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么没原则的一个人诶嘿,说好了妖孽停更先更记忆之城,结果被喻冥太太的联文萌的我又跑来暗搓搓地更一章妖孽了

前文:妖孽5    后文: 妖孽7

我写的时候觉得好像忘记一件事

——你们说两个手铐铐在一起的人是怎么上厕所怎么洗澡的?

这真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反正我不打算写【跑



6

苏沐秋悄悄开了小窗打开蓝雨警校的教务管理系统网站,眼睛偷偷瞟着叶修,对方正在啪啪啪敲击键盘专注地玩着荣耀,苏沐秋的右手轻轻移动,点开了自己的毕业任务。

【毕业任务已取消】

还是这几个字。

苏沐秋长吁一口气。

……

等等这不对啊!为什么系统没恢复我会松了一口气啊这不科学!

耳边传来叶修的怒吼声:“靠靠苏沐秋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支援啊支援!”

苏沐秋回过神来,屏幕上名为“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在boss的攻击下灵活的闪躲着,但只有一个人单挑boss还是有些勉强,苏沐秋赶紧操纵他的神枪手角色“秋木苏”冲上去,喀喀喀几声扫射只能阻挡boss片刻,不过这样对于叶修来说已经足够了。利用苏沐秋争取来的这几秒钟调整好状态,一叶之秋再次冲上去,和秋木苏联手战斗了起来。

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把boss干翻,两人随即退出了副本。

“你刚刚怎么搞的嘛,关键时刻掉链子,不像你哦苏沐秋大大。”

苏沐秋有些心虚:“抱歉抱歉,刚刚想别的事情走神了。”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逮捕人的警察,和被逮捕的犯人,居然一起窝在这样一个地方同居,同吃同住同游戏,除了偶尔几句互相嘲讽,日子竟然过的这么和平。简直像做梦一样。

想不通。

想不通,所以就不想了,苏沐秋说:“说起来,以前从来没觉得两个人就能通关五人副本啊,和你组队之后真是大开眼界。”

“因为我们两个都是高手,”叶修含笑望了苏沐秋一眼,“不对,更确切地说,是因为我们两个水平相仿。我提高手速时,你既不会因为跟不上我的手速拖我后腿,也不会因为比我快而打乱我的节奏,苏警花,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很像吗?”

很像吗?当然,游戏里很像,一样的骄傲一样的耀眼,都是站在荣耀巅峰的人物;现实中呢?两个同等水平的天才,身份不同立场不同,但很多时候苏沐秋却觉得眼前这个情报贩子才是天底下对他了解最深的人。

既生瑜何生亮,既然有了莱因哈特何必再跑出来一个杨威利。但是棋逢对手却这种感觉却不会让人厌恶,如果天底下还有另一个人和你站在同一高度,这只会让你莫名兴奋。

和叶修的相处,真是意想不到的愉悦呢。

然后叶修就伸出手啪啪啪拍起了苏沐秋的脸:“醒醒啊苏警花,看你笑的一脸狡诈,我的小心脏都颤抖了好吗。”

苏沐秋受到惊吓:“我刚刚笑了?”

叶修一脸嫌弃:“你可不是在笑嘛,突然傻笑,简直有病。”

苏沐秋眨眨眼睛:“唔。”

然后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盯着叶修看。

叶修被他盯的全身不自在:“靠,你到底在笑什么?”

苏沐秋诚恳地说:“在笑这几天的生活。”

“那是挺可笑的,”叶修痛心疾首,“苏警花你看看你,蓝雨之星,警界的未来!你看看你都过的什么日子,天天就是吃饭睡觉玩游戏,堕落!你对的起党对得起人民吗?”

“不都是你的错吗?”苏沐秋说,“你要是不去黑系统,我现在早就高分毕业了。”

“所以说,”叶修一脸不耐烦,“都说了让我给你换任务啊,早换早超生,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执着我,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任务你赶紧选一个,喜欢哪个选哪个。”

“那些我都不喜欢,”苏沐秋平静地摇摇头,“我说过了,我只喜欢你。”

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

苏沐秋的确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当时说的是我只喜欢逮捕你,去掉后三个字之后,整句话表达的含义已经完全改变。

屋里的气氛有些不一样了,沉默中,两个人彼此都有些尴尬与迷茫。

最后还是叶修率先打破沉默,他对苏沐秋抱怨道:“真是的,苏警花你会不会说中国话,你这样说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是吗,”苏沐秋无所谓地笑笑,“那么你呢?你——误会了吗?”

气氛再度变的古怪起来。许久,叶修从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才回答:“我当然不会误会。”

苏沐秋轻声说:“那还真是可惜呢。”


从那以后叶修就懒得跟苏沐秋说话了,荣耀界面也退了出来,开了QQ和网页不知道在做什么,苏沐秋厚着脸皮和他搭话他也不理,苏沐秋叹气道:“有人生气都不跟我说话了,伤心。”

叶修终于搭话了:“谁生气了?我又不是女孩子,难道还能因为你调戏我就嘤嘤嘤去哭吗?”

“咦?那倒挺好玩的,”苏沐秋问,“那如果我继续调戏你,有机会看到你嘤嘤嘤地哭吗?”

靠,真是够了……

叶修转身,一脸严肃地说:“苏沐秋我要跟你摊牌。”

苏沐秋正襟危坐:“请讲。”

叶修问:“首先,你要明确我们两个的身份——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苏沐秋老实地回答:“罪犯。”

叶修怒目而视,苏沐秋改口:“好吧,准确地说是情报贩子。”

“哥可是被称为情报教科书的人,啊,说了你也不能理解,总之,我的工作是很忙的。没功夫天天陪着你胡闹,懂?”

“说的你不是在每天胡闹一样……”苏沐秋小声嘀咕,然后又对上叶修愤怒的目光,于是再度改口,“咳,我的意思是,你看我也没阻止你工作啊,你天天在电脑上不知道捣鼓什么坏事我不是都没去管嘛。”

“少年,too young!”叶修一拍桌子,“你以为工作就只是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吗?警花,你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世界的险恶。”

“所以呢?”苏沐秋望着叶修,“你要带我去见识见识这世界的黑暗吗?”

叶修瞪大眼睛:“当然不是带你,我为啥带你啊?你长的别别人漂亮些吗我就带你?噢你是长的比别人漂亮些……等等,你搞清楚没有啊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苏沐秋直起身子:“你要去做危险的事?”

叶修一脸感慨:“嘛,有点危险,也不算多危险,这就是日常啊日常。”

“既然这样你有什么理由不带我去啊?”

叶修感到有些头疼:“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傻?好吧,我再说明确一点,你该回蓝雨了,这么过天新鲜劲过去了没?我不妨再告诉你,你的毕业任务是我和另一个人的交锋,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没有任何问题,你犯不着就为了个毕业任务去冒这么大的危险吧。”

听到这里苏沐秋挥挥手:“果然还是危险的事吧!那不许去了。”

叶修愣在那里,瞪着苏沐秋,片刻,他的表情有些古怪,眼睛眯起来,声音压低:“我说苏沐秋我没理解错吧,你这是在关心我?”

苏沐秋也愣住了,身体有些僵硬,似乎有些茫然,许久,不知想到什么,他咬咬牙,揪起叶修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猜的没错,叶修,我的确是在关心你。如何?你想笑想嘲讽就尽管来。”

眼神却在说,你他妈敢嘲讽一句试试?

叶修这次是真的受到了惊吓,保持着呆滞的表情,嘴唇动了动,想说出口的话又咽下。然后他眼神移开,一巴掌拍掉苏沐秋的手,笑了笑:“警官你不要吓我,看你这表情像是要吃掉我似的。”

叶修的反应让苏沐秋有些失望,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叶修有什么反应,但肯定不是这种反应对吧?这肯定是哪里不对。他有些沮丧,但还是挺有气势地恐吓叶修:“你再不老实我就真吃掉你!”

眼见叶修嘴皮子动了动又要发表什么看法,苏沐秋赶紧打断他:“闭嘴!”

叶修那张破嘴……下次再气人,就从嘴唇开始一口一口吃掉他。

一阵沉默。

过了好久,苏沐秋忍不住推推叶修:“怎么不说话?”

“不是你威胁我不让我说话吗!”叶修白了他一眼。

“现在可以说了,”苏沐秋问,“考虑的怎么样?”

“差不多吧。我肯定是要去的你拦也没有用,至于你——”叶修头一歪,笑的有些邪气,“想跟来就一起跟来吧,又没所谓。”

苏沐秋对于叶修如此轻易的妥协有些意外:“真的?”

“真的,我一向都是这么善解人意,并不像某人一样一直罔顾别人的意愿,”叶修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算了算时间,“那么,休息一会吧,一个小时后我们出门。”

苏沐秋仔细观察叶修的神情,总算明白过来了:“你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有吗?”叶修在一瞬间收敛起笑容,故作深沉地说,“你的错觉。”

苏沐秋敢肯定叶修的突然心情变好了才会放弃与自己争论。

不过,心情变好的原因是什么呢?


等两个人终于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手牵手在路上走了一个小时。

“为什么我们不打车?”

“说的好像我们有钱打车一样……苏沐秋我自从和你在一起之后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嗯?”

“淡定淡定,我们可以勤劳致富,日子会好起来的。”

“……”

“……”

“苏警花我们刚刚的对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好像进入了奇怪的paro。”

“没有什么不对啊很正常的对话嘛。”

两人停在了目的地的门口。

苏沐秋侧头看叶修:“你要来的地方就是赌场?”

“没错。”

叶修迈步往台阶上走,苏沐秋被他扯着只得跟上,还是很震惊:“呀叶修,这个,我是说,虽然我们现在很穷,但也不能来赌博对吧?我还没毕业呢,要是让人我来赌场赌博我还怎么在蓝雨混啊?”

叶修幸灾乐祸地说道:“那你可要小心了,摄像头记录长相,声纹仪记录声音,触摸器记录指纹,你可别留下什么个人信息。”

苏沐秋苦恼地:“我当然知道!不过难道我还能变成透明的吗?”

有侍者在两人身前,叶修微笑着报出“一叶之秋”的名号,然后被侍者恭恭敬敬地领向对方预定好的房间。

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包间里本来就有人了,叶修苏沐秋两人进入房间后,原本坐在赌桌对面的人站起身来,对着叶修微微行礼:“能劳烦叶神你亲自走一趟,我的荣幸。”

叶修自顾自坐下,一边说:“你好你好,别客气你也坐,最近生意还好吧?你们老大还好吗?好久没见怪想他的,告诉他等我过几天有空去看哈。”

对面的青年一瞬间脸色铁青,生硬地说:“谢谢,老大表示并不想再看见你。”

叶修笑的,非常欠揍。

苏沐秋终于忍不住,小声问:“谁?”

叶修也不理会对面的男人,直接回答:“百花的小头目,代号花开堪折。这里就是百花家开的赌场了,我们今晚就是要和他赌。”

“据我所知,一叶之秋一直都是独来独往,”花开堪折说,“你身边的人是谁?”

“他就是个来打酱油的,你不用理他。”

花开堪折的目光又落到两人的手铐上。

叶修面不改色地照搬当初苏沐秋的话:“这叫情趣你懂不懂?”

苏沐秋:“你应该表现地再暧昧一点。”

叶修:“闭嘴,一边呆着去。”

花开堪折无语地看着他俩吵架,最后不得不打断:“这位先生可以坐在一边休息一会,我们这里有世界各地的各种酒,如果你需要,可以尝一下。”

苏沐秋还没开口,叶修就说:“拉倒吧,他还有钱喝酒?花开你给他上杯果汁好了——对了,看在我和张佳乐的交情上,果汁钱就给免了成吗?”

……谁跟你有交情了我们老大跟你有交情吗有交情吗你不要脸。

现实中的花开堪折只是努力笑了笑,转头面无表情地对侍者说:“……给这位先生上一杯果汁。”

身后还传来少年纯良的声音:“加冰,谢谢。”

啧这真不愧是和一叶之秋混在一块的人……


“开赌之前,我需要确定一下。”花开堪折对叶修说,“你真的要赌?其实这事可以和平点解决的,只要叶神你答应封锁你手中百花的资料库,大家皆大欢喜,我们百花也会补偿你的相应损失,还会给你提供诸多的方便,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拒绝。”

叶修摇摇头:“拒绝的理由多了去了,最主要的一点,缺了一部分的‘一叶之秋’还能叫‘一叶之秋’吗,我不可能答应你的。”

花开堪折叹了口气,说:“好,赌注是什么?我的要求还是一样,叶神你呢?”

“你以后别给我添麻烦就行了,”叶修的语气有些无趣,“百花也别搀和我们工作室的事,如何?”

“好!叶神爽快”花开堪折鼓掌,“想赌什么?纸牌?轮盘?还是其他什么的。”

“那些我都没兴趣,而且我赌术也不是很好,”叶修笑了,“不如我们玩点刺激的?俄罗斯转盘如何?”



TB不知什么时候才能C


1、我不是故意停在这里的我是很想一口气写完赌场篇的不过好孩子是时候睡觉了

2、不知道俄罗斯转盘的GN可以去百度一下,很刺激的游戏【别信

3下章让伞哥苏一下

评论(18)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