秋’好不好?有哥哥的名字,也有叶修的名字。”

苏沐秋张大嘴:“呀,虽然不知道妹妹在说什么,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叶修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就这个了!”

苏沐橙跑过去跟摊主说是哪几个字,等摊主刻完了,苏沐橙抱着却邪走过来。

“我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呢,是哪里不对么?”

叶修接过却邪一看,差点吐血:“沐橙你写错字了啊!”

“我看看。”苏沐秋也凑过来,然后看到却邪的矛身上刻着“一叶之秋”四个大字。

叶修的脚尖在地上划着:“是这个‘知’才对,一叶落知天下秋,至于这个‘之’,这个‘之’……咦?”

叶修歪着脑袋,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嘿嘿地笑了起来,把却邪收起来,欢快地拉着苏沐秋和苏沐橙的手:“挺好挺好,一叶之秋挺好,好好好,走,咱们回家吧。”


“你叶修哥是不是病了,怎么一路傻笑个不停。”

“不知道哎,不过今晚,叶修哥一定是玩的非常开心吧。”

红莲明灯闪烁,照耀着三人回家的路。



TBC

苏沐秋表示,既然有一叶之秋了,回家在火炮上刻个沐雨橙风好了。

【算是第一卷完结了吧w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