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书版大修已放出

两个妖孽在一块了!大家狂喜乱舞,太好了让他们俩一物降一物去吧这样就天下太平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尼玛这俩妖孽一起祸害别人简直是人间惨案啊……

前文:妖孽11

肖时钦有,轻微江周江




12

谜之数字。

试着用QQ搜索了一下,还真能搜出来,一个ID为“无浪”的用户,苏沐秋点了一下他的简介,顿时就无语了。

“哈罗,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这是哪里来的非主流啊喂!


叶修出门买烟回来,邻居家的小萝莉对他招手笑:“叶大哥我好久没见你啦,你的女朋友呢?”

叶修一僵,嘴里的烟差点掉出来:“啥?我女朋友?”

小萝莉:“方锐哥哥说你这几天不在家是被小妖精抓走了,爸爸说一定是因为叶大哥你在外面交女朋友了。”

叶修:“……”艾玛……

叶修有些小忧伤:“我们分手了。”

小萝莉惊讶地捂着嘴:“为什么?你不喜欢她了?”

叶修摸摸小姑娘的头发,温和地解释:“不,我喜欢他。”

如果不喜欢,就不会这样狼狈地逃离了;因为喜欢,所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一起。

叶修那颗雷打不动的老心啊,在这一刻突然有些不好受了。

这种感觉……确实是失恋吧……


家里还是空无一人,叶修都懒得生气了。当时自己正鼓足勇气要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准备忘掉苏沐秋从此回归正常生活工作赚钱养孩子,然后就发现方锐这小子竟然学会了夜不归宿——卧槽孩子大了学坏了吗?叶修一口血,熬着夜把整条街的监控调出来一步步查,然后就发现自家孩子跟陌生的男人手牵手跑了——继续查下去,接着就发现那个男人是蓝雨警校的老师——又是一口血。

叶修扶着桌角才让自己没跪倒在地上,他的世界观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们家和蓝雨警察这是什么孽缘?还能不能好了?

不过一提起苏沐秋,叶修就不大高兴了,闲着没事老想他干什么。坐了一会,重新打开电脑,刚登上QQ,右下角疯狂闪烁,一排的添加好友申请。

叶修沉默着,把名为“秋木苏”的人的申请一个一个地拒绝掉。

然后就没了跟人聊天的兴致,他知道不久后这个人还是会耐心地,死皮赖脸地,继续发来一堆申请,而叶修已经没有力气去点拒绝了,拒绝那个人,他的手会抖。

于是就想玩荣耀,一叶之秋这个账号现在是不敢用了,叶修另申了几个马甲号,天天混野队跟人一起刷副本,没什么激情,一天天也这么玩过来了,只是偶尔想起战队法师身边站着的神枪手,他会无比怀念两个人默契的配合,怀念与同等高度的搭档并肩战斗的时光。

靠啊,这游戏也玩不下去了。

叶修关掉游戏,有些烦躁,这种时候需要尼古丁来抚平情绪。叶修抽着烟,郁闷,明明只跟他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啊,这么搞的这是,到底还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到以前的心境啊?

好像没了苏沐秋,生活一瞬间就失去了乐趣似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只是再也不会有那段日子的那种心情了吧。

再也不。

叶修把烟碾灭,叹了口气,失恋就失恋吧,多少年都是自己一个人走过来的,苏沐秋不在,总有一天,他还是会习惯的。

鼠标扫过电脑右下角,在一排添加好友申请里,夹杂着一些跟工作有关的私敲,叶修漫不经心地点开,看着看着,咦了一声。

看来要有新工作了啊……


叶修和人面对面地坐在咖啡店的包间里,和叶修懒洋洋仿佛被抽走骨头一样糟糕的姿势相反,对面的年轻人坐姿端正,小口喝着咖啡,一举一动都礼貌妥帖地让人挑不出错。

“叶神向来不和人接触,这次能出来和我见面,我感到很荣幸。”

叶修刚刚在走神,此刻偏过头,看着面前的人,笑:“最近很无聊,正好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再说,咱们也是老熟人了,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见个面算什么,是不是呀,小肖?”

肖时钦的脸一下子红了,面对叶修的调戏似乎有些手足无措,无奈地说:“叶神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别提那事了行吗【哭给你看哦

欺负好人有助于转移个人郁闷,这是真理,叶修看着红着脸的肖时钦,抑郁的心情得到了有效缓解。

“这些天正好来H市办事,顺路就来拜见一下叶神。”

叶修用流氓打量黄花闺女一样的眼神看肖时钦,这小子知不知道自己一说谎就会脸红啊?

不拆穿了吧。叶修扣起手指敲敲桌子:“说正事。”

“事实上,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肖时钦说,“我前一阵子接了一个活,是系统修复,我见是叶神你的手笔本来想拒绝,但对方态度很强硬我们也不好推辞。”

叶修嘴角一抽,老头还真找到肖时钦那里去了啊,多大仇。

“然后呢?你解开了?”

“解开了,”肖时钦老实地回答,“但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和你商量一下。”

叶修望着肖时钦,慢慢地笑了,称赞道:“行啊,小肖,本事进步不小,两年前你得称呼我一声老师,现在你已经和我站在同样的高度了。”

肖时钦一时间也有些感慨,一叶之秋是前辈中的前辈了,情报界传说一样的存在,多少人在模仿叶修,他也一样,只是最终站在巅峰的,仍然只是叶修一人。

肖时钦摇摇头,认真地说:“有叶神在,我永远不敢称第一,这次能解开,也是因为你当时根本就没在这上面花费多少精力吧?”

叶修怔了怔:“……也许吧。”

最初的确是时间紧迫,后来么,发生太多的事,这件事他都已经多久没想起了。

“我在征求你的意见,叶神。”

为什么征求我的意见?要是能这么帅气地反问一句就好了,不过这个肖时钦是个聪明人,看上去温和腼腆的,实际上什么都知道,叶修可不想自己这样反问之后再被人家反问回来:嗯?苏沐秋的事不需要征求你的意见吗?你们不是那啥啥吗?

那老脸就都丢尽了。

叶修又郁闷了,反正一提到苏沐秋,他就没办法欢快地蹦跶了,斜眼睨着肖时钦,冷哼一声:“你随意呗,反正,就算系统恢复了,我也不会让他逮到第二次了。”

那人,终归是要毕业的吧?因为这项任务的关系,连以后碰巧见了面和和气气地说一声好久不见都没可能了,下次见面,肯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叶修要是不想蹲局子,以后一定是要绕着苏沐秋走的。

再也不见。

又是这个字眼,再也不。

叶修捂着心脏,感觉自己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这妖孽这次可是真受伤了,说出话来不像是在豪迈地做决定,无谓的神态,声音反而听着有些心灰意冷:“你解开吧,我跟那人又没什么关系,大不了以后他走哪我躲哪,这城市也没那么大。”

好!叶修在心里给自己鼓掌,啪啪啪。

轰。

咦?

轰的声音是现实中的,因为咖啡店包间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你刚刚说什么,啊?有胆子你再说一遍,叶修!”


听到这个声音叶修霍然站起,第一反应是要跑,但是面带怒色的苏沐秋已经堵在了门口,人还是那个人,即使只同居了一个月,那张脸已经熟悉地不能再熟悉,表情……嗯……表情有点可怕,非常可怕,虽然是笑着,但这笑容看起来像是要吃人一样。叶修的第二个反应就是扭头去找肖时钦算账,但哪里还能看见肖时钦的影子,早就趁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妥妥的一派内奸行径。

房间里只剩两个人,从那天之后两人第一次面对面,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叶修反而冷静下来,不管是一场误会,还是真的打算结束一段关系,既然苏沐秋都找上门来了,那么他便也不会再逃避。

咖啡厅小小的圆桌,相对的两个方向上各自站了一人,对峙一般,两个人都没多大表情,渐渐的苏沐秋缓和了神情,仿佛压下了所有的怒气与不平,只留下了淡淡的无奈:“叶修。”

“嗯。”

“跟我回去吧。”

叶修叹了口气:“我有什么理由跟你回去呢?就因为你喜欢我,我就要放下一切和你在一起吗?”

苏沐秋呆立当场,过了好久,他才艰难地开口:“你知道?……你知道我喜欢你?”

“知道,我又不是笨蛋,”叶修说,“别那样看着我,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可是那又如何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已经过了靠感情支撑自己行动的年纪了。”

既然如此,为何又会被彼此吸引呢?一开始就知道一个是警察,一个是情报贩子,既定结局,可为何还是会忍不住喜欢上对方呢?

像是想到什么回忆,叶修脸色笑了起来,摇摇头,低声:“到底是喜欢我哪里啊……”

苏沐秋愣愣地说:“最初,只是欣赏吧……”

喜欢你哪里呢,我也不知道。苏沐秋的回忆中,这人永远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看似懒散,却运筹帷幄,因为聪明,所以强大,他觉得这样的对手有趣,所以想和他比个高低。后来呢?不知什么时候两个人渐渐走到一起,比起对立,更多的似乎是并肩站在一起。

“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虽然你是我的任务对象,但是我觉得你很好……总之,就是觉得你很好,我们不能在一起吗?我们这么像,我们站在同样的高度,即使一开始对立,难道我就不能喜欢上你吗?”

一开始站在对立的立场,难道就一辈子都不能拥抱吗?

叶修静静地听着,慢慢闭上眼睛。苏沐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然后,叶修睁开眼睛,转身从包厢的棋牌架子上取下一副纸牌,扔到桌子上,他平静地说:“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就是在百花娱乐的赌场的时候,你会试图保护我,让我觉得很感动。”

叶修心里有些酸涩:“从来都是我在做保护者,第一次有人试图做些什么来保护我。”

面对苏沐秋惊讶的脸,叶修继续说:“当初你也许没考虑那么多,现在应该重新考虑了。苏沐秋,要不要跟我赌一把?”

苏沐秋的腰不禁挺直:“你要赌什么?”

叶修从盒子里抽出纸牌,缓慢地洗牌:“既然我们俩都不会赌,那就简单地抽大小好了,输的人答应对方的条件。苏沐秋,如果你能赢,我跟你去蓝雨;如果我赢了,我回嘉世。”


叶修洗牌的手法非常青涩,他的确不常玩牌,苏沐秋也是一样。扑克牌被叶修扣在桌子上,叶修问:“你先我先?”

苏沐秋俯下身子,手掌压在桌面上,说:“一起吧。”

两个人同时伸右手从扑克牌里抽牌,叶修翻开自己的牌面,黑桃K,代表king的纸牌,叶修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然后他用手指夹起纸牌,在苏沐秋面前扬了扬:“King,我赢了,我不会跟你去蓝雨的,苏沐秋,我自由了。”

苏沐秋正在看自己手中的牌,听到叶修如此说,歪歪头:“你自由了?”

“是的,我绝不会被你抓住,我会逃的远远的,”叶修说,“这就是我的要求。”

苏沐秋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你的要求我同意。”

就是如此简单?叶修有些惊讶地望着苏沐秋,这个男人,也会轻易妥协吗?原本觉得要说服他需要更大的代价,没想到他如此轻易就同意收手。

“那么接下来你要不要听听我的要求?”苏沐秋把手中的纸牌按在桌上,推到叶修面前,“你的要求是不跟我去蓝雨?好,听好我的要求,我的要求是,带我去嘉世。”

叶修动作一僵。苏沐秋细长的食指中指按压下的扑克牌,代表king的红桃K,与他手上的黑桃K几乎并排,王见王。

苏沐秋长舒一口气,笑了一声,拍拍胸口:“吓死我了叶修,你还真敢抽啊?幸好我运气也足够好抽到了同等的红桃K,否则岂不是被你将军了……如何,你定下的规定,赢的人可以提要求的,我答应了你的要求,你呢?”

叶修有些不敢相信,面色古怪地看着苏沐秋:“……你说跟我去嘉世?”

“既然你不肯跟我走,那么我就跟你走,这下你该没意见了吧?”苏沐秋绕过桌子,站在叶修面前,笑的灿烂,“早就是不是我要逮捕你了,叶修……”

他伸出左手,抓住叶修的手,把他的手掌摊开,右手轻轻放在叶修的手掌心,然后握住。

“叶修,是你抓住了我。”

然后他伸手一拉,一把抱住叶修,在他耳边说:“这次别丢下我了,叶修,没有你的日子,我过的很不好。”

我过的也不好,叶修在心里说。伸手摸了摸苏沐秋,这个人的确是瘦了不少,他刚进来时,瞧着脸色也有些憔悴,这些日子,大概过的和自己一样不开心吧。

他缓缓抬起手臂,也抱住苏沐秋。

“不抓我了?不毕业了?……不回去了?”

“你曾说要是一点风险都不冒就能得到回报的话那人生也就太轻松了,我跟你赌,然后我赢了。你呢,这次敢不敢赌?你不来我的世界,我就去你的世界,所以你别怕。”

叶修把头靠在苏沐秋的肩膀上:“……呵,都这样了,我有什么怕的呢?”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好像再没有什么能把他们两个分开。


“老魏,苏沐秋的毕业任务回执信息已经返回来了。”

蓝雨警校毕业任务总负责人魏琛叼着根烟,乐得:“这么快?苏沐秋这学生真是让人省心,这速度应该破了S级任务的完成记录了吧?”

“呃……”林敬言有些纠结,我真不想打击你啊……

魏琛察觉不对劲了,直起身来:“怎么?”

林敬言一脸不忍直视:“你自己看吧。”

魏琛登录系统,调出苏沐秋的个人资料,在毕业任务回执那一栏,清晰地看到事情的最终结果。

毕业任务:调查情报贩子“一叶之秋”

          视具体情况和自身能力将其逮捕

任务结果:失败

失败原因:拒绝执行

魏琛呆愣愣地看着这几行字,觉得自己看不懂中国话了。

“是……是遇到困难了吗?又没有时间限制,而且,也不应该是拒绝执行啊?”

林敬言同情地看着他:“老魏啊,别自欺欺人了,就是字面意思啊,苏沐秋不想完成这个毕业任务了。”

“啥?”魏琛音调拔高。

“老魏,”林敬言拍拍魏琛的肩膀,温柔地补上一刀,“苏沐秋,退学了。”

……

“喂喂你别晕啊!老魏你坚强一点!”


一叶之秋:

你行啊,都会算计到哥身上了?真出息了

生灵灭:

叶神……

一叶之秋:

现在轮回的整个系统都是你在维护?需不需要哥送你件大礼啊?

生灵灭:

叶神!

生灵灭:

叶神啊,这事真不赖我

生灵灭:

这个这个,也不全是我的主意,江副长才是主谋划人,我只是被派来执行就是了

一叶之秋:

江波涛,呵呵


一叶之秋给您发来一个窗口抖动

无浪:

哈罗前辈

一叶之秋:

哈罗,你有什么遗言要留吗?

无浪:

……

无浪:

叶神你讲点道理,我们轮回就是个万事屋嘛,有人开钱,就帮人完成任务咯,再说了,帮人追老婆这事也攒RP啊,哪有理由拒绝

一叶之秋:

你连我的人的钱都敢坑,还想让我讲点道理?

无浪:

……

无浪:

呃,这样,苏先生当初找我谈的时候,我收了多少,原账户给退回去一半就是了,当做轮回给两位的贺礼吧。

一叶之秋:

嗯?

无浪:

哇叶神你给别人留点活路,当了红娘,收个小红包不算过分吧?

一叶之秋:

嘛,就这样吧

一叶之秋:

你小心不要落在我手里,我要是给你当红娘,收你红包一定收穷你


江波涛关掉聊天窗口,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跟一叶之秋打交道真累啊……

看了眼身边的人,心里得意地吹了个口哨,失算了吧叶神,我们家这位很乖的,绝不会像你还会闹分手的……


“事情处理好了?”苏沐秋问。

叶修心情很好,关掉窗口,伸了个懒腰:“差不多吧,还差一个人没通知。”

“谁?”

叶修用夸张的语调说:“大boss——整件事的幕后黑手。”

苏沐秋笑了:“那岂不是最大的红娘?快联系快联系,我要向他道谢。”

叶修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大笑:“算了算了,我就不主动去刺激他老人家了,等他自己消化这个事实吧,要不非把他气晕不行,人啊,要有点孝心。”

老头八成已经得到消息了吧?估计在家里跳脚……

“老头该气坏了,好好好的蓝雨第一人,警界未来的希望,就这么被我拐走了。”叶修感慨道。

苏沐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很得意哦?”

“当然得意了,”叶修也亲亲苏沐秋,“这么美的警花,以后是我一个人的了。”

“嗯,我是你的,”苏沐秋笑着说。

然后呢,你这个妖孽,也是我的了。

是我一个人的,一辈子也别想跑。


正文完


完结撒花!

解释几点:

1、孙哲平给苏沐秋的就是轮回联系人的Q号,至于为啥他会有这个号,因为他自己就是轮回的人啊【喂

2、伞修篇完结,下一篇就是双花篇了,讲一讲大孙和乐乐的故事,以及从喻文州的角度解读一下毕业任务。伞修会在这里不断客串。

3、对哦都完结了我怎么没把喻文州带出来……

4、还有很多没解释清楚的事,会开外篇或者番外来解释的!大家要看苏沐秋番外还是苏沐橙篇章还是论坛体还是别的什么?

5、不要吐槽我的更新时间啦啦啦啦,我睡觉去了

评论(40)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