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不明的双花篇番外。夹杂乱七八糟的家常,韩家孙家的故事,老一辈的玛丽苏爱情,韩文清孙哲平的兄弟情(并没有,和双花线接下来的发展。

题目的意思就是,有什么样的爸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正文:听乐哥的1



“你要记住,男人的花言巧语是最靠不住的,如果一个男人和你相处的时候对你有所隐瞒的话,这简直是最不能忍受的事情,还不如尽早分了的好,免得日后伤心。”

“……妈,我也是男人。”

“……对你也适用。”

“所以,你跟我爸离婚也是因为他曾经对你有所隐瞒?”

“那倒不是。”

“咦咦?”

“因为生命在于折腾。”

“……”


孙哲平从小接受的教育很不好。

他还小小的时候,隐约记得自己也是有爸爸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加上他,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啊不,纯属脑补,一家四口不假,但是日子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

每天回家都能看见爸妈在闹离婚。

小小的孙哲平蹲在角落里,他的哥哥蹲在他旁边,一脸阴沉,孙哲平看着他哥哥的脸下意识地想掏口袋把自己的零钱包交出去。

“今天又怎么啦?”

“翻旧账。”

就那么点旧账,每天翻来复去吵,也算得上一种情趣了……

韩文清看了半天,不悦地抱怨:“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结婚。”

“听说是一见钟情?”孙哲平回忆着下人们跟他说的八卦,答道,“他们是闪电结婚。”

韩文很不屑的样子:“一见钟情?这你也相信,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一见钟情。”

耳边充斥着“明明当初是你先骗的我!”“可你不是也骗我了吗!”“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你才无情你才无耻你才无理取闹!”,韩文清终于受不了了,留下一句“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转身离开。

……哥哥你好像得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结论。你要当天煞孤星吗你醒醒!

不过孙哲平却觉得,这样吵吵闹闹的日子,其实也不错。

要是他们没有遇见彼此,孤零零一个人,该多寂寞啊。


他再长大一点的时候,自己去问了爸爸妈妈他们年轻时候的事。

韩老大现在已经是道上说一不二的大人物了,一举一动沉稳有威严,屌的不行。可惜人不中二枉少年,韩老大年轻的时候真不是一般的中二,跑出家跑去酒吧街打工,租个小破屋子,骑个小破车,伪装成穷小伙混迹在人群中,美其名曰体验生活,在韩家老爷子看来就是脑残。

韩大少就是在那里遇到那个姑娘的。酒吧的驻唱妹子,年纪轻轻,气质光明磊落,漂亮地让人觉得耀眼。韩大少第一次见到她,她对他笑了笑,他突然觉得心跳地很不规律。

以后呢韩大少就经常往那边跑,此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看什么看小心我砍你”的黑社会气场,每一个经过场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钱包掏出来献上去。

“……给我干什么!给她啊!”

于是姑娘面前的钱包就越堆越高。

姑娘捂着肚子笑,他呆呆地看着,啊,真好看啊真好看……

后来的日子,发生了喜闻乐见的醉酒顾客调戏驻唱妹子的事件,韩大少热血沸腾地冲上去与醉汉们英勇奋战大打出手,最后趁乱拉着姑娘的手跑出酒吧。

理想中的爱情,是不是?像小说里的浪漫情节一样。

“要不要和我结婚?”

——嗯,孙哲平的不要脸,大抵就是继承自父亲的。

姑娘没有嫌弃他穷,这让他觉得非常开心,当然他也不敢去跟人家说自己是黑社会家太子爷,怕吓着天真纯洁的妻子。两人称得上是闪电结婚,从此过着相亲相爱的和谐生活……

才怪。

韩家老爷子终于忍无可忍上门抓人了:你小子还玩个没够了?霸图你还继承不继承了?

……然后他在门口偶遇孙家大老板。

“啊……这不是霸图的韩老大吗。”

“啊……这不是孙家的当家孙老板吗。”

“您老来这是什么事啊?”

“我是来抓我儿子回去的。”

“真巧啊哈哈我是领我女儿回家的。”

两位大佬对视一眼,同时把目光转到门内。

门内的小两口也在对视,目瞪口呆。

韩大少肚子里台词都打好了,什么父亲啊我和她是真心相爱你不要嫌弃她是普通人家出身但她是我见过的最纯洁最可爱的女孩子了儿子这辈子就认定她了blabla的,此刻全咽回肚子里去了。

“……孙家财团的大小姐?”

“……霸图组织的太子爷?”

等等,说好的穷小子和驻唱姑娘的纯爱故事呢……


“靠,她简直欺骗我感情你知道吗?”时隔多年,韩老大对着自己的小儿子控诉老婆的恶劣事迹,“这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孙哲平冷酷地,完全不同情:“这是你们自己作的好吗……”


当然,这是韩大少这边的版本。那么孙大小姐那边又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孙家大小姐,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天之骄女,年轻的时候喜欢看小言小说,最喜欢那种单纯的爱情故事,遂离家出走去酒吧驻唱,希望邂逅一段属于自己的浪漫故事。

然后,还真的遇见了。那个小子拉着她的手跑过大街小巷的时候,她觉得那简直是她长这么大最美的时光了。

多么完美的故事啊!结婚的时候孙大小姐还想,接下来是什么剧本?要是父亲反对他们的婚事的话,即使离家出走她也不愿意和他分开。

当然,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两人相对无言。

“不好好混你的黑道跑来酒吧打工?你们霸图很闲吗?”

“我这是体验生活。倒是你,一个大家小姐很缺钱吗,还来酒吧驻唱。”

“那当然也是在体验生活。”

“……竟然被你骗了这么久。”

“……明明你也在骗我好吗。”

两家的老爷子倒没什么意见,虽然他们一开始都是抱着棒打鸳鸯的心情来的,但是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真正身份,也算是门当户对强强联合,干脆什么都没说,韩家和孙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联姻了。当事人却再也没消停,明明人还是那个人,喜欢的那份心情还是那份心情,但是就是……不爽啊。

真是不爽啊。

只是淡淡的不爽,但是反正也闲着没事啊,所以一定要折腾给你看。

于是两人开始闹离婚。后来大儿子韩文清出生了,还在闹离婚,再后来小儿子孙哲平出生了,还是在闹离婚。


孙哲平听完之后点评道:“强行BE掉的玛丽苏小说。”

孙大小姐瞟了他一样,哼,你懂什么。

孙哲平又问:“可是,要是他不骗你,你不骗他,你们还会那样认识,然后相爱吗?”

孙大小姐想了想,说:“大概不会吧……所以我也没后悔骗过他。”

“……那我就不理解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了。”

孙大小姐翻个白眼:“撒娇不是女人的特权吗?”

孙哲平目瞪口呆。感情您闹这么大动静,就是在撒娇啊……

至于最后到底为什么真的离婚了,大概是就是因为韩大少也是真的真的没有挽留过吧。

无限痛苦,无限不舍,但是就是说不出口,请你留下来。

孙大小姐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呵,男人那可笑的自尊心。”


其实并不是那样的,母亲。

孙哲平这个人,从小就张狂明朗,不喜欢用枪,喜欢重剑,喜欢快车,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战场上初次见到张佳乐时,那种感觉确确实实是一见钟情,枪与硝烟中睥睨独立的高挑美人,冷淡的眼神,偏偏唇边还勾起一个笑容,美丽张狂。

没错,一见钟情。就是那种在人生中终于找到生存的意义,那样惊喜的感情。

那时候的孙哲平,完全不会想到,他会走上和父母一模一样的道路。后来的种种,也都像是做梦一样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抛弃就没有伤害,你要牢记这一句。抛弃我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孙哲平笑着对张佳乐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想起以前的事了。老人家真是有先见之明,从小就警告孙哲平不要学他爸爸一样骗人,可惜孙哲平完全不长记性,还是长成一个人渣【不

他突然开口:“张佳乐?”

“嗯?”

“如果那个下雨的晚上,我没有去见你,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主动来见我?”

张佳乐怔了怔,半晌,点点头:“嗯,是吧。”

孙哲平一口血,我靠你还真敢承认啊……老子的玻璃心。

过了好久,孙哲平才能开口说话,仿佛无可奈何一样,温柔宠溺地说:“哎,幸好我还没算蠢到家,最后还是开窍了,我这一辈子啊也就追过你这么一个人,面子里子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抛下了,终于还是把你哄回来了,我容易吗我。”

张佳乐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才开口:“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怎么生你的气……其实你当时只要说你不走,我不会真赶你走的。”

孙哲平:=口=

啊,你刚刚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不过后来嘛……那个雨天,我看你打着伞站在楼底下,”张佳乐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时我就想啊,也真是难为了。这个人被我赶出去,还是愿意再来见我,他都没有放弃,我是不是也应该坦诚一点呢?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真的不再生气了。”

孙哲平怔了怔:“啊……”

有一刻他真的很想问,是吗,可是,你当初赶我走的时候,我是真的以为你不想再看见我了呢。

然后他又想起当初母亲眼角轻挑,微怒地说,撒娇是特权。

孙哲平哭笑不得:“乐乐你是在撒娇吗,以后可别这样吓我了,简直给我留下心理阴影了。”

张佳乐勃然大怒:“卧槽你什么措辞?撒娇?我那叫撒娇?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头也不回地说走就走!告诉你,老子这一辈子最讨厌看着别人的背影了!我一生中最恨你最恨你的时候,就是你转身离开的那一刻!”

每个人都有不能碰触的地方。对于孙哲平,小时候母亲和他从韩家搬出来的时候曾经被人指指点点非议过,所以他讨厌别人在他面前狂妄;对于张佳乐来说,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对于身边的人离开,他有一种深深的厌恶之情,厌恶之下,则是无法言说的恐惧。

害怕失去。睡梦中都会小声叫着,大孙你别走,所以孙哲平转身离开那一刻,简直是他一生的阴影。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留念吗?”

孙大小姐会摇头说,呵,男人的自尊心。

其实并不是那样的,转身离开,落荒而逃,其实是最卑微的表现,因为不敢留下来面对对方质问的眼神,因为怕对方直接否定自己否定这段感情。

很痛苦,但是,什么都不敢说。

越爱的越束手无策。

孙哲平轻轻搂着张佳乐,一字一句,缓缓地说:“再不会了。你不喜欢等待,我以后绝不让你多等,你不喜欢看别人的背影,我以后就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走。乐乐,以后,我都听你的。”

万分感伤加感动之间,张佳乐还是忍不住笑了,说:“那以后我让你滚,你还滚吗?”

孙哲平摇头:“不滚了。”

张佳乐愣住:“靠!刚刚还说听我的呢?”

孙哲平低声笑了,低头吻了吻张佳乐的额头。

“听你的。我知道你喜欢我,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不舍得我走,所以我永远都不会走。”

我相信你对我的爱,就如同我相信我对你的爱。


一家咖啡厅里,青梅竹马的两人面对面而坐。

“老叶,我有事拜托你。”

“饶了我吧,你。”叶警官比了个停止的手势,对面前美丽的夫人说,“几年前拦着我查霸图的黑账,以后又拦着我查涉及到再睡一夏的恐怖活动——这次又是为啥?”

“……百花。”

叶警官无语。

“娇惯孩子也不是这样娇惯的。”

孙大小姐反唇相讥:“你比我好点?你大儿子被赶出嘉世重头开始的时候,你还不是暗地里拜托我出钱赞助他东山再起?”

“咳咳咳咳咳。”叶警官咳的震天响,很久,才在孙大小姐鄙视的目光中,尴尬地说,“……别让他知道。”

……

你和你家小儿子一样,死傲娇。孙大小姐在肚子里猛吐槽他。

“我也不求你别的,张佳乐退位,不知道多少人想对他动手。我要你保证他平平安安地到霸图。”

“那倒没什么,既然退位,张佳乐就不是蓝雨的重点了,我可以答应你。”然后他又感慨道,“那小子对你小儿子倒是很痴情。”

孙大小姐微笑说:“孙哲平实在是幸运。”

“那么你呢?”叶警官突然问。

“什么?”

“你呢,你什么时候和老韩复婚?”

“没可能的啦。”孙大小姐摆摆手,然后,她笑了。

“反正,我知道,他一直爱着我,这就够了。”


对于小儿子要结婚这件事,韩老爷子觉得相当不能接受。本来他就最疼小儿子,觉得只有小儿子会听他的唠叨体谅他安慰他而大儿子只会凶巴巴地释放低气压,万万没想到,说好的难兄难弟(这词不对吧摔)居然就这样脱团寻求真爱去了,简直不能好了。

于是张佳乐来霸图,迎接他的就只有霸图现任当家韩文清。这位先生一脸肃穆,用低沉的语气对他说:“欢迎来到霸图,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

张佳乐不由自主地想献上自己的钱包……

孙哲平笑着搂住张佳乐的腰,说:“别怕别怕,他是一个好人,虽然长了张钱包脸。”

韩文清定定地看了面前抱在一起的两人,然后,转身走开。

张佳乐有些担心:“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在一起?”

“大概吧,我记得他好像……不相信爱情?”孙哲平笑道,“太可怜了,因为他不像我一样幸运,可以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

孙哲平牵起张佳乐的手。

“走吧,不管是在百花还是在霸图,以后所有的路,我在你身边,永远陪你一起走。”


FIN

叶孙是世交,警察世家和财阀世家;韩叶两家是死敌,毕竟是条子和黑社会(等等)。韩爸爸是情五渣,叶爸爸是死傲娇,孙妈妈是狂剑【不对

同样的背景下,韩文清大少爷不相信爱情,孙哲平小少爷坚持相信一见钟情

以及,如果孙哲平有机会对张佳乐说的话,他一定也会说:

“虽然很抱歉,但我从未后悔当初骗过你。谢谢我们阴差阳错的相遇。”

评论(2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