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是个好数字啊,最适合虐了。好了,你们期待的双花虐

……当然,我的水平,根本虐不过3秒

待会有个小的free talk,希望大家赏光来跟我聊聊天w

前文:乐哥7    后文:乐哥9  剧情含伞修,注意避雷

啊啊啊对了我忘记说!有韩文清孙哲平兄弟梗!这个就更需要大家避雷了……



8

张佳乐喜欢吃甜食,盛夏的时刻,空调温度开的很低,冰淇淋还一盒接着一盒地吃,孙哲平推门走进来看到这种场景脱口而出:“乐乐,别一口气吃那么多甜食,晚上肚子会难受。”

张佳乐也习惯性地挑眉瞪眼:“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管的真多啊。”

往常的话,孙哲平一定会笑着哄他,好好,你说了算,都听乐哥的,今天却反常地没有搭话。张佳乐不禁抬头看他,孙哲平面色很平静,因为平静,所以才可怕,这时的孙哲平一点都没有平日那种温和调笑的感觉,平静的神情慢慢显露出凝重的意味,这种凝重让张佳乐不安。

“我也并不是要管你,只是吃太多凉食对身体不好,我只是希望你能对自己好一点,”孙哲平慢慢地说,“就算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张佳乐呆呆的,手轻轻一抖,勺子都从手里掉了出去,他下意识地回答:“我,你,其实……其实你想管就管吧,你说的话我会听的。”

所以请你别说你不在了这样的话,我会害怕。

孙哲平有几秒钟的犹豫。那一刻他甚至有些打退堂鼓了,要不要换个日子,缓缓再说?——当然,长痛不如短痛,迟疑不决不是孙哲平的风格。

“我有话要对你说。”

强烈的不安。张佳乐突然站起来:“可我不想听。”

孙哲平轻轻叹了口气,温柔的眼光,无奈的神情,说出来的话却不容置疑:“乖,让我说完吧,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而且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有这样近距离谈话的机会了。”

张佳乐突然有些无力,很累,他最近太忙了,每天身体和大脑都在高负荷地运转着,这还是其次,最严重的是,他心里有郁结,虽然天天嚣张地笑着,但心底一直压抑着很重的疑虑与担忧,很多个晚上都是孙哲平一下下拍着他的背哄着他他才敢入睡,否则这些任务和心事会将他压垮。此刻,他感觉自己脑海里嗡嗡地在响,头很疼,站着的身体也有些发抖,他很想对孙哲平说,求你别说话好么,怎么样都好求你别说,你别这么对我。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么,再进行一次自我介绍吧,我叫孙哲平,以前的职业是雇佣兵,来自组织轮回,代号是‘再睡一夏’,”孙哲平说,“来百花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所以通俗地讲,我并不是百花的人。这段时间,承蒙你的信任与照顾,不胜感激。”

张佳乐僵在原地。并不吃惊,心里演练过千百遍的场景,最恐惧的事情也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怎样对话,怎样保持自己的尊严,怎样骄傲地说再见。然而并不是如此,就像考试完就感觉自己考的很差的学生一样,时刻惊恐着警惕着,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真等到成绩单下来的时候却仍然会难过会痛苦,笑着对人说,啊,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心里还是空洞洞地,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

孙哲平微微喉咙有些发干,他无比艰难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张佳乐突然问:“你的任务呢?已经完成了?”

“……嗯。”

“所以百花已经没价值了?也不用再假情假意面对我了吧。”张佳乐笑笑,说,“也是,我脾气这么坏,毛病那么多,真难为你这个赫赫有名的首席佣兵忍着和我相处这么久。”

孙哲平眼睛有点发红,他摇摇头:“不是……”

张佳乐轻声说:“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我都说了我不想听,你为什么非要说?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你不说,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的任务完成了,所以就连句假话都懒得对我说了吗?”

心痛难当。孙哲平站在那里,真想推开门夺路而逃,他艰难地说:“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好些,我不想一直骗你。”

“对我好?”张佳乐突然发作,抄起桌子上的镇纸就朝孙哲平的脑袋砸过去,他厉声道,“对我好!你凭什么自己做决定,我根本就不想知道这些你懂不懂?你要走你就安安静静地走,我还能自己骗骗自己留点好的回忆,你个王八蛋,你凭什么跑到我面前来跟我说这些!”

孙哲平没躲,坚硬的镇纸直直砸到他的头上,缓缓流下鲜血,他站在那里一动没动,不再解释,也没什么能解释的了。

张佳乐突然想流泪,他慢慢平稳自己的情绪,不想自己的姿态太难看,他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对着孙哲平比出一个手势:“行了,话说完了,你可以滚了。”

“乐乐……”孙哲平还想再说什么,张佳乐一声咆哮:“滚!”

孙哲平停住。判决书已经下来了,自己一直都很对不起他,难道到最后了也还是不听他的话吗。

孙哲平慢慢后退,转身,出了张佳乐的办公室。

真正的落荒而逃。


H市霸图区,韩家大宅。

韩文清刚回到家里,老管家就在他耳边轻声说:“孙哲平少爷来了。”

他?他来干什么。韩文清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说什么,随口吩咐道:“房间给他收拾好,再派几个人伺候他,他有说有什么事吗?有事让他来我房间。”

老管家说:“应该不像是有事找您——少爷喝醉了,神智有些不清醒。”

韩文清极度无语。什么,他那个烂酒量,还敢喝醉?这年头当佣兵的还这么蠢,真是嫌命太多了。算了,喝醉了还知道跑来霸图,也算有点脑子。

于是韩文清决定不管他了,就当家里多个人吃饭吧,又不是养不起。

结果第二天,老管家来汇报:“少爷白天在喝酒,好像喝醉了。”

第三天,老管家又来汇报:“少爷又喝酒了,嗯,喝醉了。”

第四天,老管家已经麻木了:“少爷这些天一直在喝酒,天天醉的不省人事——您不去看看?”

看什么看,他有什么好看的?韩文清特想这么说,不过韩文清这个人虽然刻板严厉,看着很沉默,其实脾气超级暴躁,爱骂人,现在孙哲平出了这么大笑话,他就更想跑去过指着他的鼻子骂,顺带看看笑话了。

韩老大百忙之中抽出一个下午,刚走到孙哲平房间门口就被吓着了。门没关,从外面看进去,里面堆满了空酒瓶和各种各样的垃圾,韩文清用脚踢开障碍物,一路走进去,从地板上拎起一个不明物,往沙发上一扔。

孙哲平痛苦地睁开眼,眯着眼看了看身前的人,噢了一声,继续闭上眼睛装死。

韩文清冷冷道:“还活着?还活着你敢装死,要不要去地下演武场来打一架?还是我现在就把你打死算了。”

孙哲平勉强睁开眼看看他,一看不要紧,韩老大已经捏着拳头走过来了,一瞬间孙哲平酒就醒了一半:“等等等等,你丫讲不讲道理,我剑都没拿你好意思和我打?”

他挣扎着坐起身来,捂着头,说:“本来和你打就和你打,但是我现在状态不好,不想动。”

韩文清沉默了片刻,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孙哲平呻吟一声,说:“我……我被人赶出来了。”

韩文清大吃一惊:“什么,被赶出来了?挺好,是江波涛终于忍受不了你的脾气了呢,还是周泽楷终于决定要推翻你这个太上皇来树立权威?”

“我在轮回过的很好,”孙哲平迟疑了片刻,说,“嗯,我是被百花赶出来的。”

韩文清:“……你什么时候加入的百花我怎么不知道。”

孙哲平抬头望天:“呃,如果你最近有关注百花的话,应该知道张佳乐身边有一个副手,叫‘落花狼藉’,唔,那就是我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望着孙哲平,实际上内心如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啊,什么,落花狼藉?好的,你是想说,原来就是你小子在张佳乐身边当副(nan)手(chong)吗?很好。

韩文清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淡定地吩咐:“来两个人到孙哲平房间,把这个没用的废物扔出韩家。”

孙哲平抄起个酒瓶就朝韩文清扔过去,那个悲愤啊:“韩文清你还是人吗?我都这么难过了你不安慰我还往我伤口上撒盐,你信不信我从此对人生失去信心跑出去报复社会啊!”

“你已经成年了孙哲平小朋友,”韩文清冷声说,“我没义务教育你了,像你这种,嗯,乱接任务然后任务失败被人赶出来就颓废成这个样子,我不打死你清理门户真的算很宽宏大量了。”

“并不是任务失败,啊,不过还不如失败了呢……还有,我喝酒也不是颓废,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罢了,不知道怎么对张佳乐,干脆就喝酒好了。”

韩文清非常无语:“任务都成功了你还想要怎么对张佳乐……”兄弟你挺狠的啊。

“不是这样……”孙哲平非常头疼,“这样,我问你,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韩文清的表情像是在问,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说人话。

“果然你不懂。”孙哲平捂着脸,把头撞向沙发,“所以你压根就不懂我的感受啊,我失恋了啊!我被人甩了啊哥哥你懂吗?”

韩文清后退一步,又后退一步。你在说什么,你说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能理解的范围,还有,失恋是吗?看你现在这要死的样子,失恋真是一件可怕的事啊。

过了好久,韩文清才艰难地开口:“我虽然不懂,但是,既然被人甩了,再去追回来就好了吧?”

嗯,如果两个人换个位的话,韩文清一定会勇猛地被甩也会继续追上去,管他的呢,反正他肯定只知道一直追下去不懂得怎么停下来。

“你说的倒轻巧,”孙哲平哼了一声,“张佳乐哪有那么好追,你知道怎么追吗?”

哇这话太嘲讽了,此时韩文清只想把他暴打一顿,估计他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也就治好了,不过孙哲平这百年难得一遇的窘迫还是勾起了韩文清所存不多的同情心,虽然韩文清懒得管孙哲平谈恋爱的事,他也不觉得追不追的到张佳乐是多重要的事,不过孙哲平这样子真是碍眼啊,又不能真把他扔出去,扔出去影响市容,还给韩家丢人。

“我不知道,不过,有知道的人吧。”韩文清说,“最近H市新成了一对情侣,你知道的吧?”

孙哲平眼睛亮了。

啊……某情报贩子和某警察……


叶修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和苏沐秋在荣耀里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战斗法师以微弱的优势把神枪手狠狠踩在脚下,苏沐秋只得含恨跑去洗碗,一边对叶修叫嚣着这事没完有种待会再战。

叶修拎着话筒:“小孙啊最近在哪里逍遥啊?这么快就完成任务哥真是没看错你,我待会就把索克萨尔的佣金转给你,还有别忘记说好的啊10%中介费。”

孙哲平:“……我跟你说好的明明是5%。”

叶修笑了两声:“呵呵你当初把轮回介绍给苏沐秋害我被他抓到这账要怎么算?我可是记恨好久了。”

孙哲平:“……难道不应该是感恩吗为什么是记恨。”

跟着叶修跑题了很久,孙哲平才绕回正题:“好吧你爱收多少就收多少,都收了也没关系,我有事要问你。”

这么容易就骗到钱,叶修眉开眼笑:“哎哟咱俩谁跟谁,想问什么情报尽管问。”

“不是情报啊,我是想问,呃,如果被人甩了的话,要怎样才能再追回来呢?”

静默。一秒,两秒,三秒。

那边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孙哲平握着手机一脸黑线,叶秋你真不是个东西啊……


苏沐秋拍着叶修的背,防止他笑的太过猖狂笑岔气,叶修揉着肚子,断断续续地对着话筒说:“所以你就灰溜溜地滚出百花了?”

孙哲平郁闷地:“我并没有灰溜溜好吗……不过确实是被赶出来了。”

话说起来,失恋的人真是没人权啊,被人威胁要暴打一顿,还要被人嘲笑。

叶修恨铁不成钢:“有病吧你,你去跟张佳乐摊牌,应该直接说我的任务完成了从此我就要和你在百花双宿双飞百年好合啊,你怎么什么都没说就被赶出来了呢?”

孙哲平也很委屈:“因为来不及说啊!我刚说了我是谁,他就开始巴巴数落我,然后就让我滚。我就只好滚了。”

叶修冷笑一声:“他让你滚你就真滚啊?”

“不然呢?”

“啧,”叶修把话筒递给身边的苏沐秋,问他,“苏沐秋,要是有一天咱俩吵架,我让你滚,你会怎么做?”

苏沐秋打个哈欠,随口说:“哪来那么多毛病,抱床上收拾一顿就好了。”

孙哲平:“……”

叶修:“……”

这答案太过狂野了,明显不是叶修要的答案,叶修怒道:“不是两个人在开玩笑,是真的生气了,原则性问题!”

苏沐秋望天,勉强想了想,说:“就地卧倒,两腿伸直,在地板上左滚两圈右滚两圈,然后抱着大腿,大喊口号,‘没有抛弃就没有伤害’。”

孙哲平:“……”

叶修这下满意了,重新拿过话筒,对孙哲平喊道:“听到没有?多学着点。”

孙哲平怪叫:“卧槽还能这样吗?”

“怎么能他让你滚你就真滚呢,这个时候就应该撒泼打滚死也不听,一哭二闹三上吊死也不从!嗯,这样张佳乐一定会心软,他最容易心软了。”

叶修说的眉飞色舞,苏沐秋斜眼看他,你从哪里学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孙哲平震惊地:“这,这样耍赖不好吧?”

苏沐秋接过话筒,严肃而深沉地说:“孙哲平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听好,这根本就不叫耍赖,我跟你说,谈恋爱就是要靠哄啊!你这不是耍赖,是哄人,是每个爷们必须会的技能,他要你滚,你应该留下来让他骂,转身就走是很潇洒,然后呢,没人的时候还不是照样痛苦,那样就再也回不去了。不要指望他会追出来,因为你喜欢他,所以你要自己去争取。”

叶修眉头一跳,等等,你好像有些在指桑骂槐……

而孙哲平呢,此时对苏沐秋前辈肃然起敬,整个人终于有了精神:“是,那么,我应该怎样去争取你?”

苏沐秋说:“你去约他,请务必把自己装的可怜一点,只要跟他见了面,就道歉耍赖,说什么也不分手,他要是骂你你就抱他腿,他要打你你就哭,他要是非要走你就打滚喊口号,咦,记得口号吗?”

孙哲平复述:“没有抛弃就没有伤害。”

苏沐秋很满意:“没错,把你想说的,都说给他听,告诉他,你爱他。”

没有什么能把你两个分开。


TBC

我虐完了!但是不要相信我,因为我接下来还想虐!等我下章想想怎么虐

我终于知道如果让伞修看起来甜一点了,就是和双花放一章里【不是

在短篇《细碎时光》里透露过双花篇的结局了,有兴趣的妹子可以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呀,第一个猜对的妹子奖励点梗一个【不过,我会还吗……

至于韩文清和孙哲平,嗯是兄弟,番外里会做解释的

评论(2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