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乐哥1     后文:乐哥3

孙哲平同学是一个想不酷都很困难的男人,出场自带霸王色霸气。只是他对张佳乐的认识有着根本上的误解,很多悲剧都是这么产生的

赌场剧情参照伞修联动:妖孽

以及同一设定下的喻黄篇:双向网骗




2

张佳乐被人堵在巷子里了。

不是学校里“你竟敢告诉老师有种放学你别走”的那种堵人,也不是社会上“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嗯长的不错嘛你把衣服也脱光”的那种堵人,而是被拿着枪四处扫射的黑社会组织的火力给堵在了巷子里。

霸图区啊……真是不太平,果然不应该偷偷跑过来,既然要来,就应该大张旗鼓地来,实在不应该抱着侥幸心理。

张佳乐给枪上膛,拉下护目镜,吹了个口哨。内奸?还是有人花大价钱从嘉世得来的消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活下来。

张佳乐猛地冲出去,同一时间耀眼的光包围了他,各式各样的炸弹在他的脚边炸开,与之相伴的是刺目的白光与烟雾,张佳乐面不改色地在光影中穿梭,手中抄着自己的冲锋枪面无表情地几枪连发,惨叫声中,张佳乐毫不迟疑地大步向前。


张佳乐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在努力想平复自己的呼吸,但是根本没有那个时间,边打边退,渐渐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只能任由呼吸越来越急促却根本没有时间调整。小腹中了弹,虽然痛楚可以咬牙忍住,但是血却没有办法止住,流出的血带走的不仅是体力,还有体温和意识。

弹药里应该掺杂了特殊成分吧……张佳乐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慢慢的,连自己的身体都有些控制不住,他靠在墙边,冲锋枪换成了一把精致的小型手枪,冲自己的左手开了一枪,剧痛让的神智恢复了片刻清明,他抛下手枪,再度换上冲锋枪,举起右手对准迎面而来的人。

“真是不错的战斗意识呢。”

有人从高处跃下,刀锋披过,瞬间解决他面前的敌人。

男人把重剑抗在肩上,转过身来,看着仍然错愕地举着枪的张佳乐,眼光中满是赞许:“刚刚是你独有的百花式打法吗?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不起。”

不过真正令他感觉惊讶赞叹的,还是这个年轻人的冷静和果敢,微微上挑的眉眼,即使是落于下风丝毫不显落魄。

张佳乐感觉脑袋越来越沉,他努力打起精神,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救了他的男人,眼神里满是戒备,然后就看见那个人片刻犹豫之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他弯下腰对着张佳乐伸出手:“嘿,你的身手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花开堪折的精神高度紧张,他现在正在进行一场豪赌,对手是嘉世的王一叶之秋,赌注是他和一叶之秋的命,也就是百花和嘉世的未来。手摸上手枪的时候,心底仍然在迟疑,在这片刻的空档,有人推门而入:“大哥,出了点事!”

他怒道:“什么事?不是说过不许打扰这个房间吗?”

“真是急事!”来人在他耳边说,“老大今天去霸图区被人袭击了!受伤不清,是被人救回来的,现在人在医院……大哥,这事要稳住底下的人啊。”

妈蛋我当然知道要稳住,可这赌局……

他目光移到一叶之秋身上,对手笑吟吟地看着他。

不管这事跟一叶之秋有没有关系,这场赌局都是他输了。输赢并不重要,对百花来说,没有比张佳乐更重要的存在。


张佳乐清醒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寻找他昏迷前看到的那个身影,然后就在病房的角落里看到抱着剑站着的男人,一颗心突然就放下了。

男人走到他身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放下心来:“烧退了。”

男人冰凉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这种凉凉的感觉很舒服……张佳乐回过神来,挥开他的手:“你救了我?”

男人微微欠身:“为老大效劳是我的荣幸。”

病房的门被推开,以花开堪折为首的一群人走进病房:“老大!”

张佳乐没有反应,只是好奇地看了那个人一眼:“怎么,你也是百花的人?”

“只是一个小人物,”男人平静地说,“您不记得我很正常,毕竟一直没有机会在老大跟前效劳。”

张佳乐挥挥手,有人退下去。漫长的沉默之后,手下近身,低声说:“查过了,是咱们的人。”

张佳乐这下是真吃惊了。这个男人有多大本事他是知道的,这样的人在自己手底下埋没?他宁愿相信这人是别的组织派来的卧底。只是,哪有这样张扬的卧底啊……

你看看他——

见他在打量他,干脆就张开双臂,转了个圈,凑到张佳乐跟前让他看个清楚,望向张佳乐的表情有些戏谑,莫名地让张佳乐恼火万分。

“你……拔剑砍人的时候,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不,即使能看清,我觉得也很难挡下。你身手不错。”张佳乐说。

“马马虎虎吧。”男人谦虚地说。

“不必谦虚,整个H市,我看你能排进前十。”

男人认真想了想,语气还是那么谦虚:“你说的不精准,我觉得能排前五。”

张佳乐:“……”

张佳乐噎个半死,许久,才开口:“之前,我好像听你说要和我来一个组合?你胆子不小啊。”

呀,这问题可有点难回答,答不好说不定张老大一不高兴就觉得他大不敬一枪把他崩了呢?男人表情有些苦恼,然后他抬起头,认真地回答:“你一定听岔了。”

张佳乐:“……”

张佳乐此时只想抄起床边的输液支架砸这个男人一脸。

男人有些想笑,嘴角上弯,然后才觉得不对。咦我竟然会下意识地气人,而且还觉得这人生气起来蛮有趣的……我以前没这毛病啊……

“老大你当时有些神志不清,我哪敢跟您做搭档,我是说为了保护老大万死不辞。”

一瞬间张佳乐心里有些失望。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按理说,这样的小人物,并不是他期望中的那种人,但是,他说他听岔了的时候,他还是会觉得失望。

昏迷前的那个场景那个声音,果然是可笑的、可怜的幻觉吗。

张佳乐沉默了片刻,问:“你救我,是为了上位?”

男人认真想了想,说:“出来混,谁都想出人头地的。”

张佳乐冷笑两声,说:“好!论功行赏,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一直在边上装壁花的花开堪折装不下去了:“老大!这不合规矩。”

“规矩?规矩就是,谁有本事,谁就有机会。”张佳乐说,“我看你们这些人里没一个身手能及得上他的。”

他推开被子,站到地上,走到男人跟前,问:“你的名字?”

男人直视着他的目光,微笑着报上自己的名字:“孙哲平。”

“好,你孙哲平以后就跟着我张佳乐混,只要你忠心,凭你的本事,我保你荣华富贵。”张佳乐转头对花开堪折说,“今天的分组就取消吧,没必要看了,看了也是失望。”然后他就一脸深沉地看着孙哲平。

花开堪折大吃一惊:“取消?不比了?那么今晚……”然后他也看孙哲平,妈呀,老大这是相中这个了吗?

孙哲平也大吃一惊:“我吗?你确定?老大你伤还没好就……咳,就这么劳心劳力干体力活这好吗?”

什么鬼这是……张佳乐皱眉看孙哲平,这人在说什么?

几秒钟之后,张佳乐终于明白了孙哲平在说什么,一时有些语塞,脸微微有些发红:“你……”

孙哲平在原地震惊了好久,心底对张佳乐是无比叹服,啧怪不得叶秋说他是个人物,这张老大还真是纯爷们,真汉子……

然后他有些烦闷,因为他没想到剧情进展这么快,他还没做好准备。

“我是无所谓,可是,不是听说要上张老大的床要经过一系列斗争吗?我这似乎有些名不副实,还是老大你再考虑一下,其实……”

张佳乐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揪起孙哲平的衣领,用力把孙哲平掼到桌边,桌上的瓶瓶罐罐乒乒乓乓碎了一地,孙哲平手撑着桌面,站起身来,才听到张佳乐冷声道:“哪那么多废话,今晚,我就要你。”

张佳乐人有些瘦,力道却不小,一路拽着孙哲平下楼,楼下的司机远远看到张佳乐的身影早已打开车门,张佳乐手腕用力,直接把孙哲平扔进车祸座。

“开车,回宅子。”

抱头躺在后车座的孙哲平还在感叹,卧槽,太彪悍了,这个张佳乐实在是太彪悍了……


叶修坐在电脑前调出昨天霸图区的监控录像,边看边吐血,捶胸顿足,他妈的,我是让你去忠心救主,不是让你去英雄救美,你丫居然还给我耍酷?这接下来的戏要怎么唱?

然后他又去调微草医院的录像,又是一口血,卧槽,张佳乐居然不在意这些细节?就这么放过他孙哲平了?我的世界观还好吗?

录像不长,叶修慢慢看下去,已经囧的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对于孙哲平的卧底事业的可喜进程感到满意,但是作为中间介绍人,叶修还是蛮在意雇员的节操是不是能保护好的问题的。孙哲平同学真是聪明一时糊涂一时,这简直是自己把自己卖了的节奏,这剧本还能看?

啊不对……以他对这两个人的了解,这还真说不好到底是谁吃亏……

此时的叶修只有一个想法。哎呦喂我当年怎么就不在张佳乐的卧室里安个摄像头呢那!里!一!定!是!一!场!好!戏!啊!



TBC

1、赌场就是妖孽里的赌场,叶修去赌场前已经设计好了这一切,一方面帮助孙哲平接近张佳乐,另一方面也给自己的脱身做了保障。

2、百花真的不是侍寝制!大孙!

孙哲平同志已经做好为了任务献身的准备【×

评论(25)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