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文章要变成后宫孙哲平传了

这个周都在赶妖孽的新番外,所以双花篇更的短了点,前文:乐哥4

后文:乐哥6

平淡温馨的夫妻生活



5

楼冠宁跟着百花的小伙计往楼上走,边走边听那伙计跟他嘱托注意事项,走着走着,他觉得不对劲。

“张先生的办公室不是在2号室吗,什么时候搬到1号室的?”

“哎,我不是带您去见我们老大,是去见另一个负责人,”伙计收了楼冠宁的钱,所以解释的时候格外详细,“您知道的,我们老大脾气不好,您有什么事跟1号室里那位说就行了,他也是上面管事的,而且说话比我们老大还好使。”

“百花娱乐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物?”楼冠宁惊讶,张佳乐对底下放权了?

那伙计嘿嘿一笑,左右看看走廊上没有人,比了个手势:“那位不是我们百花的人,准确地说,是老大的人。”

楼冠宁更加迷糊了:“那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啊,”伙计挤眉弄眼,笑的非常猥琐,小声说,“那位是我们老大的男宠……嘘,孙哥虽然是老大的男宠,但是我们老大对他可是好的不行,要什么给什么说什么听什么,那就是张老大的心尖子!那就是百花第二个主子!嘛,差不多整个H市都知道了。”

“我靠这么劲爆!”楼冠宁惊叹,张老大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啊,拱手江山讨美人欢,简直酷帅。

……不过张佳乐自己就长的细皮嫩肉的,那位男宠到底是要长的多漂亮啊?

“我得提前跟您说一声,孙哥脾气挺好的,但是手腕能力都一流,要是轻视他您准吃亏,您待会说话谨慎点。”

楼冠宁被他说的都紧张了,卧槽我没经验啊!我要用什么姿势跟这位皇后娘娘对话啊啊啊啊!

总之,多说好话总没错吧?楼冠宁深呼吸,敲了敲1号室的门。

“请进。”

楼冠宁推开门,可怜楼总这些年跟人会面都是抬头挺胸器宇轩昂的,此刻却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不敢四处乱瞟,乖乖,要是多看几眼张老大会不会拿刀来砍我啊?

对面坐在椅子上的人奇怪地问:“楼老板请坐。您怎么老低着头?”

嘤嘤……

楼冠宁又在心中考虑了一遍应该用什么姿势对话,终于抬起头正视这位传说中的张佳乐的心尖子。

……啊?

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楼冠宁,五官俊朗,长的很好看,但跟楼冠宁想象中那种阴柔秀气的脸差太多,即使是微笑中也渗透着一种杀伐果断的肃厉,给人的感觉既狂妄又内敛。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楼冠宁呆立在当场,什么什么,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面对面前的男人,楼冠宁是绝对说不出“您真是年轻漂亮一表人才呢”“您一定很讨张先生喜欢吧”“请多关照您对张先生说几句好话一定非常管用吧”这样的话来……

这一定是我开门方式不对!

这是张佳乐的男宠吗!

他俩站一块到底谁像谁的男宠啊啊啊!!


事实上他已经不是第一个在心中吐槽这件事的人了。

张佳乐一开始带着孙哲平做事的时候底下的人内心的吐槽就像视频里密密麻麻刷满的弹屏,一条接着一条根本停不下来。张老大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在前面,孙哲平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目光深邃,唇角带笑,看着比张佳乐还沉稳,偶尔张佳乐回头看他一眼,这人立刻就温和地笑笑,张佳乐就哼一声转过头去。

——总觉得角色不对啊老大!

除了有人对张老大选男宠的标准非常不能理解,还有一干百花的管事考虑的是事情的另一面。这么多年都是张佳乐独揽大权,他很少信任别人,少数信任的几个人能力又不够,搞到最后还是张佳乐一个人独揽大权。现在倒好,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孙哲平不知道怎么就既得了张佳乐的信任又得了张佳乐的认可就这么当上了百花老大的副手,于是一群忠臣开始哭着上谏,陛下请三思后宫不得干政啊这江山社稷要乱啊!最后吵的张佳乐都不耐烦了,直接拎枪在办公室里砰砰砰扫射,偏偏子弹都完美地避过了人直接把墙壁上的挂画打的千疮百孔,吓得所有人都跪了,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张佳乐摔门走后孙哲平还笑眯眯地走过去看看那个挂画,然后抄起手边的重剑一剑把陷在墙中的挂画给劈下来,对大家挥挥手,愉快地走掉了。

……

暴力是解决纠纷的唯一手段。

从此以后大家对皇后娘娘干政再也没有任何看法了。

张佳乐本人对孙哲平这个苦力倒是非常满意,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确是来历不明——当然也没查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张佳乐对此嗤之以鼻,想仿造身份还不容易?不过张佳乐不在乎这些,关键是用的顺手啊!先用着再说,自从有了孙哲平真是事事爽,工作轻松了不只一倍,腰也不酸腿也不痛了……

呃不……

这个,实际上,腰经常酸腿也经常疼……孙哲平这人倒是很听话,基本上张佳乐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近乎宠溺的态度——这是在人前,回家之后这人就很不老实,经常半夜来敲(za)张佳乐的房门,装可怜装无辜非要和张佳乐一起睡。张佳乐一开始还很有斗志,势要在床上把孙哲平干翻,可怜他下场一直都很惨淡,第二天一般都是自己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爬不起来。

后来张佳乐就怕了,每天晚上都要给房间门锁好几道锁,但锁再多也撑不过孙哲平拿剑劈两下,张家因此频繁换门,换到最后张佳乐都麻木了,放弃抵抗爱怎样怎样吧……

幸好张佳乐是很有毅力的一个人,没有发生什么从此君王不早朝这样的事。至于腰疼腿疼这样的问题,早上给那个始作俑者几拳出气就好了,反正他也不还手。


孙哲平结束了和楼冠宁亲(qi)切(fen)友(gui)好(yi)的谈话之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资料就去了隔壁2号室,一进门就看见张佳乐慵懒地倚在转椅的靠背上,细长的手指翻着桌上的资料。

“这个留下,这个扔给孙哲平,还有这个。唔,这份,我再考虑一下,剩下的这些都送到1号室。”

……真是被惯坏了的小孩啊。

孙哲平走过去,翻着张佳乐面前的那份文件,翻到后面几页的时候眉头皱紧,说:“你干嘛去挑衅微草啊?”

“什么叫挑衅?”张佳乐动都没动,呲着牙说,“5区到底划给谁不是还没定吗?你听方士谦在那里睁眼说瞎话说的跟花似的,真的要评判还不是要经过H市地下会堂。”

“你争不过他的,”孙哲平无奈地说,“他和王杰希搭档久了,黑的都能说成白的,5区也一直在微草在管,话说回来微草医学院一向和蓝雨警校关系不错,你还能和他们两个争?”

张佳乐慢悠悠地说:“那也要争了才知道结果。”

张佳乐和孙哲平不一样,虽然年纪差不多,但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好胜心,对胜负很有执念,要是不让他去试试他绝对会气的闹翻天。不过这样也比失败之后看他白白难过要好,于是孙哲平继续温柔地、耐心地劝道:“再好好考虑考虑?要我说的话就别上这个火,咱们去别的地方争取一下好吗,没必要去死磕。”

孙哲平不听话,张佳乐非常不爽很没面子怒掀桌:“孙哲平你个混帐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是老大还是你的老大?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孙哲平捂脸。

“你说了算,你是老大,听你的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不生气了啊。”

于是张佳乐心情好了,哼着歌歪在椅子里,笑的开心。

孙哲平叹了口气,群众全部囧在原地。

这撒娇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宠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到底谁是谁的男宠啊这两人的角色果然不对吧果然吧!


后来这件事的解决方案还是按照孙哲平的思路进行的,这人又半夜去砸张佳乐的房门,床上两人滚成一团,孙哲平边办事边继续白天未完成的任务:“所以乐乐你懂吗?你的想法太偏激了咱们好好想想好吗?”

张佳乐又疼又怒,猛踹孙哲平:“滚滚滚,叫谁乐乐!反了你了!”

“好好好不叫乐乐了,乐哥放心这件事就让我去办吧。”

孙哲平加快了动作,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在这一刻声嘶力竭地怒吼:“滚!!!!”


[少壮不男宠,不如自挂东南枝]

再睡一夏:

这个周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

索克萨尔:

啊不……我觉得这完全不能算是平静吧……怎么办好想吐槽你。

再睡一夏:

任务进展的这么顺利你吐槽我干什么

索克萨尔:

这进展有点奇怪啊!你们进入了什么诡异的paro!

再睡一夏:

我觉得现在的日子真不错,要是一直这么过下去也不错

索克萨尔:

别闹,我还想毕业呢,不要告诉我我的新剧本又被你废掉了,你是想和张佳乐搞办公室恋情吗?

再睡一夏:

怎么可能,你要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索克萨尔:

那就好

再睡一夏

我就算谈恋爱也不会耽误工作的,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索克萨尔:

……

再睡一夏:

对了怎么最近没看见叶秋,他死哪去了?让他赶紧把论坛嘉世区的置顶给我撤下来,再挂下去我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索克萨尔:

啊说到这个请容许我毫不幸灾乐祸地笑一笑,叶秋跟他男朋友分手了,最近大概正在失恋期,欢迎大家组团去嘲笑他。

再睡一夏:

我擦!叶秋有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那货也有人要?哪位英雄让我膜拜一下。

索克萨尔:

嗯,还真有人要,以后有机会你会见到那位英雄的……

再睡一夏:

看到叶秋失恋我就开心了,我去忙了回见

索克萨尔:

……回见


你根本就不是去忙工作是去忙谈恋爱对吧!真是受不了你们这群脱团狗了!

喻文州深深郁猝,我到底哪年哪月能毕业啊……


TBC

也许他俩结婚的时候,你就可以毕业了,喻文州同学

时间线换算成隔壁伞修线就是苏沐秋刚回蓝雨那段,那时候论坛上挂着的置顶还是【公共】祝百花老大张佳乐与其男宠孙哲平百年好合

然后不久之后就会换成这个苏沐秋被我承包了……

评论(14)
热度(97)
  1. 一叶知落秋木苏一叶溯游千峰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