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雪峰大大生日快乐!!

看题目大家有没有很醉?什么鬼CP,而且,什么鬼组合啊……

没错其实我从南山开始就在推郭吴郭了大家没有发现吗!答应我吃下这个安利好吗!答应我!!

还有宋邱宋真的很赞啊呜呜不来一发嘛大家【安利脸

仍然是ryyy背景(其实关系也不大),含微量的伞修和微量的韩张,决定还是不打tag大家注意避雷




傍晚的时候,邱非接到一个电话,看到号码的时候愣了一下,好像,自从存了这个号码以来,这是那个人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吧。

突然有点小小的紧张。他按下通话键:“这里是邱非,什么事?”

对方的语调很平静,很缓和,和邱非一点也不一样。他说:“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

邱非都能想象出对方说话时一丝不苟的态度和认真的神情,让他有种“这个问题真是很严肃”的错觉,搞的他也跟着严肃起来:“不知道,不就是十月一日?”

对方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没错就是十月一日。”

邱非有点跟不上节奏了:“所以……?”

“是这样的,明天就是国庆节,”对方说,“国庆节来了,老师给我放了一个小长假。”

邱非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你们霸图还有小长假这种说法?”

对方的语气突然就不自然了起来:“是是是……是啊,有的。老师说我正好去城市南方进行一些调查,所以就给准假了,邱非,你知道的,我是在霸图区长大的,对南边不太熟悉,所以——”

他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鼓作气大声喊出来:“所以这几天你能不能出来陪陪我?”

一阵沉默。

然后,邱非轻声笑了:“行啊,没问题。”

对方有些惊喜:“诶?真的吗?”

“真的,又不是多麻烦的事。”邱非诚恳地说,“而且,这几天有人陪,我也很开心。”

对方终于放下心来,也跟着笑了:“是吗,你们嘉世也放假?”

邱非顿了顿,说:“是的,也放假。”


挂下电话之后邱非站在原地,一脸卧槽:等等,我刚刚答应了什么?

深吸一口气,不行,邱非,你冷静一下。

用了五分钟时间平复情绪,然后他重新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吴雪峰前辈,对,我是邱非……呃,国庆期间我能请个假吗……”

真是不能好了。


“所以你请假是为了去接霸图的那小子?”吴雪峰音调飙高,然后才反应过来,啧了一声,压低声线,“这段日子还要陪着他逛嘉世区?”

“话是这样说没错,不过,好像也不是那个感觉,”邱非无奈地说,“他是来调查的啊,我只是陪同,给他做的导游而已。”

吴雪峰:“……这明明就是,约会(消音)。”

邱非:“……真是不是啊。前辈你不会不准假吧?”

吴雪峰很努力很努力想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然后反应过来电话那头的人根本看不见,于是立刻本性暴露,一脸狰狞,声音偏偏装的无比和善:“怎么会不准呢,我们嘉世最民主了,想去和小朋友玩就去吧,祝玩的开心。”

“好的,谢谢前辈!”

挂了邱非的电话,吴雪峰立马打给叶修:“卧槽叶修,嘉世大危机!”

叶修正在网游里和苏沐秋厮杀,散人近身神枪手之后把秋木苏按在角落里一顿猛揍,正在兴头上,歪头夹着听筒,漫不经心地问:“什么事?”

“霸图的狼要来叼走咱们家的羊了!!”

叶修断片了几秒,反应过来:“哦,你说宋奇英要来找邱非了?”

“……为什么你会秒懂我在说什么。”

“愚蠢的人类。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叶修说,“那没事,邱非也大了,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和宋奇英,那也没什么,反正邱非他——嗷!苏沐秋你个混蛋!”

叶修分神讲话这段时间神枪手一脚踢开已经贴身的散人,然后火速后退直接来个扫射,等叶修意识过来的时候,近身前本来就已经残血的君莫笑已经被秋木苏的大招一波带走。

叶修摔了话筒,怒指苏沐秋。苏沐秋一脸得意:“别忘记洗碗,可怜的孩子。”

“切。”叶修起身去厨房,苏沐秋跟在他身后。

“老吴说的事,没关系?”

“老吴净瞎担心。”叶修嘲讽地说,“连谁占主导都看不清,邱非能吹亏吗?他拙计什么,真正该哭的,我看应该是老韩。”

苏沐秋对自己老婆的智慧无比膜拜。


妈蛋重组家庭之后就可以不管孩子了么,摔!

如果吴雪峰和叶修面对面,简直想对他比出两根中指。

最后他倒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给一个人打电话。

“喂?我改变主意了,没错,明天要不要一起出去?……你脑袋才进水了呢。嗯,那么,老地方见。”


“呐,所以,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宋奇英忍不住开口。

“嗯,那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邱非也不禁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我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第三个人也这样说。

吴雪峰微笑:“嗯?你们在问什么?”

四个人并排走在人行道上,既诡异又和谐。

宋奇英很想说为什么我来找邱非玩最后变成这样莫名其妙的四人行啊,不过,当然,小朋友是很懂礼貌的,在肚子里吐槽一百遍,也还是没说出口。

邱非安抚地对宋奇英笑笑:“吴雪峰前辈说最近嘉世区有点不太平,咱们两个成年人出来逛不安全,所以来陪同的。”

哦……不安全……霸图的小太子爷无语地看了眼自己的拳头。不安全的是谁啊?

“至于,郭明宇前辈……”

“他的话,来蹭饭的。”吴雪峰接过话,“大家完全不用理他,把他当空气就行了。”

……怎么可能啊!

“啧啧,”郭明宇懒洋洋地扫了吴雪峰一眼,“真是刻薄啊,你就这样对大老远跑来看你的老朋友?果然还像当年一样欠。”

吴雪峰面不改色地说:“大老远过来真是辛苦您老人家了,要不要联系皇风啊?虽然您老已经退位多年(重音),已经纯属拖油瓶了(重音),但说不定田先生一心软,就给您报销一半的机票钱呢?”

“谢谢,机票钱我还是出的起的。”

“真是谜之感动,你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吃碗面都要抓着我袖子让我开钱的穷鬼了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旁听的宋奇英邱非二人恍然间觉得自己像500W大吊灯一样闪闪发亮。

邱非不得不出来转移话题:“郭明宇前辈很久以前就出国了吧?”

郭明宇看了他一样,笑着说:“是,也有六七年了,没想到现在的孩子还有人记得我。”

邱非微笑说:“至少嘉世的人肯定是记得前辈你的,吴雪峰前辈以前经常对我说,他觉得你……”

话还没说完,吴雪峰转身,一个警告的眼神,邱非忍住笑,咽下没说完的话。

郭明宇没听清,追问:“说什么?吴雪峰说我什么了?”

吴雪峰一本正经地说:“我对后辈宣传你的事迹啊,说有个叫郭明宇的人欠了嘉世巨额财产然后就不要脸地跑了好几年都不还钱,以后要是见着了就地打死算我的。”

郭明宇:“……”

两位小朋友看他的眼神立刻就不对了,郭明宇简直想掐死吴雪峰。

“能拣点好听的事说么?”

“哦?比如什么?比如当初和一叶之秋争一区的控制权,结果被一叶之秋坑的家底都快输光了?”

不提还好,一提郭明宇就不淡定了:“卧槽,要不是你背后捅我刀子,我会输给叶秋那个战五渣?”

吴雪峰和蔼地拍拍他的肩膀:“唉,这么多年,你终于承认你是败在我吴雪峰的手下了。”

郭明宇:“……”妈的我是怎么被绕进去的?

宋奇英捂脸:妈呀太无耻了,怎么可以这样无耻,还这样冠冕堂皇,张佳乐前辈说的对嘉世没一个好东西……【哦等等,邱非不算。

邱非呢,还是温和地笑了笑,说:“两位前辈关系真好,让人羡慕。”

……郭吴两人用看病人的眼神看他。小朋友,你眼神还好吗?

郭明宇深吸一口气,对着吴雪峰说:“你这样得意洋洋的小人嘴脸,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了。”

“是吗,”吴雪峰声音淡淡的,却也带了点寂寥,“你这样衣冠楚楚的败类形象,我也很多年没看到了。你还知道回来?”

郭明宇腆着脸说:“没错,我就是如此地重感情。”

宋奇英问道:“郭明宇前辈是回来看吴雪峰前辈的吗?来H市多久了啊?”

“已经三天了,”郭明宇一脸无趣地说,“这家伙居然说他工作很忙没空理我,艹,嘉世这烂组织还没倒闭了有什么可忙的,逗我。哦哦小兄弟我不是针对你,反正,他压根就没来见我,我每天就在酒店里睡觉。”

一瞬间宋奇英就惊悚了,以为郭明宇在开玩笑:“不,不会吧?怎么可以这样对朋友,毕竟是大老远来的啊,这样以后肯定再也不会来了吧。”

“有吗,”吴雪峰平静地说,“没啊,他说,那就下次再来找我——对吧老郭?”

宋奇英:“……”卧槽!

慢慢转头对身边的人,小声说:“两位前辈……该不会?”

邱非不置可否。唔,也许吧。

不见啊……吴雪峰前辈,难道是对对方多年前的离开,记恨了这么多年吗……


因为名义是大人陪同小朋友们玩,所以四个人溜溜达达去了嘉世区的步行街。嘉世区和霸图区不一样,同样繁华,不过更加热闹,宋奇英第一次看到这样热闹的场景,虽然少年人还是很矜持,但是脸上露出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邱非陪在他身边,两个人一起蹲地摊看小玩意,一起进店里给霸图的前辈们挑礼物,欢快地不行。

有一条巷子是专门卖零食小吃的,宋奇英口袋里有厚厚的钱包,逛的很有底气。当初这孩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韩文清韩老大说自己要去嘉世区找邱非玩,说了好几次,韩老大只是嗯嗯的,然后还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说这么多遍你啥意思啊,最后还是张新杰看不下去了,对宋奇英招招手,指着那边的柜子说,里面都是你老师这段时间收的钱包,你挑个厚实的带去吧,去了大方点,别让邱非多破费,玩的开心。宋奇英简直想给张新杰一个大大的拥抱,临走用看没救了的病人的目光望着至今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韩文清:老师你这情商还行不行,张新杰前辈甩你十条街好吗,你简直注孤生。

正当宋少爷要掏钱请邱非吃小吃的时候,邱非已经举着一堆零食过来了,塞给宋奇英一把:“给,请你吃东西。”

宋少爷欲哭无泪,被抢先了……

“应该我请你才对,毕竟特意让你来陪我。”

“谁请谁都一样啦,”邱非说,“我们不是朋友吗,别计较这些啊。”

两个小朋友高高兴兴地吃着东西,郭明宇很是嫉妒地说:“喂,老吴,我要求同等待遇。”

吴雪峰很迷茫:“啥?”

郭明宇一本正经地说:“我们不是朋友吗,请我吃东西啊!”

“哦……”吴雪峰拖长语调,路边有卖关东煮的,国庆优惠买荤菜送素菜,吴雪峰掏钱卖了肉丸子,自己咬了一口,把送的白菜递给郭明宇,“送你的。”

郭明宇低头看着手里的白菜,半晌,痛心疾首地说:“靠,老吴,你还是不是个东西,就请我吃个白菜?好意思你吃肉我吃赠品?这是待客之道吗?”

吴雪峰心安理得地咬着肉丸子,含糊不清地说:“得了你,你算哪门子客,你不是自己人吗?”

郭明宇怔了怔。

咦……这话……什么意思?

好像很让人恼火,但是——

又好像很让人暖心。


巷子尽头有家珠宝店,孩子们走累了,顺路进去逛逛歇一歇。郭明宇站在柜台前,很随意地问:“邱非几月生日啊?”

“啊?九月。”

“九月生辰石是蓝宝石啊。”郭明宇对着柜台里的标签喃喃道,然后示意柜台小姐取出蓝宝石,包好,递给邱非。

“第一次见嘉世新的负责人,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就收着吧,前辈给你的见面礼。”

邱非有些手足无措:“咦,啊,不不,前辈没必要送我什么呀,而且我……”

“他给你,你就拿着,”吴雪峰在一边淡淡地说,“收着吧,这是他应该给的。”

郭明宇转头看了他一样,笑了,有些打趣。邱非不再推辞,默默收下,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吴雪峰也走到柜台前,让柜台小姐包好一颗橄榄石,放到宋奇英手里:“小太子是八月生日吧?这个也请收下吧。”

宋奇英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一份礼物,惊讶地说:“前辈?”

“拿着吧,”吴雪峰表情有些郁闷,叹了口气,“唉,反正,早晚的事。”

亲身监督的结论就是——果然还是没招了,随小家伙们自己去吧。

还是不爽啊,以后有机会一定狠狠坑韩老大一笔。


晚上几个人一起吃了顿火锅,结账的时候吴雪峰很认真地跟郭明宇讨论:“我请两位小朋友的客,你自己那份自己付,怎么样?”

郭明宇目瞪口呆:“卧槽,还是不是人啊你……”

吴雪峰故作惊讶地说:“他俩未成年,老郭你也未成年?”

“啧啧,”郭明宇说,“我请他们俩的客,你请我的客。”

吴雪峰:“……”

宋奇英和邱非忍笑忍的很辛苦。

吴雪峰:“那就这样吧……”

几个人走出火锅店的时候,吴雪峰还嘲笑郭明宇:“真是幼稚。”

“好意思说我?”郭明宇瞥了他一眼,“倒是你,别扭了这么多天你幼不幼稚?”

吴雪峰又不说话了。

邱非对宋奇英说:“荣耀主题公园今晚有烟花晚会来着,本来想请你去看,但是吃饭吃太久了,现在估计已经开始了,时间有点来不及。”

宋奇英有些遗憾。他是很想和邱非一起看烟花的,不过,不看烟花也好,反正在别的地方也一样,他点点头:“那就不去?我们可以继续逛夜市。”

吴雪峰问:“那么老郭呢?”

郭明宇说:“我也无所谓,随便逛逛就行。”

于是吴雪峰转头对邱非说:“那就带他们在这周围逛吧,烟花晚会,我记得十天后还有一场,到时候咱们再去看吧。啊,当然——这跟他们两个就没关系了,他们那时候就都走了。”

走在前面的郭明宇突然停住脚步,然后,转身,挑眉对吴雪峰说:“咦你要这么说,那我还就非要去看这场烟花不可了,怎样?”

吴雪峰:“……老郭你是认真的?”

郭明宇勾起嘴角:“认真的。”

吴雪峰:“……”卧槽你傲娇个什么劲?

邱非看了眼手表 ,说:“已经开场半个多小时了,现在打车过去还来得及赶上后面的,要去吗?”

吴雪峰说:“别闹了这附近哪有打车的地方,而且十一期间人挤人的,车根本开不过来。”

“那就跑。”郭明宇斩钉截铁地说。

“……啥?”

“跑!”

郭明宇一把扯过吴雪峰的手,拉着他在人流中向前跑去。

邱非和宋奇英大吃一惊,卧槽?

然后也跟着跑起来。

尼玛还真是一场说跑就跑的旅行?


“咳,邱非,两位前辈好像拉着手在跑啊。”

“没错,但是我不知道原理,这样跑应该很费劲的,不知道前辈们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啊,想拉着呗。

“我觉得不如我们也……”

“啊,是不是因为吴雪峰前辈体力不好,所以郭明宇前辈要带着他跑?”

“……”好像根本不是重点吧。

“我是说,不如我们也这样?”

“……不要。”

“诶?”

“好傻。”

“……哦。”


四个人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又抄小道翻墙跑了好久,终于看到荣耀主题公园的大门。

“里面果然是烟花晚会啊!”

邱非指着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喊。

宋奇英也仰着头,喊:“是啊,好漂亮!”

8点10分。四个人就这样站在公园门口,抬头望着黑夜中划过的一道道烟火,一直一直,直到晚会结束。

也不过是十分钟而已。

“但是真的很漂亮。”宋奇英非常满意,对邱非说,“原来和大家一起看烟火这样有趣。”

吴雪峰回头,对郭明宇说:“怎么样啊郭明宇大大,这下满意了吗?”

郭明宇含着笑,“唔”了一声,微微颔首,屌的不行。

吴雪峰大笑:“您老满意就好,既然高兴了,今晚来给本大人暖床。”

宋奇英:“……”

邱非:“……”

郭明宇扬扬眉:“行啊,没问题。”

宋奇英:“……”救命!

邱非:“……”前辈请注意影响……


你看,趁着年轻,要多干疯狂的事嘛,比如,一场说跑就跑的旅行……

只为了看十分钟的烟花而已嘛┑( ̄Д  ̄)┍

结果出了一身汗,夜里的风一吹,邱非打了个哆嗦,好像穿的有点少了?

宋奇英关切地问:“冷吗?我有外套。”

宋小太子今天才从霸图坐车赶到嘉世,衣服是张新杰选的,一身干净大气的正装,从衬衣到外套打理地一丝不苟,看到邱非冷,宋奇英想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穿。

吴雪峰看见了,说:“你别脱,别待会自己也冻着。喂,老郭,把你的外套给邱非吧。”

郭明宇又恢复成懒洋洋的状态,半死不活地说:“什么?我的外套可是只给你穿的。”

宋奇英:“……”

邱非:“……”

吴雪峰:“……”

邱非:“没事,我不冷,谢谢奇英。”

郭明宇对宋奇英说:“你外套蛮大的哦,其实你完全可以和他穿一件,两个人裹一块就不冷了。”

宋奇英简直要捂脸了:“前辈你……”

简直是调戏人好吗?这太耻了。

邱非拔刀相助,看了郭明宇一眼,突然说:“前辈你可以做个示范先,明明吴雪峰前辈也没外套不是吗?”

郭明宇怔了怔,靠,这小子……

然后他真的看了吴雪峰一眼,认真地问:“你冷吗?要抱抱?”

吴雪峰哭笑不得:“滚滚滚!”

“不过真是呢,夏天真的快要结束了吧。”

四个人慢慢走着,宋奇英说:“不过,今天玩的真是开心啊,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天的。”

郭明宇说:“现在说不会忘记,说不定以后还是会忘记啊。”

宋奇英很固执地回答:“不,绝对不会忘记的!”

郭明宇愣了一会,然后笑了。许久,他说:“嗯。”

“前辈不相信?”

“不,我相信。”郭明宇说,“因为,我也一样。”

吴雪峰在他身旁,轻轻露出一个微笑。



FIN

再说一遍吴副队生日快乐!我好苏你啊!!!

这个奇怪的搭配大家就不要吐槽我啦,正好冷CP安利一起来!

文章的梗一部分取材自生活,国庆期间去魔都找同学玩,我=小宋,同学=邱非,吴副队=学长,郭队=学长的基友。这两人一路秀恩爱我简直不能忍,当基友说出”我的衣服只肯给你披“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拿你俩当梗了你们介不介意。

学长:……她说啥?

基友是个混B站的宅男,淡定地说:没说啥。然后对我说:准了。

我说:写完需要艾特你们俩吗?

基友:……完全不需要,妹子请随意。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祭奠那些年我被狗男男闪瞎的双眼【不是

至于邱非和宋奇英的故事,啊,那是另一个故事了,if我会写的话……

以及,韩文清先生在我的一系列文章里完全可以拿最佳龙套奖了呢_(:з」∠)_【请相信我是韩队真爱粉

评论(34)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