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结束,分居开始。

本章神助攻喻文州上线,喻大大表示鄙视这些恋爱掉智商的人

轻微双花

前文:妖孽10   后文:完结章,妖孽12




11

喻文州推开门,寝室里一片黑暗,随手打开灯,偌大的寝室只有他一个人。

苏沐秋还是没回来。

喻文州忍不住吐槽:“那家伙,该不会是想跟叶秋在外面同居一辈子吧……”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喻文州从兜里摸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差点手一抖把手机扔出去。

“苏,苏沐秋?”

那边是冗长的沉默,许久,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是喻文州吗?”

是苏沐秋的手机,但却不是苏沐秋的声音,喻文州礼貌地回答:“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叶秋。”

啊,我就知道……

一直以来的预感要印证了?要是这是都市伦理剧,此刻喻文州应该痛心疾首地对着电话哭骂,你这个小妖精凭啥用我儿子的手机,你打电话来跟我耀武扬威吗,这日子没发过了,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这样的。

现实中的喻文州愣了一会,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说,好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接下来那边是不是应该会说你好我已经和苏沐秋在一起了跟你说一声你不用等他回去了,说不定旁边还会跳出那个欠扁的声音,文州我要结婚了不日你就会收到请柬了要记得祝福我呀么么哒……

“我现在和苏沐秋住在一起。”叶秋说。

“呃,我知道。”喻文州有些烦恼地抓抓头发,“算了,你们要是决定好了我也不说什么了,你们好好过吧,祝幸福。”

“想哪去了你,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脑洞这么大,”叶秋说,“我和苏沐秋好好过?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好吗,这不现实。我打电话给你,是要让你帮个忙的。”

“什么忙?”

“苏沐秋的专用手铐的备用钥匙在你那里吧?你给我送来吧。”

喻文州不说话了,脑筋急转,突然明白了叶秋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语调上扬:“你要离开苏沐秋?还是要偷偷离开他?”

“啧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淡然,“给我送来吧,喻文州,你帮我这一次,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对方的语气很平淡,正因为如此,让喻文州明白了他不可动摇的决心。喻文州在屋里转了两圈,沉声道:“不行。虽然我们俩关系不错,但是——不行。你有什么,去跟苏沐秋谈,别来为难我,苏沐秋是我兄弟。”

两人僵持着,许久,电话那边隐隐传来一声叹息,叶秋笑了,语气有些轻佻:“我就知道你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喻文州有些无力:“那你就别来糊弄我,早点洗洗睡吧你。”

“不行,我今天还就要欺负你了,你不答应我会报复你的。”叶秋的语气很轻快,“我要把你的照片P一P然后发到同性交友网站上,再帖上你的QQ号和手机号码。”

“……”

喻文州怒摔手机。

 

宋晓出门丢垃圾的时候,正看到对门寝室的喻文州走出公寓大门,他打了个招呼:“哟文州,都这么晚了,你一身正装是要去哪?”

喻文州转过头,招牌微笑:“要出门去跟网友面基了呢,想想,还真有些小激动^ ^。”

一阵寒风吹过。

宋晓望着喻文州的背影,打了个哆嗦,这个笑容……好凶残啊……

 

喻文州打了个车,下车后才发现目的地是一栋破旧的小公寓,顺着叶秋给的房间号走过去,喻文州停下来敲门。

“请进,门没关。”屋里有人说。

喻文州推开门,屋里没开灯,黑暗中只有一点点火光在亮,鼻尖能闻到尼古丁的味道。喻文州摸索着打开灯,终于看清了屋内的景象。

凌乱的床,有人侧卧在床上,衣衫不整的,正是多日不见的苏沐秋。一个年轻人坐在床边抽烟,比床上的苏沐秋还要衣衫不整,叼着烟的样子明媚而忧伤,透露着一股失意小青年的味道。

见此场景,喻文州掩面:“事后?”

抽烟的人看了他一眼,扬扬眉:“凶杀现场。”

“他怎么了?昏迷?”

“吃药了,”叶修说,“叫个人,在外卖里下点迷药,迷晕他轻而易举。”

“是吗,”喻文州看着昏迷的苏沐秋,说,“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毕竟是蓝雨第一,警惕性哪有这样差。”

“……谁知道呢。”叶修抽了口烟,表情有些嘲讽,又有些落寞。

“钥匙拿来了吗?”

喻文州退后几步:“我还没决定要不要给你呢,这样做太对不起苏沐秋了。”

“我有无数种办法能打开这个手铐,既然苏沐秋昏迷了,那么,我叫人来开锁,或者,干脆……”叶修的左手在苏沐秋的左手腕上比划了一下,随即,苦笑,“所以,让你来送钥匙是最好的选择,对他最好的选择,你明白吗?”

喻文州沉默,他知道叶修没有骗他。他把钥匙扔给叶修,看着叶修一只手,颤抖着,笨拙地,解开他和苏沐秋之间的那层锁。

喻文州忍不住开口:“喂,你和苏沐秋到底……”

叶修比了个手势,不,够了,别问……

于是喻文州闭嘴。本来还想问你不再考虑考虑了?你不会后悔吗?看叶修的表情,这些问题就都不用问了……心里在嘀咕,咦,这人这是在作死啊,可怜,我知道他在作死,可我怎么就同情不起来呢,真是怪了。

我知道他是多聪明的一个人,妖孽级的,怎么会蠢的去作死呢,果然恋爱降智商,可怕,我可不要像他这样子……

叶修一点都不知道他已经成为喻文州的同情对象,此刻,他揉着自己的右手腕,感受着久违的自由。看了看床上的苏沐秋,有些恍惚。

这层锁不见了,我们之间也就没什么联系了吧……

他望着苏沐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贪婪,这人,怎么就这么好看呢?睡着的时候比醒着还要好看,闭着眼睛不说话,叶修才敢这样打量他,他笑起来,对叶修说,我就喜欢你……叶修会忍不住想逃避的。

叶修伸出手指,摸摸苏沐秋的脸,温柔地,手指描过苏沐秋的眼睛,苏沐秋的眼睫毛轻轻颤了颤,却没有睁开眼睛。

叶修弯下身子,轻轻吻在苏沐秋的嘴唇上。

妈——呀——我眼睛要瞎了!喻文州伸手捂住眼睛,内心那个委屈啊,那个愤怒啊,干嘛啊,大晚上的,大老远让我跑过来看你们秀恩爱?天理呢?

于是又忍不住开口:“我说你要是喜欢他的话就跟他在一块好了,干嘛折腾这么多事啊。”

叶修直起身子来:“喜欢?”

然后他笑了笑:“好吧,喜欢。但是,喜欢能当饭吃吗?都多大的人了,谁还说靠着别人的喜欢过日子啊,人总得理智一些,别跌进去了把自己都赔了。”

这话倒说的有点道理,但喻文州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想了想,又说:“你要是因为怕就不去做的话,你就不是我认识的一叶之秋了。”

叶修点头:“你说的对,要是会怕,我就不是一叶之秋了。我不是怕别的,我要是去做,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受得起,因为是我的选择。我只是……不想赌。我不想给他抛弃我的机会。”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呢?叶修想,我当然会保护好我自己,但是,就像别人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那就太悲凉了……

叶修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又恢复了一贯的玩世不恭,说:“总之,反正我是看开了,你跟苏沐秋说,让他一个人玩去吧,我是不奉陪了。”

叶修重新点起根烟,摇摇晃晃地往门口走去,在将要跨出去的时候,回过头,看着沉睡中的苏沐秋,微笑,挥了挥手,嘴唇轻动,无声的,再见。

 

叶修走了,喻文州站在风中凌乱。

等等你别跑,我终于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了,你怎么把我们家苏沐秋说的跟渣男似的哎哟喂!

我们家孩子是个打着灯笼都难找好男人啊巨巨你快看他一眼!

当然,叶修已经跑了,听不到喻文州内心的呐喊。

好吧,既然如此……谁家的老婆谁自己哄吧。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熟睡的苏沐秋,呵呵,你睡的真开心啊……

喻文州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端来了半盆子凉水,看了眼床上一无所知的小羔羊,毫无同情心地,哗——

透心凉心飞扬。

苏沐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着气,神智还有点不清楚,左手边空荡荡的,他条件反射地喊:“叶修!”

抹了抹脸上的水,眼睛渐渐能看清楚东西,看到一张笑眯眯的脸,熟悉的声音:“晚上好啊沐秋,睡醒了吗?”

“文州?”

“原来你还记得我呢^ ^我真欣慰。”

苏沐秋一声呻吟:“你……好好说话。”我有点害怕——我们家叶修呢!

“如果你找那个情报贩子的话,他跑了,”喻文州双手抱臂,看热闹不嫌事大,“临走前让我跟你说,他不和你玩了,让你别再去找他。”

“玩?!”苏沐秋一声怒吼,从床上蹿起来,“他居然说是玩?好,还说不玩就不玩了?他想的美!”

喻文州翻白眼,你朝我吼什么,有本事,你朝他吼去啊?

苏沐秋像头困兽一样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满肚子火没处撒——他肯定火啊,妈蛋,一觉醒来喜欢的人都跑没影了,真塔麻见鬼。

 喻文州看着苏沐秋暴躁地转圈,凉凉地说:“你再多转几圈,他就跑的看不见影了。”

苏沐秋猛地停住,望向喻文州,表情居然有一丝的迷茫:“我应该……?”

喻文州叹了口气:“追呗。”

“要是追不到怎么办?”

“追不到也要去追,这是你的毕业任务。”

苏沐秋的眼神恢复清明,仿佛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

茫茫人海中,互不相识的两个人,他尚且找的到他,现在,更没有让他逃掉的理由。

“你等着,叶修,我一定要把你重新逮捕归案!”


苏沐秋终于回到了蓝雨。

无精打采地走在学校的小路上,一路上学弟们看到他都纷纷敬礼。

“好久不见啊苏哥,听说你去忙毕业任务了,怎么样,这么多天过去了,完成了吗?”

补刀。

苏沐秋捂着胸口,悲伤地:“唉,别提了,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嗯?苏哥你说啥?”

“哦,我是说,抓住任务对象了,又被他给跑了。”

学弟便是很同情:“苏哥的任务一定超级难吧?别急,慢慢来,祝苏哥早日把他逮捕归案。”

苏沐秋很感动:“谢谢,我一定会尽早把他追到手!”

等苏沐秋走远,那学弟才有些疑惑地对身边的人说:“刚刚苏哥的措辞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啊?”

 

喻文州已经被苏沐秋审了千八百遍。

“我真的不知道他住哪,我跟他就是在网上认识的,他拿我的钱,帮我办事,就是这样啊。”喻文州无奈地说,“我顶多能提供给你他的QQ号。”

苏沐秋抱头。靠,我加他多少遍QQ了,一直在被拒绝,那人也真是狠心。

沮丧,于是又吓唬喻文州:“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遗漏没有?”

“真没有了!我连他真名都不知道好不好?他把真名都告诉你了!”

……苏警花的心情,因为这一句话,又重新变好了。

苏沐秋一会傻笑,一会皱眉,喻文州实在是忍不了他了:“滚滚滚,出门找你的叶修去,别窝在蓝雨了。”

“可我不知道去哪找他啊。”

天哪,真是恋爱掉智商,好好的一个人哪……现在蠢的跟那晚的叶修也差不多了。

喻文州只得耐心地,临时充当好友的大脑:“你跟他同居那么久,就一点他的信息都不知道?”

苏沐秋仔细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苏沐秋开始改为骚扰百花。

他那着装,按理是进不了百花那么高档的娱乐场所的,第一次去还差点被人打出来,还是花开堪折在贵宾室的监控上瞥到了他,才派人把他带了上来。

听了苏沐秋的来意,花开堪折平静地说:“没有人有胆量泄露一叶之秋的个人信息,苏先生,我们帮不了你。”

苏沐秋沉默。他知道花开堪折说的都是真的,人家根本没有必要为了他得罪情报教科书,他根本没办法从百花的人口中问到有关叶修的一个字。

即便如此,苏沐秋还是不死心:“只要你们肯帮我,一叶之秋那里,我会搞定。”

花开堪折笑了:“一叶之秋都不愿意留在你身边,你的保证一点力度也没有。”

补刀X2

苏沐秋萎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沐秋越来越沉默寡言,眉宇间仿佛解不开的忧愁,看的蓝雨一群学弟们心疼不已【什么

深夜熬夜在网上调查,白天出门寻找线索,晚上有空,就去趟百花娱乐,磨的人家痛不欲生看见他就想跑。

还是没有叶修的消息,这个人就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叶修并没有自夸,他就是情报教科书,如果他想隐藏自己,不会有人找的到他。

可是,你怎么就能如此狠心呢?

苏沐秋忧伤地,狠狠地,灌下一口果汁。

一个身材颀长,扎着马尾的年轻人在他身前站定,扬起下巴,看着他,声音清冷:“这是咱们家新请来的坐台小姐吗?”

百花娱乐一楼酒吧前的酒保认真地回答:“老大,他是男的。”

“那就是坐台小倌。”年轻人换了词。

呆萌的酒保这才get到了重点:“咦,不是啊,这人不是我们百花的。”

年轻人怒道:“不是我们百花的人,那我怎么每回来都能看见他坐在这啊?长的倒不错,就是一天天哭丧着脸跟跑了老婆似的,看着就扫兴。”

补刀X3

苏沐秋喝着果汁,牙都酸了,心想,你说的真好,可不是跑了老婆吗……

他抬头看这个被酒保称为老大的人,年纪不大,和他相仿,眼神冷冷的,皱着眉看着他。

“我爱人不见了,我找不到他了。”苏沐秋说。

年轻人好像有了兴趣,跟他搭话:“那就继续找,有喜欢的人是件很幸运的事,如果这样还错过的话,那就太奢侈了。”

苏沐秋怔了怔,苦笑:“你说的对,遇见他是我的幸运,我一定要找到他。”

年轻人说:“祝你好运。”

他从苏沐秋身边走过,径自上了二楼,刚刚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的随从在经过苏沐秋身旁时,也停了下来。

这个人和刚刚的百花老大不同,虽然也很年轻,看上去却比百花老大要稳重不少。

“你找一叶之秋?”

苏沐秋点头。

那人来了兴致,又问:“你们真是情侣吗?”

苏沐秋无比诚恳地说:“真的,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不能更真。”

那人定定地看了苏沐秋半晌,突然大笑:“没想到一叶之秋也……”

他拍拍苏沐秋的肩膀,对着苏沐秋说了一串数字,说:“加油,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然后也跟着上了二楼。

苏沐秋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数字。

这是,QQ号?

 

张佳乐斜倚在螺旋楼梯的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追上来的人:“你好慢啊。”

“抱歉,跟那个人多说了几句。”孙哲平说。

张佳乐眨眨眼:“有什么好说的?”

孙哲平微笑着说:“日行一善,为我自己(能追到老婆)攒人品。”

张佳乐没听懂,皱着眉头:“什么鬼……”

孙哲平倒是心情不错,你看,这世界上还有人有勇气追一叶之秋这个妖孽,要是那个人都成功了,我有什么理由不成功,嗯?

他在心里给苏沐秋点了个赞。

加油啊,我看好你哦。

 

 

TBC

1、叶修和喻文州就是网上认识的,一拍即合,开始狼狈为奸

2、双花上线,其实孙哲平也不是个好东西【咦

3、叶修跑了!打算回去工作挣钱养孩子了——然后他就会发现女儿压根就夜不归宿

心很累

评论(3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