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认真起来,五千字根本不是问题嘛【被打

 @無明無見 考试顺利吗  @涧七渊 还有C哥要艾特

这章三级跳剧情的发展我已经看不懂了写着写着就这样了不要怨我T T

楚云秀出场,还有许久不见的沐女神;韩文清出场,开始刷霸图副本了

上章:16-17



被叶修逮住的那家伙,据初步考证,就是徐州军统领高岳。叶修首战就生擒敌方首领,三军无不哗然,当初看叶修一杆却邪挑全军就已经让一大部分的士兵心服口服,这次奇袭敌方生擒高岳,又将他的声望推上一个台阶。

军人本来就是最单纯的人。你强,他们就会服你。

可惜叶修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声望,就被他父亲大人的一封信打乱了全部计划。

叶修又想捶地了:“用不用这么给面子,还真的绕邺城南下攻国都啊,怪我当初乌鸦嘴。”跟苏沐秋说,“咱们又得收拾收拾换地方了。”

苏沐秋奇怪:“你父亲招你了?犯不着让你来回跑吧。”

“那倒不是,我父亲打仗绝对是这个。”叶修比出大拇指,“不过他遇到一个问题有点拿不定主意,我觉得他应该需要一个商量的人。”

不管怎么说,遇到问题第一反应是招大儿子回来商讨,老王爷对他这个儿子的能力还是相当信服的。叶修咬着指甲对苏沐秋说:“你说我这么能干,什么都会,哪里都需要我,要是能变身成好几个多好。”

苏沐秋莫名觉得有些心疼。不过他还是敲敲叶修的头,说:“别闹了你,叶修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但是——我却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

“是哦,你嘛,勉强比的过半个我,聊胜于无。”

两个人都笑了。

临走时叶修对吴雪峰谆谆教诲,语重心长:“好好审那小子啊,我跟你说敌人就应该残酷一点才是真爷们。老吴不要给我留面子,有什么招都上着,我对你有着殷切的期望和浓厚的信任,相信等我回来的时候将军你已经完美地拿下了徐州。”

吴雪峰一开始还对叶修要走感到有点不舍,虽然他跟叶修相处不算久,不过一起并肩作战过,感情自然就不一样了。不过他还没等说出什么,就听叶修在那里越说越没谱,最后只好黑着脸打断他:“叶世子一路走好。”

叶修嗯了一声,看了他两眼,轻声说:“好好守着。”

吴雪峰愣了愣,笑了一下,说:“保重。祝你成功。”


再次奔波回四方城,进门的时候,苏沐秋用最后的力气揪着叶修的衣领,无比严肃地向叶修抗议:“你知道吗,我最近的生活,有一半时间是在马上度过的。”

叶修也是一脸菜色:“难道我不是吗……不说了,我发誓,以后就是有天大的事,哥也绝对不去赶了。”

……

两个时辰之后,叶修哭丧着脸从他爹的房间走出来,冲进苏沐秋房间,把在床上补眠的苏沐秋一顿狂摇,趁着苏沐秋还迷迷糊糊的时候,语气沉痛地说:“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你要打我我不会还手的虽然这样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苏沐秋清醒了,盯着他。

叶修一脸悲壮:“……我们需要立刻动身赶往陕北。”

苏沐秋:“……”


虽然叶修确实很欠揍,不过苏沐秋当然不会真的舍得去打他,叹了口气之后还是认命地准备奔赴下一个战场。出房间后看见嘉王爷,老人家挥挥手:“先缓一缓,让你们见个人。”

然后苏沐秋惊悚地看到他的宝贝妹妹和另一个女孩子手牵手一路走过来,那个女孩子和她妹妹差不多大,长的很秀美,神色间却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肃杀。

啊哟喂我不在这段日子妹妹这是交到新朋友了吗……

嘉王爷指着那女孩子对叶修说:“烟雨的,她可以给你提供一些你不了解的情报。”

叶修呆了呆,痛心疾首:“烟雨机构也堕落了啊,居然雇佣这么小的孩子,还是个女孩子……”话没说完,被嘉王爷一脚踹过去。

叶修跟那个女孩子说话,苏沐秋把苏沐橙拉到一边仔细打量。这么久没见到妹妹了,天天都在想念。

苏沐橙笑的很温和:“我过的很好,哥哥不用担心,倒是哥哥看着瘦了很多。”

瘦了吗。苏沐秋摸摸自己的脸,不介意,微笑:“你过的好就成,哥哥也过的很好。”

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天天在一起,当然很好,其他的都不是重要的。

苏沐秋指指远处的两个人:“那是沐橙的新朋友吗。”

苏沐橙眼睛都弯了起来:“是!云秀是沐橙的好朋友。哥哥别看她年纪小,但是她很能干,要是有一天沐橙也能像她一样能干就好了。”

小姑娘笑:“那时候我就能帮到哥哥和叶修,你们也就不会那么累了。”

苏沐秋微笑着揉揉妹妹的头发。妹妹长大了,当然,做哥哥的心里还是有些惆怅,不过更多的是欣慰。

“那哥哥等你。沐橙可要快一点,我们三个一起并肩作战,哥哥期待那一天。”


另一边,烟雨的女孩子对着叶修点下头:“大公子。我是烟雨机构第四代弟子楚云秀,陛下让我来听从你的差遣,我想我们以后应该会经常合作。”

叶修摸着下巴,问:“小姑娘几岁了?这么小就跟着上战场,怕不怕?”

“大公子,说话注意点,要不然我会忍不住打你的。”小姑娘威胁似的挥挥手,指间不知道夹着什么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看就是什么危险物品。对叶修的态度毫不客气,但是语气却很平静,“我知道你的事迹,你帮嘉王爷打仗的时候,一开始也是这个年纪。我们虽然不能和你相比,但是也是一直把你当做榜样来学习的。”

这下叶修是真的吃惊了:“咦,榜样?你们?没搞错吗?”

天底下竟然有小孩拿他当榜样,真是罪过啊罪过。

楚云秀点点头:“我们。我,隔壁虚空的李轩,还有雷霆的肖时钦……大家都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也都在努力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虽然资料中,你很懒散,又任性,说话很欠,无组织无纪律……”

叶修一脸黑线地听着小美女数着他的“虽然”的种种缺点。

“但是,你仍然是一位很优秀、很可靠的少年英雄。”楚云秀眨眨眼睛,说,“战争要开始了,大公子,你很厉害,但是偶尔也请试着接受一下我们的帮助,不必要什么事都逼着自己一个人去完成。”

叶修怔了怔,虽然心里还是觉得这小姑娘一本正经说这样严肃的话,有些想笑,但是,莫名地,突然觉得好像肩上的担子真的轻了不少。

“还有,沐橙也是。”楚云秀说,“沐橙也,一直拿你做榜样——虽然我们现在能帮到你的有限,但我们终将成长。”

叶修看了一眼那边的苏家兄妹,许久,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楚云秀,微笑:“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在路上,叶修倒是认真地对苏沐秋科普了烟雨机构。

“咱们国家的一个秘密机构,里面都是些有特殊本事的人,在很多特定场合,他们都会很大程度地协助人顺利完成任务。比如你在我家见到的那个小姑娘,叫楚云秀,啧啧,真是后生可畏,一个女孩子据说都是烟雨下一代内定的继承人了。”

“那丫头看着挺好,再说,沐橙交朋友的眼光总不会差。”苏沐秋说,不过,此刻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我们要去陕北?那里可不是直接战场,也没有咱们的军队,据我说知,那里是霸图山寨的地盘。”

“我们就是要去霸图山寨。”叶修斩钉截铁地说。

苏沐秋愣了愣,飞快地在脑中过了一遍霸图的资料。陕北多马贼,霸图山寨便是方圆几百里的马贼聚集地,或者直接说是马贼老巢,马贼大多凶勇好战,而且很是克机动性差劲的南国步兵,导致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朝廷也就越来越不敢动他们,直至发展成现在的规模,几千个马队的两盒,从陕北到大漠,几乎都是霸图的地盘了。

嘉王手下的北方军倒是有一支部队驻扎陕北,和霸图山寨遥相对峙,只不过霸图山寨虽然是匪帮,但在首领的约束下却从不残害人命,两方也就一直相安无事,各自太平。

想到这里,苏沐秋就更不明白了,问:“嘉王爷该不是想要在这档口剿了霸图吧?”

叶修说:“呃,这倒不是。不过根据并州军和佟军旧部的分布来看,他们要南下,虽然不会直接触及霸图山寨,但也算是借道霸图的地盘了。”

苏沐秋说:“你们担心霸图会把敌军放过去?”

叶修挠挠头,说:“比那更糟糕。我爹担心敌军会去说服霸图跟他们合作。”

叶修这么一说,苏沐秋也反应过来,北方、西方、东方,如果真成了的话,就是三方对南国军队围剿。

叶修这是要去探风头,或者,抢先下手。

苏沐秋突然止不住地担心:“你能成吗,不要逞能。霸图不是一个你一个人就能对付的了的敌人,我们稳妥一点。”

叶修笑笑,有些有气无力:“我尽力。我尽力。”

他当然并不会惧怕任何事情,不过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苏沐秋陪着他,他得为苏沐秋的生命负责任。以前的叶修大概会选择能说服就说服,不能说服,他有的是办法把霸图山寨搅的一团糟,让霸图几年之内没有能力和精力主动参与这场战争。

不过现在他怕了。他不能拿苏沐秋的命,当成和他自己的命一样,随意去冒险。

他皱紧眉头,努力想想出一个平和的、万无一失的办法。


不管叶修脑海里想的多辛苦,赶路的步伐却不能停止,两人一路快马奔波到霸图山寨底下。这一道上不知被多少人看见行踪,霸图山寨的头子们估计也早就知道两个小子想直接闯霸图,之所以一直没派人拦截,不过是看两个少年人单枪匹马,不值得大惊小怪而已。

待到了霸图山的山脚,再想往上走,就被人拦下了。叶修拿出嘉王府的文书,开门见山说:“嘉王府世子叶秋求见霸图山寨寨主韩文清。”

霸图山上的小伙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他盯着叶修的脸看。

叶修只好又重复一遍:“嘉王府世子叶秋求见韩文清。”

小伙又把目光转移到叶修手上的文书和代表着嘉王世子身份的令牌,大脑一下子处理不了这么多信息,半晌,咳了一声:“请稍等。”

带着信物一路狂奔上山……

叶修咳了一声:“被我帅呆了。”

苏沐秋扶额:“快别说话……安静的时候还有那么点像叶世子。”

叶修还真就老实地在原地等着,一步也没前迈,一边继续给苏沐秋科普,这次是科普韩文清。

“上一代寨主的儿子,据说是一个十分充满魔幻色彩的人。”

“魔幻……?”

“对啊,给你讲个故事,据说当初有因为老寨主过世不服新主的小头目闹事,结果吵吵嚷嚷上了霸图山,一看韩文清的脸当场就跪了,再没敢闹事!”

“用不用这么夸张啊……”

“咳,虽然没那么玄,不过也差不多,真正的一个靠脸就能威慑四方的人!听说北地的谁家有孩子哭,只要吼一句韩文清来了,立刻就会不哭。”

“……”

“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大的威力,也许他吃小孩子也说不定!说不定我们上山就会请我们喝人肉汤……”

“叶……叶秋,”苏沐秋不得不打断他,“你身后有人。”

那个阴沉地盯着叶修的人,有着一张极具恐吓力度的脸,苏沐秋第一反应就要是掏出自己的钱袋双手奉上(幸好他没真的行动),这样也就能解释什么叫看一眼脸就跪了,或许还真不是讹传。

苏沐秋想他知道这是谁了。

转过头的叶修也知道这是谁了,丝毫没有背后说人的尴尬,表情非常平和,举止有礼:“韩文清韩寨主?久仰大名,如雷贯耳,生平恨不能一见,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这段话说的那个溜啊,苏沐秋不得不感慨他睁眼说瞎话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

韩文清仍然紧盯着这个小子,年岁不大,看起来瘦瘦的身子挺弱,不过既然敢来霸图山,还有胆子跟他对视这么久,韩文清并没有对他有丝毫松懈。

不过……也够狂妄啊。

看到狂妄的人,人们一般都会不爽,尤其是叶修这种顶着一张很欠扁的脸露出很欠扁的表情嘴里吐出很欠扁的话的人,让人对他的不爽都是翻倍的。

韩文清不是一个很能克制不爽的人。

韩文清慢慢开口:“不管你想做什么,到我的地盘,要按我的规矩办事吧?”

叶修收起温和的表情,轻轻挑眉:“不错。”

韩文清点头,不再说话,他的拳头却握紧,夹杂着破风声和伶俐的气势,直接砸向叶修的脸。

这么说打就打,简直不讲究。

好在叶修这人身经百战,像这种别人好好跟他说话,突然就被他气得要对他喊打喊杀这样的情况他简直太熟悉了,面不改色地身子向后一仰避开拳头,右手抄起背后的却邪长矛向对方斜劈过去。

韩文清的身体顿了片刻,却没有后退,反而硬是向前迈出一步,眼看就要被却邪矛杆劈到,韩文清的右袖子微微鼓动,右掌已经蕴满内力,伸手向却邪抓去。

叶修“咦”了一声,颇为吃惊,第一次见人遇到攻势这样自然而然地选择不退步硬碰硬,他轻笑一声:“喂,小心你的爪子……哎哟!”

话还没说完,韩文清的左手再度握成拳头,还成冲着叶修的脸砸过去。

他大概是下意识觉得拳头砸扁那张欠抽的脸应该会很爽……

“败类啊你!”叶修狼狈地避开,怒骂,身手却还是很从容,一脚踢向韩文清的胸膛,借力后退几步,稳住身形。

叶修一手握住却邪,张扬地挑衅道:“挺厉害,不过比我还是差远了。你没有兵器打不过我的,你用什么兵器?给你个机会,拿出来吧,咱们认真比过。”

韩文清冷着一张脸,缓缓道:“我没兵器。用我的拳头,就够了。”

“没兵器?”叶修吃了一惊,再看韩文清的表情完全不像骗人,他啧了一声,摇摇头,“那真对不住,你没机会了。”

韩文清刚要说什么,却邪长矛已经携着劲风袭向他的胸口要穴。没什么花招,没什么变化,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招,偏偏角度、力度,堪称完美,速度快到根本反应不过来。

不,也许不是反应不过来,是反应过来了,但是避无可避。

——这个少年,内力不在他之下。


矛尖最后停在距离韩文清胸口一寸的地方没有动,叶修双手握着却邪,挺直身子,微笑道:“结束了。”

韩文清沉默地看了他许久,点点头,挑眉道:“合格。”



TBC

好的!来猜下接下来的剧情!他们很快就要3P了!【并不是

顺便给大家剧透一下,苏沐秋对沐沐说,哥哥等你长大,等我们三人能并肩战斗的那天。

其实他根本等不到的

评论(3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