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两章都是bug和坑,能不进来大家就不要进来了……

 @涧七渊   @無明無見 总感觉一直在看这文的就你们俩……话说你们两个记忆之城的神催不来约一下一块玩吗【闭嘴

上章:15  各种看不懂的剧情可以空过去,你们可以只看苏沐秋和叶修秀恩爱的……嗯,如果要看战争的话,随便打开一张魏晋南北朝的地图对着看就行了,我就是开了张晋朝的地图对着写的(



16

叶修要吃饱喝足了之后才有心思去打量这个功夫不错、很会打仗的副将。

吴雪峰年纪也不大,二十多岁的样子,常年的军旅生涯显得有些成熟,一看跟叶修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就不是一种人。叶修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叶修,眉头轻皱。用叶秋的话说,像哥哥你这种看着就懒洋洋的家伙估计一进军营就会被吴雪峰给暴打一顿立军威,所以叶修看吴雪峰皱眉也做好了虚心接受前辈教诲(真的吗?)的准备。

不过吴雪峰也没说什么,对于嘉王阵前换将的做法也没什么看法——他还没来得及跟叶秋培养出什么阶级友谊,这个嘉王长子看起来功夫比弟弟还要好些,那就更没有什么不满了。

虽然不觉得嘉王会派个白痴儿子来战场,但同时他也不会觉得这个过分年轻的少年能有多惊天动地的本事,他对叶修的要求就一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所以他开门见山:“今晚佟国平大军就会到来,预计黎明时分会对我军发动突袭,叶将军要到阵指挥吗?”

叶修辨别了一下吴雪峰话里的意思,当然,吴将军是很客气很友好的,不过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翻译成叶修的语言就是,“你丫要过来添乱吗?”。于是叶修非常上道地回答:“我刚赶来,对情况还没有了解多少,状态也不是最佳,这一场的指挥当然还是吴将军来做最好。”

吴雪峰很满意。

叶修也很满意,对吴雪峰这个人很满意,他对苏沐秋说:“这场仗也许打起来没那么艰难了。”

苏沐秋摇摇头,说:“他看起来并不完全认可你。”

叶修微笑:“想得到认可还算难吗,只要能打出成绩,一次就好。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全方位了解整个军队和这场战争。”


两个人在叶修的主帅营帐里熬了一晚上夜,本来就硬撑了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现在又是一晚上的脑力劳动,两个人差点双双猝死在己方阵营里,当翻完最后一份文件后,两个人一句话没说,一齐倒在了桌子上,睡的天昏地暗。

然后被一阵军号惊醒。

苏沐秋迷迷糊糊睁开眼,慢慢走到营帐门口,撩开门帘,过了片刻,对刚刚清醒的叶修说:“吴雪峰回来了。看来是大捷。”

叶修睡眼朦胧之间,还是露出一个笑容:“做的好!”

吴雪峰回营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叶修营帐报道,神色严峻,满身硝尘。

叶修也收敛了玩笑的表情:“吴将军辛苦。”

吴雪峰摇摇头:“可惜让佟国平逃掉了,再想抓他,恐怕没这么好的机会。”语气甚是惋惜。

叶修说:“佟国平是个好的将领,不过不是顶尖军事家,战争不会因为他一个人的存亡而改变格局,跑了便跑了,下次抓住再打死就好了。”

吴雪峰听他说前面的时候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听到最后嘴角一抽,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对劲。不过心底到底一宽,整个面部表情也放松了起来。

然后他看着叶修,嗯?比想象中有本事。他走到桌边,叶修的桌子上还铺着北方战线的地图,他凝神看了片刻,征求意见:“接下来呢?佟军被击溃,邺城的兵力不足为患,而且没有有力的统帅,是不是夺下邺城的好机会?”

叶修昨晚得有一半的时间在和苏沐秋争论这件事,叶修原来想着是驻军邺城,既能和北国军形成很好的对峙之势,又能扼住北国军联合南下的咽喉要道,绝对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的理由。苏沐秋

觉得邺城的地理位置比较微妙,如果佟军残部退到西部,跟并州形成夹击之势,北方军的位置就很尴尬了。

“总会有后招的,比如我可以考虑怎么在邺城打破并州的屏障。”

“与其到时候想后招不如现在就想。”

“啊啊啊你这么说好麻烦啊,以退为进?退……嗯,退山阳?然后打徐州?”

“……”这苏沐秋就不知道了,每个人的精力有限,苏沐秋功夫够好,除此之外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图纸设计兵器,打仗一词与他过去的十几年人生无缘。他本意只是觉得进邺城有危险想让叶修选个更稳妥的方式而已,反正叶修这个人你逼一逼他他总能想出办法来的。

嗯,管你什么计划,反正你别受伤就好,你自个琢磨去吧。

最后成了叶修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自我辩论,直到觉得得出了比较理想的计划。

所以现在吴雪峰问他的意见,他的语气已经很坚定了:“不,退山阳。”

然后就是叶修长达一盏茶的命题论述时间,期间吴雪峰愣是没有找到机会反驳他。等叶修说完了,他也就忘记了他想反驳哪一点了,然后他惊悚地发现他觉得叶修说的都很有道理。

又从头想了一遍。确实没问题。

……我本来是怎么想的来着?吴雪峰艰难地回忆了一下,才开口:“很有意思,但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就这么放弃邺城?”

叶修其实也有些舍不得,不过他点头点的很果断:“会拿回来的。”

吴雪峰其实挺想说你哪来的信心啊大爷,不过他看着叶修的眼睛,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最后问:“如果佟军残部和并州军联合从西部南下进军国都呢?”

叶修咧嘴笑了笑:“关于这个,你要对我父亲叶帅有充分的信心。”

一字一句,没有丝毫犹豫和动摇。


两个人又磨了一下午,苏沐秋听的都犯困,叶修和吴雪峰却越聊越来劲,眉来眼去情意相投的,很快就哥俩好起来了,苏沐秋也就放下心来,干脆出去调查北方军的武器使用情况了。

当天晚上军队得到命令:全军拔营,进军山阳。

叶修捶地:“诶哟我这要是搞砸了,老吴得吃了我啊。”

苏沐秋睨了他一眼,唔,老吴?

叶修和吴雪峰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混熟了,叶修说的对,要让吴雪峰认可他,其实是件不难的事。但是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吴雪峰对他计划里的每一个细节都刨根问底,每一个漏洞都不依不饶,叶修更有动力,两人边讨论边比划,最后才得出了更满意的结论。

叶修呆:“我……我没想到这么复杂,这和我最初的计划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吴雪峰拍肩:“你已经很厉害了。”

已经很厉害了,如此敏锐如此有大局观,要是完全掌握战争的节奏,简直无法想象会成长到多可怕。

好在叶修从来都不是需要安慰的人,他一直觉得自己天下第二第一只能是苏沐秋,最后能制定出完美的计划,他仍然是最高兴的人。

叶修喃喃道:“奇怪,我也会有紧张的时候吗。”

苏沐秋觉得自己帮不上他的忙。苏沐秋本身的才能并不是用在战场上,就算陪着叶修,他也没有那种先天对战争的敏感神经,他看着这样的叶修,觉得很愧疚。

“抱歉,也许我应该更努力一点。”

叶修抬头,有些惊讶:“说什么呢你……”然后才反应过来,“你……要我说你什么好。”

苏沐秋微微苦笑,是吗,你也觉得我想多了吗,但控制不住自己呢。

叶修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掐掐苏沐秋的脸。漂亮的手指抚上漂亮的脸蛋,然后把它拉成奇怪的形状,还是不解气,又拧了拧,苏沐秋疼的差点叫出来,他才松手。

“我只要你陪着我就好。”

叶修没看苏沐秋,说:“难道我有必要让你跟我擅长同样的事吗, 当然不是。同样,你能做到的事,我也做不到,所以我才觉得很安心。我只要你陪着我就好,你在,我就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倒我们。”

苏沐秋轻轻张嘴,终于轻声笑了:“是,两个人才能做到一个人做不到的事。”

叶修终于看他:“你明白就好,我正要跟你说,到了山阳会有硬仗要打,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

很久很久以前,也许并没有很久,两个人初识,还没有现在这样的默契,彼此吸引却没办法坦诚相对,那个时候,苏沐秋对叶修说,即使你什么都不会,但是我需要你。

这一句话让叶修留了下来,而此刻,他说出了同样的话。这句话同样给了苏沐秋无尽的勇气,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叶修说需要他,他就万死不辞。


17

在山阳确实过了几天清闲日子。

佟军残部果然驻扎在了西部,佟国平也被部下一路保护和大军汇合,现在和并州军形成互相照应的局势,如果现在北方军屯驻在邺城,就是一个无解的对峙模式。

叶修还是觉得惋惜:“估计他们下一步就是重取邺城了,虽然我的计划就是这样,不过拱手把一座城送出去,真是想想就觉得郁闷。”

事实上军中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虽说士兵只要服从命令就可以了,但叶修在军中根基尚浅,人又是个瘦瘦的少年,军中难免有人不服,还一部分人觉得是叶修夺了吴雪峰的权。

“吴将军本来不是打算进军邺城的吗?如果是这样现在说不定都到并州军城下了。”

“叶秋一个王府世子能有多大见识,可惜啊。”

不巧这话被一时兴起巡视军营的“叶秋世子”听到了,叶修直接接了一句:“你确定是我们打到并州军城下而不是我们腹背受敌被包饺子?”

说话的两个士兵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一个少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看看不出身份,也不知道是哪个小队的,就吓唬他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动摇军心可是大罪。”

叶修眨眨眼,想做出一个很害怕的表情,失败了,只好继续笑眯眯地说:“对峙是死局,随便出兵却更危险。”

那两个人静下心来想了想,隐约也能想到个中厉害,脸上不由地脸红,一个却还分辩着:“对峙牵制总也比窝在这个小小的山阳要好。”

另一个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厉声问:“你是什么人?”

叶修脸色不变,大大方方地回答:“嗯,我是叶秋。”

……炸弹啊!

完全没理两个人的匆忙行礼,叶修饶有兴致地问:“军中反对的声音很响嘛,对我有意见的人多不多?”

怎么好意思回答……军中还是服吴雪峰的,对叶世子的各种决策,不管能不能理解,总会是有微词。

看两个人支支吾吾,叶修就明白了,不过他也不生气:“不服主将,我也没什么意见,不过这才是真正的动摇军心吧……”

他略一思索,侧头对身边的士兵说:“去我营帐,取我的战矛来。”

然后对随行的行令兵冷声吩咐道:“传令,全军集合。”


苏沐秋和叶修一起住在将军帐里,此时正皱着眉头在纸上写写画画,时不时涂掉,重新计算,有些烦恼,然后就见一个士兵行礼后走进来,去取叶修搁在架子上的却邪。

他放下笔,问:“世子要取战矛做什么?”

士兵也不清楚,说:“世子让我来取战矛,传令全军集合,是要做演示?”

苏沐秋懂了,叶修哪是要做演示,这是要立威啊。

这也算是在军队里立足很重要的一步了,看来就是今天了。叶修的本事他并不担心,但是刀剑无眼,苏沐秋还是放心不下,走到士兵面前:“我和你一起去吧。”


到了大校场,这里果然是士兵云集,叶修站在高台上,看到他来了,扬眉,一个得意的眼神,神采飞扬。

苏沐秋嘴角不由自主上扬,用嘴型说:我看着你。

叶修换上了一身铠甲,长发绾了起来,一手持战矛,阳光之下,像一柄出鞘的剑一样耀眼,吸引人的视线又让人敬畏。

苏沐秋眼中的叶修,如此美丽,又如此强大。

他看着叶修冷声的发言,看着他打败第一个挑战的士兵,看着他挥舞着却邪在眼光下肆意张扬,笑容越来越深,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看着叶修的眼神有多温柔,都多缱绻。

他爱的人,有着强大的灵魂。

像天神一样闪耀。

他真的无比感谢上苍让他遇见叶修。


擂台打了整整两个时辰。最后叶修都有些气力不支,不过整个军队对他已经心服口服,他每打败一个挑战者,都是轰然的叫好声。

最后连叫了三遍,都不再有人上前,叶修微笑,胜利者的姿势。

苏沐秋的笑容不及扩大,余光却扫到西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人,和他的目光一样紧紧盯着台上的少年。

吴雪峰率领的探兵回来了。

不知道吴雪峰是什么时刻到达的校场,不过他看叶修的表情呆呆的,叶修想了想,收回打算走向苏沐秋的脚,转身向吴雪峰走过来。

“老吴回来啦?”

吴雪峰还是有些呆滞:“你的功夫……”

叶修炫耀:“怎么样,哥厉害吧。”

吴雪峰这次没有像平日一样无语,反而认真地点点头:“啊……厉害。”顿了顿,“令人敬佩。”

叶修的不好意思的情绪只维持了半秒:“这下算放心了吗?”

吴雪峰说:“三军之内你鲜有对手了,我更是差你许多。”

叶修笑:“得了吧老吴,要是武功好就能让你信服,我用费那么多事吗,现在你只是觉得我可做悍将,对我做将帅还是不服气吧。”

吴雪峰微笑,也不隐瞒:“没错,不是不服气,只是觉得差点什么。叶将军便请指教点什么吧。”

叶修挑眉:“你可带来什么消息?”

吴雪峰沉默了一下,低声吐出几个字说:“任城改投北国。”

叶修点头:“意料之中。”

任城沟通山阳和徐州,如果他是徐州军首领,他也会考虑怎么率先拿下任城。

不过居然不是强打下来而是任城受降?看来徐州军的高岳还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这消息不算好,叶修却笑了:“这消息不容易得到,费了不少功夫吧?”

吴雪峰无奈:“快是快,只是再快也来不及策反了。”

叶修嘴角勾起:“不,足够了。”

对吴雪峰露出一个笑容:“在山阳寂寞很久了吧?现在就给你一个崇拜我的机会。战机来了。”

战机来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和苏沐秋对视,双方交换了一个眼神。

只有期待,没有恐惧。


叶修听到消息之后,闪电般地决定了作战计划,吴雪峰只有呆呆听着的份。

少年人的想法永远大胆又果决,如果让有经验的将军来点评,大概能挑出十几个不妥之处,不过吴雪峰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他今天刚见识了叶修的本事,这份胆大妄为,也就跟有勇有谋划上了等号。

“你觉得高岳会离开徐州城亲自到任城?”

“不是他,也会是他的亲信——要策反任城,他们总得拿出点诚意。”叶修说。在心里默默补上后半句:如果是高岳本人,那还是真是值得敬佩的胆识。

叶修会这么猜测,是因为他觉得如果他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应该也是会亲自走一趟的。

“总之不管是谁,都不会在任城久留,一旦徐州军入驻任城,就再不会给我们什么机会了。”叶修看着吴雪峰,“今早下决断吧,越早下决定越好。”

吴雪峰毫不犹豫:“我听你的。”

“这么好说话……?”叶修怔了一下,接着说:“好,马上就整军出发,务必在天黑之前到达任城,打他个措手不及。”

“天黑之前?”吴雪峰一怔,“这不现实,那是骑兵的速度。”

叶修说:“北方军里总能挑的出三百骑兵吧?”

吴雪峰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你在开玩笑吧,三百兵?遇上徐州军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叶修微笑:“你觉得任城里的徐州军会有多少?一定少的可怜,三百已经绰绰有余了。不过这个机会实在是难得,所以只能出奇兵,三百人目标不大,也比较适合突袭。”

“万一——万一遇到徐州军主力,何解?”

叶修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做了个手势:“我就只好跪求吴大人的援军来得及救我一命了。”

吴雪峰完全明白叶修的意思了。

叶修带少量骑兵突袭,吴雪峰率大军随后,顺利,他接应;不顺利,他回援。

很适合的分配,而叶修的身手,也确实更适合冲锋。

而那边,也已经换好盔甲战袍的苏沐秋静立,手中是一柄银色长枪。

“准备好了吗?”他问叶修。

却邪在叶修手中转了一圈,他挑衅:“早等不及了。比比谁的战绩多?”

苏沐秋温和地笑了:“必定是你。我的任务,只是不许任何敌人伤害到你而已。”


叶修带兵杀到任城城下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的好运惊呆了。任城不仅果然没有重兵防守,反而为了迎接徐州来使城门半开,这防御疏忽到一定地步了。于是叶修毫不客气地一路杀进去,然后毫不客气地俘虏了徐州使者。

时间抢的正好。

期间叶修一直一马当先在前厮杀,他的功夫不是为打仗而练的,真正到了战场却如鱼得水,一杆战矛挑翻一杆又一个的敌军,很少有人能接下他三招两式。跟他一起来的士兵大多是白日见过他挑平北方军的,此时在叶修的带领下,士气高涨,气势如虹。

叶修只顾往前,偶尔有的什么敌人近身,跟在他身侧的苏沐秋的枪如影随形,干净利落,不会让任何人干扰到他。

可怕的效率。

不管是任城守军,还是徐州来使,都还没得及感受到惊讶和恐慌,大局已定。

等吴雪峰率领大军赶来,分兵驻任城,这个占据要道的城池,就正式归入了南国名下。

叶修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左臂上有个不大的伤口,但却很深,一直往外流血,当初他跟几个敌兵颤抖,被一个暗卫一刀偷袭,差点被劈中脑袋,幸好他叶大侠神功盖世随机应变能力也一流,硬生生做出高难度格挡用小臂护住脑袋,一脚把对方踹的老远。手臂很疼,不过他也不在意,朝苏沐秋那个得意地笑啊:“怎么样,哥帅不?”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敲他的头:“帅个鬼,赶紧包扎去。”

叶修揉着脑袋,怒,我不帅吗,那么精妙的功夫,那么厉害的身手!夸夸我会死吗,小气。

苏沐秋比他更怒,你精神状态良好,手拿却邪,我还紧紧跟在你身边,这样都能受伤,你无能还是我无能啊……

最后还想了想,唔,还是我无能。

无比郁闷。说好的不让叶修受伤呢,这还是胳膊,如果真是脑袋呢?谁知道下次是什么地方。

他看的住一个个人,但挡不住一阵阵箭雨。

苏沐秋咬着手指头,怎样避免这种情况呢?

他要的不仅仅是近战无懈可击,还要能做到远程对叶修无视场合条件的协助。

很久以前放弃的一张图纸,现在苏沐秋又有了想重新捡起来的心思。



TBC

吴雪峰的人设是很久以前就设定好的,我没看番外3不要来欺负我……

苏沐秋是想做千机伞了,不过鉴于我当初写却邪写的那么痛苦,我还没决定好让不让千机伞出场【吐血

下章应该会有楚云秀来跑龙套,小小的冰山美人【喂

如果脑洞进展地顺利,应该会空降到霸图副本,拉韩大人出场,来凑齐苏叶韩吴这开荒四巨头

下火车我好困!!让我去睡一觉在睡梦中考虑考虑待会怎么更乐哥……

评论(1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