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哥生日快乐!终于赶上了

荣耀都市异闻录双花篇的外篇,于远篇,含微量双花,双花正篇剧情走这里:听乐哥的

于远支线就这么短啦你们猜猜是HE还是BE

对了!挂一下喻冥太太!她居然提议我取名叫《听小远的》,这还像话吗!



于锋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运气特别不好的人。

以9A1B的超高分入校,按常理说应该扬眉吐气每天在学校里横着走,偏偏生不逢时,刚好在他的上一届就有一个10A的怪物被称为蓝雨传奇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于锋就每天听着他的导师对他谆谆教诲:

“小于啊做人不能太骄傲,你看你苏学长,建校以来唯一一个10A,这才是你应该学习的榜样啊。”

“……我并没有骄傲。”

“还有你的策略学,虽然咱们学校的策略考试很变态你拿到B也很不容易,但是你看看上一届,苏沐秋不说,那个成绩平平的喻文州也是策略A,你怎么不多向人家学习学习呢?”

“……老师我一直在向他学习啊。”

——如此种种。

于锋的导师很偏爱他,所以对他要求格外严格,于锋每天耳边充斥着“你看看你,你再看看隔壁家小明”,不仅没有消沉,反而更加发愤图强,短短半个学期俨然已经是新生中的领袖级人物了。

终于有好日子了啊,于锋这样想着,然后就被秘密拖到主任处谈话。

“于锋同学,哦不,于锋同志,组织有一项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来办。”

于锋真的非常想吐槽,魏老师我知道你在努力装作很严肃了但是你这坑人的表情看着还是那么的猥琐……

“老师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才一年纪啊。”你不是管三年级生毕业任务的吗!

“不不,这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任务!”魏琛一脸严肃地说,“请到百花娱乐去卧底吧!”

“……老师您该吃药了。”

两个人磨了半天,于锋才明白对方的真正意图,比起注册过的警察来说,警校的学生还是更加适合做卧底的,曝光率不高,如果把警校的档案一删再做点处理对方就什么也查不出来。蓝雨警方一直致力于往霸图和百花这种组织安插卧底,在失败了N多次之后终于采纳了某学生(所以究竟是哪位学生呢)的意见,试着启用学校里的优秀在校生。

“本来苏沐秋更加适合这种事,毕竟他很不是东西,我是说,毕竟他很狡猾,呃,反正你理解我的意思就行了。但是他曝光率太高了,而且已经二年级了很多事也不好处理。”

于锋听明白,不过还是很疑惑:“那为啥是我?”

魏琛义正辞严:“因为你是新一代的领袖级人物啊!”

……擦,我还以为时来运转了,原来是另一个坑。

“当然这件事还是要征求你的同意,不过如果你同意的话,等完成任务就可以提前毕业了,可以直接特升蓝雨特别行动组——好像建校以来还没有人有过这样的成就。”

于锋一秒钟都没有考虑就同意了。

他喜欢挑战别人达不到的高度。


学校给于锋做的假身份只能把他送进百花的下层组织,于锋在百花摸滚打爬出生入死终于获得了觐见百花老大张佳乐的机会。那一路上把他紧张的,这孩子一直听着张佳乐多可怕多可怕这样的传闻,脑海中不知什么时候脑补起了非常可怕的场景。不过真见到张佳乐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真不是一般的年轻,也就比他大一点,眉清目秀,和想象中凶神恶煞的样子差很多。

张老大长的很漂亮,但是脾气一点都不好,于锋刚被领进去就看见老大在发脾气。

“靠,连个司机都找不到,这还像话吗?”

“老大息怒啊!新的司机在来的路上堵车了一时半会还赶不过来啊!”

“这他妈……那以前那个死哪去了?”

“那小子不是拐走咱们一楼的调酒师回老家结婚了吗,上次跟您请假了来着……”

……于锋觉得这对话信息量有点大,总觉得是哪里不太对。

张佳乐气急败坏地:“行了行了我自己开车去。”

然后一群人哭着喊着不行啊老大你那车技实在是太太那啥我们不想看到你英年早逝啊!

兵荒马乱之中,于锋弱弱地举手:“那什么,我会开车的,而且已经过了实习期了……”

所有人都看他。

张佳乐扬起下巴看着他:“嗯,就你了。”


史上最有成就的卧底于锋此时正和百花的老大张佳乐共处一车,目的地是H市XX中学。

这个XX中学是有名的子弟学校,在里面上课的不是子弟,就是子弟中的子弟,一群祖国未来的花朵,还是金花朵。于锋跟着张佳乐一路走,然后在学校的接待室里看到了邹远。

那是于锋第一次看见邹远,那个纤弱的小孩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温和地,又有些无奈地:“又没多大事你怎么跑来了,你那么忙没关系吗?”

“再忙也没你的事重要!怎么就从楼梯上摔下去了呢这么不小心,这像话吗?”

“……以前在家的时候我经常看见你从楼梯上摔下去啊你怎么好意思说我。”

“……不要转移话题。”

于锋头都不敢抬,生怕被老大看见他灿烂的笑脸任何被杀人灭口。

“你忙你的去吧我真没事,”邹远开始推张佳乐赶人了,“回去吧回去吧。”

张佳乐被推出门外,还在念叨:“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不用不用,我待会想去临街的那家粥铺喝粥,你还是回去吧,哥哥再见!”

张佳乐没办法,只好对于锋说:“不用送我回去了,在这照顾小少爷吧,待会送他去粥铺喝粥。”

“哦。”于锋老实地应道。

刚搭上老大的线立刻就被发配来照顾小少爷,于锋的命运还是这么曲折。

邹远目送张佳乐离开,呆呆地叹了口气。于锋在一旁看着,突然来了一句:“我送您去医院吧?”

邹远吓了一跳,歪头看着于锋,说:“我不是说不需要了吗?”

“唔,我看看——手腕弯曲的不自然,骨折了?肘关节也有点变形,摔能摔成这样?”于锋又仔细地看了看,摇摇头,“也就老大那种关心则乱的才会上当吧。”

邹远眨着眼看着于锋,笑了:“不是我哥上我当,是因为我从小不说谎话,我很乖的。”

于锋挑挑眉:那现在?

邹远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嘘,不要告诉他。”


后来司机小哥于锋把小少爷带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正骨,邹远累了,躺在床上休息,很久之后,他被一阵香味引诱着醒过来。

于锋手里拎着两个袋子,正在收拾小餐桌。

邹远探过头来:“你拿的什么?”

于锋回答道:“粥啊。”

邹远大吃一惊:“你刚刚开车去临街买粥了?”

于锋也大吃一惊:“怎么不是你说你想吃粥吗?”

两个人愣愣地看着对方,最后还是邹远先笑出声来,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表情异常地认真:“谢谢你。”

……于锋感觉心跳有点加快,他尴尬地咳了一声,勉强说:“呃,没,没关系。”

(不对应该是不用谢!

于锋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想起来应该把东西端过去。在床上支起餐桌,给邹远摆上,然后自己拎着另一份准备出门解决。

“这里不是有桌子吗?一块吃啊。”

于锋有些犹豫:“这不好吧?”

邹远疑惑地:“咦,哪里不好?”

……啧好像没什么不好【喂

于是于锋坐在邹远对面,和小少爷共桌一起吃起饭来。【真是大不敬啊

“你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跟人打架了。”邹远满不在乎地说。

“为什么?”于锋惊讶。

“因为他们说我不够爷们。”

于锋默默地看了看邹远的小胳膊小腿,觉得这评价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我哥说总有一天百花会归我管,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还这么年轻。反正他这样说我觉得压力很大啊,学校里有那么几个人总是嘲笑我,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可惜……”邹远摊摊手,“打架我也不在行……真是的我到底能做些什么啊!”

世界上真是什么人都有,有于锋这种强烈想要表现自己的人,也有邹远这种一直怀疑自己从来不自信的人。

我明明觉得你这么好,可你为什么觉得你不好呢?

于锋沉默了片刻,对他说:“打架这种事也说明不了什么的,不过,如果你很在意,我可以教你。”

邹远的眼睛又亮了起来,直起身来:“真的?”

于锋点点头:“真的。”


张老大对此的回应就是:“哦,行,好,没问题,小远喜欢怎样就怎样,于锋你以后就跟着小远吧。”

于是于锋由老大的司机迁职到小少爷的司机……兼保镖。

张佳乐平时很精明,就是在自己弟弟的事上一直犯迷糊,邹远说为了于锋接他上下学方便想换个地方住,结果张佳乐直接把邹远公寓的隔壁给买下来给于锋住了,搞的两个小孩非常心虚。

再过了很久,张佳乐的司机又辞职了,理由是要和17楼的荷官小哥回老家结婚,张佳乐又大发脾气,说这是自己的第N任司机了,每一次都会和百花娱乐的员工勾搭上然后就辞职结婚,自己有没有这么点背啊?

然后瞥了一眼于锋:“嗯,你还是很靠谱的,大概不会发生这种事。”

……于锋已经心虚地快要跪了。

为了表明忠心,于锋重新开始上任张佳乐的司机,同时兼任老大的司机保镖和小少爷的司机保镖,张佳乐为此还给涨了三倍工资,做卧底做成于锋这样,大概是功德圆满了。


于锋和邹远正式交往半年了都不敢和张佳乐说,直到后来百花多了个皇后娘娘,哦不,多了个孙哥,于锋和孙哲平关系不错,有一天喝酒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对孙哲平说:“孙哥你帮我跟老大说句好话吧,求你了,你说话最管用了。”

孙哲平差点泼他一脸酒,去你的,真把老子当男宠?

于锋絮絮叨叨地说:“主要是吧我怕小远受委屈,你看都这么久了,总不好一直让他藏着掖着,而且我总有一天得跟大哥摊牌啊,早死早超生。”

……谁是你大哥这就叫上大哥了?

“而且吧你看,都快七夕了,我想和小远一起过啊,我都订好了,烛光晚餐!啧啧我真是想好久了,万一老大不放人的话我不得哭死。”

孙哲平来了精神:“烛光晚餐?哪里?”

“XXX大酒店,艾玛别说了,我一个月工资都搭进去了。”

孙哲平咳了一声:“唔,那里啊……带酒店包间不?”

于锋和邹远此时还处于拉小手亲小嘴的纯洁关系中,丝毫不能理解孙哲平的险恶用心,茫然地想了想,然后肯定地点点头:“有,可以直接去楼上登记。”

孙哲平微微一笑,拍拍于锋的肩膀:“不错,预定电话发我,我帮你去跟张佳乐说。”

于锋感激涕零:“谢谢孙哥!”

……

咦等等,帮我去跟老大说的前一句是什么来着?预定电话……发他?


孙哲平是怎么跟张佳乐沟通的这件事略过不提,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张佳乐答应了,还给于锋准了一天假。孙哲平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不是很赞同,毕竟于锋的身份……”

张佳乐不耐地摆摆手:“算了,那都不重要,我也不是养不起一个卧底,那小子也挺老实的。主要是,小远喜欢他,那还说个毛,难道我能一刀把他宰了?”

孙哲平愣了愣:“你不怕小少爷以后伤心?”

“要是连这件事都承受不了,他还怎么当百花的领袖,再说,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就像我,明明知道你有问题,难道我能赶你走吗?难道我能放开你吗?

难道,我能不去爱吗?

自己做的选择,就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这些于锋和邹远都是不知道了,小两口高高兴兴地去赴他们的烛光晚餐去了。

“锋哥你说我哥这是同一咱俩在一起了吗?还是就这一次啊?”

“是同意了吧……”于锋也有些担心,但还是对邹远说,“不怕,反正有孙哥帮忙,咱们的事总能成的。”

于锋突然想起,这真是一句彻头彻尾的谎话。

咱们的事总能成的。可即使成了,也一定会有分开的一天吧。

邹远笑的很开心:“我一直知道自己运气很好,果然。放心,我哥那么疼我,一定会同意的。”

于锋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好,不过遇见邹远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非常非常幸运了。

“走吧。”他牵起邹远的手,今天不是司机和少爷了,只是普通的一对情侣,他是邹远的男朋友。

不管怎样,明天一定是美好的一天。



TBC

这个遍地是卧底的百花世界

顺便乐乐是知道于锋身份的不过在可控制范围内就没理,而且小远喜欢他

大孙和锋哥就是百花的皇后和太子妃【不对

评论(17)
热度(109)
  1. 一叶知落秋木苏一叶溯游千峰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