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章开始是新的篇章了,也就是进入主线了

无打仗,不古风【不

明明不会写还去瞎写,我也是很能zuo的……


13

“最近天下好像有些不太平呢,”

苏沐秋说完这句话,狂风大作,摇的路边树上的树叶哗哗作响,接下来苏沐秋说了些什么,叶修便一句都没听见。

帝历474年11月,深秋已临。


苏沐秋絮絮叨叨跟叶修念叨了小半个时辰,叶修终于忍不住掀桌了:“你好烦!”

“我烦?”苏沐秋真想吐他一脸血,“妈蛋我是担心你啊,我跟你说叶修你最近给我安分点,别四处蹦跶,战争可不比江湖争斗,不是你功夫好就能随便瞎掺合的。”

苏沐秋顿住,想了想,又说:“也不知道咱们前些天在广陵道上看到的急行军是北方军南下还是轮回军北上。”

叶修懒洋洋地回道:“轮回军咯。”

苏沐秋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北方军统领那老头和轮回军周将军的练兵风格很不一样,我看一眼就能分辨出了。”叶修不愿多谈这个问题,反问苏沐秋,“轮回军驻扎东海沿岸这么些年都没动过,外面盛传咱们南国已经和北国正式开战,你说这是真的吗?”

苏沐秋点了点头:“我想是真的,就是不知咱们陛下想如何打了。”

“我也不知道,”叶修站起身来,拍拍手,笑了,“但是有人知道。”


苏沐秋被叶修连推带踹地赶出屋之后,叶修终于长吁一口气,关上门,回过身来,说:“出来吧。”

没有动静。

叶修嘴角一抽:“靠,你还装什么,跟了我们一道,真当哥没发现?”

窸窸窣窣,有人从屋梁上跳下来,穿着一身黑衣,摸摸脑袋,朝着叶修笑笑。

叶修也笑:“就你一个人?你们门主也放心的下,唔,几年不见你倒是厉害了,都学会跟踪我了。”

眼前的少年也就十几岁,跟苏沐橙年纪差不多,有些无奈地说:“我也不想啊,但是你跟那个人一路上形影不离的我愣是没找着机会跟你说话。”

叶修说:“不过你来的好,我正好有些事想跟你打听一下,北国怎么就突然跟咱们开战了,皇帝他老人家什么态度?四方城的态度呢?”

少年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一名自律的情报人员,你问的这些可是国家机密,如今你也不在四方城了,这些事我可不能随便透露给你听。”

叶修一噎,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叶修盯着他看了许久,目光透过他身后的窗户,然后伸手指向窗外:“李轩啊,你看院子里的花开的多好。”

叶修笑了,阴森森地露出尖牙:“你说把你做成花肥的话,这些花会喜欢吗?”

李轩登时像炸了毛一样倒退两步,警惕地看着叶修:“大公子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你笑的这么可怕,我会当真的!我真的会当真的!

“少废话了,”叶修磨着牙,“你从广陵道跟我们到杭州,就是为了对我说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那倒不是,”李轩正色道,“有些事还是可以透露的,而且我们认为你应该知道这些事。大公子,此次出征北国,由四方城嘉王爷领兵。”

一瞬间叶修有种胃都疼了的错觉,哎呦妈呀,我就知道,又是那老家伙带兵……

李轩继续说,接着用力地在叶修心上补了一刀:“嗯,嘉王爷亲征,坐镇北方军,先锋军统领是叶世子叶秋。”

叶修愣了愣,微微张开嘴,那是一个呐喊的动作,只是他没有发出声来,紧接着他的嘴型变了,一遍一遍无声地重复几个字,李轩瞧过去,原来他在一遍遍骂着“混蛋啊混蛋”。

李轩看叶修的样子,难得说起来笑话:“是叶世子叶秋哈,可不是你,你别紧张。”

叶修无语地瞪着他:“谢谢,我一点都不紧张。”

我不紧张,不紧张……个鬼!妈蛋那是我弟弟啊!我弟弟啊!卧槽。


吃饭的时候,叶修就一直显得有些不对劲,呆愣愣的,一直在想些什么,动也不动,苏沐秋递给他水,他就喝;把饭放在他面前,他也不动,苏沐秋只好一勺子一勺子喂到他嘴里——还好,还知道张开嘴;天黑了苏沐秋看他还坐在那里,推他去睡觉,他还是呆呆的。

苏沐秋:“娘子乖,天黑了该上床睡觉了啊。”

叶修:“……”

过了好长时间叶修才像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靠!你叫谁娘子,叫我相公!”

苏沐秋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还有点反应,要是连这话都没反应,他就该考虑打包把叶修送到医馆给他灌药了。

叶修说完那句话后又进入了发呆模式,苏沐秋也没再催他,过了好久,叶修侧头看苏沐秋:“咱们认识一年了吧?”

苏沐秋纠正:“差四天一年零三个月。”

叶修“哦”了一声:“家里钱还够吗?”

……瞧这话题转的。苏沐秋点头:“够。”

叶修也点头,好像自言自语:“那就好那就好,沐橙还长身体呢,你多给她买点吃的。”

苏沐秋翻白眼:“靠,你小子到底想表达啥啊?”

叶修像没听见他的问话一样,又说:“最近别什么活都接了,既然正式开战了,北边应该会比较乱,能避开就避开吧。”

苏沐秋笑:“听你的呗,你说不去,我就哪也不去。”

叶修深深地看着他,好像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两个人的目光就这么对上,苏沐秋的眼眸中还含着笑,叶修眼神闪烁了一下,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他站起身来,对苏沐秋说:“那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顿了顿,又望向对方,仍然什么也不说。苏沐秋坦然地回视他,右手微微握成了拳。


叶修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快两个时辰,琢磨着苏家兄妹该都睡着了,终于慢腾腾地爬起来,点上了油灯。

柜子里放着打包好的行李,他总是有这个习惯,自从决定离开家之后,他到哪里都会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好,方便随时离开。毕竟哪里都不算是他的家了。

认识苏家兄妹之后,因为任务东奔西走的缘故,他还是保留了打包行李的习惯,心态却发生了改变,就好像,真的有一个家一样。他们兄妹自己就穷的叮当响,甚至没有固定的家产,不过跟他们住在一起,叶修就想在家里一样安稳。

叶修摸出那个包裹,微微叹气。

打起精神来,叶修。

会有回来的一天的,只要双方都好好活着,总会有重逢的一天。

他说:“你们要等我啊。”


叶修大步走向房门,一推门,觉得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他还没反应过来,惨叫声就响起:“我去!叶修你怎么推门这么用力,作死啊!”

叶修呆住了,看着这个坐在他门前用手揉着脑袋满口抱怨的家伙,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表情。

苏沐秋继续抱怨:“行行好,你推门这么急做什么,还那么用力。”

叶修:“这是我的房间啊!”

对啊这是我的房间啊!我的房间!我推门!有什么问题吗?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我怎么知道我门口坐了一个人啊!

……话说你大晚上的坐我门口干什么!

还没等叶修发怒,苏沐秋先发制人:“说!你大晚上的要往哪走?”

怒火还没发出的叶修听了这句话,气焰登时就消下去了,抬头看天:“睡不着,出去走走呗。”

这话说的实在不怎么高明,苏沐秋盯着他背着的包,冷笑两声:“好兴致啊。”

不停被将军,叶修也怒了:“你跑我门口给我看门,不也好兴致?”

苏沐秋理直气壮:“我怕你睡不着要出去走走,一个人怪寂寞的,我陪你啊。”

叶修看了他两眼,“砰”的一声把门又关上了。


叶修重新在床上坐下,捂着胸口,乖乖,刚被抓个现行的激动还没退下去,做贼心虚啊。

苏沐秋这是看出我要跑呢还是没看出我要跑单纯是巧合呢。叶修一时也没办法确定,反正不管如何,苏沐秋坐他门口,他是哪里也别想去了。

他仔细想了想,还是不行。他还是要离开,没有什么商量。

他又站了起来,嗯,他守在门口,我爬窗户还不成吗。

叶修倒是也知道,苏沐秋八成舍不得他走,自己真这么不告而别的话,不知道那家伙的脸会黑成什么样子。

管他呢,叶修想,大不了再见的时候,让他揍一顿嘛。

他一边想着,一边推开窗户,刚要跳到窗外,只见窗户对面苏沐橙的房间窗户竟也是打开的,小姑娘朝他挥挥手,用口型说“叶修哥晚上好啊”……

他面无表情地又关上了窗户。

你!行!啊!

苏沐秋,你行啊,连沐橙都利用上了,你真行。

这下叶修百分百确定苏沐秋是知道他要跑了所以和苏沐橙两个人来蹲点。话说这两个晚上都不睡觉吗,摔!

今天是这样,想必明天晚上还是这样。当然,以叶修的本事大可以多耗几天,总能找到离开的契机的,不过一想到他们两个如果总是不睡觉,他会心疼的。

叶修又在心中大骂苏沐秋狡猾,最后还是又推开了门——这次是很轻地推开门——对坐在他门口的人说:“你进来,咱们谈谈。”

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步。




14

苏沐秋进叶修房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对对面的苏沐橙做一个手势,苏沐橙点点头,关上了窗户,叶修看的又一阵无语,气得:“苏沐秋你这是防贼呢!”

苏沐秋笑嘻嘻:“比防贼还紧张,我一想我的童养媳就要跑了,紧张得哪还睡的好觉。”

叶修倒没问你怎么知道我要走的问题,直截了当地说:“沐秋,我要去北方战线一趟,事情紧急,今晚就要出发了。”

他做好了对方阻拦要跟他扯皮到底的准备,不过苏沐秋直接点头:“好,跟我说了你的打算,我也就不会瞎担心了。”

叶修心里一暖,笑:“我这么大的人了,又不会出什么事,况且我可是很强的。”

苏沐秋对此不置可否,问:“北方战线有你安顿的地方吗?”

叶修有点尴尬:“呃呃,我没跟你说吗,我家就在四方城。”

“那样正好,可以把沐橙一起带上了。”苏沐秋拍拍他肩膀,“我们收拾收拾就走?”

“啊,好,收拾收拾就……好个头啊!”叶修一巴掌把苏沐秋的手拍开,“卧槽你在说什么?什么叫带上沐橙,什么叫我们?你想干嘛?”

苏沐秋眼皮都懒得抬:“我说,你不会觉得我会让你自己一个人走吧?”

“别小瞧人啊我怎么就不能一个人去,你有什么理由跟我一起去啊?你知不知道我要去那里做什么?”

苏沐秋歪着头:“去干嘛?去找人,去打仗?那我跟着不是更好?”

“你跟我一起去打仗?”叶修差点跳起来,“我告诉你苏沐秋,我……”

他的后半截话被堵了回去。苏沐秋抱住他,轻轻吻上他的嘴唇。有点挑衅,又有些惩罚的意味,他咬了咬叶修的嘴唇,然后松开,喘了口气,说:“让我跟你一起去。”

叶修脸有点红,他眼中的少年很少有这么认真的表情,苏沐秋一字一句地说:“真的,叶修,我绝对不要让你一个人走,然后我就得天天夜不能眠,一遍一遍念着你的名字,提心吊胆为你祈祷,然后等来你或好或坏的消息,或者永远都等不来任何关于你的信息,然后我就得过着这样的日子,甚至一辈子……你明白吗?我绝对、绝对不要这样。”


苏沐秋和叶修把家里的钱和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了。一开始叶修还有点犹豫,后来想等回了家钱就不是任何问题了,干脆就席卷一空,三个人跟逃难似的连夜离开杭州,此时在坐在由南向北的马车上。

苏沐橙昨晚帮哥哥蹲点困的不行,现在昏昏沉沉地睡在车厢里,叶修撩开帘子,对驾车的苏沐秋说:“这个速度还是有些慢了。”

苏沐秋说:“等到了前面的镇子把马车卖了,换成快马,我带沐橙。”

叶修又缩了回来。你看,他都被苏沐秋惯坏了,好像有那个人在,什么都不需要他担心,什么他都为他做好一样。

叶修摇摇头,我以前不是这样啊,我以前很有主见很自立的一个人啊,我现在是退化了吗。

当然,叶修很有主见,不过苏沐秋也是个有主见的人;叶修本身就很强硬了,只不过苏沐秋比他更强硬。

就像昨晚,苏沐秋决定非要跟他走,叶修一点办法都没有。

坚决不承认他是被苏沐秋的那个吻和那个眼神蛊惑了的叶修自暴自弃地想,算了吧就这样吧,反正我本来就不擅长拒绝苏沐秋……一年多了都是这样。


三个小家伙摸滚打爬了半个月才赶到了四方城,秋、叶两个人都被折腾掉半条命,苏沐橙更是整整瘦了一圈,小脸尖尖的,看着怪可怜。叶修很心疼,说:“再快走几步,先到我家里吃点东西睡一觉。”

叶修家实在太好找了,没费多大劲就走到,苏家兄妹看着面前恢弘的大宅子,嘴巴都变成了O型。

叶修三两步凑到大门前,府里守门的家丁凑上来:“什么人?咦,世子?咦咦,世子不是去军队了吗,这么快就回来?咦咦咦——!”反应过来不对了。

叶修沉痛地看着他:“话太多了啊老李,你还是这么贫,哆哆嗦嗦把什么都交代了。”

家丁李:“啊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过了片刻,咽了下口水,突然往宅子里奔跑,边跑边吼:“王爷!王妃!!大少爷回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淡定如叶修也被老李飙高的音量吓了一跳。摸摸鼻子,干笑两声:“这么激动?果然哥还是这么受欢迎。”

苏沐秋和苏沐橙走过来,苏沐秋挑眉:“嘉王府?”

叶修嗯了一声,左手拉起苏沐秋,右手拉起苏沐橙,直接迈进叶府的大门。


苏沐橙换上新衣服,用毛巾擦着头发,叶修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糕点,苏沐橙吞下去,好奇地问:“叶哥哥你是小王爷啊?”

叶修吃着糕点,点点头,含糊地答道:“准确说是王爷的儿子,至于我离家出走老头子有没有把我逐出家门这我就不清楚了。”空着的左手端过另一个盘子,递给苏沐秋,“你也多吃点啊,吃饱了才有力气听我爹啰嗦,估计今晚要等很久才能吃上饭了。”

苏沐秋站在房间门口打量整个王府,闻言回头,笑:“你父亲那么凶?”

叶修笑笑,想象了一下,说:“我在想我爹见到我是什么表情,大概是凶着一张脸,第一句话一定是,‘混帐!你还知道回来!’。”


所以当苏沐秋陪叶修走进王府大厅的时,一进门就听到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吼着“逆子!你还知道回来!”的时候,他要很克制才能不当场笑出来。一边想笑,一边也不禁有些担忧叶修,他侧头看叶修,叶修倒是面色平静,不过平日玩世不恭的神情都已经完全收敛了起来,他往前迈了两步,跪下:“爹。”

嘉王爷又一拍身边的桌子,瞧那架势怒气是一点都没消减,苏沐秋倒是看出这位北方王中气十足,只怕功夫还不低。

管嘉王爷怎么锤桌子怎么训斥,叶修一句话也不说,低头做沉思状,乍一看非常地顺从,不过他的表情可一点都没有悔过反思的意思,颇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

最后跪了能有一个时辰,这种状况没任何改善,叶修腿都跪麻了,看他爹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只好厚着脸皮又自己站起来,把他爹气的,抄起手边的茶杯就要砸过来。

机智的叶修快走两步到嘉王爷面前,蹲下就抱住他爹的大腿,情深意重地喊:“爹!我错了!”

这一招让人措手不及,嘉王爷的动作一顿,叶修瞧着,接着又喊,“您老悠着点!打死了我不要紧,你可就只剩一个儿子了!”

嘉王爷一口血没吐出来:“你这样的儿子有了还不如没有!”

得到父亲这种评价的叶修一点都没有感到羞愧,接着说:“多大仇啊爹,久别重逢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的心灵。”

嘉王爷沉默了一下,说:“伤害你的心灵?你离开家这么久,我就当我这个儿子死掉了。”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叶修微微有些悲哀,顿了顿,又仰起头,笑,轻声说:“我死了,你该多伤心啊。”

嘉王爷无言地拍拍他的肩。

——所以看到你还活着,看到你回来了,我还是很开心的,你知道吗。

苏沐秋站在一旁看着,百感交集。一方面,他自己是孤儿,很难体会到叶修和他爹之间的感情;另一方面,虽然他不懂,但是看到叶修和家人和解,他为叶修感到高兴。

看到叶修寂寥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容,他吐出一口气,便也轻轻微笑了起来。


叶修好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父子两人没说什么客套话,直接聊起了打仗的事。

“让叶秋当领先锋军你是怎么想的,他是当将军的料?”

嘉王爷怔了怔,争辩:“叶秋很聪明……”

叶修打断:“哦,他是很聪明,可他打架有多弱我就不说了,就算我不在这一年他突然开窍一日千里,上战场估计还是被人揍的份,你怎么跟我娘交代?”

嘉王爷有点沮丧:“怪我咯?三路战线全开,我去哪里找那么多将领,有功夫没脑子的带军不是更可怕?”

“所以应该让有功夫也有脑子的我上。”叶修毫不客气地说,“我打前锋,你坐镇大军。”

对于儿子的自我吹嘘嘉王爷倒是没什么想说的,叶修这个人选确实是非常恰当的,除了过于年轻,身份和能力都没有能挑错的地方。至于年纪小的问题,他自己就是十四岁上战场的,丝毫不觉得让叶修打仗是在雇佣童工。

不过他会担心叶秋并不代表他不担心叶修:“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叶修一怔,接着一脸得意:“谁说我是一个人?我有很厉害的帮手!”献宝一样,一手指底下站着的苏沐秋。

苏沐秋正在放空,陡然被叶修指到,啥?到我了吗?朝嘉王爷一拱手:“苏沐秋见过王爷。”

嘉王爷早就把苏沐秋上下打量个够,这小伙子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他相信叶修看人的眼光,叶修说这是很厉害的帮手,那么当然就很厉害了。所以他点点头,问:“你陪叶修去打仗?”

苏沐秋欠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沐秋陪父子两人聊了很久,等到王府开晚饭的时候,果然已经很晚,因为是家宴,所以就是王府的一家子,加上苏沐秋和苏沐橙,叶修的弟弟叶秋留在了军营,所以好大的桌子前只坐了五个人。

王妃倒是很满意。叶修走后,家里就只剩下三个人吃饭了,叶秋又是很乖很乖的孩子,不像他哥哥一样天天胡闹,一天一天,安静又寂寞,就这样过了一年多了。现在大儿子回来,还带来了朋友,她当然不能更满意。

她不停给苏沐橙夹菜,笑眯眯地说:“多可爱的姑娘。”然后转头对家里的男人说,“你知道吗这几年我受够这群小子了,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

叶修一脸受不了的表情:“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当着儿子的面讨论少儿不宜的事情。”

王妃要过一会才能反应过来他儿子在说什么,差点把米饭扔叶修脸上——所以说叶修就是叶修,哪怕是对着家里人,他也是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欠调教的气息。

叶修说:“正好,反正你现在还没女儿呢,你好好照顾沐橙,她太瘦了。”比划,“你得至少把她养肥两圈。”

王爷跟叶修苏沐秋聊了一下午,王妃就跟苏沐橙聊了一下午。她感念苏家兄妹对叶修的照顾,也喜欢苏沐橙这个乖巧的小姑娘,她摸摸苏沐橙的头发说:“好,到家里来了,当然要好好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苏沐秋听到这话,一时有些感慨,微微苦笑。听听,人家说到家里来了呢,可这毕竟是叶修的家,他们终归是要走的。那么叶修呢,人家当然还是想留在家里的吧。浪子回头,他大概只能祝福,最后悄悄离开吧。

至于叶修怎么想的,他觉得在家里当然很好,只是他不觉得苏沐秋也会留下,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去说,嘿,我家就是你家,你留下陪我怎么样?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不管苏沐秋走还是留,他都一样跟着就是了。



TBC

1,虚空家今天也还一如既往地搞情报工作

2,苏沐秋表示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见家长,叶修叶修你看看我发型还好吗?

叶修:好好好,你帅的都飞起来了

3,我们至今仍未知原著里叶修家是干嘛的,所以干脆军界政界都来一脚好了

下章弟弟出场。

评论(3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