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新年快乐!!我来晚了,希望大家不嫌弃我迟到的祝贺,祝大家学业有成万事顺利!

新年第一发是伞修,说写就写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居然都写了9000字

古风,没有过渡的神奇文章,我有写的很认真哒都没有用流行词汇,不像记忆之城……【闭嘴




1、

“福寿无疆,福泽无双。

  武运昌隆,战无不胜。”


“哈哈哈哈哈你是说真的吗大眼,怎么看怎么像唬人。”

王杰希也不生气,羽扇遮住半边脸,微笑着说:“就是在唬人,都说了我只是一个看星象的,根本不会算命,随便编了几句吉祥话糊弄你,你拿去回复皇上罢。”

叶修居然还点头表示赞同:“没错,反正皇上就爱听吉祥话,你说什么‘武运昌隆战无不胜’,皇上一高兴肯定允我出征,那比我求他一百次都管用。”

“你本来就是将才,皇上心中肯定早有定夺,”王杰希拱手道,“我提前祝叶公子来年出战旗开得胜,所向披靡。”

叶修笑嘻嘻地回礼:“好说好说。”站起身来,要离开钦天监时,又转身,问道:“大眼你再帮我看看,苏沐秋的命格如何?”

王杰希微微一怔,沉吟道:“苏沐秋么……我看不到。”

叶修愣了一下:“嗯?什么叫看不到?”

“看不到就是看不到,”王杰希淡淡地说,“你若想知道,不如自己去见证。”


王杰希送走了叶修,方士谦才从钦天监大殿后面绕过来,站在王杰希身后,笑道:“你跟叶修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假的啊?战无不胜?”

王杰希点点头:“真的,虽然我是真不会算命……哎,不过,看形象还是能看出来的,吉星当头,战神之兆。”

“啧啧,”方士谦感叹道,“也是,这混帐小子要是认真起来真是没人能是他对手,把他送战场上就对了。那么苏沐秋呢?”

“这也是真的。”王杰希微微叹气,“我是真的一点都看不到,怕不是好兆头。”

——只是,我又怎么敢对叶修明说?


2

叶修径自推开门,大摇大摆走进苏沐秋家,往堂上一坐,朝苏沐橙打个招呼,小姑娘笑着对屋里说:“哥,叶修哥来啦。”

苏沐秋不知道在忙什么,喊了一句:“等等我马上过去,叶修你先自己找点事情做。”

于是叶修在屋里溜达着四处找东西吃,半块糕点都没找到,只好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那茶已经很冷了,叶修喝了一口,苦的要命,艰难地咽下去,吐出一口茶叶末,皱着眉头抱怨道:“什么破茶,苏沐秋你也不知道买点好茶叶回来喝。”

“我穷成这个样子,哪有银子买好茶叶喝。”

那声音几乎就在身后,叶修回头,果然看到一身白衣的苏沐秋斜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叶修一点都不同情他,大笑道:“陶总管可没少发你银钱,混成这样你怪谁,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以后还敢任务的时候掉链子不?”

“不敢了不敢了,哎,其实也不算掉链子啊,叶修你是没看见那个任务目标的佩剑,好啊!我一眼就看出是吹毛立断削铁如泥的神器,我敢说要是你在你肯定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叶修嘴角一抽:“不,我不会……你别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

苏沐秋根本不理叶修的反应,情绪激动地说:“当时我就想啊这人被处理掉之后,此等利器肯定被收进皇家兵器库,暴殄天物——哦我不是对皇上不敬叶修你笑得真阴险——我是说这东西到我手里才能发挥最大价值,我肯定得想个办法黑下来,嗯,一时想的有点多,就走了会儿神。”

“然后就把人放跑了。”叶修缓缓接下后半句。

“我后来还是追上去把人给杀了!”苏沐秋辩解道,“反正结果都一样,也不知道陶老大在生气什么,一连扣了我半年薪水,简直活不下去。”

叶修幸灾乐祸:“陶总管的处罚英明神武,令人信服。”

苏沐秋:“……”

被俊秀少年用幽怨的眼神盯着,叶修也有些不自在,咳了一声:“好罢,我知道你这人就这样,反正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以后再改吧。跟你说个事,我今儿去钦天监找王大眼拿了批示,回复皇上后,皇上应该会准我明年上战场。”

“意料之中,本来就是走个过场。”苏沐秋颔首,“青年才俊里数你最抢眼,除了太过年轻,不过有了王监正的谶言,倒也不会再有人质疑什么。”

叶修笑着说:“我看,趁着陶总管不给你开工钱,你干脆辞了暗卫的差事跟我一块去打仗得了,要是咱俩联手,什么人打不赢?四海之内无敌手,十年战罢平天下。”

苏沐秋双手笼在袖子里,大笑:“无敌平天下,好!辞了就辞了,还是跟你在一块开心,反正,我本来也不放心你一个人。”

叶修笑骂一声:“滚罢,我又不是离了你不行,我自己一个人也照样天下无敌。”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苏沐秋歪着脑袋,微笑,“我知道你一个人也没问题,但我就是不想你太辛苦。”

……

两个人对视着,叶修还是败给了苏沐秋的认真,也不得不收敛起玩笑的态度,认真地回答:“我明白。”

心里却是暖暖的。

于是苏沐秋拱手作揖,白衣君子玉树临风,弯腰轻声低语:“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与你并肩作战?”

叶修嘴角克制不住地上扬:“唔,允了。”

两人相视而笑。

与子一诺,同生共死,在所不辞。


3

叶修哼哼唧唧地回到西林所,迎面正碰上吴雪峰,吴雪峰看见叶修脸上带伤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又跟苏卫打架了?”

整个京城,不,找遍大江南北,能在叶修手下讨这个便宜的,也就只有苏沐秋了。

“是切磋,”叶修纠正道,“操,那小子也真敢下狠手,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

吴雪峰乐得:“这次是你输了?”

“输了。”叶修郁闷地说,“苏沐秋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个奇怪的兵器,我猜是他自己捣鼓出来的,看着像把伞,还能变形,一会是剑一会是刀一会是盾,还能变战矛,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打的手忙脚乱。”

吴雪峰压根听不懂叶修在讲什么,觉得叶修被苏沐秋打傻了,同情地看着叶修:“真是一物降一物,恶人自有恶人磨。”

“啊呸,那是哥让着他,”叶修呲牙咧嘴地说,“手下败将何足挂齿,我们这比了三年了苏沐秋都没赢过我几次,也不知道他这辈子有没有机会赢我了。”

叶修说完之后想了想,又说:“也是,我猜是没机会了。等开战了,就没多少时间切磋了,至于在战场上嘛……嘿嘿。”

叶修弹了个响指,得意地说:“苏沐秋当然是和我并肩作战咯,我赢就是他赢,我输就是……哦不对,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哈哈。”

吴雪峰:“……”

吴雪峰很好地控制住想暴打叶修的冲动,问了句:“哦,苏卫也要一块上战场吗,暗卫的活不干了?”

“干完今年就不干了吧?他这么跟我说的,等明年开春,陛下正式对敌国宣战,他就和我一块去前线,算起来也就这个月的事。”叶修感叹道,“以后他也不用出生入死地卖命了,只要立下战功……当然,苏沐秋的本事……”

叶修仿佛在脑海中构想出一幅很美妙的画面,唇角轻轻勾起,微笑着,自言自语:“好日子要来了呢。”


4

“目标就在那个房间里,待会我自己进去,你先回去,我得手之后会立刻离开,然后和你在约定好的地方碰头。”

陶轩有些吃惊:“不用我跟你一块进去?屋里人可不少,你一个人解决的掉吗?”

苏沐秋侧头看陶轩,一脸诚恳地说:“因为陶老大你会拖我后腿啊。”

……

此刻陶轩连想打死苏沐秋的心都有了。

“没问题没问题,”苏沐秋反手握紧手中的剑,望向远方,微笑着说:“这辈子除了他,我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陶轩啧了一声,不过也明白少年说的是实话,这个世界上,本就只有这两人有资格做彼此的对手。

陶轩还是不放心地问一句:“你不会又出什么状况吧?”

苏沐秋的脸微微一僵:“呃,应该不会,我简直是被你罚怕了。说起来明晚是除夕啊,我都不能在家陪妹妹过年,陶老大你是不是应该给发点补贴啊?你罚我俸禄这么久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

陶轩无奈地摇摇头,说:“你这穷小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等回国都,就去给你取,好好置办点年货罢,也给沐橙那丫头买几件好看的衣裳,她也是大姑娘了,以后有的让你费心。”

苏沐秋抿唇笑道:“我乐意为我妹子操心,高兴。”

苏沐秋手指敲着剑尖,低声说:“回去后摆一桌好酒菜,买沐橙爱吃的东西,再叫上叶修来一块喝酒……这个年就算是圆满了。”

月上三竿,时间已到。苏沐秋对陶轩一抱拳:“我去了。”


苏沐秋让陶轩等了很久很久。就到陶轩实在等到不耐烦,久到陶轩以为他出了差错,差点要冒险回去接应他,终于等来了苏沐秋。

陶轩看苏沐秋的脸色很不好,赶忙迎上去:“受伤了?”

苏沐秋摇摇头,一脸凝重,神情间隐隐还有一丝惊慌,他喘了口气,对陶轩说:“已经得手了——不,陶老大,有大事了!之前听到他们的谈话,他们在嘉世城里埋了炸药,等国都的军队进驻嘉世的时候,就引爆炸药炸掉嘉世城!”

陶轩大吃一惊:“什么?绝不可能!那可是嘉世城,他们怎么可能做到?”

“有内鬼,也没时间去找了。”苏沐秋说,“我得马上去一趟,如果嘉世城毁了,我们就彻底输了。”

陶轩一把拉住他:“你去干什么?你一个人你做什么?先跟我回国都!”

“那时候就来不及了!我怕叶修有危险!”苏沐秋急了,甩开陶轩,“我要在他回嘉世城之前解决这件事!”

“操!苏沐秋你等等!”

陶轩望着苏沐秋疾奔而去的背影,呆了呆,然后跺跺脚,也跟了过去。


5

大年三十,宫廷盛宴,皇帝致酒,所有人起身谢恩,叶修也跟着起身,实际上却在走神,看着桌上的饭菜,想着这个好吃,这个也不错,不如都打包去苏沐秋家里吃,沐橙一定开心。

皇帝唤了好几声叶修,叶修才回过神来,赶紧应了一声,皇帝笑着说:“叶修今年也十八岁了吧,也到了能自己带兵上战场的年纪了,朕把国都的军队交给你,过了这个年,你就滚去嘉世城给朕守城吧,明年开战之后,只许打赢,不许打输。”

叶修一脸谦逊地说着很无耻的话:“那必须的,我跟我兄弟肯定只赢不输。”

所有人侧目。皇帝笑着摇摇头,举杯道:“朕知道你的本事,朕信你。朕祝你此生征战,荣耀不败。”

叶修也举杯,一饮而尽。


苏沐橙望着桌子上摆满的酒菜,哭笑不得地说:“叶修哥你怎么从晚宴上偷来这么多东西,皇上不会怪罪你么?”

“什么叫偷,我光明正大拿的,根本没人管我,反正他们又不是不够吃。”叶修往苏沐橙碗里夹菜,“好吃吗?你多吃点。”

苏沐橙点头:“好吃,唔,要是哥哥也在就好了,一块吃。”

叶修一哂:“切,那小子,大年夜也不回家,真不知道都忙什么,明儿我就离开国都了,这不是刚好错开。等他暗卫的工作交接完毕去嘉世找我,至少还要十多天。”

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不过十天……以后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叶修叹了口气:“也是,来日方长嘛……沐橙我跟你说,皇上今晚还在晚宴上说,祝我打仗荣耀不败,你说,要是我和你哥真的搞出一个不败的神话,那在天下人面前可是大大有面子。”

苏沐橙打趣他道:“是啊,到时候天底下人人都知道有叶修和苏沐秋两位年轻将军,天下无敌,我这个妹妹也很有面子啊。”

叶修哈哈大笑:“不,等你长大你也来,做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把我和你哥都比下去,那才有面子呢。”

叶修刚刚在晚宴上喝了点酒,不多,但他本身酒量就浅,此时已经有些醉了,他起身,对苏沐橙说:“不陪你守岁了,我去睡一会,明儿一早我就去嘉世了,要是你哥哥回来,就说我在嘉世等他。”

说罢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往门外走去。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眯起眼睛,笑了笑。

也不知道苏沐秋现在在做什么。


6

“这恐怕,是我过的最后一个年了。”

苏沐秋微笑对陶轩说:“没想到是和陶老大一起过的,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陶轩根本没心情跟苏沐秋开玩笑,叱道:“别瞎说。”

“没瞎说,”苏沐秋苦笑了一声,“虽然我对弹药这种东西很了解,但是这东西最容易出意外了,拆了一晚上我手都发抖了,说不定就‘轰’的一声——陶老大你怕不?”

陶轩脸色铁青:“怕,你怕吗?我看你胆子真是不小。”

“怕的要命啊,我多怕死的一个人,长这么大好日子没过几天要是死了多可惜。”苏沐秋笑嘻嘻地说,“不过我更怕叶修有危险,他平平安安的就好了,这么一想好像也不怎么怕了。”

陶轩正不知道说什么好,苏沐秋又说:“天快亮了,叶修是不是该离开国都往嘉世走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

恐怕不能。陶轩在心里说,从国都到嘉世要一天一夜的行程呢。

苏沐秋很明显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叹了口气,说:“嗯,其实还是不要赶来的好,多危险啊,我宁愿他不要来……啊!”

苏沐秋喊了一声,把陶轩吓了一大跳,几乎就要撒腿就跑,然后才听到苏沐秋安抚他:“别怕别怕,手抖了一下,没炸。”

陶轩惊魂未定地瞪着他:“苏沐秋你别吓我,你就不能保证,不出意外?”

“这个嘛,大概不能,”苏沐秋轻描淡写地说,“人生总是充满各种意外的,虽然,我也一点都不希望自己死在这里,那多冤枉,我还没有跟叶修并肩作战过,我答应过他的。”

苏沐秋把手里已经拆掉炸弹碎壳随手一扔,直接往地上一坐,说:“不干了,根本拆不完,我干脆自己点上火算了。”

陶轩几乎都有跳起来掐死苏沐秋的冲动了:“你说什么?”

苏沐秋十分无赖地坐在地上,脚尖往前点了点,说:“你去跟守城的说说让城里的人立刻出城,我来把这块地方的炸药引爆,然后我就跑——当然了,你功夫这么差,你先跑。”

陶轩瞪着他:“什么?什么破主意,点上了你还跑的掉吗?”

“应该跑不掉,”苏沐秋严肃地说,“不过,也有可能跑的掉,看我运气怎么样吧,运气不好,我就只能死后怪老天了。”

陶轩一阵头晕目眩,久久说不出话来,苏沐秋又说:“要是真跑不掉,你帮我照顾好沐橙,把这些年你欠我的银钱都给我妹妹罢,至于叶修,叶修……”

苏沐秋轻声说:“劳烦你帮我瞒他一段时间吧,别影响他的生活,实在瞒不住了,你帮我对他说,我对不起他,答应他的事做不到了。”

陶轩怒道:“我不会骗人,也骗不了叶修,你不想叶修出事,可你要是出事了,让我怎么向叶修交代?”

苏沐秋哈哈大笑:“是,我也觉得骗不了他,那就算他倒霉,谁叫他那么聪明,只不过是让自己难受就是了。”

陶轩喃喃道:“本来好好的,你说这叫什么事……”

“就是,什么事啊这是!真是倒霉。”苏沐秋站起身来,说,“就这样吧,我要准备炸了,陶老大你先走——喂,要是我有幸没死,掉胳膊掉腿什么的,你可得给我抚恤金。”

陶轩勉强地笑了笑,认真地说:“你要是能活下来,我给你开一辈子的工钱。可你要是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苏沐秋点头:“是,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只要不死,怎么样都好。”

“——我也想活下来啊。”


7

陶轩紧张地盯着叶修,等待着他的反应。

过了好久,叶修才像是听懂了,皱着眉头,问:“到底是什么任务不能告诉我?”

叶修这小子平时吊儿郎当,真正严肃起来还是很吓人的,但陶轩已经管不了了,把心一横,说:“秘密任务,反正就是不能告诉你,叶修你就别问了。”

叶修呆呆地:“哦……”然后又问:“多久?”

“呃,不知道,也许几个月,也许一年,也许……”陶轩看了看叶修的表情,艰难地说,“嗯,也许,十年也说不准……”

“呵,十年……”叶修嘲讽地笑了笑,“十年,谁耐烦等啊。”

陶轩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说:“我只是说也许,说不定他很快就回来了。”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又过了很久,叶修才叹了口气,说:“好罢,我知道了。”

就这样过关了?陶轩又看了看叶修的脸色,很平静,看不出喜怒,陶轩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心情。

又发了一会呆,叶修突然开口:“我要一个人上战场了?苏沐秋不会陪着我?”

“嗯。”

“可是他答应过我了。”

陶轩闭着眼,瞎编:“他说放心你,你一个人也没人是你对手。”

叶修盯着陶轩:“这真的是他说的?”

陶轩心里一惊,不知道这句话哪里出问题了,事到如今只能咬牙不松口了:“对,是他说的。”

“哦,”叶修点点头,有些失望,“看来他是不记得他说过什么话了……”

我知道你一个人能行,可是我不愿让你太辛苦。

所以我会陪着你。

叶修轻声对自己说:“他明明答应过的,可他为什么不守信用?”

陶轩觉得有些难过,他说:“你别怪他,这事不怨他。”

“我没怪他,”叶修说,“我知道他也想和我在一起,要是不能,我会难过,我知道他一定也一样难过,我怎么会怪他?”

“就这样罢。”叶修一声叹息,闭上眼睛,说,“就这样罢,我去,我一个人也能做到两个人的事,我会等他,一个月,一年,十年也行,要是他还不回来,我就不等了。”


叶修离开后,陶轩才想,真是命运弄人。难道叶修真的要等十年吗?

不过,看他的样子,不管多久他都会一直等下去吧。

可这究竟是谁的错呢,还是只能怪老天不公。

陶轩说不上来自己是更同情苏沐秋,还是更同情叶修。

至于——

自己到底有没有骗到叶修?叶修是真的相信了,还是已经明白了什么?

陶轩根本不敢问。

苏沐秋说的对,真要是明白了,如何?

不过是让自己难受罢了。


8

嘉世城,将军府外,一群汉子们在和行军酒,将士们向叶修举杯:“祝将军开战大捷!”

叶修坐在首位,倚着靠背,依然没个正型,懒洋洋地笑道:“你们别欺负我不会喝酒,我就是不喝,也照样打的敌军落花流水。”

所有人哄堂大笑,欢呼声喝彩声,还有人嚷道:“没错没错叶将军天下无敌!”

另一位姓郭的将军笑着跟叶修抬杠:“老叶,我知道你的厉害,不过人家可不讲究单打独斗的,你要是遇上一个军队的人,还能自己打过去不成?”

叶修嗤笑一声,说:“你净小瞧人,你以为我是你这样的吗?我跟你说,以前还真有这么个事,我陪着我一兄弟去敌国皇宫找一种冶炼兵器的材料,东西到手时惊动了皇宫卫兵,整个皇宫的士兵追着我们跑,我们最后还是杀出来了。”

众人听呆了,然后一起哄笑:“叶将军你吹牛呢吧?”

“谁吹牛了,是真的啊,那年我们两个都才十七岁。”

众人还是不信,又有人恭维叶修道:“要是两个叶将军有这么厉害我还相信,可这世上怎么能有第二个叶修呢?”

叶修摇头,笑道:“你这话可说对了,那人比我厉害的多,这话你信不信?要是他也来嘉世城和我们一起打仗,我还就真不信天底下有人是我的对手。”

大家当然还是不信,叶修也不生气,自己沉浸在回忆里。倒是身边的韩文清突然来了句:“苏卫么?可他为什么没跟着一起来。”

叶修沉默了一会,说:“不知道。老韩你说的对,他既然没跟着一块来,我再说什么都是妄言了,不如闭嘴。”

一个人,敢说天下无敌吗?

叶修站起身来,说:“天亮就出发,大家别喝太多。我去取兵器,失陪一下。”


叶修走到后室去取他的兵器战矛却邪,然后打开柜子,取出一声崭新的盔甲。

当年给苏沐秋的盔甲。

“反正你不守信用,我也没办法,就把你的盔甲拿来,假装你也在就好。”叶修说,“你放心,我早就说过,我赢了就是你赢了,你跟我一起,来看我们的天下无敌吧。”

叶修突然想起年前在苏沐秋家的院子,白衣少年笑盈盈地对他说:“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与你并肩作战?”

叶修低声嘲道:“原来是我没这个荣幸。”


9

三年之后,天下无人不晓叶修之名。

国都的大殿之上,皇帝论功行赏。叶修一点都不喜欢出席这种场面,是被人硬架着来的,叶修一路走来唉声叹气:“唉唉真是浪费时间,我刚回国都还没去看沐橙呢。”

负责来架叶修的官员叫冯宪君,十分看不惯叶修这德行,怒道:“皇上召唤,叶将军你这是什么态度!”

叶修赶忙站直身子,端正态度,只是表情还是十分不以为然,走到大殿上面对皇帝,还是这样的表情。

皇帝倒不生气,微笑说:“叶卿劳苦功高,战无不胜。三军之内都喊你‘斗神’?”

叶修淡淡地说:“他们瞎喊的。”

皇帝说:“不必谦虚,有你这样的将领是国家之福,今天在国都大殿上,朕就亲自封你‘斗神’如何?”

叶修想了想,说:“斗神不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也当不了斗神。我的战矛是别人给我做的,有些战术,也是以前有人对我提过,我不过也是学来的。真的要封,皇上把我们一并封了吧。”

皇帝愣了愣,片刻后笑了:“你说苏卫?”

叶修点头:“是。”

皇帝说:“可是苏卫不在,你待如何?何况天下只知叶修之名,无人知晓苏沐秋。”

叶修长叹一声:“是,我明白。”

皇帝又说:“就这样吧,苏卫不在,你领了就是了,你就是斗神,斗神就是你。”

叶修还想说什么,吴雪峰在他身边低声叱道:“你还想怎样?苏卫人都不在,你争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人都不在,我在为谁争?

叶修缓缓跪下,受了斗神的封号。

苏沐秋不在,他总得继续走下去。


10

苏沐橙在一家小酒馆找到叶修时简直受了惊吓,跑过去夺了他的酒杯,怒道:“你喝什么酒呀,醉了回不了家怎么办?”

叶修无辜地说:“这是白水……”

苏沐橙不知道说什么了,干脆坐在叶修身边,问:“跑到酒馆里喝白水?你怎么不回家?”

叶修说:“我今天情绪有点不好,怕影响到你。”

苏沐橙说:“你跟我还用这样吗?现在我身边就你一个亲人了。”

叶修笑嘻嘻地说:“好罢,喝完这杯,我们回家。”

邻座的几个人正兴致勃勃地讨论嘉世军进京的事,其中一个人正眉飞色舞地跟身边的人大谈叶修将军的英姿,把叶修夸的如战神下凡一般,叶修听的有趣,插嘴道:“叶修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

听到有人直呼叶修全名,讲话那人不高兴了,说:“小兄弟,你不知道叶将军的厉害?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天下无敌,三十七连胜不败你以为是假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叶修微笑道,“据我说知,他也不只一次输给别人,前一阵子在军队里和别人切磋,还输的很惨来着。”

那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嚷道:“不可能!”

叶修乐得:“咦,你还不相信,真的,他一个人去打别人两个,然后就输了呗。”

那桌的人都拍案而起,怒道:“这怎么能算!叶将军也是两个人的话就肯定不会输。”

叶修嘲道:“吴雪峰走后他连个帮手都没有,哪里来的两个人?”

“那倒是,吴副将战亡之后也没见叶将军有新的副将。可他到底为什么非要一个人呢?”

“不是他想,是他没办法,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他好好配合的,”叶修说,“说到底,算他命中没那个福气,曾经有最好的帮手,谁叫他又偏偏失去了呢。”

说罢,叶修起身,结账,走出酒馆大门。


往回走的路上,苏沐橙一直跟着叶修,安安静静地不说话,叶修回头看了她一眼,突然道:“沐橙快十八岁了吧?”

苏沐橙道:“过了年,马上就十八岁生辰了。”

叶修感慨道:“时间过的这么快,我刚出征那会,也和你现在这么大。你记得小时候跟你一起玩的黄少天么?这孩子也要上战场了,老方不知道从哪里收了个叫喻文州的徒弟要和黄少天一起,那人我见过,很是聪明,要是跟少天配合起来,大约又是一代名将的崛起。”

苏沐橙随口应道:“唔,那很好啊。”

叶修说到了兴头上,又道:“老韩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个帮手,也是厉害的狠,跟老韩配合地也很好。当然了,孙哲平和张佳乐就更不要说了……”

苏沐橙推开家里的大门,叹了口气,说:“好了叶修哥,老提他们做什么。”

叶修沉默了一会,说:“我只是有点羡慕罢了。只是有一点。”

“我明白。”苏沐橙进屋去,声音传来,“只是你没必要羡慕他们,他们有的,你都会有。”

叶修微微一怔,还没说话,苏沐橙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张长弓,叶修“咦”了一声,那弓正是苏沐秋留下的,他以前使用过的长弓吞日。

叶修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苏沐橙抿着唇,加上羽箭,拉开长弓,眼神一凛,松弦,“叮”的一声,大门的门环发出清脆的声响,门环应声断裂。

叶修望着地上碎裂的门环,久久没有说话。

苏沐橙收起弓箭,问:“你还记得小时候我问你,等我长大了,也能和你一起去打仗吗?”

“你说当然,我一定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女将军。”

“现在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少女微微一笑,对叶修说:“让我来做你的帮手,叶修,我不会让你再输给别人的。我永远陪着你。”

东风吹过,扬起苏沐橙的长发,叶修静静地看着微笑的女孩,慢慢地,也露出一个笑容。

“好。”


这下子,你能放心了吗?

——只是我依然在等待你的归来。


end

完美的结局。

叶修等伞哥的第一年,冬天回国都时,看到陶轩在往苏沐橙家里搬年货,他想上去问一句的,到底还是没敢。

第二年,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去问陶轩了,你说苏沐秋去做任务了,是在骗我吧,你直说吧,我受得了。结果陶轩打死也不说,叶修就哦了一声,心里还是很庆幸的。

第三年,他自己都骗不下去自己了,反而像一开始一样不敢再问了,怕再问自己就受不了,就想着干脆就这样相信着吧,然后继续等。【抬头看眼题目

……就是这样。

或者大家可以认为他肯定会回来,毕竟我也没明说【抱头

写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是番名“四月是你的谎言”,虽然看过之后觉得这么诗意的名字和番的内容怎么一点都对不起来呢


PS,新年明信片十天内还没收到的小伙伴来敲我,我再发,反正我一点都不相信中国邮政的办事可靠性……


评论(16)
热度(90)