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名那些教你不学好的朋友们

叶乐友情向,当然我还是刷了双花CP向。在原著里最喜欢的两对友谊,一段是被我安利无数遍的叶黄橙,还有一对就是叶修和张佳乐,我萌点和别人不一样吧,第一次喜欢上这对,是在网游里两个人抢了半天,谈话过后,张佳乐却放弃了继续和叶修争,离开时就说了一句话:我只是看你很辛苦,不想妨碍你。

张佳乐,真的是一个很为别人着想的人。

叶乐友谊,含微量双花伞修CP,注意避雷。双花正文:乐哥



1、起

张佳乐对叶修的第一印象很不好,因为叶修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冲他吹口哨。

当时在张家大宅的院子,叶修第一次来,被张家的仆从引着穿过大大的花园往会客厅走去,一路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座豪宅,摇头念叨着“啊真是可恶的有钱人啊”,顺便思考着张家的安保设施是不是有漏洞可钻。

路过中心演武场的时候,叶修一眼看到一位少年正站在场中心打枪,看着年纪不大,一身正装反而显得他身子有些瘦弱,但是脊背却挺的很直,握枪的手异常沉稳,他抿着嘴唇,目光专注地盯着远处的靶子,手指扣动,弹壳叮铃铃落在地上。

叶修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喝了声彩:“这小美人身手不错。”

旁边带路的仆人无语了半天,许久,才磕磕绊绊地说:“咳咳,叶,叶少,他就是我们家少爷,百花的首领张佳乐。”

你小心点说话哒,我们老大脾气很不好,小心他直接给你一子弹。

叶修:“……”艾玛。

然后他咳了一声,严肃地对仆人说:“你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

当然那边张佳乐很明显已经听见叶修的冲他吹口哨了,清秀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很是认真地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给这个小流氓一枪,最后他还是随手把枪扔给等候在一边的侍从,径直朝叶修这边走过来,迎接这次结盟嘉世方面的代表。


和一叶之秋谈判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张佳乐一开始还好好坐着,努力听懂叶修的长篇大论,当然最后证明这些都是叶修的花言巧语巧言令色,目的是让张佳乐签订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等他讲完,一直挺尸状的张佳乐突然坐起身来,挑衅地问:“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呢?”

叶修一脸正义地胡扯:“各取所需,互帮互助,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

张佳乐默默掏出枪来。

叶修立刻变的正经起来:“等等我的意思是,你看,和我合作对百花有好处吗?答案是有好处的;那么,我所提出的那些,百花给我提供的便利,对百花有坏处吗?答案是没有。虽然,好吧,我提出的要求是有点多,但是对百花也没什么影响,不过是你一句话的事。所以,你看——”

叶修双手撑在茶几上,身子前倾,凑近张佳乐,笑道:“帮帮忙呗小少爷,大家出来混的,都不容易。”

叶修凑那么近,还一脸坏笑,张佳乐皱皱眉头,脸色有些微红,瞪着叶修。这小流氓连求人都是这种慵懒的模样,面不改色地说着很无赖的话,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却也没有多高兴。张佳乐沉默了很久,说:“好,就这么办吧。”

这下叶修倒吃惊了:“嗯?你答应了?”

张佳乐说:“答应了。你说的没错,和你结盟对百花有好处,至于答应你的要求也没什么。你说的没错,大家都不容易,如果能帮到你的话,我也想帮帮你。”

叶修好像愣住了,牢牢盯住张佳乐,看的张佳乐都要勃然大怒拍案而起了,叶修才收回目光,扑哧笑出声来:“你还真是……”

他好像在头脑里搜索合适的形容词,憋了半天之后,说:“嗯,可爱。”

张佳乐握着枪坐在那里,一脸尴尬,妈的,我都威胁要给他一枪了,他居然还有胆子来调戏我,这人是脑袋抽了还是真不要命?

两个人相对无言,叶修突然开口:“以后别亲自跟别人谈判了,还有,以后记着,沉稳一些,别轻易被别人感染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张佳乐脱口而出。

叶修很难得地没有口出嘲讽,他深深地看了张佳乐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你性格不适合。”

……张佳乐又尴尬了。他是在嘲笑吧?是吧是吧?这人怎么就这么欠揍呢。

可是叶修虽然语气淡淡的,但是,张佳乐也明白,叶修这句提醒,是出于好意。许久,他闷闷地说:“我从小脾气就这样,改不了了。”

叶修摇摇头,却什么也没说。

自己改还好,要是以后被现实逼迫着不得不去改,就太可悲了。

最后离开时,叶修站起来,看着张佳乐,点点头,说:“无论如何,我很感激你答应我的要求。”

而张佳乐那时候还在思索叶修的话,有些恍恍惚惚,听到叶修这样说,也没往心里去,轻轻嗯了一声,却被叶修接下来的话打断思路。

“听着,”叶修的语气无比认真,他歪着头,望向张佳乐,轻声说,“我也会帮你的。”

彼时,一叶之秋刚刚接手皇风的地盘,根基未稳,孤立无援;而百花的少主张佳乐,刚刚即位一年。


2、承

张佳乐好奇地看叶修在电脑上敲敲打打,问:“这就是你说的帮我?简直胡闹嘛。”

对此叶修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你懂什么。”

张佳乐噎了一下。他当然懂,这段时间一叶之秋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刻意引导外界误会张佳乐的人物形象,那些形容和评价,每次都看的张佳乐本人嘴角直抽。

“怎么可能会有人信啊。”

“只要是我说的,人们就会相信。”叶修说,嘴里叼着根烟,笑的狐狸一样,随口说着,自信又霸道。

他单手夹着烟对着张佳乐点了点:“小公子,你得感谢我啊。”

张佳乐嘴皮子动了动,似乎在说谢,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磨了磨牙,说:“为什么谢你?说的好像你不收钱似的。”

叶修淡淡应了一声:“嗯,这次不收钱。”

面对张佳乐惊讶的脸,叶修指指手里的烟,说:“报答你请我抽烟,还有,请我吃东西。”

张佳乐呆呆看着他,好不容易大脑才反应过来,叶修这是在委婉地向他道谢,忍不住笑了:“你有事没事就来百花蹭吃蹭喝,我还以为你完全没有你在吃白食的意识呢。”

叶修微笑:“我不太习惯跟人说谢谢,不过帮过我的人,我都记得。”

“你……”张佳乐眯着眼睛看叶修,“没想到你还挺有心的。”

“锦上添花不必放在心上,但雪中送炭是要记得的。”接着叶修对张佳乐挤眉弄眼,好像刚刚的严肃认真都是张佳乐的幻觉,“我将来会成为十个区内最厉害的人的,怎么样,要不要从百花跳槽来跟我干?”

……

张佳乐一巴掌把叶修挥开:“闭嘴吧你,我是有病才会答应跟着你干,完全没前途好吗。”

叶修遂痛心疾首:“没有眼光啊乐!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张佳乐对此嗤之以鼻,不过最后还是很认真地对叶修说:“我知道你是想找帮手,只是我不能离开百花,而且我这个人性格很偏执,不太容易接受失败。抛开这些不说,其实我是很愿意帮帮你的。”

这下叶修是真的再也说不出话了。许久,摇摇头:“你这样的人还没绝种啊。”

张佳乐不明所以:“什么?”

叶修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张佳乐也起身送他,却听见叶修说:“有几句建议。”

“你说。”

“第一,别太固执。”

张佳乐哼了一声,不巧,他就是一个很较真的人,很固执,对于自己认定的事,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他的看法。

“第二,别太善良。”

张佳乐下意思思索叶修的话,三秒钟之后跳起来:“搞错了吧你,我善良?”

叶修温和地,慈爱又嫌弃地看着他:“可怜,自己没意识到吗?这不算什么坏毛病,除了有的时候会难为自己。当然了,要是你是抖m,就当我这句话没说。于是我要说的第三条就是,无论什么时候,对自己好一点。”

张佳乐张大嘴,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意思?我对自己不好吗?”

叶修懒得回答他,张佳乐不依不饶地:“我说你这人说话真奇怪,解释清楚啊!”

“呵呵。”

“呵呵什么啊你!找打吗?还有我到底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你很蠢,我比你聪明。”

“……叶修你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


3、转

“第一,别太固执。”

“第二,别太善良。”

“第三,对自己好一点。”


孙哲平拍桌赞同:“卧槽叶秋这货说的怎么有道理,怒点赞!”

张佳乐趴在桌子上呻吟:“什么啊你还不如说他是乌鸦嘴……”

“他说的又没错。”

“不我觉得叶修当时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

“……不我还是觉得叶秋说的没错。”

“……孙哲平你站他那边还是我这边?”

“……”

孙哲平:“总之,在这件事上我和叶秋意见一致,你还是别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了,本来脑子就不好使……呃,我是说,本来你要忙的事就很多了,就别去管外面的人怎么说了。”

张佳乐哼唧了一声,白了孙哲平一眼:“说的轻巧,不管别人怎么说?”

“别人的愿望会左右你的意志吗?人活着本来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样岂不是太不负责任。”

孙哲平终于忍不住吐槽了:“对谁的责任?你对谁有责任?百花?你继承百花以来从未做过对不起百花的事,即使现在要离开,你也不欠别人什么。”

张佳乐想了一会,不知道怎么反驳,于是继续趴下装死。

过了很久,他抬头,说:“我很在意别人的看法。”

孙哲平点头:“我知道。”

张佳乐决定说实话:“所以,如果有人指责我这件事做的不对,我会很难过。”

孙哲平顿了顿,说:“真正关心你的人,会以你的想法为第一优先考虑,如果有人不在乎你的想法,那么你也不必太在意他的想法。”

张佳乐怔了怔:“咦……?”

孙哲平凑近张佳乐,一字一句地说:“你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怎么不介意一下我的看法呢?”

张佳乐磕磕绊绊地说:“所所以,你什么看法?”

孙哲平的表情无比认真:“我觉得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好,我觉得,你应该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张佳乐张嘴想说什么,喉咙有些哽咽,他咳了一声,把脸转开,闷声说:“你一个人的看法又不代表所有人的看法。”

“你可以再去问别人,”孙哲平坦然说,“我承认我的回答夹杂了私人感情,不过人活着不就是这样吗,感情会左右人的决定。你可以再去问别人,不过,我希望你会问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这样的人的意见才是你真正需要考虑的,不是吗?”


到底要问谁这个问题。

邹远就不用问了,那孩子明确表示只要是哥哥做出的决定,他都支持。张佳乐想了很久,还是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喂,我有点事情想咨询你。”张佳乐握着话筒,莫名觉得有些紧张,他清了清嗓子,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很平静,“你说,我离开百花,去霸图好不好?”

一阵沉默。然后那边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好啊。怎么不好?好的不得了,乐你终于开窍了?也是挺难得。”

张佳乐没有说话,那边的人反而一个人唠唠叨叨了起来:“你要照顾孙哲平吧?继续留在百花确实不太方便了,而且对你来说,也实在太累了。嗯,霸图好,那里足够你休养生息了,而且老韩那人虽然看着凶巴巴的人却不错,也很可靠,你去了以后压力会小很多,的确是很好的归宿。”

张佳乐等了半天,那边没有后续,他不禁问了一声:“完了?”

“对啊。”

张佳乐有点抓狂:“不需要考虑别的吗?就只考虑我自己怎么好就行了?”

叶修反问道:“有病吧你,你不为自己考虑,还要去考虑什么?”

张佳乐憋了半天,压低声音说:“太自私了啊你。”

“过奖过奖,不过我哪里自私了?”叶修正义凛然地说,“你好我好孙哲平好大家都好,这能叫自私?这叫圆满好吗。”

……好像,也不太有办法反驳。张佳乐再一次体会到这种无力的感觉。

叶修平静的声音又传来:“我就说你别乱想别的了,大男人的,拿出点魄力来,做出了决定就不要瞻前顾后。多像哥学着点。”

他一加最后一句,张佳乐又想打他了……

“别去看外面的人怎么说了,自己觉得正确就好。”

“……嗯。”

“不过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你也太不像话了,都说了跟我混才有前途,你怎么不来兴欣?去霸图简直是吃饱了撑的,等着有一天被我兴欣踩在脚底下吧。”

“嘟嘟嘟嘟嘟——”张佳乐摔了电话。


4、合

张佳乐摔了电话,把孙哲平乐的:“叶秋怎么说?”

张佳乐意味不明地“唔”了一声,然后不说话,静静思索着什么。

“我走了,百花会不会有什么动荡?”

“嗯?”孙哲平想了想,说,“嘛,这个也是不可避免的吧,不过要是控制好舆论的话,也许百花能进行平稳过渡。”

张佳乐撇撇嘴:“……我最不擅长外交了,也不懂得要怎么去跟别人解释。”

“于是问题就来了。”孙哲平打了个响指,“造谣技术哪家强?”

……

当然一叶之秋。

啊不,听说那小子的情报网被轮回一个小鬼给抢走了,现在该叫他“君莫笑”了吧。

张佳乐摇摇头:“他现在也挺惨的,我不想给他添麻烦。你说的对,我应该勇敢一些,我做的决定,我自己来面对后果。”

张佳乐一脸“我就要去作死了”的悲壮,把孙哲平给逗笑了。

“我陪你。”

对上张佳乐的眼神,孙哲平轻声重复一遍:“我陪你。要疯狂一把吗?能否容许我站在你身边呢,‘百花缭乱’。”

张佳乐也笑了。

“好啊,‘落花狼藉’。”


叶修也随手挂了电话,身边苏沐秋伸手勾住他脖子,把他拽到电脑屏幕前:“你看,嘉世又在做舆论了,说你是分裂了嘉世自己搞独立的反动分子呢。”

叶修满不在乎地说:“说的也没错啊。”

“什么鬼,”苏沐秋拍桌笑,“出来的不就你一个?被人抢了东西赶出来的吧哈哈哈哈哈。”

叶修切了一声,义正辞严:“我一个人就是大半个嘉世,我被赶出来了就等于嘉世分裂了。”

“……不要脸。”

叶修又是一脸谦虚的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表情。

苏沐秋又问:“于是现在呢?外面都在猜‘君莫笑’就是你,你离开嘉世独立了,要承认吗?”

“既然是事实,就承认的好。”

苏沐秋摸着下巴说:“虽然如此,但现在真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啊,现在的舆论……啊!你!”

苏沐秋突然明白过来了什么,指着叶修,一脸惊讶,叶修嘿嘿笑了一声,算做默认了。

苏沐秋慢慢收起惊讶的表情,吐出一口气,摇摇头:“你这种替张佳乐转移话题的方式我也是醉了。”

“有吗?”叶修一脸无辜,“其实也算互相分担?不过,确实,我是想帮他一把的。”

苏沐秋一脸同情:“啧啧,难兄难弟,男默女泪。”

叶修严肃地:“瞎说,什么难兄难弟,他弱的要命,哪里像我这样勇敢坚强真善美。”

苏沐秋支着下巴,静静看叶修装逼。

叶修微笑道:“不过,他已经努力在成长了,我知道。”


总有一天,我会看到重生后的你吧。

加油。然后,祝福你。

我的朋友。



FIN

别问我为啥这么久才更这篇,因为那段时候好迷《红色》啊一是时间都用来看《红色》上了二是看完红色我也没流量上网了。。【sad

这篇算完结了吧,有篇双花婚后番外,被我硬盘文了,就不放出来了。

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这个另类的双花。我的一次尝试,如果会有一两位妹子真心喜欢这个故事,那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了。

评论(2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