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盆总要给我写评于是我激动地赶出一章来表达我对盆总深深的爱

赌场篇完了!伏笔以后再说!

写到后面的时候觉得,这趋势是应该顺道来一发才科学啊……后来想想场合不对,还是回家后再让他俩来一发吧【别信

前文:妖孽6   后文:妖孽8



苏沐秋本来都坐下了,听到这句话不禁又站起来,有些吃惊:“你认真的?”

“那当然。”看着苏沐秋还想说什么,叶修一脚踩在苏沐秋的脚上,“你能不能不和我说话?让我做一个高冷的美男子好吗?”

于是苏沐秋安静地坐下。虽然心底深处对叶修做的这种决定无比恼火,但至少在表明上,他要表现出对叶修有绝对的信心。

妈蛋的居然去跟人家赌命,这人绝对是欠调教,看起来挺聪明一人啊怎么这次跟脑袋叫驴踢了似的。

侍者给苏沐秋端来果汁,苏沐秋心里还在生气,愤怒地喝了一口果汁,然后把吸管当成叶修的脖子咬。

赌桌上的轮盘已经被撤下去,花开堪折手里握着一把左轮手枪,打开转轮后,把一颗子弹塞进枪膛里,然后开始转起了转轮。对于叶修的话他比苏沐秋更加吃惊,一边咔嚓嚓地转着手枪,一边说:“我们百花与你没有什么大过节,叶神何必要来和我赌命?”

叶修笑着说:“赌什么不是赌,要是一点风险都不冒就能得到回报的话那人生也就太轻松了。”

“难道叶神不怕自己把性命交代在这里?”

叶修认真思考了一会,诚恳地说:“这个,其实,还是怕的。所以不如你直接GG如何?”

苏沐秋差点被果汁呛到。

花开不败瞠目结舌:“GG?”

“不好意思串戏了。”叶修说,“我是说不如你直接弃权如何?这样咱俩就都不用冒生命危险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花开堪折冷笑一声,把左轮手枪拍到桌子上,推向叶修的方向:“叶神这就请吧。”

叶修拿起左轮,在手里掂了掂重量,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霎时自己心里也有些感叹,这感觉真是太他妈诡异了。左手握枪,姿势还有些生疏,手指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响,空气挤压破空的声音,叶修隐隐觉得太阳穴边生疼,但是,并没有子弹射出来。

叶修耸耸肩,把左轮手枪推到花开堪折那里。

花开堪折摸着左轮手枪,神情有些复杂,一叶之秋是真的想把这个赌进行下去?还以为他只是在虚张声势。

扣动扳机,枪没有响,花开堪折不禁松了一口气,叶修有些失望地对苏沐秋说:“我还以为他不敢和我赌,希望破灭了。”

“呵呵。”苏沐秋觉得好心累,低下头继续咬吸管。

两个人再次交换了一轮,都是有惊无险,到第三轮左轮手枪转到叶修手里时,花开堪折打断他:“一叶之秋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想把命搭在这里,如果你是在玩心理战术的话就省省吧,在这件事上,你处于下风。”

“哦?这话怎么说?”叶修歪歪头,有些疑惑。

“一叶之秋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要是我输了,百花不过少一个管事的,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而如果叶神你输了,整个‘一叶之秋’都要垮台,从此道上再无情报教科书。”花开堪折似乎对自己的分析很满意,他挑衅地看了眼叶修,说,:“你想让一叶之秋葬送在这个赌场吗?”

“有句话你说的很有道理,要是没有哥,就不会再有一叶之秋。”叶修对着花开堪折摇摇手指,微微一笑,“但是你说的也不全对,因为今晚会输的是你。”

压抑的空膛声响,叶修举枪的手放下,笑容加深,手枪推回去:“该你了。”


花开堪折没有拿起手枪,他望着叶修,问:“输的会是我?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叶修吹了个口哨,心情很愉悦,“本来我还在算胜率,现在根本不用算了,因为你必输无疑。花开,你不觉得你话很多吗?你话多说明你根本就不想跟我赌,你比我还迫切地希望对手先放弃,你这样怎么跟我赌命?”

花开堪折脸色铁青:“我只是觉得……”

“你只是觉得虽然自己的命不太重要,但是百花却很重要吧?”叶修懒懒地说,“张佳乐今年多大了?还没满二十吧?那孩子身手不错,可惜太天真了,纯良的远远不像是一个黑道掌权者。况且,他到现在身边连个可靠的帮手或者搭档都没有吧?这样你也能放心?”

叶修伸手瞧瞧桌子,继续说:“一叶之秋情报网和百花,咱们两个是在相同立场上的,你做个决断吧。”

花开堪折握着手枪,冷冷地对叶修说:“张佳乐是最好的首领,整个百花上下不会对他的能力有任何怀疑,就算只剩他一个人,他也绝对能带着百花走下去。”

听到这句话,叶修抿了抿唇,用略微嘲讽的语气说:“是咯,只要外界去逼迫,人总是能爆发出潜力的,至于辛不辛苦,谁去在乎呢?”

他做个手势:“请。”

“那么你呢!”花开堪折将手枪放下,一拍桌子,反击,“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一个人?你要是输了,你以为你身边那位能活着走出百花?”

他的话里提到苏沐秋,叶修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看了眼苏沐秋,苏沐秋对两人的争执置若罔闻,安静地坐在那里喝果汁。叶修沉默了片刻,在这沉默中有些微的迟疑,然后他抬起头,对对面的人说:“我只对我自己的生命负责,至于他,是他自己要跟来的,与我无关。”

话一说出口叶修就知道糟糕了。他应该说的再凉薄一点的。他的神情,他的措辞,里面的破绽太多,对方也是在道上浸淫多年的老油条,怎么会看不出他的真实态度。

果然,花开堪折冷笑了两声:“这么多年来一叶之秋从不伤人性命,今天却让无辜的人陪你一起死?”

叶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带着手铐的右手轻轻握成拳,然后紧紧地攥在一起。

苏沐秋不紧不慢地喝完最后一口果汁,站起身来,一手揽过叶修,在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带着手铐的左手抬起叶修的下颚,狠狠吻了上去。

有些冰凉的触感,苏沐秋在心里感叹,这人没心没肺的,连嘴唇都是这么凉。叶修微微有些抗拒,但力气明显不如苏沐秋大,被苏沐秋牢牢按住不能动弹,唔唔唔地出声抗议。

叶修的舌头乱动,触碰到苏沐秋的舌尖,吓的他嗖的退回去,但苏沐秋可不容许他后退,舌头卷起叶修的舌头,两个人交换着唾液,彼此都有些呼吸急促。

刚刚喝的果汁是黑加仑啊,我还以为是葡萄呢……叶修迷迷糊糊地想。

靠靠不对,老子竟他妈被一个男人强吻了,天理何在!

等苏沐秋终于舍得放开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快缺氧了。努力地深呼吸,脸颊有些发烫,本来在心里不断地骂苏沐秋,但此刻连瞪苏沐秋的力气都没有了,威胁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哀怨,苏沐秋伸出手指点了点叶修的唇,笑着:“惩罚你,竟然这么不信任我。”

然后他转身面对花开堪折,微微挑眉:“自说自话地吵死了,我说过我不愿意陪他死了吗?既然肯陪他来,当然是跟他共进退,有一叶之秋就有我,有我就有一叶之秋。百花的先生,你请吧。”

花开堪折站在那里,许久,才说:“你跟他是情人关系?”

“情人?”苏沐秋摇头,“不,我们是爱人,不像吗?”

花开堪折不再说话。

不,不像。一开始谁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很尴尬,互相警惕又互相妥协,无论如何,绝不是情侣。但刚刚的那个吻,让他有些质疑自己最初的判断。

如果,连这个人都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不去阻止一叶之秋……?

花开堪折举枪,目光一闪,正要扣下扳机,突然房间门被人推开,匆忙进门的年轻人有些惊慌,急急忙忙走到花开堪折身前:“大哥,出了点事。”

花开堪折此时只想重复一句叶修说过的话:能不能不和我说话让我做一个高冷的美男子?

气势生生被打断,花开堪折有些懊恼,怒道:“什么事?不是说过不许打扰这个房间吗?”

“真是急事!”来人的话语间是掩饰不住的焦急,在花开堪折耳边小声说着什么。

花开堪折脸色大变。

叶修睁大眼睛,声音压低,微笑着:“怎么了,你现在脸色可不大好,需要中场休息吗?”

花开堪折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似乎在判断着什么,喉咙里一声咳嗽,突然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说:“不该跟叶神赌的。你说的对,我根本不敢和你赌命,叶神,这场赌局,是你赢了。”

“哇真不错。”叶修笑眯眯地拍拍手,苏沐秋刚才摆好的帅气无比的pose登时就被破坏掉,左手随着叶修的右手晃来晃去,看起来傻了一逼。

“既然如此,赌注?”

“就按叶神说的办。”花开堪折急促地说,“抱歉,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请叶神包涵。”

“你忙你忙。”叶修客气地回着。


等花开堪折带人急匆匆走出房间,叶修才收敛起笑容,刚刚生死赌注的时候都气势不减半分,此刻的神情看起来却有些寂寥。

苏沐秋拍拍他:“赢了就好。”

叶修突然问道:“你刚刚说愿意陪我同生死,是在演戏还是来真的?”

“你猜。”

叶修瞪着他。

苏沐秋的手指覆上叶修的嘴唇,轻声说:“你知道的。”

刚刚那个吻,你知道的。

是的。

叶修已经明白了。


房间里的侍者巴巴看着叶修,您老什么时候滚蛋啊?

谁知道叶修反而不着急了,勾勾手招来侍者:“你们这里的wifi密码是多少呀?”

侍者有些小惊恐:“您问这个做什么?”

叶修手里正摆弄着苏沐秋的手机,说:“嗯,你们这里的摄像头啊,指纹采集器啊什么的……”

侍者一声惨叫:“您别!”

别啊大哥!有话好商量!被您老人家黑进我们百花的系统了那这系统还能看吗?

侍者苦着脸说:“求叶神手下留情,您放心,有关两位出场的任何资料我们自己会一点不留地删除,就不劳您自己动手了。”

叶修温和地说:“我自己的我倒不担心,主要是这位——他的一切资料都不许泄露出去,明白吗?”

“明白明白。”侍者忙点头,擦擦汗,“叶神还有什么吩咐?”

叶修一指苏沐秋面前空着的玻璃杯,说:“啊,给这位先生续个杯。”

妈个鸡的……

侍者在心里痛骂一叶之秋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叶修和苏沐秋走出百花赌场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叶修的手里还在摆弄苏沐秋的手机,出了赌场的范围,不得不遗憾地断开wifi连上数据流量。

两人并肩走着走着,苏沐秋突然问:“是你搞的鬼吧?”

“什么?”叶修头也不抬。

“那个人,接到临时的消息突然弃权离开,这件事也是你搞的鬼吧?”

叶修笑了,漫不经心地说:“你没有证据哦,苏警花。”

叶修这句话,等于变相地默认了苏沐秋的推论,苏沐秋心里叹了口气,这个人,真是一环扣着一环,来这里之前想必已经做好了完全的防备,那么,自己当初的舍身维护,意义何在呢?是不是只能换来身边这个人嘲讽的一笑呢?

“布局再严密的赌局也是有几率输掉的,避无可避,”叶修轻声说,“花开堪折说的也对,我只能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不能强求你,所以,我只能继续完善我的布局,让那个输掉的几率更小而已。”

苏沐秋黯然的心情,因为叶修的这句话,突然明亮起来。

只是……我没想到你真的会那样维护我呢。叶修突然抿着嘴唇,笑了。

手机上挂着QQ,消息还在闪烁。

一叶之秋:

恭喜你哦,计划很顺利,从我这边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索克萨尔:

还是要多谢你的帮忙。

索克萨尔:

你全身而退了吗?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

……你是刚出百花门就叫车撞死了吗?

索克萨尔:

……

一叶之秋:

我就是走了个神居然被手残刷屏了,我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一叶之秋:

放心我活的好好的,还等着收你的钱呢。

一叶之秋:

苏沐秋也好好的。

索克萨尔:

是吗

索克萨尔:

真好啊。


叶修清除了记录,退了QQ,把手机扔到苏沐秋怀里。苏沐秋接住手机,一句话也没问。

两人慢慢走着,叶修说:“饿了。”

苏沐秋:“啥?”

叶修说:“折腾了一晚上啊,好饿的!”

苏沐秋有些为难:“这大晚上的,去哪找吃的。”

叶修说:“重点是没钱吧?”

苏沐秋把手里的果汁递给叶修:“就剩这个了,将就着?”

叶修活活被他气笑了:“苏沐秋你这个人……简直注定孤独一生。”

孤独一生?苏沐秋勾起嘴角,呵呵。怎么可能?都已经找到目标了,所以,怎么可能。

叶修本来还想说这吸管你用过了我嫌弃,却想起了在赌场里苏沐秋那个带着果汁味道的吻,酸酸的甜甜的,舌尖扫过他的牙齿,缓缓填着口腔柔软的内壁。

一瞬间,叶修有些口干舌燥。

深深地吸了一口果汁,那是那份燥热的渴意,远远没有办法压制下去。

把吸管扔掉,叶修把半杯果汁都倒进嘴里,心里哼哼唧唧。

去他的,想那么多干什么,这种事……

随他去吧。


TB这次真的是不会有C了

1、隔壁在展开双花线没错,等以后会写

2、一叶之秋和索克萨尔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3、下一章肉还是不肉,这是一个问题。


评论(19)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