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乐哥6   后文:乐哥8

这么短是因为最近状态不好,下次多写点补上吧

含伞修,和一句话于远,于远不打tag注意避雷。伞修故事还是详见妖孽


7

事后孙哲平很想就那个少年轮回杀手的事跟叶修好好聊聊,到底谁的目标是张佳乐?以及,轮回方面的态度到底是怎样。不过还没等他问出口,就被赫赫有名的八月出柜事件给刷了一脸。在很久很久以后,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还是在被人们津津乐道,因为在那一天,蓝雨的首席和嘉世的首领手牵手宣布在一起了。

整个论坛都炸了,孙哲平披着小号进去围观顺带煽风点火:哇我便是没想到,一叶之秋大神竟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发完之后,心情愉悦。转身去看身边的张佳乐,那孩子正两眼冒光地啪啪啪打字,孙哲平凑过去看,看见张佳乐登录着自己的神账号,毫不客气地:呵呵你们两个狗男男以后互相祸害去吧别再来我们百花了OK?

孙哲平:“……你这是心情好呢还是不好呢。”

张佳乐切了一声:“当然是不好,又是一对脱团狗,而且脱团的还是叶秋,简直毁我世界观——为啥叶秋那德行也会有人要?”

叶秋都有人要,怎么我就,怎么我就……嗯?我对这个世界真是绝望了,还有,面前这个人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

孙哲平摸不准张佳乐的真正态度,只好顺着他的话哄他:“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奇迹的,对吗,连警察和情报贩子都能搞上,其他相爱的人也都会在一起吧。”

张佳乐冷笑一声:“啊哈,其他相爱的人,比如?比如黑道首领和卧底?”

孙哲平呆在原地,张了张嘴,许久:“啊,你……”

张佳乐不再理他,转过头去继续刷他的帖子,孙哲平还要说什么,一瞥自己的屏幕,论坛消息在不断闪,版主大大一叶之秋正在对他进行狂轰滥炸:你以为你换小号就没人认得出来了?滚出来,说谁斯德哥尔摩呢?你有本事开嘲讽,你有本事出来单挑啊!

孙哲平十分无语,回复:就你那小身子骨?单挑?

等我一巴掌把你糊墙上?

那边的回复也很快就过来,孙哲平甚至能想象出叶秋说这句话时那嚣张欠扁的脸:呵呵,哥才不跟你这种野蛮人单挑,我让苏沐秋来收拾你。

……

此刻孙哲平完全理解了张佳乐的心情,脱团狗这种东西真是应该统统拖出去枪毙一百遍啊一百遍,而且叶秋这货有人要也的确是太他妈毁三观了。

不过现在和叶秋的矛盾并不是主要矛盾,孙哲平总算是逮着救星了,噼里啪啦打字:叶秋我有麻烦了,张佳乐好像发现我的身份了,我应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过了一会,那边回复:这不是迟早的事吗?而且你那么嚣张,我怀疑张佳乐一开始就什么都明白,懒得揭穿你就是了。所以啊你也不用紧张,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他就算是发现了,也不会找你摊牌的。

孙哲平微微疑惑:为什么?

因为啊……一叶之秋说着,因为,张佳乐会下意识地选择逃避问题,如果不是你逼着他去面对这些问题,他就会假装自己不知道,大概是很怕失去一些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吧——你也能看出来的,他就这样又软弱又善良的一个人啊。所以,你只要继续这样隐瞒下去就好了,对你们俩都好。

孙哲平在屏幕前呆了很久,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事,张佳乐从不过问他的私事,即使一开始怀疑过他也从来没有想要赶走他,就连于锋的事,他也只是皱着眉头说,嗯,警察就警察吧,小远喜欢,就这样吧。其他的事他不去想也不去管,软弱?并不是吧,也许只是觉得装作不知道就能维持现状,不过一叶之秋说的也对,这是另一种层面的软弱,他怕失去,怕离别,怕自己又成为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隐瞒着,就这样生活下去,这样会比较好吗?

孙哲平慢慢敲出一行字来:不行啊,叶秋……

你说的话,对我来说完完全全行不通啊,因为——

我是真的想要和张佳乐过一辈子啊……


张佳乐斜倚在转椅上,一只脚踩着办公桌的边缘,懒洋洋地,这姿势非常撩人,完全没有百花老大的威严,甚至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当然,张佳乐通常只在孙哲平面前这么没形象。

孙哲平手里拿着一堆资料,低声对张佳乐说:“近期会有些麻烦,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提高警惕,还有,不要随便和我分开。”

张佳乐懒懒地扫了他一眼,说:“什么事这么隆重?看你的表情,好像即将有一百个杀手端着狙击枪准备击杀我似的。”

……的确是有杀手试图杀你不过那傻小子用的也是剑而且很不巧他已经被我打跑了。

孙哲平沉着脸,说:“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黑市上关于你的单子已经炒到最热了,杀手,佣兵,赏金猎人……如果你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根本活不过下一次的地下会堂公投。”

张佳乐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你知道的真是蛮多的。”

还没等孙哲平回答,张佳乐又岔开话题:“不过,微草这次还真是大手笔啊。”

“你和一叶之秋一起享有三区的控制权,五区的事也有发言权,如果再吞下七区的话,这势力发展就太恐怖了吧?”孙哲平说,“况且,虽然微草拿下了五区,但转身微草蓝雨就翻脸,蓝雨废了那么大劲才控制住六区,已经没精力再争了,算来算去有资格问鼎七区的,也就只有百花和微草。”

张佳乐撇撇嘴:“思路清晰正确。不过什么时候微草也爱用暗杀这种手段了?方士谦?还是王杰希,他俩看起来可都不像是有这种心思的人呢。”

“这两个人虽然有名,但也不过是微草医院的首席而已,真正的微草势力还不是握在那群上层手里。”

张佳乐慢慢笑了,摇摇头:“真是的,有什么意思呢,干嘛针对我,虽然我一直在争,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能真正的把什么争到手里过呢,总是最后关头输给一些人,输给叶秋,输给王杰希……有控制权又如何?三区永远属于嘉世,而五区也只是微草的,我呢,我什么都没有。”

总是只差最后一步,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拼命,我总是在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迎接失败打击,那种滋味真是太讨厌了,一辈子都不想再感受一次。

但即使如此,还是要争,张佳乐这样的人,只要还活着,就要不断地争下去吧……

“大孙啊。”

“嗯?”

“我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你想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只要是我有的,你都可以拿走。”

孙哲平沉默地望着张佳乐,那眼神里隐隐有些悲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张佳乐置若罔闻,继续说下去:“我只要你能留下来就好了,你说繁花血景这个奇迹能持续多久呢?真怕一眨眼这个梦就醒了啊。”

他这样说着,但神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淡淡的微笑,淡淡的惋惜,仿佛已经预见将来的离别了,无可奈何,但是他也能忍受。

那么孙哲平呢?“你在乱想什么啊”“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啊”,这样的话想说的话是如此地轻而易举,但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要一直隐瞒下去就好了。

而一旦不想继续隐瞒,两个人之间那轻薄如纸的羁绊,根本撑不起一点点的重量。


张佳乐给孙哲平的权限非常之高,那天他说,只要是我有的就给你,并不是一句空话。孙哲平“落花狼藉”的身份卡的权限已经几乎等同于百花首领“百花缭乱”。

他漫不经心地调着索克萨尔需要的资料,打了包,申请进入蓝雨专用安全通道,然后给索克萨尔发了个离线包。

紧接着他就收到了索克萨尔的信息:为什么这么突然?

孙哲平轻轻敲着字: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索克萨尔先生,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是吗?

过了很久,索克萨尔才回复:我以为你不会认真执行这场任务了,老实说,我觉得事情发展到现在,好像我的毕业任务这种小事都不会再被你放在心上了。

孙哲平笑了笑:喂喂,别看我这样,我是真的很有职业素养的,嗯,至少到现在为止都是,以后……

以后将何去何从呢?他还没有等到属于他的判决。

孙哲平开玩笑一样地说:这可能是我作为佣兵的最后一单任务了,你看着满意的话,给点个好评吧。

索克萨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喂!你要做什么?

孙哲平想了想,说:任务已经不存在了,我也不再是卧底了,我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了。

可以不用隐瞒,不用欺骗,不用带着目的和他生活在一起——也可以说出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了。

在远方的蓝雨警校男寝里,索克萨尔的屏幕上是那位叫再睡一夏的佣兵给他留下的最后一句留言:

谢谢,无论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谢谢你让我和他相遇。


TBC

卡这还算厚道啦,后面就是去找张佳乐摊牌然后张佳乐让他滚,然后他就滚了【喂,这样悲伤而愉快的故事。祝分手愉快

滚了之后的剧情……容我再想想_(:з」∠)_

对了最初和冥儿讨论剧情的时候,我有很丧病地把大孙和老韩设定成兄弟来着(咦),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不能接受我再改大纲吧

最近真是很不顺,下次更新会久一点,希望大家耐心等待


评论(1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