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更新。前文:乐哥8   后文:完结章,乐哥10

砍梗之后神清气爽,我觉得我下章就能完结了!

韩文清继续打酱油,江波涛周泽楷轮番上场,照旧不打人物tag




9

傍晚的时候天开始下起了雨,气温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慢慢降下来——

夏天真是快要过去了呢。

张佳乐很晚才离开公司回到家里,仍然是空荡荡的的屋子,即使把楼上楼下所有的灯都打开也不能让这里变得温暖半分。张佳乐最后还是决定开着灯吧,回到自己的房间,爬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慢慢露出脑袋,望着天花板。

过了片刻,他又从被子里爬出来,跳到地上,很烦躁地来回走了两圈,还倒了杯水给自己喝,然后就又没事干了。他呆愣愣地在地上站了一会,终于开始承认,自己又开始想孙哲平了……

没错,又。

意识到这个事实让张佳乐十分沮丧,老是对被自己赶走的男人念念不忘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呀张佳乐?不过张佳乐本人倒也看得开,反正没必要骗自己,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坦白说孙哲平来百花这么久虽然是抱有目的的,但是对他是真的好,帮了他很多,什么都让着他,让张佳乐有一种自己被爱着的错觉。

张佳乐有些自嘲地笑笑,至少,有孙哲平在的时候,感觉是幸福的吧。

他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雨,有些出神。不知什么时候回过神来,眼神一瞥,突然愣住。

那个人撑着一把伞站在雨中,微微仰着头,这样随意的姿势让他做出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两个人目光对上,一时间时光像是凝铸了一样,只有雨声一直充斥在耳边。

张佳乐看到孙哲平的嘴皮动了动,当然他什么都听不到,但是两个人太过熟悉,光看唇形就知道他在说什么——孙哲平在叫乐乐,至于之后的几个字,张佳乐就看不清了。

孙哲平望向张佳乐的眼神无比眷恋,大雨中,他一手撑伞,一手朝张佳乐挥了挥,然后转身离开。

“喂你这混蛋!”张佳乐忍不住叫了一句,打开窗户大吼,“喂!”

孙哲平什么都听不到,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张佳乐又骂了几句,想都没想就披上外套跑下楼,外面哪还能看到孙哲平的身影?张佳乐静静地站在那里,咬牙切齿。

孙哲平你还真是个人渣啊!

门的夹缝里有一封信,被塑料袋仔细地包装好,张佳乐弯腰捡起来拆开,狂放不羁的字体一如写字的那个男人,张佳乐终于明白雨中孙哲平是在说什么了。

“我想见你。我很想你。”


孙哲平心里一直在忐忑,万一他看都不看那封信怎么办?又或者他看了,但是死活不来见自己怎么办?要是他真的决定无论如何都不原谅,又该怎么办?

孙哲平一晚上没睡,但是精神高度亢奋紧张,睁着眼睛,一点困意都没有。这熊孩子昨天晚上抽风冒着雨跑到张佳乐楼底下情圣了一把,和张佳乐忧郁而迷离地雨中对视好长时间最后又潇洒走掉,回到霸图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已经被雨水打湿,并且惨遭无良哥哥的嘲笑:你有本事追男人,你有本事敲门啊!

韩老大并不是一个刻薄的人,相反,他非常护短,道上都在传他的可怕,可只有他身边的人才清楚他对自己人有多好。当然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越和他走的近,越容易被他高标准要求,此时他对孙哲平简直是极其地恨铁不成钢。

敲开韩老大房门的孙哲平正严肃认真地向对方阐述自己的来意:“是这样的,我被赶出百花的时候根本没来得及带衣服,身上穿的拿去洗了,虽然有换洗的但我觉得不够庄重,我是要去见张佳乐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要稳妥一点,于是我……”

韩文清不耐烦地:“说重点!”

孙哲平:“……你衣柜里有啥好衣服拿来借我穿穿呗。”

韩文清无语地看了孙哲平好一会,把门甩上,还丢下一句话:“裸着去吧你!”

……

孙哲平真是很不想韩文清争论,单身狗根本无法理解他这种复杂的情绪嘛,等韩文清也有喜欢的人的时候看看他还能不能记住今天这嘴脸……

最后韩文清没真狠心地让孙哲平裸奔去见张佳乐,老管家给孙哲平带来一套正装,躬身说:“韩先生说了,让您务必把张先生追回来,或者您干脆就跟他走得了别再回来了。”

孙哲平接住衣服,问:“他原话?”

老管家笑的非常慈祥:“……原话您不会想要知道的。”

“那也是,反正那家伙永远也学不会如何正确地关心人。”孙哲平说,“不过他的祝福我已经收到了,让他放心,这一次我绝不会失败了。”

绝对不会。


这场见面被孙哲平定义为人生中第一重大挑战,孙哲平出道以来遇到过那么多生死考验都没有此刻这样紧张,一上午都在演练事先考虑好的台词,生怕看到张佳乐一紧张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中午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子用欢快的语调跟他打招呼:“哈罗,孙队。”

在这样的时刻,孙哲平最不想接到的大概就是这个男人的电话了吧。

“江副长。”

“真是冷淡呢孙队,自从你出发去往百花,我们已经好久没联系了吧,要不是我这次给你打电话你根本就不会主动理我的对吧。”

孙哲平毫不犹豫地:“是啊没错。”

“喂喂这么无情!”

“抱歉啊任务过程中尽量避免跟组织接触,这规定你不知道?”

“可是呀,”江波涛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却带着点刻意的逼迫,“你的任务早在十天前就完成了对吧,为什么不回来呢?”

孙哲平叹了口气,说:“江副长——我个人的私事似乎还轮不到你来管吧?”

“哎呀哎呀我并没有要管你的私事的意思,只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声而已。”江波涛说,“‘百花老大’这个头衔最近一直在赏金榜榜首上居高不下,你可要小心了,当然,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也没必要给自己树立那么多的敌人不是吗?”

孙哲平淡淡地说:“你少忽悠我了,这个悬赏热度一直很高是因为根本没有人敢接,二三流的杀手不值一提,而真正有本事的人都会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百花的对手,何况,百花的繁花血景至今也无人可破。”

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愣住了。

繁花血景无人可破,可是,世间已经再无繁花血景了。

他离开百花的消息并没有流传开,外人不知道虚实不敢轻举妄动,但至少还是有人知道真相的,比如蓝雨的毕业任务负责处和一叶之秋工作室,再比如,负责记录任务的轮回高层。

孙哲平的声音冷了下去:“轮回要插手这件事吗?”

“说到这个,我也要问你一句,”江波涛的声音很冷静,“孙哲平前辈你,是想留在张佳乐身边永远都不再回来了吗?”

孙哲平迟疑了片刻:“如果我说是呢?”

“果然呐。”江波涛的声音充满了遗憾,“我是真的很遗憾,轮回如果没有你今后一定会多出很多问题,更何况我们不仅仅会少一个骨干,似乎还多了一个相当棘手的对手。”

孙哲平顿了顿:“你们果然……”

“佣兵不就是唯利是图吗?只有被感情所牵绊的你才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吧。”江波涛说,“你还没有跟张先生和好?有些迟了,周总长已经接下了这个任务。”

孙哲平张张嘴,露出一个苦笑:“啊,这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啊……”


轮回的总长是个很年轻的少年,比其他几个区的负责人都要年轻,名叫周泽楷,代号‘一枪穿云’,一手枪技神乎其神,战斗力非同一般的强,当年在格斗场上举着狙击枪大杀四方技惊四座,因此坐上轮回总长的座位。孙哲平成名比周泽楷要早上几年,却从没敢小瞧他过,相反,几年的相处,他比别的人都要清楚这个后辈的能耐。

张佳乐的宅子几百米远有栋半废弃的大楼,孙哲平信步走上天台,手中的重剑凌厉地斜劈过去挡住从侧面射过来的子弹,孙哲平喊了一句:“是我。”

阴影里走出一个年轻人,冲着孙哲平叫了声前辈,然后就默默站在那里,看似乖巧无害,但孙哲平却知道只需一秒钟这个少年就能左右手同时拔枪毫不留情地对他进行扫射。

孙哲平环视了一下四周,嗯,狙击的最佳地点,如果张佳乐要从家里走出来的话,以周泽楷的枪技完全可以一枪毙命。说起来,果然狙击手这种职业最烦人了,如果不是直接铲除对手,光靠防范根本行不通。

然后他又看看这个英俊的大男孩,愁的不行。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人做对手,倒不是怕他,如果没什么牵挂的话他很乐意跟这个强大的对手来场大战,只是事情牵扯到张佳乐的安危他根本就不敢乱来。

下午的日光很安静,也不刺眼,孙哲平迎着光望着周泽楷,握紧手里的重剑,说:“小周,来打一场吧。”

周泽楷微微动了动,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孙哲平说:“如果我赢了,我要你放弃对张佳乐的暗杀;如果你赢了,从此你就是新的轮回首席,这样的条件,如何?”

周泽楷轻轻“啊”了一声,终于明白了孙哲平的意图。他摇摇头:“不是前辈。”

孙哲平愣了一下:“什么?”

周泽楷再次坚定地摇摇头:“对手,不是前辈。”

要不是气氛不允许孙哲平简直都要被这孩子逗笑了,其实说到底,周泽楷还是不愿意对曾经是队友的人开枪吧?只是有些事,孙哲平是不会退步的。

“你的任务是什么呢?暗杀百花首领?我记得赏金榜上是这样描述的吧?”

周泽楷说,是。

“那么跟我打就没错了。”孙哲平微笑着,说,“因为我就是百花首领。”

周泽楷有一瞬间呼吸急促:“你不是。”

“从刚刚开始,我是了。”孙哲平平静地说,“不信你可以查,就在一个小时前,‘落花狼藉’已经成为百花新的首领。”


张佳乐曾经对他说过,只要我有的,你都可以拿走。

即使两人分开那么久,这句诺言却依然没有改变。孙哲平用自己“落花狼藉”的身份卡一路操作下去,竟然真的拥有将百花易主的权限。

他当时愣在电脑前,许久许久都没有动作。

张佳乐脾气确实很坏,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是他在包容张佳乐,他也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保护者,保护着那个强大却善良到愚蠢的人,保护这段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更不知道会不会有未来的感情。直到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张佳乐虽然从来不说,但是为了挽留他,他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所有。

那一瞬间孙哲平的感觉不是惊讶懊悔,而是欣慰。

多好啊,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人,也愿意这样对我。

多好啊,也许不是我喜欢他,而是,我们相爱。

因为你愿意把你的一切都给我,所以,你的灾难也应该由我承担。

周泽楷望着面前面色平静的孙哲平,终于明白,如果他真的要对张佳乐执行狙击,这个人是他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坎。

他点点头,双手交错,两把手枪出现在手中。

孙哲平露出笑容,慢慢举起重剑葬花,心底叹息,可惜了,只有我一个人。真想再见见繁花血景啊……

明明离张佳乐如此之近,却仿佛是最遥远的距离,心底的渴望如此的强烈。

我想见你。我很想你。



TBC

某人的下场大家可以想象了,枪王属于boss级别除了叶修之外别人随便单挑容易出事的,喻警官满含热泪表示欢迎孙队长加入手残行列【不是

说起来,轮回在妖孽篇里当红娘,到乐哥里就成纯反派啦?也是很虐的_(:з」∠)_

下章双花告白!艾玛这俩熊孩子,先上床再约会再告白,完全是反着来……

评论(5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