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示范神经病是如何炼成的。深夜更文,好孩子不要学我。

前文:乐哥9

结局了!感谢大家的支持!结局居然不是逗比风肯定是我状态不对

含恨隐晦的伞修,和不太隐晦的于远,不好意思打tag,大家记得避雷。方士谦龙套出没。



10

张佳乐出门之前,收到了一叶之秋的邮件:

一枪穿云已动身赶往前往H市,目标不明,很大可能与你有关,最近行事千万小心。

张佳乐看完之后就把文件删除了,坐在电脑跟前很久,最后站起身来,披好外套,动身出门。

奇怪,明明事情已经乱成一团,明明要担忧的事那么多,但他好像什么都想不进去,满脑子都被孙哲平的那句话填满。渐渐的,他已经弄不清楚到底那句话是孙哲平对他说的,还是他想对孙哲平说的。

是的,他也很想见他,这种心情在此刻无比地强烈,也许只有在见到孙哲平本人之后才会平复下来。

孙哲平字条上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张佳乐从四点等到五点,又从五点等到六点,还是没有看到孙哲平的人影,他靠在街道尽头的栏杆上,夕阳把他的身影拉长,孤孤单单的,连带着少年人的身形看着都有些单薄。张佳乐一直仰着的、望向远方的头慢慢垂下,小声对自己说话:“嘛,就知道肯定会迟到,这个人真是一点都不可靠,是不是?我说过我不喜欢等待的,真是的,不是说会听我的话吗?”

许久,他又抬起头,望着远方,喃喃道:“不过我会原谅你的,如果你现在出现,我就不生气。”

等待是世界上最难捱的事情,张佳乐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焦躁过,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夕阳的余光还在,漫天都是炫目的橙红色,张佳乐眯起眼睛,看着孙哲平逆着光一步一步朝他走来。那人的笑脸跟记忆中一模一样,对他说:“真是抱歉,我好像,又迟到了。”

然后他踉跄了一下,张佳乐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声音都变调了:“你怎么了?”

走近看才发现孙哲平的脸色有多苍白,浑身血污,右手臂以不自然的角度垂着,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他坚持着没倒下,虽然步伐缓慢,但仍然是一步一步地朝张佳乐走过来,在他面前站定。

“还好,我还是见到你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心跳的过快,大脑里一片震惊,发生了什么事尚且迷茫,但是却莫名其妙地眼圈红了:“大孙,你怎么了?”

孙哲平望着他,那表情称得上温柔,语调很轻,夹杂着喘息声,但声音很平静,他说:“你原谅我好么,刚才,我是真的怕了,我想,要是我就这么死了,岂不是永远都听不到你说一句原谅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有些哽咽,他摇摇头,上前去拉孙哲平:“走,先跟我去医院。”

孙哲平没挣扎,很顺从地把头抵到张佳乐的肩膀上,声音有些微弱,隐约带着些叹息的意味:“还有,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唯独这个从来没有骗过你。”

然后他就在张佳乐面前跪倒,失去意识,张佳乐扶着他,手触摸到孙哲平的腹部,温热的鲜血的触觉,顿时觉得心里一片冰凉。

是不是每次当我对什么事有所期待的时候,命运从来不会给我好的结果?


方士谦是被张佳乐绑架去医院的。

那时候张佳乐刚挂了叶修电话,叶修在话筒里一直喊:“张乐乐小朋友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方士谦在微草的地位你知道的你好好说话,你冷静一点。”

张佳乐半点不带犹豫地就挂了他电话。虽然叶修帮他查地址他很感激,但是那家伙还啰嗦个没完了,冷静……冷静个头,你冷静一个试试?绑匪张佳乐先生所表现的冷静,就是敲门敲不开之后直接退后几步扔了颗微型炸弹过去。“轰”的一声,方士谦家的大门碎成渣渣,刚走到门口的方士谦看着面前的惨状,呆若木鸡。

“方士谦医师,麻烦跟我去微草医院一趟,有个手术正在等着你。”这样礼貌说话的张佳乐,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在说赶紧走敢废话就废了你。

方士谦条件反射地退后两步:“我……我今天休班的,再说医院里不是有别的医生值班吗?为什么非……”

他话还没说完,张佳乐已经踩着一地废墟走进来,直接揪起他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说:“我喜欢的人现在就在医院躺着,我没时间听你说那么多,我还是坚持你才是微草医术最好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跟我走,我求你跟我走。否则,如果他真的出事,抱歉,我这个人不太理智,我会迁怒,我跟你们微草之间,不算完。”

方士谦听了他这句请求不像请求,威胁不像威胁的话之后反而没有生气,认识张佳乐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见他情绪这样不稳,双目赤红,表情凶狠,但声音却有些微微颤抖,像是孩子一样惊慌失措,他说出“如果他真的出事”的时候,那一瞬间方士谦甚至以为他会哭出来。

太脆弱了啊,现在的张佳乐……是不是被感情迷惑的男男女女都会软弱成这个样子呢?

他叹了口气,说:“好的我知道了,我跟你走。”


微草的医生们在张老大的低气压中战战兢兢给孙哲平做了应急处理,状况暂时稳定下来,出血也止住了,只是张佳乐坚持最要紧的手术部分必须让方士谦来,所以方士谦赶到医院时孙哲平还躺在手术台上昏迷。

方士谦俯身看了下孙哲平的伤口,伸手在上面按压了一下,孙哲平身子一挺已经清醒过来,没有出声,额头上却冒出冷汗。张佳乐简直想一脚把方士谦踹趴下:“你下手轻点!”

方士谦的助手在旁边哆哆嗦嗦地发出微弱抗议:“这是手术室,张先生你是怎么进来的……”

方士谦拍拍助手的肩膀,沉痛地摇摇头,哎,人家有枪,所以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

孙哲平意识还没完全清醒,却张口叫了一声“乐乐”,张佳乐赶紧走过去,应了一声:“我在。”

孙哲平轻轻喘了口气,说:“乐乐,以后我不能帮你了。”

张佳乐突然感觉非常心酸,他忍了好久,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说:“别瞎说,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呢。”

方士谦十分为难地上前拆散这对苦命鸳鸯:“张先生你赶紧出去吧,手术再不开始的话我觉得他说的话就不是瞎说了……”

助手心惊胆战地看着张佳乐用要杀人的眼神怒视方士谦,最后咬牙切齿地走出手术室,助手表示不愧是方前辈作死技能简直点的满满的。

而那边的方士谦已经边扒拉手术器材边和病人先生聊上天了。

“哥们,你这伤挺惨烈的啊,看把张佳乐给吓的。”方士谦微微侧头看着手术台上的年轻人,说,“让我猜猜看,你这伤,不会是为了张佳乐受的吧?”

很久,久到方士谦以为孙哲平不会回答了,孙哲平才轻轻嗯了一声。

方士谦怔了怔,再度叹息,啊,爱情。真是要人命的爱情啊……


孙哲平动手术和之后养伤这段时间张佳乐有一半的时间都耗在医院里陪他。微草的确是H市最好的医院,而方士谦也不愧“治疗之神”的名号,手术进行地很顺利,孙哲平身上的枪伤虽然很严重,但他还年轻,身体素质又好,慢慢养养好绝对不是问题。比较麻烦的是孙哲平的右手,方士谦从手术室里出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天一夜,出来后就告诉张佳乐,没什么办法了,不可恢复的损伤,虽然好好养护的话还能像正常人一样,但是作为一个剑士,这只手基本上算是废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张佳乐,独自在孙哲平的病房外站了很久。然后他动身回了百花。

百花娱乐这几天乱成一团。从外部来看掩饰的还很好,但内部里已经暴露出很多问题,张佳乐处理问题时明显地力不从心,基本上把权利转接给了小少爷邹远。邹远能力有限,过分年轻而且没有多少经验,偏偏这几天比张佳乐还要心不在焉——百花的两位领导人集体划水,事态已经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怎么拉都拉不回来了。

邹远在张佳乐面前乖乖站着,也不说话。张佳乐叹了口气,说:“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把百花交给你?”

邹远抬起头来,非常震惊:“您要离开?”

张佳乐没回答,又转了话题:“于锋呢?这么乱,也不知道帮帮你。”

邹远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下来,重新低下头,轻声说:“噢,他。我把他赶走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那一刻他简直想拍案而起:“你说什么?你把于锋赶走了?小远你还好吗,小远你忘记吃药了吗?”

邹远闷声说:“他是蓝雨的卧底你不知道吗,我把他赶走是我的错咯?”

张佳乐气得:“靠,我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卧底怎么了,可你不是喜欢他吗,他也喜欢你啊,你就这样把人赶走了?”

邹远一脸不服气:“你凭什么说我,你还不是把孙哥赶走了。”

……卧槽。

张佳乐呆了呆,说:“那么,你也看见我现在的下场了。”

他伸出手,摸摸邹远的头,说:“别学我。我现在……很痛苦,所以你别学我。在事情还没到不挽回的时候,别做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邹远突然觉得有些伤感,他小声说:“您是决定要离开了,是吗?”

“我有些累了,小远。”张佳乐说,“我觉得很抱歉,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哥哥,但是我有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不想一辈子生活在懊悔里。”

邹远努力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您做你想做的事就好。您并没有对谁有着非肩负起的责任不可,况且我很爱您,不是因为你是百花的首领,而是因为你是我的哥哥张佳乐,所以,您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而我会永远守着百花。”

这个孩子,也长大了啊……

张佳乐也慢慢笑了。这是这段时间里,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起来。


张佳乐联系叶修,本来只是想说以后让叶修多帮衬着百花一些,只说了一两句那个老妖孽就已经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咦,你要走了?”

张佳乐有些噎住。“呃……你怎么……”

“要是你还在百花的话,肯定宁愿自己累死也不会来找我帮忙啊,你简直固执到死。”叶修说,“你看,我就说让你不要问孙哲平和轮回杀手之间的事,孙哲平因你而受伤,这件事是否影响了你的决定?”

“并不是如此。”张佳乐斟酌着语句,“事实上,只是因为我想和他在一起。他需要人照顾,而我就是最好的人选,不是吗?”

叶修思索着张佳乐这句话,差点吃惊地跳起来:“靠,你的意思该不是说,你要对孙哲平负责?”

“没错就是这样。”张佳乐语调轻快,“你们不是都说吗,他是我的人,既然是我的人,我当然会负责。”

“……”叶修的心情无法形容,作者只能用省略号来表达了。

那边一直没有应答,张佳乐又问了一句:“喂?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修深吸一口气:“……张佳乐你真是纯爷们。”

这样坦荡的张佳乐,让他觉得敬佩。

张佳乐笑了笑:“那必须的。”

挂了电话之后,叶修还沉浸在惊讶之中,苏沐秋推了推他:“你什么反应啊,难得他们俩要在一起了,不替他们高兴?”

叶修说:“我原来,并不看好他们的。”

“我也是。”苏沐秋说,“可是有什么关系呢,谁让他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只要他们想,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很激励人心,是不是?”叶修微笑,“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这样多好。”

无论如何,两个人相爱,仍然是一件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


张佳乐昨天的花从花瓶中拔出,插入一束新鲜的紫玉兰,病床上的孙哲平笑道:“你是准备一天换一种花来送吗?”

张佳乐挑眉:“是啊,没人比我更懂花了,一天送你一种花,送一百种,完全没有问题。”

“那我岂不是要在病房里待三个多月,饶了我吧。”孙哲平试图跳下床去展示自己健康的身体,结果被张佳乐毫不留情地拍回床上,只得无奈地说,“我觉得我好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放我出院?”

“那不行,方士谦说了,还要再观察一个周,我可不想你以后出什么后遗症。”张佳乐犹豫了一下,说,“你的手……”

“哦,这个啊,”孙哲平满不在乎地说,“不如以前灵活了,以后可能会有点麻烦,不过也没什么。”

“你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孙哲平说,“你挺好,我这个人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样的结果我觉得很满意,比想象中还要好很多,所以直到现在我都不觉得我当初做的事有什么不对,也永远不会后悔。”

张佳乐静静地站着,许久,说:“你这样说,让我有负罪感。”

“我也有负罪感呢,”孙哲平笑笑,摇摇头,说,“一直以来你为我付出那么多,而我再也没有机会报答你了。”

张佳乐的呼吸有一瞬间停滞。慢慢地,他弯起嘴唇,轻声笑了。

“不,你能。因为你还在这里,你就在我面前,所以你能。”

张佳乐歪着脑袋,笑着说:“你说的没错,你的确欠我很多,大概要一辈子才能还的清,既然,很不幸地,你居然活下来了,所以不如来考虑一下卖身的姿势比较好。”

孙哲平张嘴,磕磕巴巴地说:“你你你,你……”然后他压低声音,“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吧?”

“唔,”张佳乐忍笑,“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孙哲平目瞪口呆。张佳乐问:“喂,感动吗?”

孙哲平诚实地:“感动地要哭了……乐哥你这样,让我感觉无以为报啊。”

“所以说那就以身相许啊。”

“请问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地不能再认真。”

孙哲平盯着张佳乐的眼镜,确定他的确很认真,顿时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大概就是……即使此刻就这样死去,也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我觉得,你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绝对是亏本买卖啊,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了,但是我仇家很多。”

“我仇家也很多啊你要和我比比吗?”张佳乐有些无奈,“我说你啊,挺狂的一个人啊,怎么今天婆婆妈妈的,本大爷都表示不计前嫌原谅你接纳你了,你怎么这么啰嗦啊,能不能爽快点?莫非你还有什么不满?”

孙哲平倒是真的认真思考了半天,说:“有。”

“哈?”

“我还有要求。”孙哲平认真地说,“说你爱我。”

一秒,两秒,三秒。张佳乐的脸红了起来:“靠!”

“既然要以身相许当然至少要赚一句我爱你吧?况且你刚刚说了那么多把我感动地一塌糊涂,现在要是连一句我爱你都不肯说我的心会碎成渣渣的。”孙哲平睁着眼睛,一脸无辜,“真的,病人的心灵都是很脆弱的,你听我心碎的声音。”

……

张佳乐有理有据地怀疑孙哲平是在调戏他,不过他愣是没找出合适的词来反驳这个流氓。呆了很久,他才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啊,我才是老大啊,凭什么我要听他的。

张佳乐一拍桌子:“你先说。”

“啊?”

“啊什么啊, 你先说你爱我,然后我再说我爱你。”

孙哲平无语:“……你真够幼稚的啊。”

“少废话了,”张佳乐怒,“不听我话了?”

“听听听,听乐哥的,”孙哲平大笑,“我爱你啊。”

张佳乐顿了顿,说:“孙哲平,我也爱你。”


生命在于折腾。

折腾了一圈之后,事情还是回到了原点,虽然遍体鳞伤,但是他们毕竟还是在一起了。正因为路过了那么多的悲伤和痛苦,将来的他们才会更加珍惜眼前的幸福。

“你肯定会对我负责的,对吧。”

“嗯。”

“你以后也肯定不会再赶我走的对吧。”

“嗯……靠,你老翻旧账有意思?”

“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抛弃就没有伤害,你要牢记这一句。抛弃我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张佳乐翻个白眼,好了好了我知道,这后果真是太严重了,我这辈子再也不敢抛弃这家伙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老了好几十岁,居然发出这样的感慨:

啊,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和这个家伙过一辈子,这样也挺好。

是啊,这样多好。

因为,他们彼此相爱。



end

完结了姑娘们!!!我好兴奋啊【滚

正文4w字整,你们一定不知道我本来只打算写1w字表达下我对霸道总裁乐X被潜规则孙这种设定的妄想的。在此要感谢亲爱的糖妹 @喜糖 ,在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还不忘说璇我喜欢乐哥这篇一定要写完出本子给我留一本【×

不算完美的结局,但是最悲伤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以后只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关于两人之后的事,会在(有可能会有的)(非常可能会坑的)(即使不坑也一定短的不能再短的)的韩张篇有交代,以及剩下的番外们。

暂定于远下篇,孙哲平和韩文清的童年,叶修和乐乐的友谊,双花婚后四篇,初步预计会坑两篇。【你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喻文州:特么的都完结了我居然没捞着出场?

……【我忘记你是这篇文章的灵魂人物了喻队

评论(4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