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番外3打脸之后我就在想这个温柔研究型伞哥该怎么搞啊这是难道以后写伞修就只能走原著向了吗架空的怎么看怎么OOC【架空的要研究什么东西啊_(:з」∠)_ 趁着番外3没全出先来个伞修吧,估计都出了之后我就……【含泪再见

学园都市paro,就是魔禁的那个背景,跟文章也没多大关系;至于题目,那是我今天中午听的一首gumi的歌跟文章就更没多大关系了【跑

含微量喻黄!



1

“叶修前辈,想请你帮一个忙。”

“啊?”


叶修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堵在家门口的时候,还很茫然,想不明白这两个学园都市炙手可热的高材生能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然后听喻文州耐心地说明来意之后,叶修就更加迷茫了。

“我没理解错吧,你这说白了就是让我去捉鬼?”叶修用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的眼神看喻文州,“好的,我先不说这件事的科学性,就算是真的捉鬼,呐,出门左拐去隔壁交换生公寓找王大眼,他最擅长这个了。”

“王杰希前辈只是魔法师交换生,我并未听说过他有能通阴阳的天赋,叶修前辈则不同,你可是专业人士。”

叶修望着微笑着的喻文州,啧了一声:“你知道的可真多……”

“叶修叶修你哪那么多废话你就说你帮不帮忙帮不帮靠靠我跟你说自从我们公寓进鬼了之后我就没睡过一天好觉整个人都憔悴了你没有发现吗我跟你说那鬼好啰嗦的每天晚上我都能听见他在我耳边唠叨‘给我啊快给我啊求求你给我好不好’每!天!晚!上!都这样我真是受不了了。”黄少天一脸悲愤,还有些愤愤不平,“我真是没见过比我还烦的人,哦不,鬼!”

叶修想象了一下,突然对黄少天就同情了起来:“哦,那还真是够烦的……”

黄少天给叶修看自己的眼睛:“你看看你看看!我眼圈都黑了!就因为睡不好。”

“你睡不好是因为晚上跟喻文州做多了吧……”叶修嘀咕着,眼看着黄少天要扑上去跟叶修拼命,喻文州赶忙拉住他,有些无奈地对叶修说:“你别逗他了,如果有空的话,今天下午就过去怎么样?每天晚上这么闹他也实在是有些心疼。”

叶修在心底叹气,愉快的周末啊,就这样说再见了。

但谁叫他是黄少天呢……


2

叶修同学是一个科学爱好者,当初一本正经地跟父母说自己要来学园都市念书的时候,把叶家的两位老人家气个半死。叶家是一个古老家族,世代从事着阴阳师一样的职业,在道上也是名门望族,奈何出了叶修这样一个异类,只对科学技术和超能力感兴趣,一心想去学园都市学那些被叶家视为歪门邪道的东西,实在是家门不幸。

从当年离家出走来到学园都市以来,就再也没用过鬼神之术了啊……

叶修站在黄少天家公寓的客厅里,仰头看着坐在冰箱顶部晃着腿的少年,一时觉得有些恍惚。那个少年人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漂亮的面孔,冲着他微笑,那神情不像一个亡灵,骄傲的,偏偏又那么温和,像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从容又淡然。

叶修也微微一笑,语气有些轻佻:“小鬼,等我来收拾你。”

话音刚落,已经抄起手边的战矛,脚尖看似随意地在地板上一点,整个人却以雷霆之势跃起冲向高高在上的少年,矛尖夹着风势刺过去,与此同时,少年晃晃手,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叶修的额头。

身在半空之中仍然以高难度的动作闪避开,子弹在叶修的脸颊边划过,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浅浅的血迹。叶修怔了怔:“你能干涉到我?”

被长矛逼落的少年伸手揉着左肩,不大不小的伤口,抬起头来,眼眸里是和叶修一模一样的惊讶。


公寓里传来乒呤乓啷轰轰轰的巨大声响,黄少天站在门外,捂着脸:“妈呀叶修该不会把我家客厅给拆了吧这搞什么让他来捉个鬼怎么弄的跟拆迁似的,这公寓还有法住人吗?”

喻文州也捂着脸:“……让他拆吧,大不了你搬楼上我房间住去。”


遍地狼藉。一片家具残骸之间,两个人冷冷对峙。

不过这样的情境下,叶修心情却不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对方,武器立在身侧,从兜里掏出烟盒,叼起一根烟,点上火。

对面的少年皱起眉头,不高兴了:“抽烟不好。”

“哈?这个你也管?”叶修震惊。

少年闻了闻空气中烟的味道,想了想,说:“算了吧,我也好久没闻到过什么味道了……你这个人还真是奇怪。”

叶修不自然地笑了笑:“……我觉得这是我的台词。奇怪的是你吧?你是亡灵?”

“死人呗,”少年摊开手,“说起来,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能看见我的人。”

“大概因为我是学园都市的异类。”叶修眯起眼睛,“不过既然已经死去,为什么还在人间流连?缠着别人可不是什么好的作为。”

听到叶修的问话,少年神情变的很严肃:“我有一个梦想。”

“……做演讲吗?”

“不要吐槽!”少年跳到沙发上,找了个没被破坏的地方蹲坐下,准备发表长篇大论,叶修手一挥:“简单化!”

少年抿抿唇,小声说:“实际上,我想要这家主人的武器。”

叶修:“……”什么理由?!


黄少天,学园都市仅有的5个level等级超能力者之一,代号夜雨声烦,别号剑圣,使用的武器是光剑冰雨,这武器是学园都市武器研发部的得意作之一,称得上是剑系武器里的no.1。

“我知道这东西好,不过你要这个干嘛,你不是用枪的吗?”

叶修也在沙发上找了个尚算完好的地方坐下,跟那个少年亡灵挨着,正好方便聊天。

“我刚刚就要跟你说我有一个梦想,你不听!”少年很委屈,“我就是对这个感兴趣啊,我最喜欢研究武器了,看到这么好的材料就忍不住想好好了解一下。”

“所以就天天缠着黄少天?”

“其实我只是想跟他借来用用,又不是不还了,可是我没法跟他传达我的心意。”少年的脸色有些落寞,“大家都看不到我呢,也听不到我的声音,如果我还活着的话……如果我还活着的话,如果我能跟他说上话的话,他会愿意借给我吧。”

会的吧?可是,没有如果。

叶修忍不住要出声安慰他,话说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我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好吧,来重新理理思路。黄少天让我来捉鬼,我应该给他把问题给解决了,想解决这个问题的正常途径就是我把这个鬼给打趴下然后超度他成佛,现在来看……好吧,揍这个一脸忧郁的小青年也实在是下不出去手,而且两人水平半斤八两,再打下去天黑都打不完。

所以就只剩帮他完成愿望这一个途径了吗?

叶修突然出声:“你借完之后,还回去还是完整的吗?”

少年一怔,然后明白了叶修的意思,激动地点头:“嗯嗯嗯没错!我就研究一下!研究完会完整地还回去的!”

……这种小狗一样的期盼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叶修深吸一口烟,在茶几上碾灭。

“好,我去帮你说!”


3

喻文州看黄少天,黄少天看叶修,叶修低头看脚尖。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你不是在逗我吧?”黄少天表情有些幻灭。

“反正,就是,你借他冰雨用用,他就不会再来缠你了,至于他为什么有这个毛病非要研究别人的武器这我就不知道了。”

黄少天怀疑地问:“不是外面来的间谍要盗取学园都市的高科技吧?”

叶修哭笑不得:“他就是个亡灵……”

黄少天转身走进卧室,拎出一把剑,塞到叶修手里:“算了,既然是你说的,要就拿走吧,别忘记给我还回来!敢给我弄丢弄坏的话就弄死你啊。”

黄少天跟叶修的对话,十句里面有八句会带着“弄死你”的威胁,叶修已经完全免疫了。接过冰雨之后,跟喻文州和黄少天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掉了。

……留下一地残骸。

两人面对着这凄凉的画面,同时无语。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我看,还是去我房间住吧……”


叶修把冰雨递给少年亡灵,换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哇你真是太棒了!厉害!”

叶修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鬼,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搞你的研究去吧,别再去找黄少天的麻烦了。”

“好好好!”少年的目光已经完全被冰雨吸引住了,巴不得离开就把这把名剑拆开研究个底朝天。过了好久,才突然想起来,艰难地把目光从冰雨上移开,望向叶修:“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学园都市1区三年级生。”

少年很认真地跟叶修握了个手:“我叫苏沐秋,是个炼金术师。”


苏沐秋同学从分类上说属于魔法师,跟叶修比起来更像是学园都市的异类。不过这几年学园都市跟西方魔法世界的交流越来越多,偶尔学园都市里出现魔法师留学生也不离奇。

叶修听说苏沐秋也是离家出走跑来学园都市搞研究,大起知己之意。

“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嘛。”

叶修无比赞同。趁着年少,总要做几件勇敢的事,为自己的梦想奋斗过,将来老了也不会后悔。

不过,背井离乡就已经很可怜的,客死他乡……嗯,这简直是人间惨剧。

“离开黄少天家,你接下来去哪?”

“啊?”抱着好不容易讨来的光剑的少年好像完全没想过之后的问题,听到叶修这样问,有些苦恼地抓抓头发,“我也不知道,随便在街上找个地方待着就好,够我画魔法阵就成。”

他笑了笑:“反正,也没有人能看见我呢。”

“既然如此,要不要去我家住?”叶修突然说。

看着苏沐秋吃惊的表情,叶修倒是很自然:“虽然有点乱,但好歹是高级公寓,住下两个人也完全没有问题,总比你露宿街头好吧?”

“会不会有点麻烦,”苏沐秋有些呆,“其实我已经习惯……”

叶修打断他的话:“既然有没完成的心愿,愿意像活人一样生活在我们的世界,这样的话,何不就干脆点,当自己还活着。当自己还活着吧,苏沐秋,别老当自己是孤魂野鬼,活着,你总得有个家。”


叶修牵起苏沐秋的手回家的时候,突然想到,他们是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如果在别的世界,是自己走投无路的话,这个人,想必也会毫不犹豫地对他伸出手,带他回家吧……


4

叶修睡觉时感觉有人在盯着他看,常年的独自生活让他的精神无比警觉,睁开眼同时猛然起身,正好结结实实撞到苏沐秋的胸膛上。

……

叶修捂着快要流血的鼻子,心里在狂喊,卧槽什么鬼!

当然还是苏沐秋这个鬼。此时已经直起身来,语气很不满:“你一惊一乍地干嘛,吓我一跳。”

哎哟还有没有天理!

叶修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纸按到鼻子上,声音有些沉闷:“你这个到处视奸别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吓死人好吗?”

“目前为止只有你一个人被吓到,还有,我才没有四处视奸别人,你是第一个好不好。”苏沐秋坐在床边,歪头看叶修,“你睡着之后我就好无聊啊都没人陪着聊天了我就来看看你,发现你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哎。”

叶修严肃地纠正他:“男人是不能用可爱来形容的,长的特别好看的除外,比如你这样的。还有我是第一个?你住黄少天家里的时候没视奸他?”

苏沐秋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不,我不太进他卧室啊,他都和那个喻文州一块睡,动静还很大。”

叶修汗,好吧,这真是……这话题好尴尬啊……

“你死的时候几岁?”

“刚过十八。”

“跟我现在差不多大啊,”叶修有些怜悯地看着苏沐秋,这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果然受不了喻文州和黄少天那种刺激,把他带出那个地方拯救失足少年果然是无比正确又正义的选择。

还是我这里环境比较单纯啊,毕竟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也是一个魔法师呢【划掉

啊,聊到这么悲伤(?)的话题,都有些饿了,叶修下床赤着脚跑到客厅的箱子里拿出两袋方便面,冲苏沐秋喊:“香辣牛肉面吃吗?不吃的话我去给你拆一箱葱香排骨。”

“你又泡方便面啊?”苏沐秋怒投不赞成票,“我来你家这段时间看你天天泡方便面,你就不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叶修耸耸肩,把苏沐秋的不赞成当耳旁风,我穷你又不是不知道……

苏沐秋继续投不赞成票:“你好歹拿锅煮煮啊再加点菜叶子什么的看起来也比较像回事。”

叶修拿起一袋泡面扔苏沐秋身上:“你哪那么多话,煮起来多费劲啊而且我还要去刷锅这太不人道了(重点)。”

苏沐秋挽起袖子来:“那我来给你煮吧正好我那里有锅大锅小锅不大不小的锅都有,还不用洗,方便快捷。”

叶修瞥了一眼客厅角落里的苏沐秋专用区域,盯着那锅看了好久,锅里热水热腾,煮的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机械零件和黄少天的冰雨,那把帅的要死的剑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但此刻也还是委屈地在锅里沉沉浮浮。叶修转头问苏沐秋:“你确定这个锅可以煮面?我不会英年早逝吧?这种程度是食物中毒也太骇人听闻了我明天会上学园都市报的头条的。”

苏沐秋手指凌空写了几个字,念了几句咒语,锅里沸腾的热水突然消失无踪,所有器材归位,冰雨立在墙边,完美地一键还原。

苏沐秋还在低声念叨:“这锅是不是有点大?我把他缩小点?叶修你觉得呢?”

而叶修呢。此刻严肃深沉地盯着苏沐秋,内心在狂叫:啊,这是一个bug啊,我捡回来的这是一个bug啊!


5

一个人影从人群中狂奔而过。

紧接着,另一个人影也一闪而过,紧紧地追着前面的人不放。

学生们望着远去的背景,有些不确定地开始讨论:“刚刚过去的,是叶修学长和莫凡学长?”

“是吧……?不过这不可能啊,莫凡学长在追着叶修学长跑?哈哈哈这怎么可能,我倒是记得一年以前叶修学长天天追着莫凡学长跑呢。”

人群沉默了,同时打了个寒颤。

这个世界上,敢追着叶修满世界跑的,估计就只有霸图学校的那位韩老大了吧……

我们这一定是见鬼了。


兔子急了都咬人,莫凡急了,连叶修都敢追着打。

1区最高的树上坐着一个人,下面挤满了围观的人群。

莫凡在树下打转,愤怒地望着树上的人,满肚子话想骂又说不出来,这个人设是安静的美男子的少年只能朝着树上那个无耻之徒喊:“你下来!”

叶修坐在最高的枝桠,一脸正气凛然:“有本事你上来,咱们一决胜负。”

他妈的谁要跟你一决胜负啊!莫凡一声不吭掏出忍刀,这就打算爬上去揍他丫的了,被同班同学方锐拦住:“哎哎你跟他较什么劲,他那么狡猾你在树上跟他打万一掉下来怎么办,你看隔壁班的黄少天,上次被树砸个半死休了一个月的学。”

旁边看热闹的黄少天躺着也中枪,大怒:“提我干什么混帐!”

又有同学打着圆场:“叶修怎么招惹你了啊从没看你动这么大气。”

“他抢我东西!”

众人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蓝河在旁边吐槽:“这很正常,这人什么都抢的。”

莫凡脸憋的通红:“他抢我的装备!”

众人看叶修的眼神登时就不对了:人渣啊,这人真是人渣。

谁不知道莫凡没别的兴趣爱好,只是喜欢搜集各式各样的武器,所以外号又叫“拾荒者”。叶修这人居然把人家收集的东西都抢走这也太不是个东西了。

叶修腆着脸说:“什么抢走,多难听,就是借用啦是借用,我会还给你的。”看到莫凡还是阴着脸,他又补充一句,“是真的。”

莫凡又绕着树转了几圈,一脸不高兴,抬起头威胁地朝叶修呲了呲牙,最后还是转身走掉了。

他很喜欢那些收集品是真的,追了叶修一路也是真生气。但是如果叶修开口要,他还是会给。

倒是方锐状似随意地对他说了句话:“叶修以前可不这样噢,他不太开口跟别人要东西的。”


叶修回家后把那一包莫凡珍藏版武器全部扔给苏沐秋,苏沐秋一声惊叫:“我靠你哪弄来的!神啊!”

“里面东西挺乱的,不过那小子眼光一流,里面好东西应该不少,正好给你做辅助材料,我觉得吧,这……”

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迎面扑来的人狠狠按倒:“叶修你真是个好人!”

……发好人卡这是什么情况!

“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苏沐秋眼睛亮晶晶的,在叶修怀里蹭蹭,“谢谢你送我东西。”

这感觉就有点微妙了,按理说这样的情况应该发生在这样的场景下:少年向少女递上一束鲜红的玫瑰,少女红着脸,语带羞涩:谢谢,我第一次收到这么好的礼物。我答应你的求婚。【划掉

怎么到他这里就变的乱七八糟的……

不过果然还是,被追着跑了大半个校园也还是值得的吧……

苏沐秋爬起来,抱着那一堆武器,对叶修说:“叶修你今晚自己做饭吃吧我要忙我的去了,啊真是太好了今晚有的忙了。”

然后他就把叶修扔一边跑自己的领域去画炼金阵去了。

叶修还躺在地上,非常地无语。

……

我这剧本怎么看都不对吧,啊?

真是太伤自尊了……



TBC

我写伞修爱带喻黄这毛病已经好不了了,请大家放弃给我治疗

伞哥一温柔研究了我整个人都不会好好写伞修了,怎么看怎么像修伞_(:з」∠)_

下就不要期待了[蜡烛]

评论(1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